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月7日16:57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玖 是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2-14 14:43      字数:3661
  季瑶光:“……哈?”

  猫:“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千万别害怕。”

  季瑶光:“我开始慌了。”

  猫:“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季瑶光:“我是……我自己啊,我是季瑶光。”

  猫:“不,‘季瑶光’只是一个代号,一个名字,你可以叫季瑶光,我也可以叫季瑶光,任何人都可以叫季瑶光。拿掉这个代号之后呢?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季瑶光:“这题我会,是我杀了我。”

  猫:“……你这就没意思了。”

  季瑶光:“少废话,到底怎么回事?”

  猫咽了下口水:“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车祸,这个你应该已经想起来了。你是不是以为你死了才亚洲bet娱乐官网的?”

  季瑶光来了精神:“原来我没死?!”

  猫:“不,你死了。”

  季瑶光抬起了拳头。

  猫:“……但是还没有死透。你的意识处于封闭状态,现在仅靠医学手段支持着生命,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儿。”

  季瑶光:“那我现在为什么还清醒着?”

  猫:“好问题。因为我把你从那个身体里抽出来放进了这个身体里。”

  季瑶光:“……用什么抽出来的?”

  猫:“不可说。”

  季瑶光:“……为什么这么做?”

  猫:“季瑶光……我是说这个时空的季瑶光服毒这事儿你已经知道了吧?”

  季瑶光:“知道。”

  猫:“她跟你一样,也没死,也是意识陷入了昏迷。但她本来还会醒的。”

  季瑶光:“那……那她人呢?”

  猫:“因为回收系统出了一些问题,她没了。为了尽可能地不影响这个世界原本的发展,管理局决定把暂时没什么用的你的意识临时放到这个时空顶一下。”

  季瑶光:“等一下,我现在有很多问题……”

  猫:“不可说。”

  季瑶光:“我还没问……”

  猫:“我没解释的都不可说。”

  季瑶光:“……那你要这样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找我顶锅是吧?遵循这个世界的发展是吧?我明儿就画个图纸让工匠动手,就在雍州这块儿造个狮身人面像,头对埃菲尔,脚冲泰姬陵……”

  猫:“……”

  季瑶光心情激愤:“我就算穷尽毕生所学,也要让这历史往前推进五百年……你哭什么?”

  猫已经变成了流泪猫猫头。

  流泪猫猫头:“我给你跪下了,你真要这么做了我会被管理局扔进不可说的地方。”

  季瑶光挑眉:“哦?所以把我抽出来不是管理局的决定,是你的吧?”

  流泪猫猫头疯狂流泪。

  季瑶光:“你哭个屁啊!我在医院躺得好好的被你拉到这封建时代来顶锅,明儿还得嫁给面都没见几次的男人,该哭的是我好吗?”

  流泪猫猫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是我已经在尽力补救了,你看我给你的大力buff你也用得很开心是不是?就这么两天你就忍一忍行不行……”

  季瑶光:“……‘两天’?”

  流泪猫猫头:“……不可说。”

  季瑶光捏住猫头:“淦!给我说!不然把你从avi锤成jpg!!!”

  流泪猫猫头:“明天!就在明天!其他的我真的不能再说了!”

  季瑶光没有松开手,“也就是说,明天我会有生命危险,只要顺其自然去死就行了,是吧?”

  流泪猫猫头:“是。”

  季瑶光皱眉:“死了之后你会把我放回原来的身体吗?不会杀人灭口吧?”

  流泪猫猫头:“那不能。我本身就是为了弥补,咋能一错再错呢。”

  季瑶光:“……我原来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流泪猫猫头:“不知道。”

  季瑶光捏紧了猫头。

  流泪猫猫头:“你瞪我也没用,我只看了这个时空的设定,你也知道无限宇宙每时每刻都在变动,我能做的只是用最傻的办法把一切扭转回偏差不大的正轨,这还是因为季瑶光在这个时空已经没几天可活了所以问题不大,你的时空要怎么发展我真的不知道……”

  季瑶光:“所以说,我不仅要在这边死一次,回去了还得当植物人。那还不如……”

  流泪猫猫头停止了流泪:“不可以!那样我会被做一些很可怕的事!!!”

  季瑶光:“但是这样我很亏啊!”

  猫:“白捡了一趟古代七日游你已经赚了好吗!”

  季瑶光:“……”

  猫:“你想想你的朋友、亲人,她们还在等你醒来……”

  季瑶光:“……”

  猫:“你想想手机、电脑、PS4、Nintendo Switch……”

  季瑶光:“……”

  猫:“你想想——”

  季瑶光:“一想到我可能再也没法睁眼了,就觉得还不如没有留在没有这些的古代。”

  猫:“……”

  季瑶光:“如果我真的不回去……我原来的身体会怎么样?”

  猫:“现在看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等到了应该醒来的那一天却没有意识存在,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季瑶光:“……会变成傻子吗?”

