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 醧忘臺怎麼念?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1-13 08:30      字数:4553
  相傳,彼岸花是開在忘川彼岸的花,風姿絕色,美艷妖嬈,又寄託著世人對生死與情愛的無限遐思,多少民間傳說皆以「她」來指稱。

  然而,洛米望著眼前的長腿美人,深深地感受到現實的殘酷。

  原來,如花似玉的漂亮大姐姐其實是俊美大哥哥,果然突破次元壁的風險就是這麼大,害他還沒有從死亡的打擊中復原,就又受到一萬點心靈爆擊,感覺自己再也不能愛了。

  這一廂的洛米正失魂落魄,那一廂的彼岸卻是眸色一黯,嘴角微垂,似在斟酌什麼,半晌後,他恢復一派的雲淡風清,說:「走吧。」

  走?走去哪?

  洛米納悶地抬起頭,還來不及發問,就見彼岸已邁開步子,似乎沒打算多待片刻。他心中一慌,看了看左右,驚覺這裡人生地不熟,他自己一個人也不知要去哪,便只好抱緊皮箱,趕緊跟上去。

  既然對方自稱是他日後的房東,那應該是帶他去住宿的地方吧。

  靈界的車站很大,但路線規劃似乎與陽間相似。擁擠的人潮塞滿通道,隨著手扶梯上上下下,若無人帶路,很容易就迷失在茫茫人海中。

  洛米隨著彼岸來到出站大廳,一塊偌大的標語就映入眼簾,上頭刻著血紅色的「鬼門關」三個大字。標語下方,有一排穿著暗紅色制服的鬼差坐在獨立分隔的櫃臺裡進行盤查。

  櫃臺的指標又分了三種,分別是「新鬼入關」、「鬼民入關」與「快速通關」,要不是那些「鬼」字太觸目驚心,洛米真會以為這裡是陽間的哪個機場。

  人潮到此,紛紛依指示排隊,那些初來乍到的人也在滿頭霧水中,被接待的親友拉去新鬼區排隊。洛米看了看眼前的大排長龍,不禁躊躇地停下腳步,心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去排隊。

  彼岸似有所感地回過身,望見洛米臉上的茫然,便抿了抿嘴角,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他稍微側過臉,示意正確的方向,面無表情道:「隨我來。」

  慫宅米自然不敢有意見。

  一分鐘後,他就發現,房東先生的身份似乎不太簡單。

  當大家還在排隊接受盤查時,他就已跟著彼岸穿過快速便道,進入酆都地界,便道兩旁還有鬼差恭敬鞠躬,齊聲說:「先生慢走。」

  當大家還在車站門口排隊擠巴士時,他就已跟著彼岸坐進一輛豪華的加長林肯,前座還有老司機親切一笑,噓寒問暖:「先生好,請問是先吃飯還是直接回家?」

  「……」

  此刻的洛米,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誤入豪門的小羔羊,莫名奇妙地跳過新鬼報到SOP,直接奔向謎之遠方。

  彼岸輕輕地投去目光,淡聲問:「餓嗎?」

  洛米下意識搖搖頭,抱緊皮箱往窗邊動了動,試圖與大佬保持距離,以免大腿抱太近反被踢,畢竟他又不是傻,以他三百抽都沒有一張SSR的爛人品,怎麼可能會突然空降一條金大腿?肯定有詐!

  彼岸神情微沉,不發一語地看回前方。

  老司機就是老司機,一個眼神,立刻開車。

  於是,豪華加長林肯忽然引擎聲大作,「轟」地一衝升天,躍過前方的巴士,再猛力一轉,掉頭飛進一旁的高架橋,極限飆速……啊,方向反了,老司機急踩煞車,猛轉方向盤,衝進對面車道。

  救命喔!

