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认领:6月17日13:27 用户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全文完】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20-01-13 21:20      字数:4577
  朝颜花

  马场望着坐在身边仰头望着天幕上烟火的林,烟花的火光映在林白皙的脸上,染上红晕的脸颊看上去气色很不错,马场又想起第一次见到林的时候,电视剧的蓝光映在他脸上,远没有现在这样放松到有些孩子气的笑容。

  之前明明说了以后不想穿女装,还削发明志似得剪掉了漂亮的长发,害得次郎不止一次问自己:“林酱是不是因为前男友死了太伤心了,所以要剪掉三千烦恼丝?”

  然而剪掉不到三天,就又嫌弃男装单调土气,女装短发不好看,又预约了接发,想到这儿马场看着林笑笑,根本没发现自己看林的眼神有多么宠溺。反而是一旁的抱着美咲的次郎似乎注意到了,装了装旁边马迪尼斯的手臂,马迪尼斯低头看看两个人,也是了然笑笑。

  晚饭是重松先生请客,难得现在华九会和兽王都不出来闹腾,最近的博多很清闲,于是就请大家去吃烤肉。

  林浴衣的袖口太长,抢肉完全干不过榎田,又被马迪尼斯几个调侃,鼓着脸气鼓鼓的扯着西袖口准备抢肉。

  今天林穿着一件白底淡青的牵牛花浴衣,马场望着素雅的浴衣,把自己夹起来的肉拣给林,看到自己盘子里的肉,林的脸微微一红,随后乖乖的坐下吃,之后虽然马场依旧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喝着清酒,但却一直关注着林,只要他盘子空了就会夹烤好的蔬菜和肉给他。

  林也没拒绝,红着脸小口小口吃着,次郎和马迪尼斯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都没有道破。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回家,林未满20岁,马场坚决杜绝任何人让他喝酒,不过虽然不让林喝,马场自己倒是喝了不少。已经有些醉醺醺的,途中好几次差点摔倒,林叹口气,认命的伸出手牵过马场的手。换来落后一点的马场一个有些醉醺醺的傻笑。

  马场的手指修长,手掌很宽大,说是林牵着他不如说林的手掌整个都被马场的手包裹住。林只好低下头,期望垂下来的头发可以挡住自己滚烫的脸颊。

  虽然回家的时间有些晚,但是今天是难得的烟火大会,街上的人并不少,很多看到马场和林都会指指点点,低声说着“好可爱”“好帅”这类的话。

  林早就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外貌的赞美,但是听到有女生小声说着旁边的人很帅自己还是气不打一出来。偷偷瞄了旁边一眼,平时不修边幅的马场难得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今天他穿了一件纯黑色的浴衣,大概是酒后比较热,没牵着林的那只手一直拿着团扇扇风,前胸也拉得松松散散,露出健壮但不会过于壮硕的胸肌,林偷看一眼,突然觉得有点口渴,舔了舔下唇。

  “我们林林啊,今天真好看~”不知道是不是也听到了周围男人们的赞叹,马场突然凑近到林耳边说道,带着酒气的吐息洒在林耳朵上,林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烧着了。

  “乱说什么啊!”林正要恼羞成怒,转过脸却被马场托起下巴审视。

  “我们林林眼睛也好看,又大又亮,鼻子也挺,皮肤也白,脸尖尖的有有点肉……”说着还捏了捏,林刚想挥开马场的手,马场突然凑近:“你的嘴唇……特别美。”

  吃完饭之后林补了淡色的唇蜜,带着浅粉色光泽微嘟起的嘴唇,看上去特别适合含在嘴里吮吸。

  林一脸震惊的望着马场,马场似乎被盯得酒醒了一些,放开林的下巴正准备随便说点什么把尴尬敷衍过去,却被林拉着衣襟弯下腰和林面对面。

  “你说你不再相信女人了,言下之意是会相信我对吧?”林问道,马场眼珠不敢直视他,总感觉会被林花瓣一样的嘴唇吸引所有注意力,只能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之后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那柔嫩的嘴唇就狠狠贴在自己的嘴上。

  完全不会接吻,只是嘴唇贴着嘴唇,就足够让马场心跳加快到几乎要心悸。

  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之后,林低着头:“你知道我的意思吧……”马场望着比自己低一头,虽然大胆的吻了自己,握紧的拳头还在发抖的林,嘴角根本克制不住的上扬。

