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人工充值账号被不明原因举报,暂时不能用,请大家选择支付宝人工或是微信直充方式进行充值。等解封后网站会再发公告,因此给大家带来的不便,网站深表歉意!充值认领:2月27日15:39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渴爱·单章完结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19-10-26 21:06      字数:3331
  我总是看不到黑夜的尽头,只不过是淡漠的脸终于变成了沉溺的侧脸。

  祷告都做不到的沉湎,我的世界没有神明的庇佑。

  而我最爱的人根本不相信有神明存在。

  我想,我只是太渴望爱情,最后,疯了。

  人们说爱是伟大的。

  但是亚当和夏娃因为有了爱情而被逐出伊甸。

  那么,爱情究竟可以成全什么?可以摆脱什么?可以放逐什么?可以……拯救什么?

  我爱上沈昌珉,但是他不爱我,他爱金在中。

  我知道他不会爱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那时候只是个孩子,纯真自由不受束缚,拿了最佳演唱奖和大奖进入公司,长相优秀,嗓音优秀,成绩优秀,年龄优秀,连最后的身高优秀都在之后的日子里显现出来。

  Max,他果然是最强的。

  难怪他的FANS在他出道之前就以这个名字命名他的相关网站。

  谁说他的FANS少?只是她们腹黑着,低调着,或者说扮猪吃老虎,只有被吃掉的一刻你才有机会窥见她们的尖牙。 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笑起来就像个天使的他。

  我知道俊秀受到高层的注意已久,我劝说他说服他母亲推荐昌珉加入我们本已敲定的组合;

  我知道李秀满有意捧我出道,我就联络各方前辈帮我给我的这个小团体说好话;

  我知道他无意争名夺利,于是就以在中的厨艺诱惑他。

  只是没想到,他的心也被诱惑了。

  他喜欢温柔的人,作为队长的我却只能板着脸指出他的不足;

  他喜欢简单的人,我却只能为了他的发展而将虚伪的厚黑学研究到底;

  他喜欢美丽的人,我看着在中抽风在一边苦笑,好容易可爱一次却被别人说是装可爱。

  和在中争男人,我实在没有赢的实力。

  更何况人家两个人柔情蜜意,中心CP,站的位置近又都是日系美少年,我有什么资格拆散?

  只是每一次,看到他们就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那样自在的打闹,会很嫉妒。

  我的心,已经老了。

  不堪重负了。

  对昌珉,我一直是畏惧的。

  觉得想要靠近,又觉得很可怕,尤其是那件事以后。

  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当初我的决定到底对不对。只不过,即使要再选一次,我的选择还会是如此吧。

  我被投毒之后不久,在他和我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在他喝得水里下了药,我们做了。

  看着在中决绝的和他分手过来安慰我,看他无果解释却没人理会,看跆拳道黑带的有天一拳打在他脸上。

  我都不后悔,真的,只要有名正言顺和他在一起的机会,我一点都不后悔。

  只是,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胆寒。

  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他要同意有天强迫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不止是因为有天的暴力威胁,还因为,这就是报复我最好的方法。

  在人前他对我无微不至,在FANS看来是最温柔贴心的存在,即使是CP饭也看不出丝毫不妥。甚至更多人觉得我们私下的更加亲密。

  只是这都是他做给FANS和有天他们看得。

  其实我想说:

  昌珉啊,要是我们去角逐奥斯卡,那些老外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他会打我,用看不见伤口的针扎我的指尖,或者用烟头烧我脚底让我几乎站不起来。

  他骂我贱,看我的眼神都是鄙夷,因为我用这样卑鄙的方法博取同情,用这样恶劣的手段拆散了他和他爱着的人。

  最刻薄的字眼,最让人无地自容的措辞,高材生就是高材生,我的尊严在他的嘲弄下一点点剥落。

  我觉得,我会疯掉。

  灵魂和肉体是分开的,在镜头前我们示好,我们亲热,我们就像是兄弟手足。

  但在只有我和他的时候,我是他发泄怒火和欲望的工具。

  不是同伴,不是队友,甚至不是人类,只是……工具。

  我们带着名为“虚伪”的面具,一路走来,自尊逐渐磨平。

  我相信他会回心转意,我是那么那么笃定,只要我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关心他,包容他,放任他,终有一日他会喜欢我的。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我这样告诉自己,忍受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卑微的祈求他的回应,就是他根本没有回头。

  直到,他开始交女朋友。

  我慌了神,我不是女人,很多事情无法和女人争取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去找有天,我请他帮我,帮我去勾引那个女孩,我知道自己很坏很坏,但是我不能看着昌珉去拥抱我以外的人。

  他可以不对我笑,但是我想独享他的怀抱。

  有天看着我,很久。

  问我,你知不知道喜欢你很多年了?你知不知道你和沈昌珉在一起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他?你知不知道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为你去死?可是为什么,你爱的还是那个沈昌珉呢?

  我也不知道啊,有天。我就是爱他,人一生不是要遇到很多劫难吗?我想他就是我躲不过的劫难吧。

  无法逃避,不能后撤,即使卑鄙也必须这样下去。

  我爱他啊,那有什么办法?

