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人工收款异常,请暂时使用微信直充和支付宝人工充值。因此给大家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40. 白月光的替身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5-22 20:30      字数:7719
  鍾馗部大樓裡的騷動漸漸消停,愛德華坐在總鍾馗長的椅子上,像一個躲在陰暗處負隅頑抗的黑手,正在等待一個最佳時機,來一場玉石俱焚的反擊。

  他感覺門外有人在逐步靠近,面部的肌肉便不時微微抽搐。終於,門被緩緩推開,他抬起陰鷙的充血眼眸,瞪向一身白衣的來人,右手也一顫一顫地舉起來,一個遙控器赫然出現在眼前,大拇指就要往按鈕壓下。

  這時,一道銀光劃破空氣,銳利的刀鋒被一層靈力包圍,洞穿愛德華的右手,也將遙控器截成了兩半,彷彿對方早已知悉他的每一個動作。

  「啊——」

  淒厲的哀嚎響起,剎那間,愛德華像被打破什麼禁錮,面容扭曲地跌下椅子,彷彿在恐懼著什麼,始終空洞的眼神也總算恢復一點清明。

  彼岸踢開遙控器的殘骸,掏出一記針管插進愛德華的頸部。待解藥注射完畢後,他才扶著對方靠在牆邊,冷哼說:「居然連一個攝魂藥都抵抗不了,虧老子當初還幫你在鍾老哥面前說好話,結果這些年你都幹了些什麼?喂,撐住,現在外頭都是記者,很快就會衝進來採訪,你不想丟盡老臉吧。」

  愛德華抖著嘴唇,眼前一片發黑,幾欲暈厥,也沒注意彼岸的用詞不太尋常。好在藥效發揮得快,一下就驅散了腦中的言靈指令,但他已耗盡精力,只得發狠往舌尖一咬,才勉強撐住。

  他急切地抓著彼岸,說:「小心,他的目標不只鍾馗部!」

  「……」

  輪迴渡裡,洛米踏出一步,緩聲問:「你是誰?」

  姬若寧被這麼一問,不禁一僵,「我是小姬啊。」

  洛米搖頭,「姬若寧不會直接喊洛米名字,洛米也不會喊她小姬。」

  姬若寧顯然沒料到這一點,整個人都愣住了。

  洛米細細打量眼前的女孩,烏黑的眼眸流轉淡淡的豔紅靈光。片刻後,他莞爾輕笑,以蘊含靈力的低沉嗓音說:「果然是你,徐滬川。」

  言靈既出,一股微不可見的靈波於空中散開。

  「姬若寧」不敢置信地倒退一步,臉皮不受控制地急遽抽動,身形亦忽然暴漲,變得又寬又圓,將身上的鍾馗制服撐得變形,原先可愛的女孩臉龐也變成一張平平無奇的肉餅臉,整個過程儼然就像是被撤掉PS濾鏡的驚天動地胖叔素顏照,分分鐘嚇哭以為對面是萌妹子的網癮宅宅們。

  然而,洛米依舊淡定,彷彿一切都如他所料般。

  徐滬川沒料到易容術會被如此輕易地破除,心驚之餘,也氣得氣血倒流,語帶嘲諷道:「看來總孟婆大人並沒有傳聞中的傻。」

  洛米便似笑非笑地舉起食指,指尖有一絲紅霧流洩。

  徐滬川震驚地低頭一看,見紅霧的另一端沒入自己體內,就立即揮手斬斷紅霧,滿臉錯愕地說:「不可能!你若是彼岸,那在鍾馗部的是誰?」

  「是誰不重要。」頂著洛米面容的彼岸眼角微揚,本就俊秀的臉蛋在明媚笑意下竟有幾分豔麗,還有幾分心機婊,因為他正在內心裡不要臉地補充——只要能幫他吸一波粉,是誰扮演的都好。

  徐滬川簡直要被氣吐血。他掏出炸彈的遠程遙控器,陰惻惻道:「就算你能揭穿我又如何?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所有部門都被我埋下能殺神滅鬼的炸彈,足以毀滅整個高層,到時我再拿下靈界可是易如反掌。」