  林只觉得自己被紧紧抱住,双脚因为被抱起来的身高差都离开了地面,脚上的木屐也掉了一只,嘴唇被吻住,马场的舌头顶开嘴唇和牙关,伸进林的嘴里,一点点的吮吸着林的舌尖,强迫对方和自己共舞,变换着角度加深这个吻,林混混糊糊的想自己大概要被吃掉了。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林软绵绵的摊在马场的胸口,眼睛里都是水光,呼吸也变得急促。

  “林……不要后悔哦。”马场说。

  “嗯……不后悔。”林回答。

  林都忘了自己和马场怎么回的家,自己脑袋混混糊糊的,几乎挂在马场身上,整个人都被欲望蒸成了粉红色。

  只能说马场不愧是成年人,竟然一边带走自己还记得要去便利店买润滑液和保险套。

  一进屋林就被马场按在门板上疯狂亲吻,林迷迷糊糊的想刚才的冷静果然是大人的演技啊,马场已经吮吻到他的脖子,一只手搂着林另一只手扯林的腰带。林想去拦马场拽自己腰带的手,马场的脖子贴着林的脖子附在林耳边问:“该不会今天还穿着决胜内裤吧?”

  “才不是!”虽然说着否决的话,林想起来的却是第一次见面时马场在自己裙底看到内裤的场景。马场趴在自己身上,身体微微震动,林才发现对方又在逗自己,刚想些什么,又听见马场接着说:“虽然看到你的决胜内裤,可是我还是硬了,就像现在这样。”

  说着拉过林的手放在自己黑色浴衣胯下部位,林能感受到薄薄的浴衣下马场欲望的硬度。

  林似乎也受到马场的鼓舞,手伸进了马场浴衣的下摆去触摸那个为自己勃起的部位。

  马场笑了笑任由林触摸自己,腾出双手解开了林的腰带。

  林的手已经伸进马场的内裤里,马场抽了口气又笑着舔舔嘴唇,剥开林的浴衣,看到内裤后吹了声口哨。

  竟然是和浴衣一个系列的白底牵牛花内裤,边缘还缝着装饰用的蕾丝边。

  “知道要发生什么所以特别穿的?”

  “你猜呢?”林的手掌划过那布满青筋的硬物,微微嘟起嘴反问。

  狡黠的笑容看起来又纯情又魅惑,马场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办了面前的小妖精。

  “你想让我怎么做?”马场凑的更近,一边抚摸着林的乳头一边问。

  “插我。”林搂着马场的脖子,张开双腿整个人挂在马场身上。

  马场就着这个姿势把林抱起来放在简陋的床上,伸手脱掉林的内裤,林拆开自己的头发解开了马场的腰带,马场褪下自己的浴衣,脱掉内裤,两个人瞬间坦诚相见。

  马场附下身子压上了,拿起刚买的润滑液挤在手上。

  林看着马场的作为,伸出修长的腿,脚底摩挲着马场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脚趾在龟头的马眼上滑动,让马场的前列腺液沾湿自己的脚趾。

  “你这么玩我可是会射的。”马场没有压抑的说,反而非常游刃有余。

  “快点嘛。”

  “等润滑液变温点,抹进你身体的时候不会觉得凉。”

  “果然是大人呢~”林继续伸着脚玩弄马场的阴茎,被马场抓住脚踝拉开,下身就这样一览无余的呈现在马场面前。

  “怎么了?吃醋?”马场一边问,一边把涂满润滑液的手指缓缓插进林的后穴。

  “啊……才……才不是……嗯……轻点……”林咬着下唇,却还是呻吟出声。

  “抱歉,和男人,我是第一次。”马场一边说一边抽插着手指扩张,林的声音简直像春药,自从多年前被骗马场一直修身养性,但是面对林感觉要破功。

  “以后……也只能和我一个……”林小声说,眼睛红红的望着马场,一手紧抓着床单,另一只手触摸着觊觎已久的马场胸口。肩膀的地方还有刚好没多久的枪伤。

  “嗯……”

  马场又加了一根手指进来,一边扩张一边用阴茎蹭着林的大腿缓解欲望。

  “笨马……快进来……”林突然有点焦躁,自己的身体并不像女人那样,有欲念就可以分泌情液,这让马场不得不忍着欲望为自己做足前戏。

  “林酱……”马场呼吸有些急促,但是声音还是带着笑意。“我记得你当时躺在我后座上流泪,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特别美,但是我看了心里很堵,我不想再看到你再哭了。”

  马场看着林,有一瞬间几乎看到林眼里的闪烁着泪光,但是林只是撑起身子说:“换个姿势吧。”

  于是两个人变成了69式,马场做梦都没想到第一次林会这么放的开,可能也有报答自己的成分在,林林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因为很少有人对他好,所以有一点点,都会很珍惜。

