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53. 大佬的補品很營養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7-06 20:30      字数:7040
  恢復神格這件事,並不影響洛米的生活,一來是因為全世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不管是活人還是鬼——都認定初代孟婆是女的,這讓他非常不想背上一個性轉的設定,二來是他十分珍惜身為「洛米」的那段平凡時光,故而沒打算公開真相。

  該上的班照上,該打的遊戲照打,該刷的論壇照刷,該挖的八卦照挖,該撸的熊孩子們照撸,而該培養的父子情深,也照樣培養。

  「崽,你們家……」

  姬若寧隔天一早就衝進總孟婆辦公室,卻在望見洛米的一瞬間就倒吸一口氣,既驚奇又凝重,宛如一個發現傻兒子被人搞大肚子的老媽子,「靠!你到底又花黑噴?」

  「什麼?」洛米一臉納悶。

  姬若寧二話不說,抽出一張濕紙巾,就撲過去糊在洛米的臉上狂撸,嘴裡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怨念,「馬的,老娘就不信你沒化妝!」

  「等……我、我、我為什麼要化妝?」洛米反抗不及,就被阿爸的狂化嚇到結巴,並想起高中時有次睡過頭忘了洗臉被老媽順手用抹布糊一臉的恐懼。

  姬若寧撸完整臉,將濕紙巾拿回來一看,發出不敢置信的哀嚎,「怎麼可能?一個晚上沒見,你的臉就跟P過似地白滑透亮,真的沒擦BB霜或美白素顏霜嗎?」

  洛米心中一驚,非常囧。他光記得壓低修為,卻忘了微調五官,難怪剛才安娜也一直盯著他瞧。他緊張地吞了下口水,努力保持傻逼崽的形象,絞盡腦汁地想說詞,偏偏他一緊張就腦打結,不裝自傻。

  姬若寧狐疑地打量他,「我越看越覺得你變了,原來的鼻子沒這麼挺,眼睛沒這麼大,臉骨還有一咪咪不對稱,以致於一笑嘴巴就會大概歪個一兩度,看起來特別傻,但現在全部都變成最完美的比例,難道是嗑了什麼黑科技的膠原蛋白?」

  「……」

  女鬼的第六感真的很敏銳,特別是在顏值上面,簡直就是黃金霹靂眼。

  洛米原本覺得自己覺醒前也是個小帥哥,但被姬爸這麼一點評,就感覺從金城武跌成了志村健。他木著臉,無奈糾正:「阿爸,鬼是靠靈力和陰氣保養的,膠原蛋白沒有用。」

  「廢話,我當然知道。」姬若寧翻了個白眼,嚴肅地小聲說:「你該不是在偷練什麼邪術吧?最近有些鬼為了整容去碰不該碰的東西,你可別犯蠢。」

  洛米愣住了,「有這種事?」

  「是啊,昨晚我們鍾馗部才抓到一批整容鬼,因為缺人手,我還臨時被愛玉冰抓去跑腿。」姬若寧說著,就湊到洛米身邊聞了聞,才鬆了口氣,苦口婆心地勸說:「還好,沒有邪氣。崽啊,我跟你說,那些邪術真的很危險,會害人害己的,你千萬別傻傻地去碰。」

  洛米笑了笑,心裡蠻感動的,「真的沒有,我應該只是喝多彼岸先生熬的補品而已,回去我問他有沒有給女鬼保養的配方,幫你要一份。」

  「喔——」姬若寧不知又歪到哪去,聽了前面,沒聽後面,笑得十分迷幻,「原來是彼岸大佬的『補品』啊,難怪難怪,那很營養。」

  「……」

  洛米感覺他們父子倆絕對不在一個頻道上。

  他趕忙轉移話題,「為了整容練邪術是怎麼回事?」

  若他沒記錯,以前為了養顏美容到處採陽補陰的鬼確實不少,但那是在陽間,害人鬼一被抓到就只有下地獄的份,怎麼千年後靈界也興起這股風潮?而且這裡陰氣森森的,哪來的陽可以採?採投靠靈界的精怪嗎?

