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借酒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12-02 21:14      字数:3057
  之后纪凝满脑子都回荡着“景平哥哥”、“长得很像”这些话语。

  他从没有将韦胜与西楼那夜从纪思远口中跑出的“景平哥哥”联系在一起过,因为在纪思远最初跟他袒露的过去里,韦胜好像只是个无关轻重的角色,比起他,纪思远似乎要更加看重和在意周疏。

  而现在,韦扬却突然告诉自己,纪思远一直以来遮遮掩掩的心上人,原来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那么一切或许都解释得通了。

  为什么纪思远会放弃前途去救周疏,为什么纪思远在西楼那夜会因为酒意错把自己当做“景平哥哥”,为什么纪思远……会对自己那么好。

  辞别了韦扬,纪凝一路走回宫里,韦胜亲自带着他好好将皇宫转了转,问他以后想要住在哪个宫殿,然后还在同他说着自己日后的打算,让他先等几年,之后自己一定会让他和纪思远搬去东宫。纪凝兴致平平,只忍不住去打量端详韦胜的脸。

  真的很像吗?真的分不清谁是谁吗?透过韦胜带着纹路的脸,纪凝找不到答案,也不敢去想那个答案。

  他生怕自己这些日子来得到的一切都是假的,生怕纪思远喜欢的人从来不是自己。

  韦胜说了什么,纪凝没有怎么听得进去,直到韦胜询问他是不是因为赐婚的事情高兴过了头,所以才如此心不在焉的时候,纪凝才朝韦胜开了口,表示自己今天有些累,想要出宫回家。

  韦胜没再拦他,嘱咐他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尽管朝自己说,不要藏着掖着。

  纪凝应了下来,带着韦胜配给他的仪鸾司侍卫林杜离了宫,没有坐马车,而是直接走路回了纪府。他想让给自己多一点时间,好好想一想。

  路走了一半,他又突然停了脚步,不清楚自己现在急着回去到底有什么用,究竟是能质问纪思远到底爱不爱自己,还是能做些别的。

  纪思远月份大了,连应付日常生活都已经很吃力,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去质问他父亲的事情。

  他终于冷静了下来,转身朝雅意阁的方向走去。他答应了晚上要给纪思远带喜欢的饭菜回去,无论如何,得说到做到才是。

  纪凝想起儿时自己和纪思远走南闯北的岁月。他在江南长大,喜吃清淡甜食,但到了塞北,当地人口味偏咸又多食牛羊肉,一开始吃个新奇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日子久了就会开始闹着想吃家乡的饭菜。纪思远见他不愿意吃饭,也开始心疼,连夜朝钱塘送信,雇来了一个当地的厨子过来专门给纪凝做菜。

  纪凝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无论如何,义父对自己的疼宠是真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让自己吃过一点的苦,桩桩件件的事情几乎是有求必应。

  那义父答应和我在一起,会不会也是因为对我的疼爱?

  想到这里,纪凝的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会不会义父只是为了满足我的愿望,才答应和我在一起的?他会不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想着的人一直是我的父亲?

  我爹已经去世了很多年,父亲身边一直没人,义父与父亲也算得上青梅竹马,或许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两个早都走到了一起。是不是我横在了他们之间,挡住了义父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姻缘?

  纪凝尚且清清楚楚地记得,加冠那日,雅意阁的厢房里,纪思远笑嘻嘻地朝自己讲的话。

  “我这辈子注定为情所困,和喜欢的人远隔山川不得相见。”

  现在想来,他花了十几年,终于养大了意中人的孩子,终于有机会重新回到意中人身边的时候,却被一场醉酒打乱了人生。

  纪凝胡思乱想着走进了雅意阁的门。

  开春的时候纪凝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店小二还记得他,笑呵呵地赶过来招呼:“哟,纪少爷可是许久没来了,听说您金榜题名,这小半年定是春风得意的。”

  纪凝摇摇头,心说,若是没有我那便宜叔叔多说的一句话,我倒勉强可以算得上一个春风得意,只可惜……有些事情,不知道的时候想要知道,知道以后却发觉——不如不知道。

  “我来打包一些水晶鲙带回家去,再给我做些你们卖的好的菜。”小二见纪凝心情不佳,便也不再同他叙旧,又笑呵呵地说了声“好咧”,领着他去了一间雅致的厢房等待,然后小跑着去了后厨。