  小慫宅在靈魂深處發出無聲的尖叫。老司機這個操作實在太銷魂,洛米猝不及防,整個人被衝力甩進彼岸的懷裡,嚇得痛哭流涕皮皮剉。

  彼岸一手扶著洛米,面上高貴冷豔,凜然不可侵犯,另一手靠在車門上抵著下巴,遮住失守的嘴角,與透過後照鏡看過來的老司機交換一道心有靈犀的深邃目光。

  加薪!

  *  *  *  *

  洛米身為一個標準的新時代人類,除了沉迷二次元外,本身沒什麼特殊信仰,對靈界的印象也同大眾一般,不是死氣森森的陰曹地府,就是鮮血淋漓的十八層地獄,再西洋化一點,還有用地獄火焰作燒烤的吃人惡魔。

  但他怎樣都沒想到,真正的靈界竟會是眼前這種光景。

  寬敞筆直的條條大道、川流不息的行人車輛、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酆都怎麼看都與人間的城市相差無幾。當車子經過一條熙攘熱鬧的商業街時,就彷彿來到傳說中的紐約時代廣場,琳瑯滿目的看板橫列兩側,一棟高樓矗立前方,掛著五花八門的動態廣告,最居中央的大螢幕在播放新聞之餘,還不忘宣傳商場週年慶大折扣。

  洛米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繁華街景,又一次懷疑自己其實是在作夢,要不就是亚洲bet娱乐官网到一個叫靈界的平行世界了,不然這街上的「人」怎麼可以看起來跟活著沒什麼兩樣?

  「靈界早就不同了。」彼岸看出他的疑惑,不等他提問,就出聲解釋:「人界在進步,靈界自然也與時俱進,才能讓鬼靈安心住下,不再總是打著非法還陽的主意,擾亂陰陽秩序。」

  洛米頓時一臉訝異。

  彼岸以為他還有問題,「怎麼?」

  「呃,沒什麼。」洛米慣性慫地縮了下肩膀,有點不好意思回答,但見彼岸一直注視自己,才在對方追問的目光下,弱弱地小聲說:「就是發現……原來你也能說很多字。」

  從兩人見面起,彼岸每次說話都不超過五個字,直到剛剛一口氣突破四十個字,這沉默寡言美男子的人設才終於崩掉,嘿嘿。

  「……」

  彼岸無語看著他不知在OS什麼的小表情,忽然嘴角一勾,湊到洛米的耳邊,沉著嗓音說:「我不只能說很多字,還能做、很、多、事。」

  洛米頭皮一炸,再次抱緊皮箱退到窗邊,才不承認耳膜又被撩得發顫了。

  就說世上沒有免費的金大腿,對方肯定有什麼陰謀!

  不過,經過這麼一鬧,又見到靈界的真實景象,洛米從醒來後就一直惴惴不安的心情也稍微放鬆了,看來死後的世界似乎沒有想像中的恐怖?

  離開繁華的商圈,又開了十多分鐘,終於來到一處偏僻靜謐的郊區。錯落有致的青磚黑瓦隱於楊柳之間,與幽暗的忘川河相比鄰,路旁幽紫色的花草隨風搖曳,散發著淡淡的螢光,河畔的盡頭還依稀可見一片豔紅的花海。

  車子緩緩駛向一棟別墅的柵門,洛米仰頭打量眼前充滿歐式風格的紅磚別墅,黑色挑高的尖屋頂攀爬著暗綠色的藤葉,黑漆雕鏤的柵門旁鑲著一塊直式木牌,上頭寫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字。

  仍是陌生的靈界文字,卻莫名能對應到生前熟悉的母語。

  洛米非常認真地看了看。嗯,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小學渣很有自信地唸:「區忘臺?」

  「……」

  彼岸輕聲糾正:「第一個字音同玉,醧忘臺」

  洛米囧了囧,一臉乖,「我才剛來靈界,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萌新。」

  「沒關係。」彼岸溫柔一笑,「還有許多東西我可以慢慢教你。」

  喔,有大佬的粗大腿抱真是好有安全感……才怪!