  姬若寧便說:「就是最近網上冒出一種美容法器,只要按照步驟,就能奪取一個對象的外貌特徵進行微調,比如:你眼睛比我大,我就奪走你的特徵,將我的眼睛調大,這也是為何我剛才會以為你練了這邪術。」

  洛米皺眉,記起他以前確實見過一種靈果,有借容易容的功效,本是該地陰蟲用以變換型態保護自己的工具,對人魂的毒性極強,不好調配,且易引發禍端,所以他當時就決定棄之不用,沒想到後世會有人拿來犯案。

  「被奪的鬼都如何了?」他問道。

  「會失去特徵,如果一直被奪,就會徹底換一張臉。」姬若寧說:「但前提是奪取對象的修為不能超過自己,否則會被反噬,所以受害者多是沒修煉的凡鬼,不過整容鬼也沒有好下場,昨天愛玉冰把法術破了之後,他們全都變得又老又醜,無藥可救。」

  鬼魂的年齡外貌都是以死時的狀態為基準,經過修煉會有所改善,但若急遽變老,就意味他們的魂魄嚴重受損,並失去修復力,補充再多陰氣和靈力都沒用,只能一直輪迴投胎做痴兒。

  洛米不禁搖了搖頭,暗嘆果然如此。

  「但說來也怪。」姬若寧話語一轉,想起什麼,「我在整理檔案時,發現那些整容鬼本來就長得不差,看親友供詞,她們原先連打扮都懶的,不知為何會變成這樣。」

  洛米一愣,「你是說,她們都突然轉了性子?」

  「對啊,但估計也是被洗腦的吧。」姬若寧接著說:「原來那法器就是卡爾博士發明的,但他不滿意成果就棄置了,後來被一個研究員偷出去賣,才引發後來的事。」

  「……」

  又是卡爾的鍋,都魂飛魄散了,還這麼能搞事。

  洛米十分感慨,「不過只是皮像,何必這麼在乎?」

  姬若寧斜眼盯著他一路攀升的顏值,涼涼道:「你先把你那張臉換掉再說。」

  洛米摸了摸臉皮,想起前世那張比女人還女人的臉,再看了看姬若寧,只好秉著良心說:「阿爸,我怕我要是真的換一張臉,你會更受傷。」

  「乾!」姬爸暴怒,再次祭出愛的小粉拳。

  洛米覺得很無辜,說的明明是實話。

  一番天倫樂後,姬若寧才想起原本要問的事,「對了,你們家昨晚怎麼回事?」

  「昨晚?」洛米有不祥的預感。

  姬若寧點頭,「昨晚我們忙到一半,天空就降下七彩光束,大家都傻了,再一查,居然是醧忘臺,我正想打電話問你,愛玉冰就抓著我狂說:『來了!終於來了!』還不准我去打擾你,那個發神經的樣子簡直要嚇死老娘。」

  「……」

  洛米真的沒有想到,他只是開個三世書,就開出一個天文奇觀。

  「是說你們家到底來了誰?這麼大的陣仗,還讓愛玉冰高興到哭了。」姬若寧真的很好奇。

  洛米木著臉,深情凝視姬若寧,目光有囧。

  姬若寧也木著臉,深情凝視他,目光很誠。

  終於,洛米拗不過良心的譴責,吶吶地說:「是來了個……神。」

  「什麼神?」姬若寧起了興趣,並依據艾聿的性向與品味,腦補出一個胸大腰細屁股翹的性感女神,以解釋那條萬年單身魚有如腦殘粉被偶像臨幸的激情。

  「風神。」洛米幽幽道。

  「女風神?漂亮嗎?」

  「男,帥裂蒼穹,超級Man。」

  「……」

  姬若寧的腦補一秒轉了彎,啪啪啪充滿腐味很需要和諧的那種。

  「看不出來啊。」她的眼神非常謎,「原來愛玉冰也很有潛能。」

  洛米真心不想瞭解阿爸說的潛能是什麼。

  聊天時間結束,姬若寧就匆匆歸隊去巡邏。自從新的總鍾馗艾聿上任後,「龍濤」就請假去修煉,她也暫時換了一個新搭擋,天天催著她集合。

  洛米等人走遠後,才抽出一點分靈代為處理公務,自己則拿起手機開始刷論壇——當神就是這麼方便,一心多用超簡單,難怪艾聿會在上班時間打網遊,能用分靈處理的雜事,何需本尊辛苦窩公文堆?

  果然,論壇一打開,他就在首頁看到「醧忘臺乍現霞光」的新聞,裡頭諸多猜測,眾說紛紜,有的猜是大神降臨,有的猜是彼岸先生突破境界,也有猜測是彼岸先生在做神秘實驗,還有鬼猜是外星人來了。

  網友一:「科幻迷醒醒,這裡是靈界,不是星際宇航。」

  網友二:「外星人來地球後死了就到靈界,只有我覺得這個設定可以嗎?」

  網友三:「外星人要是能來靈界,我直播上刀山跳森巴!」

  以下便是一連串「外星鬼是否存在」的歪樓討論。

  洛米無語看了一會,就神情麻木地關掉論壇,然後默默查起自古以來有關天外來客的所有傳說。

  身為科研宅鼻祖的他,燃燒了!