  林杜第一天被派来做纪凝的护卫,对纪凝的习惯性格都不了解,也不太敢和他讲话,木头似的杵在纪凝的身侧。

  纪凝朝他招了下手,说:“坐吧。”林杜便老老实实地坐在了纪凝的对面,但不敢直视纪凝的面容,只能垂着眸子盯着上过漆的木桌。

  雅意阁的掌柜的听说纪凝今日过来,让人给送了坛子酒过来。

  “这酒叫灵麓,是店里新请的酿酒师酿的,纪少爷先尝尝看,若是喜欢,我让人给府上送几坛子过去。”

  纪凝盯着酒杯里水似的透明液体,没有拒绝,仰头把酒水饮了下去,问道:“还有大点的杯子吗?给我酒碗也行。”

  伙计听了立刻给他拿来了两个海碗。

  辛辣的酒水下肚,纪凝觉得全身都烧了起来,五脏六腑似是在沸腾,可是头脑却清醒了很多。

  自己和纪思远都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断断没有再分开的道理。纪思远喜欢自己也好,喜欢韦胜也罢,都已经不能再和韦胜走到一起了,与其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破坏了纪思远的姻缘,倒不如想办法让他真真正正的喜欢上自己。

  可是……

  纪凝看了一眼清澈酒水里倒映出的自己,一阵恍惚。我和父亲长得这么像,怎么才能让义父彻彻底底得忘记父亲呢?

  林杜一直坐在纪凝对面,看着他一海碗一海碗地将酒喝了下去,他不知道纪凝的酒量如何,但却没办法再继续听之任之,于是单手夺过了纪凝手中的碗:“殿下,不能再喝了。”

  “林杜啊。”纪凝没再坚持,瘫软地趴在了桌子上,脸颊处堆着红云,“你可听说过,古人说今宵有酒今宵醉。刘伶亦有言,醉后何妨死便埋……你说,容我一醉又有何妨呢?”

  醉酒的美人也是美人,一双迷离的眸子望向林杜的时候,林杜忍不住红了脸,随后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了眼前人的身份,叹了口气:“殿下您又是何必?”

  纪凝没有理会他的疑问,手指沿着自己的眉梢一路划到嘴角,问道:“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法子……可,可以永远地改变人的容貌?”

  “这……”林杜想了想,慎重地说道,“臣听说过,苗疆有一座巫医谷,巫医谷里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大夫唤做巫医玄,他可以把人完完全全地变成另外一个人,不过过程极其痛苦,而且要花费很多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地恢复。”

  “巫医玄?”纪凝笑了,“好,我记得了,巫医玄!”

  “不过……巫医谷避世多年,从来没有人找到过入口。”林杜不安地说道。

  这时纪凝打包的饭菜已经备好,两人也不再耽搁,纪凝起身打算离开,却因为喝了太多酒,一站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

  林杜紧张地将人扶起,叫了雅意阁的一个伙计帮忙,两个人一起把纪凝扶上了雅意阁给准备的马车,把人送回了纪府。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纪府里头,纪思远坐立不安地等着纪凝,担心他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如今殿下的身份尊贵,谁敢对他怎么样?”半夏安慰他道。

  纪思远摇摇头:“正因为他的身份,我才更担心他。”京城里的暗处还藏着对皇位有所觊觎的人,难保他得知了纪凝的皇子身份后不起歹心,冒险对纪凝下手。

  “算了,我出去看看。”纪思远扶着后腰起身去拿自己的斗篷,打算出门去寻纪凝。

  半夏拦不住他,只能跟在后面着急。

  刚刚走到廊下,夜空里就飘起了雪。

  “老爷,下雪了,还是再等等吧,殿下不是说要去雅意阁给您带饭菜回来的吗,兴许是耽搁了。”说话间,前院就吵闹了起来,有小厮过来回话,说纪凝回来了。

  纪思远这才松了口气,披着斗篷去了前院。

  纪凝喝得烂醉,见了纪思远就往人身上一偎,贴着他隆起的肚子,闻了闻眼前人身上的气味,傻笑起来。林杜唯恐纪凝不小心压到纪思远的肚子,忙上前去搀扶他。

  “怎么喝得这样醉?”纪思远问。

  林杜不知道前因后果,只道:“回副使,属下不知,只是今日从宫里出来,殿下就不太痛快,到了雅意阁里头掌柜的送了酒,便喝了起来。属下不熟悉殿下酒量,没有及时拦住。”

  “不怪你,你先去休息吧。”纪思远让人给了林杜一些赏钱,让他去了后面厢房。

  纪凝还搂着纪思远,嘴里时不时发出了几声呓语,纪思远没听清,将耳朵靠在了纪凝的唇边,终于听到了纪凝在说什么。

  他反反复复说的都是一句话。

  “义父,你真的喜欢我吗?”

作者有话说:

我回来了……之后不出意外应该隔日更。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