  彼岸聞言,就皺了下眉,神靈活現地擺出洛米傻萌臉,語氣誠懇地問:「但你炸了輪迴渡,不也把你自己給炸了?」

  等著看他驚慌失措的徐滬川噎了下,臉皮有些抽搐,「我自有退路。」

  說完,他就按下引爆鈕,志得意滿地哈哈大笑。

  「……」

  一秒過去。

  「……」

  五秒過去。

  「……」

  十秒過去。

  徐滬川怔愣地看了看遙控器,又一連按了好幾下,都沒等到預期中的轟隆聲響,頓時大驚失色,按住耳機怒問手下:「怎麼回事?」

  然而,耳機裡也一片靜悄悄,他才驚覺手下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回報了,頓時背後就冒出一大層冷汗,明白自己絕對是中了對方的計,而唯一能用作威脅的武器也失效了。

  但要他就這麼束手就擒,他不甘心!

  自知修為不如人,徐滬川急中生智,搶先擊去一掌。

  彼岸正要接招,卻見徐滬川在一個虛晃後就轉身奔逃,他便饒有興趣地笑了笑,一腳踩碎被扔在地上的遙控器,慢悠悠地往前走去。

  徐滬川在錯綜複雜的走道上快速穿梭,卻發現他跑了老半天,最終都會回到原點,就像陷入一個無限回圈,他才意識到自己早在遇見「洛米」時,就被困入對方設下的阻隔結界裡,保鏢會消失也不是迷失在他以為帶「洛米」進入的迷陣裡,而是他們早在一開始就守在結界外了。

  這一刻,他升起一股極大的怨恨。

  費盡心思佈局三百多年,利用言靈洗腦,收攬大批對現狀不滿或心智不堅的鬼民,又在各大部門安插不少暗樁,他本應在時機成熟時才揭竿而起,誰想卡爾博士對實驗的過度執著,竟將他的心血毀於一旦?

  不怕神一般的敵人,就怕豬一般的隊友,他不認為這一局會敗是錯在自己,只恨自己時運不濟,攤上一個能為他提供超越玄學力量的強大科學後盾卻又害他過早曝光的卡爾。

  最初,卡爾還在科研部時,因受到公家約束,尚有自制力,為他提供了不少科研機密,兩人也為某個共同目標合作。後來非法實驗的罪行被揭發,他想方設法救出對方後,卡爾就漸漸失控,實驗手法也越漸殘暴。

  其實,只要能達到目的,他不介意卡爾用什麼方法做實驗,卻萬萬沒有想到,放任對方的結果,就是一具又一具不及銷毀的鬼屍。

  雖然在他的一手遮365娱乐,成功讓鍾馗部以嗑藥致死結案,誰想有人查出鬼屍體內殘留的藥物與忘情湯相似,令他不得不嫁禍給忘情湯與精神病鬼,利用大眾輿論混淆焦點。

  他本想乾脆捨棄卡爾,但那項實驗成功在即,不忍功虧一簣,這才一忍再忍,豈知魙禍突發,導致他一手創立的創世協會被發現,逼得他魚死網破,將計畫提前,結果一步錯步步錯,最終落在彼岸的手裡。

  眼看是逃不了了,徐滬川停下腳步,心想反正都到這一地步了,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孤注一擲!他轉身看向彼岸,憤恨道:「你們既不能殺我,也不能強行吞噬我挖掘記憶,因為這有違你們口中的天道。」

  「所以?」彼岸懶懶地挑了下眉,一點都不把對方放在眼裡,理應溫馴乖巧的五官在那漫不經心的神情下,竟無端添出一股清冷秀麗的氣質。

  徐滬川看著這樣的「洛米」,竟莫名有些眼熟,感覺對方與印象中的哪個人有些許重疊。他晃了下心神,很快就恢復過來,繼續說:「你們以為抓了我,就能從我的記憶中找到創世的總部,徹底摧毀根基嗎?」

  彼岸聳了聳肩,「反正我有千百種方法讓你哭著求我送你投胎,否則你以為我是如何知道炸彈的分佈點?又如何知道你在各部門安插的人?」

  徐滬川愣住了。

  「負責為你傳遞消息的人早就被我掉包送進畜生道了。」彼岸喉結一轉,變成另一個人的聲音,竟是愛德華熟悉到不行的嗓音,「這兩天跟你聯繫的人就是我,可惜你連自己的心腹都信不過,從不親自出面,直到你栽贓愛德華又拍了那段視頻,我們才確定是你。」