  到了下班時間,洛米都還沉浸在星際靈界的各種推論中,以致於彼岸來接他去吃飯時,他都處於心不在焉的狀態,並保持著望穿虛空的高深莫測臉。

  「師父。」彼岸一上車,就哀怨地湊過去,「你已經一天沒跟我說話了。」

  洛米回過神,卻頭也不回地伸出食指,將黏皮糖推到最遠處,「十步距離。」

  「十步就掉車外了。」彼岸不滿。

  「那就貼車窗上。」洛米慈愛地笑了笑,「就像你把糯米雞丟出去那樣。」

  「……」

  丟貓的現世報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彼岸覺得好心塞。

  車子抵達水調樓,兩人一下車,從白天尾隨到現在的記者們就一窩蜂擁上,除了追問昨晚的天降霞光外,還好奇打聽核心高層在此聚餐的用意。

  為了慶祝洛米覺醒神格,閻王特地於今晚設宴,除了艾聿和總判等與洛米親近的人,總地藏、大黑大白、大牛大馬也全都來了。

  但興許是這些大佬在私人時間齊聚一堂的機會難得,消息一走漏,記者們就浪得嗨起,並紛紛腦補出一場充滿金錢交易與桃色糾紛的羞羞普類,為充實鬼民大眾的娛樂食糧努力不懈。

  忽然,一道宏亮的嗓音壓過純打聽八卦的眾多詢問。

  「請問你們這次聚會是否與近來吵得火熱的鬼民門檻有關?兩位對此有什麼看法?至今森羅殿都未批准提案者參與聽民會,是否有什麼內幕?」

  過於尖銳的問題惹得其他記者不禁側目,洛米也抬眼看向提問的女記者,見那人眉間夾著一股暴躁的戾氣,就心中一跳,滑過一絲奇怪的預感。

  本想挑些問題回答的彼岸,頓時神情一冷。他漠然瞥去一眼,掃過對方黯淡的印堂,就攬著洛米走進餐廳,將記者們擋在水調樓特地設下的結界外。

  「不回應沒問題嗎?」洛米擔憂地看了下後頭。

  彼岸輕哼一聲,「聽民會可不是喊個口號就能進去的,那種明顯挑撥離間的沒營養問題,不管怎麼回答都會被扭曲原意,還不如不答。」

  「喔。」洛米點點頭。雖然他已恢復神格,但面對記者這類狂熱生物的觀感依然停留在小慫宅階段,不知該如何應對,反正經驗老道的心機花說沒問題,那就沒問題了。

  其實,早在許久以前,他為了專心做研究,就將所有事務都交給兩個徒兒去打理,忘情湯的分發與管理也多是彼岸在操辦,有時望老太太還會用障眼法給自己裝個身體,去奈何橋頭幫忙遞湯給投胎鬼,估計就是這樣,人界對於孟婆的其中一個形象才會是白髮老嫗吧。

  彼岸見洛米一臉愣呼呼的,神情間盡是對自己的信賴,也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兩人此刻的距離,便悄悄將搭在他肩上的手往腰部滑去。

  可惜,目的還沒達成,就聽洛米幽幽道:「十步。」

  偏不湊巧,從洗手間出來的艾聿正好撞見這一幕,就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喊了聲:「師父。」

  從昨晚就忙翻天的艾聿,還沒來得及回家一趟,此時算是他們師徒倆初次正式重逢,洛米就立刻甩下彼岸,打算去好好瞧一瞧小徒兒。

  慘遭無情拋棄的彼岸:「……」

  好想現場煮一道紅燒鯉魚喔。

  洛米先前元神未醒,凡事只能以肉眼觀物,如今他用靈視細細檢視了遍艾聿後,就拍了拍小徒兒的肩膀,頗為感慨又不捨,「好孩子,為師知道你不矮,但修行要慢慢來,別操之過急,老得太快也不好。」

  被關愛錯地方的艾聿:「……」

  為何師父對他總是如此直白?

