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2. 送卿衣撩君心(副標:錢包空,為師來吃土#)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10-09 10:00      字数:2761
  藏劍山莊位處杭州斷橋一帶,僅需從揚州城搭船便可抵達。比起七秀的明媚春色,藏劍的風光別有一份清靈,其弟子多為豪貴世家,故又更為氣派,從掃地僕役、入門弟子至五位掌門的穿著便可見一斑,若以一語以概之的話,便是——滿城盡帶黃金甲。

  「蔥花哥說那沐家製衣手藝極好,唔呃……應該沒問題吧?」

  下了船後,兩人共騎一匹馬來到山莊入口。苗貝兒囧囧有神地打量這遍地黃金人,彷彿整山莊人的審美觀只剩金黃色,令他著實有些擔憂。雖藏劍弟子以多金著稱365娱乐,但如此多到人人皆往身上塗金,連布簾都黃金打造,這根本是暴發戶級別了啊!

  「七秀坊不也清一色粉紅?」傳泰伊指他五十步笑一百步。

  「對啊,所以我也不找秀坊姊姊幫你做衣服呀,男子漢大丈夫,當然還是要穿得氣魄些才好。」苗貝兒說得理直氣壯。

  傳泰伊無語打量這位少俠的七秀招牌紅紗舞衣,已不知如何吐槽,這貨根本奇葩啊。他見苗貝兒仍憂心忡忡地皺著眉,便勸道:「不放心就別去了,我穿這樣也無不妥,何須添置新衣?」

  苗貝兒立馬堅決道:「當然須,我徒兒現在可是大俠呢,人又長得帥,不好好打扮豈不浪費?」

  「你真覺我好看?」被心上人稱讚,傳泰伊欣喜地摟緊他,心中柔情無限。

  「對呀。」苗貝兒回頭欣賞了會帥徒兒的俊臉,嗯嗯,二師父說得真對,收徒首要關鍵就是要看臉,臉好就能好運來,瞧他自從收了泰伊徒兒後,就天天都有美食吃,日子過得快活極了!

  於是,傳泰伊心情好了一天。幸好他不知那吃貨心思,否則,摟人的手又要改掐脖子了。

  在門口報上來意後,招待弟子很快就帶他們來到一處臨湖空地,便見一位絨黃衣袍的蘿莉小姑娘正一手重劍一手輕劍地交互揮舞,瞧她身形雖嬌小玲瓏,卻意外孔武有力,教人印象深刻。從她身後望去,正是一棟矗立湖心的華樓,連接岸邊的蜿蜒迴廊畫過湖面,宛如一條仙龍躍波騰行,在此湖光水色中練功,也是種意境。

  這位年約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正是邵匆化提及的製衣世家千金小姐——沐為靄。

  說起藏劍山莊的人,江湖對他們的形容詞只有一個字:「二」,中二的二,男的稱二少,女的稱二小姐。原因無他,就是藏劍多出二貨,老愛沒事甩著重劍學陀螺四處轉圈,並樂顛自稱「轉風車」,此招破壞力極強,不分敵友皆受牽連,敵人被轉得噴血連連,隊友也眼花繚亂飽受視覺傷害,加上那身炫富似穿金戴玉的行頭,著實讓不少人白眼翻不停,順帶送他們「小黃雞」稱號。

  因此,當他們聽到邵匆化介紹的朋友是位藏劍小姑娘時,不免有幾分擔憂,怕這沐家小千金也會是個二小姐。

  「啊,你們一定就是蔥花哥的朋友了。」沐為靄見著來人,立刻收起兩把劍,搖搖晃晃地奔過來,滿是汗水的微紅小臉上有雙不輸給苗貝兒的水汪汪大眼,嬌嫩嗓音如糯米般軟嚅,真是個怎麼看怎麼惹人疼的小姑娘。

  「對呀對呀,我們就是蔥花哥的朋友,你也是嗎?」苗貝兒不知缺哪根筋,問了廢話。

  豈知,沐為靄竟認真點頭,驚喜道:「嗯嗯,我也是蔥花哥的朋友呢,好巧喔!」

  苗貝兒便大喜相見歡,「哇,沒想到我們都認識蔥花哥,世界真是小呀!」

  「我也覺得呢,否則我們也不會都認識蔥花哥了。」

  「真的耶!」

  這什麼沒營養的對話?傳泰伊真心無語。

  事實證明,這沐為靄不是什麼二小姐,就只是個小天然呆。

  ღ    ღ    ღ

  沐家乃一揚州大戶,其布莊生意在江南一帶頗具聲譽,並設有多家分店,這藏劍山莊外便有一家,正是沐家特別為於藏劍學藝的小女兒經營的。

  而兩人之所以大老遠從揚州城搭船來杭州,按邵匆化的說法是,揚州本店因地段繁華價格貴,故建議由沐家小千金帶他們去分店消費,可享優渥折扣。果真是有爹娘的孩子是個寶,有富豪爹娘的孩子更是無價之寶。