  「……」

  可惡,心機花名不虛傳。

  徐滬川差點氣哭,便一個揚手,拍上自己的天靈蓋,「這事沒完!」

  彼岸臉色驟變,在徐滬川自爆之際,迅速退出結界。

  持著法器的保鏢們只覺得手中一震,虎口隱隱發疼,就見被他們包圍的空間泛起一陣波紋,結界隨之破碎,浮現神色不虞的「洛米」,卻不見另一人。

  一旁等了許久的安娜趕忙上前,擔憂地問:「小糯米,你沒事吧?」

  昨夜緊急收到閻王密令,要她配合總孟婆演場戲捉犯人時,她就一直提心吊膽,一方面害怕計畫出錯,另一方面也擔心洛米這個慫孩子會受傷,卻又不敢抗旨,只得一處理好疏散工作,就趕過來幫忙了。

  彼岸回過神,淡聲說:「我不是洛米。」

  安娜一愣,正想再問,附近的安全門就被「碰」地撞開。

  姬若寧一拐一拐地拖著一個人出來。只見她的馬尾全部散開,渾身傷痕累累,異常狼狽,上衣還被扯落三個扣子,差一點就春光外露。

  安娜見狀,趕緊脫下外套給她穿上,邊朝的腳下望去,就驚見另一位副孟婆鼻青臉腫地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宛如一條死狗,頓時大驚,「她怎麼了?」

  姬若寧沒好氣地甩了甩發痠的手,見彼岸就喊:「彼……」

  彼岸一瞪。

  姬若寧一秒慫,緊急轉了個音,硬著頭皮說:「彼……逼你媽個逼逼逼,老娘倒楣碰到中了攝魂術的江右,打了好久才把她打暈,累死我了。」

  此時的她,面上保持著大無畏的女漢子人設,內心的小小姬卻在瑟瑟發抖。夭壽,她居然對彼岸大佬飆髒話,要死了!

  「江、江右……中攝魂術?」安娜感覺資訊量過大有點暈,只好先扶起明顯受傷更重的江右,聯繫在樓下待命的醫護隊。

  她交代完話,見「洛米」正要帶姬若寧和保鏢離開,就連忙出聲詢問:「等等,你不是小糯米,那你是誰?他人呢?」

  姬若寧乖乖地閉緊嘴巴,目光飄移。

  彼岸腳步一頓,想起正在鍾馗部假扮自己的艾聿,便嘴角一揚,露出略帶邪氣的狡詐笑容,「我是你們的前任總孟婆,也是現任的總鍾馗長。」

  「欸?」

  安娜和姬若寧同時震驚了,前者為前一句話,後者為後一句話。

  「艾聿大人您還在?」、「愛玉冰啥時變我上司的?」

  此時,總鍾馗的辦公室裡,愛德華徹底解了攝魂術,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瞪著眼前俊美不凡的男人,臉上充滿三觀盡碎的不可思議,「彼岸先生,你剛……」

  自稱老子?一向秉持高冷優雅形象的彼岸竟然自稱老子?

  「彼岸」再度崩人設地「嘖」了一聲。他聽門外有記者奔來的吵雜聲,就往臉上一扒,取下一張面具,露出艾聿那張苦大仇深的滄桑臉,恢復原來的大叔嗓音,粗聲說:「配合一下,先唬住記者。」

  愛德華一臉傻地點點頭。

  艾聿趕緊戴回面具,起身擺好彼岸一慣裝逼用的負手站姿,迎向破門而入的記者們,並按照彼岸交代的角度微抬下巴,保持酷帥狂霸跩的高冷氣勢,應對各種問答,一邊在心裡氣得牙癢癢。

  昨日,兩人在搜到愛德華的滅口密令後,就開始懷疑這證據的可信度。

  「一個真正的死士是不會任由別人搜完身才引爆炸彈,而是會在即將失去意識時立刻自毀魂魄,更不會留下任何透露賣命對象的證據。」這個馬腳不需要彼岸點出來,艾聿就早已察覺,「這擺明是栽贓,我猜,愛德華現在已經被控制住,等著在明天成為代罪羔羊。」

  彼岸冷笑,「所以計畫要稍微變更一下。」

  所謂的變更,就是將計就計,與高層聯手演一場戲,兩人並互換身份,由艾聿假扮成彼岸去鍾馗部大出風頭,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以便在不引起恐慌的情況下,助各部門總長盡速處理炸彈問題。閻王再另派幾批陰兵埋伏在各部門外,暗中跟隨撤離的叛賊,將準備集合造反的創世教徒一網打盡。

  而彼岸的工作,則是假扮成洛米去輪迴渡做誘餌,釣出幕後主使者。

  對此,艾聿十分有意見,「憑什麼我要扮成你的樣子幫你出風頭?」

  彼岸淡聲道:「憑我的臉比你吸睛。」

  「……」

  靠!都是舔顏狗們的錯!