  晚宴是由蘇老闆親自掌廚,道道都是不輕易拿出手的絕活好菜,好客的他還熱情地送上一壇釀了千年之久的珍藏老酒。

  「總孟婆大人,當日若沒有您出手,老夫也不能站在這了。」

  蘇老闆正是彼岸花禍的倖存鬼之一。當時的他還是個新鬼,剛被捲入血毒霧就被孟坡所救,受傷較輕,輪迴一世就恢復了,回靈界後又因緣際會打開三世書想起這段往事,便留了下來,所以他一見洛米就先敬一杯。

  洛米盯著蘇老闆,心裡爬過一排尷尬的黑點點。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

  媽耶!大名鼎鼎的東坡先生被他當成是自來熟的怪阿伯,他還吃了人家那麼多次正宗的東坡肉,居然現在才想起來,難怪會夢到被國文課本追打。

  一提當年事,經歷過那場災禍的大黑大白也不勝唏噓。

  大白還算克制,只是眼角含光地說:「當時我們被叛兵圍困,師父們又受了傷,幾乎是九死一生,全靠您的一道及時雷替我們解危。」

  「恩、恩公多次救我們,我們……嗚……都還沒有機會報答!」大黑特別激動,一開口就噴淚,憨厚木訥的壯碩外表下有顆比少女還纖細的玻璃心。

  洛米有點囧,小聲問左右兩側的徒兒:「多次?」

  艾聿連忙回答:「有次你帶我們去採藥,遇到兩個迷路的新鬼被陰獸追殺,你救下後順道送去給初代黑白無常,就是他們兩個了。」

  洛米納悶,「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事?」

  彼岸笑道:「你順手救下的鬼太多,不記得也正常。」

  大黑大白聲情並茂地表達完感激之情,大牛大馬就興奮求合照,並直呼總孟婆大人一表人才、俊逸出塵、文質彬彬、雍容不凡……各種花式彩虹屁。

  洛米感覺更尷尬了。他再次低聲問:「我也救過他們?」

  艾聿翻白眼,「沒,他們兩個就是純粹腦殘,特別二的那一種。」

  彼岸順便補充:「大牛大馬有個稱號叫地獄二傻,大黑大白也有個稱號叫無常二傻,四人合稱高層四傻。」

  「……」

  地獄二傻繼續拍馬屁繼續嗨。

  洛米只得沉默著,但心裡也難免有點暗爽。到了這一世,他總算再沒有聽到什麼蕙質蘭心、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冰清玉潔等等奇怪的形容詞了。

  直到大馬偏要多一句:「尤其前世那風姿綽約美……」

  「你可以閉嘴了!」洛米怒打斷。

  高層四傻見洛米發怒,紛紛倒吸一口氣,拿起手機在糯米粉絲群裡瘋狂尖叫:「呀——糯米糰奶兇奶兇的好可愛啊啊啊——」

  總判匆匆在粉絲群裡按了個讚,就連忙打圓場,招呼大家快吃飯,深怕洛米順便找他算錯認性別的舊帳。

  閻王則拍了張座位分佈圖,傳給正在家裡吃醋的夫人,字字泣血地保證,自己離三弟非常遠,兩人絕對清白,為夫心中只有夫人一個,絕無二心。

  一頓飯吃得熱熱鬧鬧,大夥敘盡了千年來發生的事,包括初代總黑白為何退休,初代總鍾馗因求愛被拒一百次決定投胎整容,又說起各部門如何一一建立起來,變得空盪冷清的酆都如何在大家的努力下再度繁榮,但就是不談摯友殞落後他們曾一起煎熬的那段低潮。

  估計是因為今天的焦點在洛米,總地藏竟難得少言寡語,只一味用慈愛的笑容看著他,若要再確切點形容的話,那眼神活像是在看媳婦般,欣賞中還帶了點惋惜,至於是在惋惜什麼,就頗耐人尋味了。

  彼岸從昨晚就被趕出臥室睡,到現在抱不到洛米的時間已超過十二小時,也沒能跟洛米講上幾句話,此時捕捉到總地藏直勾勾盯著洛米的眼神,就感覺非常地不舒爽。

  時間漸晚,筵席散去時,門前還有兩三個記者在徘徊,但大家早有準備,障眼法一施,就悄然離開。彼岸跟洛米坐一台車,艾聿一台車,一起朝醧忘臺的方向駛去,到家後,就見閻王與總判已在客廳等候,顯然是在回家途中隱去氣息施法飛來的。