  猫:“……不好说。”

  过了会儿,猫叹了口气:“其实我没想到你会犹豫。你现在的这个身体处境并不好,你应该也感受到了,三天两头就会碰上危及生命的事情,再加上来到陌生的环境,还是极不先进的封建时代,我以为你会很想回去。”

  季瑶光:“我是很想回去没错,但是谁也不想当植物人儿啊。”

  猫认真道:“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有种预感,你不会昏迷太久的,一定会醒过来。说不定明天这边完事儿了,你恰好也就醒了。”

  季瑶光:“我会好好考虑的。……虽然也没多少时间考虑了。”

  猫:“那我就先走了。如果一切正常,你不会再见到我。如果发生意外,你也不会再见到我……”

  流泪猫猫头:“永别了。”

  说完,它身体摇晃了几下,冲着季瑶光叫了两下,轻巧地落地跑出门去了。

  季瑶光躺倒在床上,后脑勺枕着胳膊思考应不应当乖乖去死。

  ……怎么想都觉得不应当。

  明天。要说明天如果会发生点什么,那肯定就是喜宴上了。对孟见陵来说是不是有点残忍?他会不会被说成克妻?京州会不会以此为借口惩治他?南蛮议和会不会被破坏?花椒和茴香会不会给自己陪葬?自己的遗体会被火化吗?万一……

  万一自己这就真的死了呢?话又说回来,两起刺杀之后,喜宴上必定戒备森严,她要躺平迎接的究竟是怎样一个死法儿呢?

  “唉……两难,两难啊!”

  季瑶光正唉声叹气,花椒和茴香冲进房间打断了她的思路。

  “郡主!你回来了?”“刚刚可吓死奴婢了。”

  季瑶光扭过头,话说我之前是想找她们问什么来着?哦,乔泓的事情。

  “过来过来,”季瑶光坐直身体,“跟我说说,服毒这事儿到底是谁在指挥?”

  花椒脚下一顿,“郡主……这是想起了什么?”

  “没有,但是有些事情我想在大婚之前弄明白。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们了,你们知道昨天晚上王爷跟我说什么吗?”

  两人摇头。

  季瑶光斟酌了一下:“他说我服的毒是乔泓给的。他原本打算趁乱带我走,却不知为何没有来。所以……”

  她看向两人:“我想知道,我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花椒叹了口气,“茴香,你慢慢跟郡主说吧。我去门外把风。”

  茴香点点头,转身一看季瑶光已经从床头柜上抓了一把瓜子,正等着她开腔。

  “……郡主是太后表妹的独生女,自小父母双亡,太后待您视如己出,吃穿用度均与公主一样,而乔公子是太后哥哥的独生子,从很早同郡主就认识,也算是一同长大。荣朝国力虽强,四周却虎狼环伺,全靠先帝和几位皇子、大将南征北伐,才逐渐使局势稳定下来,但也正先帝早年征战落得一身伤疤,而后又操劳过度,所以早早便仙去了,如今的皇上,便是当时的皇后娘娘仅剩的孩子,年仅七岁的五皇子。所以,朝政大事全靠太后娘娘把持着,才不至于朝纲混乱、礼乐崩坏。大皇子本是嫡长子,该继承大统,却在一次与西戎的战争中被偷袭身亡,先皇也正因此才不计投入,彻底溃败了西戎的军事力量,使荣朝版图并包了西戎五国,先皇却也因此身心俱疲……而二皇子天性怯懦,只喜欢管弦音律,先皇便让他在司音阁做个总管,平凡度日便是。三皇子便是雍王,他与南蛮相抗多年,三年前先皇最后一道旨意便是封了他做雍亲王,在雍州紧盯南蛮动静,如今终于要议和,若是先皇在天有灵,必感欣慰。而四皇子是个性子古怪的,成天在外面跑,然后挑好地段儿买房,还在宅子里收稀奇古怪的东西,自然也是不愿意回京州的。

  “太后宠爱郡主,要给郡主寻最好的夫婿,自然要从皇子中挑,但是选来选去郡主都不中意,非要嫁乔公子。说起乔公子,乔家是大商户,富可敌国,又有太后支撑,贵为皇亲国戚自然是权势滔天,但……太后就是不同意,宁可舍您远嫁雍州,也不愿意让您嫁给京州最为贵富的公子。这才有了您绝食抗议的事儿。”

  季瑶光:“那乔泓为什么要害我?”

  茴香道:“每回乔公子跟您见面,您都不许旁边有人,所以您二人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只有您和乔公子知道。出嫁前有一日,乔公子来找您,我们也不知他跟您说了什么,那之后您就突然转变了态度,同意嫁给王爷了。奴婢们猜想,就是那时,乔公子与您商定了金蝉脱壳之计。至于那药究竟是否可解,乔公子到底是出了事无法现身还是……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现,只有问他本人,才能知道了。”

  季瑶光:“我若是死了,责任必然落到孟见陵头上,固然能让太后震怒,堂而皇之调孟见陵回京,但留我在雍州做个眼线长久来看收益更大,毕竟太后在乎的是孟见陵反不反,而不是能削弱雍州多少实力。所以杀我绝不是太后的主意,完全是乔泓为了一己之私。可他到底为了什么呢?挑动太后与孟见陵的矛盾,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茴香苦着脸:“奴婢已经晕头转向了。”

  季瑶光思忖:“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茴香问:“郡主是猜到什么了?”

  季瑶光摇头:“还只是猜测,等我亲自问了乔泓就知道了。”

  茴香大惊:“亲自?!乔公子来了?郡主,他可是害了你的人!”

  季瑶光沉下眼色:“他还没来。但我想,他一定会来的。”

  她看了一眼挂在架上的嫁衣。

  “明日大戏开场,我这拆台的都准备好了,搭台的又怎能不来?”

  正要再补两句埋汰埋汰乔泓,花椒忽然推门进来,神情严肃:

  “郡主,眼下恐怕……有麻烦了。”

  季瑶光眼神骤变,一挥衣袖:

  “说。”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