  洛米再次縮起肩膀,為何他總覺得對方笑得有點危險?

  進了柵門,洛米跟著彼岸下車,在踏上玄關前的台階時,回頭看了眼加長林肯,就見駕駛座上的老司機往後一躺,竟連人帶車地搖身一變,化作一隻長尾烏鴉「嘎、嘎、嘎」地拍翅飛走。

  洛米徹底傻眼。

  「他是烏鴉精。」彼岸見他怔愣地張著嘴,藏在袖裡的手指便動了動,隨即又握拳忍住,保持正經的語氣說:「人界末法時期,精怪修行不易,多移居靈界求生,他便是與我簽下契約的精怪之一。」

  洛米恍然大悟,又覺得驚奇。

  居然還有騎寵召喚獸,這位大佬到底有多大?

  如果彼岸聽到這個問題,估計會把洛米抓到腿上親自測試有多大,可惜他沒聽到,但不妨礙他享受洛米各種羨慕崇拜的小萌新目光,並親自帶他裡裡外外地參觀了遍別墅。

  一般來說,圍繞大佬的各種設定不是龍傲天就是瑪麗蘇。

  果然,醧忘臺裡各種先進的現代化設備一樣不落,沙發很大,是洛米老爸眼紅很久都狠不下心買的義大利手工皮制沙發,電視也很大,是人間剛推出的88吋8K OLED螢幕,廚房更大,一整套高級廚具與設備是洛米老媽夢寐以求的超夢幻規格。

  華麗的水晶吊燈、乾淨柔軟的絨毛地毯、名貴不實用的雕飾瓷器,無一不充斥著人人嘴裡罵著骯髒的腐敗的其實內心羨慕著的金錢氣息,洛米忍不住偷偷幻想,彼岸先生其實就是遊戲裡金光閃閃拿錢砸怪的土豪大佬。

  客廳裡有一大片落地窗,正對著種滿奇花異草的後院,院外是潺潺流過的忘川河,院內一隅有一座木製的雙人鞦韆,繫著坐板的粗繩有些分叉,正隨吹過河面的徐風輕晃,發出咿呀低響。

  洛米停下腳步,目光落在搖搖欲墜的老鞦韆上,忽然明白哪裡不對了。

  有別於乍看之下的光鮮亮麗,別墅主人其實還暗藏了許多思舊情懷。

  走廊的盡頭立著一個斑駁的紅木架,上頭擺滿用草葉編成的小動物;不起眼的角落裡,垂吊著一個小竹籃,裡頭裝滿千奇百怪的乾燥植物,散發出宜人的藥草清香;能眺望到紅色花海的窗邊也放著一張老舊的青竹躺椅,和一張色澤枯黃的小木桌,上頭躺著兩本泛黃書冊,躺椅的腿邊有張小圓凳。

  洛米雖然是個死宅,卻也極愛腦補幻想。在經過以金錢堆砌的奢華洗禮後,他更喜歡從這些古樸的瑣碎處挖掘一些小秘密。

  他趁著彼岸不注意,偷偷翻了下書冊,發現內容是關於一些藥草的紀錄,字跡工整清秀,封底還寫著一個「孟」字,估計是作者的簽名。

  滿足了好奇心,他就一副若無其事地收回手,湊到窗前看向遠方。

  「那是什麼花?」他嘴裡問著,腦袋卻已迸出答案。

  即便陰暗的幽冥世界已蓬勃發展得宛如人界,卻依然只有忘川河畔的彼岸花是最美艷明亮的紅。據說那是引導亡魂的黃泉之花,淡雅的香味能短暫喚起前生記憶,曾被寓意為惡魔的溫柔,也是悲傷的回憶與相互思念。