  艾聿反駁不了,不甘心地說:「那你自己去出風頭,我去輪迴渡。」

  彼岸一臉看智障的表情,「你覺得我會讓你穿我老婆的衣服?」

  「……」

  於是,假扮成洛米的彼岸,將拯救輪迴渡的功勞留給艾聿,假扮成彼岸的艾聿,也將平息鍾馗部內亂的功勞歸給彼岸,兩師兄弟就這麼聯手消弭一場爭端。

  那麼真正的洛米又在哪?

  *  *  *  *

  時間回到稍早。

  醧忘臺的臥房裡,洛米看著彼岸穿上自己的衣服,戴上一張人皮面具,再用靈力調整一番後,就幻化出與他一模一樣的臉,身材也跟著縮水,短短不到一刻鐘,就複製出另一個他來,不禁是嘆為觀止。

  大佬就是大佬,彼岸先生賽高!

  若不是對著自己的臉發花痴太過詭異,他真會一臉癡漢地笑起來。

  此時,洛米滿眼都是亮晶晶的崇拜,嘴唇也微微張開,看起來有些傻氣,又正好穿著白襯衫,襯得膚色越發白嫩,整個人像極一隻軟呼呼的綿兔子。

  彼岸頓時內心被萌成了一灘水,便忘乎所以地摟著他一頓狂親。

  洛米沒料到彼岸會突然發情,懵了好一會,才漲紅著臉推開對方,萬般糾結地欲言又止,「彼岸先生,你……你還是……等辦完事後回來再親吧。」

  彼岸不解,「怎麼了?」

  洛米羞恥地摀住臉,「自攻自受的感覺好奇怪。」

  「……」

  職場交友需慎重,瞧姬若寧那腐女都給洛米教了些什麼?居然連自攻自受這個詞都知道了。

  經過一番叮嚀後,彼岸總算在保鏢們的簇擁下離去,洛米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頹下肩膀。他蹲下身,伸指戳了戳在腳邊磨蹭的小紫,見小萌物眨著小眼珠,擠出小觸手求抱,臉上的落寞才稍有消退。

  他將小紫捧在掌心裡,思緒再次飄開。

  一家之主一不在家,熊孩子們就開始浪。彼岸為免露出馬腳,不止帶走了洛米的手機,也順道沒收史萊姆的手機,免得它們又開吃播害洛米上鏡,史萊姆便只好滿屋子上上下下地亂竄一通,四處找樂子。

  結果,紅、藍、綠一言不合打了一架,竟不慎撞翻金魚缸,將水灑了一地,吵醒睡在裡頭的望老太太,氣得她老人家咬起雞毛撢子追著它們狂揍。

  從一樓揍到二樓,又從二樓追打到客廳,史萊姆們總算耗盡精力,集體窩在牆角哭唧唧地求饒,望老太太這才氣消地扔掉雞毛撢子,回頭見洛米正抱著小紫在沙發上發呆,就喊了聲:「做啥呢?」

  洛米回過神,反射性地拉起尷尬微笑,「沒做啥。」

  望老太太睨著眼看他,目光犀利,「騙鬼呢,臉上寫著那麼大的鬱悶。」

  洛米無語,「就是騙鬼啊。」

  「……」

  可惜,別說騙人,洛米連鬼都騙不過,何況對方還是一顆不知在靈界飄晃多久的頭。於是,小慫宅就在望老太太的火眼金睛掃射下吞吞吐吐地說了。

  「我只是覺得有點慌。」洛米扭扭捏捏地摳手指,「什麼事都彼岸先生幫我去做,危險也是他幫我去扛,我卻只能待在家裡,就感覺好虛。」

  望老太太抽了抽臉皮,很想把雞毛撢子抽過去。能為自己的廢反省一下是不錯,但能不能先把咧開的嘴角放下?沒事對一個老太婆秀個屁恩愛?