  林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再次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当年花花公子的时候一定是个祸害,这尺寸完全是作弊,长度和粗壮程度简直是作弊,竟然还有些微微上翘的弧度,对能否进入自己的身体,林几乎要产生怀疑。

  但还是认命的张开嘴,先是用舌头舔了一下顶端,味道腥膻但是神奇的却并不讨厌。张开嘴吸含了一下龟头,就把整个阴茎吃进嘴里。

  马场一边为林扩张一边给林口交,和林不知道重点只是在口中吞咽不同,马场只把龟头的部分放在嘴里,用手摩擦着茎身,舌头马眼,大力吸着嘴里龟头。

  “啊……啊……马场……不要……我要射了……”林被这样玩弄了一会儿就吐出嘴里的阴茎只能摊在自己身上,濒临高潮的身体紧绷着,后穴却反而更加容易插入,马场趁机插入三根手指,刚插进去就感觉嘴里有液体射进来,马场张开嘴,一部分精液溅在自己脸上,

  “唔……”马场听见林的声音,以为林哭了,赶紧翻过林的身子看他的情况。

  “怎么了林林?”马场拉开林遮着脸的手,发现林唇角流着口水,眼神都是放空的。

  “马场……你好厉害……好舒服……”林凑过来,舔着马场脸上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

  “你真是个小妖精……”马场说完亲了林一口,用嘴撕开保险套戴上,掰开林的臀瓣面对面插入林的身体。

  “啊……马场……马场……”林被猛然的插入惊到,伸手抱住马场,马场的阴茎缓慢坚定的挺进,因为润滑充分林并不觉得疼,只是那种满涨的感觉,像是整个人都被打上了对方的标记。

  当马场整个贴近,林觉得自己已经被填的满满的。

  “林林……”

  “嗯?”

  “要开始了。”

  “什……”林还没来得问,马场就开始抽插,强硬的力道和刚才温柔的前戏判若两人,林觉得自己的后穴都要被摩擦出火星。

  大开大合的动作,毫无理性的撞击,粗壮的茎身在抽插的过程中带动几乎痉挛的肠肉。

  “啊……马场……马场……”林叫不出别的,只能抱着马场,指甲在马场的后背留下一道道血痕,快感不断累积,林在没有触碰前面的情况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射精了。

  “前列腺高潮,感觉很爽吧?”马场一边操干一边说:“我足够大,所以……”拔出“所以摩擦到你最敏感的G点……”插入“我足够长……”拔出“所以能够顶到你最里面的地方……”插入“我足够久……”拔出“所以能让你的快感不断累积……直到射精……”插入。

  明明是固定的动作,但是林已经换了两次姿势,先是面对面,之后被抬起一条腿侧交,现在是整个人趴在床上,只有屁股被马场抬起来侵犯后穴。

  林的阴茎维持着勃起贴在被单上,即使不去触碰也会因为后穴的快感射精,林觉得自己要疯了,自己的后穴完全适应了对方阴茎的形状,简直要变成对方专属的性具。

  射了第三次后林已经完全没力气了,却还是被马场抱进了浴室,两个人在淋浴下接吻,马场把他压在墙上,换了个保险套继续侵犯,双手被压在头顶,只有双脚软绵绵的挂在马场身上,马场单手扶着林的屁股持续抽插,湿滑的身体根本抓不住,林一次次落在马场的阴茎上,爽得眼角都溢出眼泪。

  “马场……马场……别……”

  “林林……你真棒……你的身体里……又热又软……我想死在你身体里……”

  “嗯……”林凑过来用双唇堵住马场的嘴。

  “林?”

  “不要说死……”

  马场愣了一下,随即更加猛烈的侵犯,就想要把林拆骨入腹。

  “我不会死……我会一直陪着你……我爱你……”马场说完,就感到对方的后穴紧紧的绞劲自己的阴茎,马场第二次射出来,林也迎接自己第四次高潮。

  马场把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林洗干净,床单上满是精液,已经不能睡了,马场小心的用速干毛巾包住林的宝贝长发,自己躺在窄窄的沙发上,把林放在自己身上,让林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口上。

  听着林在自己怀里的呼吸声,望着丢在门口的牵牛花浴衣。

  突然想起数年前,自己还游离在一个又一个女人之间的时候,那时候有个女人曾对自己说:牵牛花,又叫朝颜花,寓意冷静而永固的爱。

  马场笑了笑,摸着林的耳垂,渐渐睡去。

  今天的博多,依旧是那个有着好吃特产,危机四伏,却能看到美丽朝颜花的博多。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