  他們五人今晚就是要來談談后土的事。

  洛米大致交代過幽冥之眼的出現,與臨消散之際所感受到的幽冥之力。

  「如此說來,千年前后土曾醒來過,彼岸卻感應不到?」閻王作了結論。

  總判凝眉提出一個假設,「彼岸那時受了重傷,或許只是一時不察?」

  「就算是,我事後也應當能察覺到。」彼岸頓了下,「除非他刻意抹去殘留的氣息。」

  至於為何要刻意抹去不讓彼岸察覺,就相當值得深思。

  「后土醒來會怎麼樣嗎?」艾聿問道。

  「人界有傳,大地之母復甦,見人間滿是罪惡,便降下大洪與天火清洗人界。」閻王沉聲說:「后土之於靈界,便等同大地之神,他的甦醒對靈界眾生來說,福禍難定。」

  艾聿一臉想噴髒話,「靈界沒這麼糟吧?」

  閻王搖頭,「這要看后土如何判定。」

  后土身為撐起靈界的幽冥之主,擁有比他們還至高無上的力量,一旦他老人家不滿意他們苦心經營的靈界,就隨時能讓大家吃一波砍掉重練的天罰。

  而千年前,酆都確實成了一座空城,只因彼岸花禍。

  「你對他的瞭解有多少?」閻王看向在場唯一與后土羈絆最深的人。

  可惜,彼岸並不待見這位創造出他的父神,一臉冷漠地說:「不多,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就一直在睡覺,怎麼喊也不理,偶爾醒來踹我一腳,見我沒死,便又睡回去。」

  「……」

  冷暴力又家暴,聽起來這個父子關係不太好。

  其實,后土醒來未必代表什麼,但問題就在於,以往他醒來都會與彼岸進行某種形式上的聯繫,但自千年前起,他就彷彿消聲匿跡般,讓人摸不清他老人家現在在哪,又有何打算,這才是叫他們擔心的地方。

  洛米聽他們討論了許久,才吶吶地說:「神祇能降洪清洗人間,是因為人死即入輪迴,算不得毀滅,但若傷害魂靈,便有違天道,后土即便要罰,也必不能降下天災。」

  這一語,就道破了盲點。

  「那便釀造人禍。」彼岸說到這,就想起一個疑點,「你們是否發現,近來鬼心異常浮動,更勝以往?」

  艾聿一聽也明白了,臉色頓時不太好看,「酆都這些年的犯案率一直在急速增加,孟婆部和地藏部的鬼民糾紛也是越漸頻繁,尤其是今年。」

  閻王心驚道:「難道創世邪教的主謀其實是他?」

  「不,這不合邏輯。」總判立刻抓到謬誤之處,「天道在上,創世邪教殘害多少鬼民,若他真是創世主謀,必受天雷轟頂,不可能至今都毫無徵兆。」

  但若如此,又該如何解釋鬼民近幾年的異常?難道是有什麼其他因素?而后土醒來卻隱匿蹤跡,可能只是純粹地……想跟兒子玩一下躲貓貓?

  又或者,有什麼方法能製造人禍卻無須染上一身腥?

  大家都陷入沉默,直到洛米迸出一句:「性情大變。」

  他想起早上姬若寧說的那個案子,明明連打扮都懶的女孩們忽然不惜奪取他人面貌只為變美,這實在是匪夷所思,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就變了性子,一定是有什麼在影響她們。

  正當他感覺自己快想通什麼時,就見所有人都投來目光,便習慣性地一個慫心發作,差點打亂思路。他下意識看向彼岸,彷彿對方是什麼心靈良藥。

  彼岸心神領會,立刻握住他的小手,送上溫柔的微笑,拼命散發賀爾蒙。而洛米估計是沒有防備,竟當下就沉迷了美色兩秒,差點露出癡漢笑。

  其他人:「……」

  可以不要在開會時突然發狗糧嗎?很撐,謝謝。

  好在洛米已經不是那個還沒覺醒的小慫宅,他連忙回過神,收起備受療癒的舔顏魂,輕咳幾聲正色道:「昨晚鍾馗部抓到的那批整容鬼,是因性情大變才犯下奪顏案,那麼徐滬川他們呢?那些入創世的鬼差的心性又如何?」

  能考入公職的鬼都具備一定功德值,心性定然不差,即便因權勢利益遺忘初心,也應當能保有底線,就好比愛德華,不管他再如何妒忌洛米,這些年來又如何急功近利,卻也有勉強抵抗攝魂藥的意識,才能在即將按下爆炸鈕時有一瞬掙扎,何況瀆職的鬼差竟高達近萬位,這數量未免多得誇張。

  再者,要能大範圍影響鬼民心性,又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瞞住高層諸神,甚至瞞住彼岸,這人的修為肯要遠在他們之上,而后土又自千年前疑似醒來後就行蹤成謎。

  閻王抹了把臉,做最後的確認,「如何肯定這事與后土有關?」

  雖有懷疑對象,但他們依然要講求證據。

  「因為馬蒙。」洛米深吸口氣,「我最初認識的他,也不是後來的那樣。」

作者有话说:

  
  我們都知道大佬的補品是什麼AwA(#

  
  【下篇預告】《敝圈真亂》,預計禮拜五發。

  
by 喵芭渴死姬 / 07.06.2020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