  「你就是太閒了。」望老太太一針見血,「先生給你安排不少作業吧,都做了?」

  洛米一秒含淚,「還沒。」

  於是,望老太太冷冷地看著他。

  洛米努力掙扎,試圖做一回多愁善感自怨自艾自我垂憐的美青年,直到手裡的小紫都被揉到變形發出可憐的噗嘰聲,他才憋不住地垮下臉,老實承認:「我不敢做作業,最近不知道怎麼了,一直夢到孟先生。」

  如果光只是夢到對方也就算了,偏偏夢的同時,還被迫像個考生一樣複習一堆知識,搞得他苦不堪言。就好比昨晚,他又夢到自己變成孟先生,抱著一個漂亮娃兒站在一個山谷裡,講解每株植物的藥效與煉製方式,既燒腦傷神又睡不飽,真是痛不欲生。

  望老太太默默聽完他的夢境,神情頗為複雜,有話欲吐不能,宛如便秘。

  洛米也沒發現她的表情,逕自奄奄一息地癱在沙發上,說:「我是不是看太多孟先生的書走火入魔了?但我又不敢跟彼岸先生說,怕他嫌我是偷懶找藉口。」

  身為一個曾經活了二十年的小學渣,他為成績不好找藉口的次數可多了,也總被料事如神的老媽當場戳破,被哥哥姊姊狠狠恥笑,不過那是他的家人,愛怎麼無恥耍賴都沒關係,但面對喜歡的人就不同了。

  他真心不想在彼岸面前一直掉形象,何況彼岸心裡還有個超級優秀完美的白月光初戀,還是那種怎麼比都比不上的優秀,簡直是壓力山大。

  望老太太看著洛米,心裡既無奈又心疼,不知該怎麼安慰。她憋了又憋,實在憋不住了,心想既然天機不能洩漏,那暗示一下總行吧?

  她輕咳幾聲,語帶深意地說:「你想一想,這有沒有可能是一種預兆?」

  「預兆?」洛米問道。

  望老太太吞了下口水,先往窗外看了看灰濛的天空,見天道沒有要落雷警示的跡象,就小心翼翼地進一步提示:「就是孟先生跟你……」

  「喀擦!」

  窗外閃了下藍光。

  望老太太虎「頭」一震,連忙閉嘴。

  洛米見她這麼緊張,就感覺剛才那句話似乎是很重大的機密,不禁發散了下思維,竟一秒聯想到夢100攻裡關於孟婆的設定。

  ——原來,真正的孟婆已經殞落了,玩家遇到的孟婆NPC只是她留下來的意念,是為輔助玩家成為打敗反派大Boss維護靈界安定的大能而存在的。

  剎那間,他恍然大悟,震驚地說:「難道是孟先生的意念覺得我根骨清奇,是煉藥的良才,打算收我為徒,讓我在夢裡接收他的傳承,繼承他的衣缽?」

  整個邏輯非常合理,非常符合各大修真文的主角光環!

  「……」

  望老太太也震驚了。

  「確實清奇。」她喃喃自語,「腦子清奇。」

  「什麼?」洛米沒聽清楚。

  「沒什麼。」望老太太悠悠地望著他,「你跟孟先生真像。」

  想當初,孟先生雖然是煉藥與科學研究上的天才,卻也是個生活上的迷糊蛋,思維特別奇葩。

  某一年,靈界特別冷,那時的艾聿雖能化形了,但睡覺時仍須泡在水裡,孟先生怕小徒兒被凍壞,就突發奇想,將整個魚缸放在火爐上加溫。

  誰知,他溫著溫著,竟然自己睡著了,要不是望老太太半夜醒來發現水快滾了,艾聿已經翻起肚皮口吐白沫,就連忙一頭撞翻魚缸,否則他們真能熬出一鍋新鮮的鯉魚湯。

  更要命的是,小彼岸發現沒魚湯喝後,神情還挺幽怨的。

  當然,關於這段往事,望老太太只放在心裡吐槽,沒有當場說出來,以致於洛米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玻璃心有點破碎。

  怎麼他就像自己的情敵了?