  那个女人和昌珉分手那天,昌珉喝醉了回来,我扶他进房间,帮他脱掉一身酒气的衣服。却被他按倒在床上,大声质问我,你够了吗?!你这个变态!连个女人不放过!你想要什么?你说啊?我的身体?我的脸?还是我的嗓子?

  他狠狠的打我的脸,用棒球棍打我,然后把我扔在地上扒光我发泄欲望。

  我觉得我在挑战人类忍耐的极限了。

  我快要不行了。

  有一根弦横在我的脑子里,随时都会断掉。

  我站在他身边,几乎不敢出气,也许一呼一吸那根弦就会断,我的世界就会崩塌。 我看看化验单,抬头问有天,他们知道吗?

  有天摇摇头,眼里升腾着水汽,一把抱住我哭了。

  我呆呆的任他抱着,我欠他太多了,而现在我无力偿还了。

  可是,昌珉要怎么办?我的昌珉要怎么办?

  我死了,他要怎么办?

  想想,自己却笑了。

  我死了,他就自由了。不是吗?

  三年前我终于攒够了钱,却没有把自己从SM买出来,而是买出了昌珉的合约,把他赚的钱攒起来,就像一个小妇人一样受着老公的钱。

  我想只要我十年的合同到期我们就都自由了,没有束缚可以去任何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哪里都是天堂。

  可是……偏偏是骨癌。

  深入骨髓的,癌症。

  医生说锯掉了腿有可能保住命。

  但是我还想和你站在台上,我还想和你一起跳舞,我还想和你笑着唱歌,一个没有双腿的舞者,没有用。

  我求有天帮我从香港的医院带出去,我求他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们在日本,在韩国,在中国,照常的吃饭、打闹。

  我看着在中,看着俊秀,看着一直关注我的有天,看着冷冷凝视我的你。

  都觉得很幸福,最起码,最后的日子里,你还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可是,我又错了。

  看到在中慌乱的下床找衣服,沈昌珉只是坐在床上点了根烟,我看着我最喜欢的他的侧脸,茫然不知所措。

  原来我也是会嫉妒的,你给了我那么多伤害,不给我一丝真心,连身体也在持续背叛。

  那我是什么?那我的付出还有什么意义?

  多久了?

  在中走后,我冷冷的问。

  一直没有断过,一直。

  他回答,吐着烟圈,嘲弄的笑容在烟雾里冷漠而邪恶。

  我想,完了,我是罪人了,我把天使改造成恶魔了。

  所以现在遭报应了,变成恶魔的天使来报复我了。

  于是我走了,到了这个地步除了走还能怎么样?

  我已经是恶人了,我早已没有脸面留在这里了。

  我伤了在中,我负了有天,我改造了昌珉。

  我付了大笔的违约金,然后在离开的船上死掉了那张桎梏了昌珉十年的卖身契。

  我想有天已经告诉他了,他现在自由了。

  没有我,没有公司,他还有人气,还有他最强的才气、嗓音和外貌。无论他去哪里我都不担心。

  因为他最强,最强就是无论在哪里,无论要做什么,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会是最好的,最厉害的。

  我输了感情,我输了自己。到最后才发现,他和我一样,要的,只是自由自在的爱的权利。

  要是他是我弟弟就好了,不爱上他,一辈子疼着他,也好。最起码,比现在好啊。

  我这么想着,却知道,回不去了。

  天堂我是不可能去了,地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能没有脚。

  我看着湛蓝的海水,跳了下去。

  金俊秀站在纯白的十字架前面,沉默许久。慢慢放下手中的白色菊花。

  在中结婚了,是今天,你走以后他酗酒了将近一年,直到朴有天把他从就把拉出来暴打一顿,其实是两个人在打架。然后在中就找了个以前追过他到现在还没死心的丫头娶回家了。

  朴有天……当牧师了。你不能想象吧?那么喜欢流行的人现在每天只有那么一套衣服,我去过他的教堂,他一个人弹琴,很安静很美好。

  我又有了个女儿,要是你还在的话应该让他认你做干爹的,你说女儿比儿子可爱,我就让我妻子又生了一胎,果然啊,女孩真的很可爱。

  你们在这儿,都不寂寞吧?

  是啊,你们陪着彼此,即使要下地狱,也不会寂寞吧?

  金俊秀揉揉眼睛,擦掉眼角的泪痕。

  两个傻瓜啊。你们现在,都幸福了吧?

  十字架左边写着郑允浩,2017年死于溺水。

  十字架右边写着沈昌珉,2017年死于脑癌。

  金俊秀想起朴有天的话,他们一个脑癌一个骨癌却都不想让对方知道,不想让对方担心。为了对方买出了契约,却不知道自己的卖身契早就在对方手里。

  他们只是太相似了,想法一致,做的一致,如此固执,宁可演戏宁可被误会,也要对方活得自由。

  我们最渴望的爱情啊,到头来却是让我们绝望而死的砒霜。

作者有话说:

中二期作品,双死结局,被禁,于是留个底稿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