  不過,即使有沐為靄的人情折扣,自小沒爹沒娘的苗貝兒,在外開銷都靠替人任務打工來抵,雖有二師父墨夏浀關照與無名夫子不時資助,但近兩年下來,也才攢那麼點積蓄,自然買不起太高檔的服飾。於是,他挑來挑去,花了好半天時間,才終於替愛徒選了個還算滿意的造型。

  「折扣後,共六千八百文,需先付一半定金,貨到後再付清餘款即可。」

  布莊分行管事算了算,丟出令傳泰伊皺眉的數字。他見苗貝兒二話不說就要把整袋錢拍上去,便連忙拉住人,「你存得不易,別花在我身上。」

  「師父照顧徒兒天經地義,徒兒莫再勸了。」苗貝兒堅持把錢付了,嘴裡還不住碎唸:「你每天幫人看病還不收錢呢,跑任務的酬勞也都花在食材和藥材上,衣服破了又破都不捨得換,你那舊袍子啊,我都補到沒得再補了,不如乾脆買件耐用又好看的新衣,省得我老是幫你補到手痠。」

  秀坊姑娘個個都是女紅好手,秀坊男兒在此薰陶下亦有雙巧手,故比起手藝殘障的傳泰伊,苗貝兒可說是刺繡縫紉樣樣行。因此,兩男兒出門在外闖蕩,這縫衣補洞的工作便交給了苗貝兒。

  傳泰伊聞言,想起小傢伙每回幫他補完衣袍都甩著手喊累,便也心疼了,也罷,往後他試著抬高任務酬勞吧。

  「原來大哥哥跟蔥花哥一樣,也是大夫嗎?」沐為靄又是驚見巧合的興奮之情。

  苗貝兒立刻點頭道:「嗯嗯,我徒兒跟蔥花哥一樣,都是萬花弟子喔。」

  這布裝管事估計是個老江湖,他一聽對話,便瞇起眼上下打量傳泰伊的一身清冷儒雅,特別是繫於腰間的丹青墨筆,再看了眼一旁的苗貝兒,便詫異道:「聽聞有一萬花俠醫四處為窮困者治病卻未收分文,又同一七秀少俠救無數百姓於狼牙毒手卻未曾留名,莫非閣下就是不語公子?」

  「對呀對呀,伯伯真厲害,一眼就看出我徒兒的俠骨豪氣!」苗貝兒立刻驕傲地挺起小胸膛,好似被稱讚的正是自己。

  傳泰伊卻是沈默了,他剷奸除惡不留名,只是不願因身世惹來是非連累苗貝兒,為貧困義診,亦是出於上一代造孽的贖罪心態,這般被加諸俠義之名,實在心虛。

  然而,對不知情的旁人來說,也只當他謙虛而沈默,故管事越加敬佩地拱手道:「沒想到在下今日能一睹不語公子面貌,實在三生有幸……」

  一番恭維後,管事又接著說:「咱沐家有個規定,國難當前,若遇行365娱乐俠義者,必奉為上賓盡心招待,不得收取額外費用,所以,這訂單只需成本價即可。」

  「咦?我們只要付布料錢就好了嗎?」苗貝兒訝異地接過管事遞回來的錢袋,見對方點頭肯定,便歡喜地撲抱傳泰伊高呼:「喔耶!我徒兒帥就是不一樣!」

  傳泰伊微愣地望向苗貝兒,亦頗感意外。若要追根究底,每次突襲狼牙敵營或勇闖邪教救人皆非他本意,往往都是苗貝兒嚷嚷慫恿或執意而為所致,真要說行365娱乐俠義者,其實應歸苗貝兒才對,為何小傢伙卻從未有意識,甚至把這些榮耀歸於他?

  『只要有我在,誰都沒資格欺負你。』

  當時他們在洛道重逢後,苗貝兒這般對他信誓旦旦,難道這便是小傢伙的計畫?猜及這點,傳泰伊越是動容了。

  這時,沐為靄疑惑偏頭問:「哎?源伯,我們家有這規矩啊,我怎麼不知道呀?」

  源伯摸摸她的頭,睿智的眼眸滿是憐憫,「老爺沒讓小姐操心生意是有原因的。」

  於是,天然呆的沐為靄感動了,「原來如此,爹爹真好。」

  常腦缺的苗貝兒也感動了,「哇啊,沐伯父真是好爹爹,小靄真幸福。」

  傳泰伊再次無語,倘若他們往後有機會開店做生意,也絕不能讓小傢伙插手!

作者有话说:

by 喵芭渴死姬 / 10.13.2016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