  彼岸走到他身邊,目光柔和地說:「改日帶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洛米不知道,在他偷偷猜想這些老物背後的故事時,彼岸的視線不曾從他臉上移開過。幽黑的眼眸深邃溫柔,又如孩童般晶亮,眨也不眨地,不放過洛米的任何一點小表情。

  *  *  *  *

  別墅有兩層,一樓是日常生活區,二樓是寢室區,設有許多客房,每個房間的擺設與景觀也各不相同,聽起來就很有奢糜腐敗的豪門感。

  彼岸大佬很慷慨,袖袍一揮,霸氣道:「喜歡哪一間自己挑。」

  洛米就在這種彷彿要被金主包養的節奏下,好奇地爬上二樓,一間間打開房門參觀。彼岸也安靜地跟在一邊,神情泰然,嘴角微彎,莫名有種陪嬌妻挑新房的謎之氛圍。

  可惜,好景不長,一通電話打擾了兩人看房的雅興。

  彼岸瞥見螢幕上閃爍的名字,就皺了下眉頭,走到一旁接手機。洛米本來想等一等,卻無意間發現一扇特殊的門,門上畫著一個紅色符號,頗似數學中的無限大,感覺非常神秘。

  他目光犀利地盯著那扇門,腦海閃過千百個猜測。

  藍鬍子伯爵的故事聽過沒?美女手賤打開密室而迎來一場殺機。

  恐怖片的配角是怎麼砲灰的?就是主角手賤撕開封印剋死親朋好友的。

  而洛米會是那手賤之人嗎?

  不,慫宅如他,當然不會明知有坑還跳下去,因為他根本就沒想起先人們的慘痛教訓。此刻的他滿腦子全都是——這又會是一個怎樣高大上的房間呢?因為每一個房間都好棒棒,他忽然患上選擇困難症,真是好煩惱。

  於是,他歡快地推開門,希望這會是一間帶來關鍵性決定的天命之房。

  「嗯?好黑。」洛米眨了眨眼倒退一步,藉著走廊的光線打量,發覺房內暗影重重,似乎堆滿什麼,而且居然沒有窗戶,難怪這麼暗。

  他伸手往門邊的牆上摸索了會,打開燈一看,頓覺渾身血液倒流。

  這、這是什麼?

  他驚恐地僵在原地,瞪著滿房間的玻璃罐,罐裡分別裝著眼珠、心臟、腸子等器官,還有一堆看不出是什麼的鮮紅肉塊,正中央疑似解剖台的桌上還躺著一條血肉模糊的小腿,牆角則立著一具完整的人體標本,活脫脫就是分屍現場!

  「啊啊啊啊——」

  洛米嚇得瘋狂尖叫。

  就知道大佬的腿不好抱,媽媽說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走果然是對的!

  彼岸臉色一變,暗道不好,立刻衝過來要抓住他,「別怕,那些只是……」

  管你是什麼!

  俗辣宅的求生小宇宙大爆炸,洛米不由分說地狂甩皮箱,暴打彼岸完美無瑕的俊臉,接著拔腿往一樓奔逃。誰知道,他還來不及衝下樓,就見一顆披頭散髮的人頭猙獰大笑地迎面飛來。

  這下,洛米再也叫不出來了。他兩眼一翻,雙腿一蹬,徹底暈了。

  彼岸趕忙接住洛米倒下的身體,神情十分懊惱,臉上滿是被皮箱打出來的紅印,精心打理的長髮也變得亂七八糟,可謂是狼狽不堪。

  偏偏那顆飛頭還唯恐365娱乐不亂,在一旁悠悠晃晃地皺起一張橘皮老臉,唉聲嘆氣道:「唉唷,這就暈啦?現在的年輕小伙子真不禁嚇。」

  「……」

作者有话说:

  
  小萌新的玻璃心不要亂嚇啊!XDDD

  
  【下篇預告】《作鬼要講科學》,預計禮拜一發。
  
  
  歡迎追蹤>////<
  
  網誌:https://www.meowbarksky.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1.10.2020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