  也許是最近看了些慘無鬼道的花米虐戀同人文,思維持續發散下,他忍不住腦補一齣替身虐心劇,再次把自己虐得不要不要的,感覺整個鬼都不好了。

  於是,洛米越想越悲憤,終於突破極限,大步衝回書房裡,決定一口氣拼掉所有作業,爭取在一個月內吸收孟坡留下來的所有知識。

  白月光又怎麼樣?忘情湯的創始人、靈界科研界的鼻組又有什麼了不起?總有一天他要超越孟先生,研究出比忘情湯和十八獄池還兇殘的湯藥來!

  時間就在發憤圖強中飛逝,等洛米啃完最後一本書,在新知中沉浸了會後,就聽見房外傳來細微的腳步聲,隨之而來的,還有熟悉的淡雅花香。

  他眼睛一亮,連忙衝過去打開門,見彼岸已換下易容裝扮,笑盈盈地朝他走來,所有亂七八糟的煩惱就被一掃而空。

  「你回來了!」洛米焦急地撲過去上下檢查,「有沒有受傷?其他人呢?事情都解決了嗎?」

  從昨晚聽到他們的計畫還包含什麼炸彈,他就一直隱隱不安,又不敢表現出來,免得大家忙碌之餘還得安撫他的情緒,今天被望老太太關問時,也硬是讓自己分散心思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小煩惱上,連電視新聞都不敢關注,直到彼岸平安歸來,才終於鬆開那口氣。

  彼岸見他急得眼睛都紅了,就摟住他好聲安撫:「我沒事,計畫很順利,除了姬若寧受了點傷外,一切都安好,叛賊也全抓了,不用擔心。」

  喔,姬爸受傷了,作為一個乖崽,他應當要馬上打電話給老父親表達一下關愛之情,不過要等他談完戀愛、沉浸完眼前的美色再說。重色輕友什麼的,舔顏狗毫無心理壓力。

  洛米放下懸了許久的心,緊緊抱住彼岸,將臉貼在對方胸前,聽著穩健的心跳聲,露出傻呼呼的滿足笑容。他在乎的每個人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彼岸輕撫洛米毛茸茸的頭,俯身落下一個吻,柔聲問:「剛才望老太太跟我說,你們今天聊到孟先生後,你就看起來不太開心,怎麼了?」

  洛米一驚,在內心怒吼:「啊——望老太太這個廖北仔(告密鬼)!」

  雖然他們沒做過要保密的承諾,但洛米還是有種被扒光心事的羞恥感,只得紅著臉支支吾吾好一番,才緊張地小聲說:「望老太太說……說我像孟先生。」

  彼岸愣了愣,沒能意會這話的雷點之處,直到他望見洛米眼裡的小小醋意後,才猛然反應過來,脫口就說:「不,你們不是像,而是……」

  洛米沒聽完,就炸毛地打斷他,「就說嘛!我哪裡像那個偽娘?」

  「……」

  彼岸森森一笑,「你以後會為這句話後悔的。」

  洛米抖了下,被那笑容嚇得有點慫。

  都忘了孟先生是彼岸先生心中不可侵犯的白月光,他這麼罵肯定要完,要是男朋友一怒之下要分手怎麼辦?他不就連替身都沒得當了?

  ——短短幾秒,他又腦補出一齣虐心大戲。

  幸好彼岸沒再追究,轉而問:「皮箱還不能打開,對吧?」

  「皮箱?啊,三世書嗎?」洛米一秒被轉移注意力,「不知道,我最近都沒試過,應該還不行吧?不過打不開也沒差,反正我現在這樣挺好的。」

  彼岸笑了笑,捏一把糯米糰的小臉,「沒錯,你這樣傻傻的挺好。」

  「……」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美好的夜晚依然在醬醬釀釀的探究中度過,神經粗如油管的洛米,老早就在各種羞死人的喘息呻吟中,將白月光替身的事通通拋到一邊去。

  傻瓜才跟死去的比,因為活著的永遠也贏不過死去的,同樣地,傻鬼才跟已經不知消失到哪去的比,而他才不傻,能把握住現在擁有的幸福最實在。

作者有话说:

  
  拍拍艾聿www
  望老太太的「神」助攻真有奇效(#
  下篇有人又想喝糯米漿AWA(? 

  
by 喵芭渴死姬 / 05.22.2020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