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二章
作者:萧瑶      更新:2019-08-28 17:34      字数:1941
  抵抗派头目JWD419,曾用名张大川,男,32岁,无伴侣,职业:商场职员。

  勤务兵把地址和调查对象的资料一起发给了AGR673。

  张大川住的地方与AGR673住的地方相距甚远,老旧的楼房被加固过,外表丑陋不堪,楼梯也残破不堪,一些台阶已经碎掉了,最窄的地方只有原来一半的宽度。AGR673走上去,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这钢筋水泥组成的建筑,看上去是如此脆弱,好像每个大幅度的动作都会让这栋楼颤抖。

  张大川的家只有一室一厅,装修也老旧得很,白色的墙壁有些地方已经受潮脱落了,天花板的一角呈现着黑黄相间的颜色。地板的缝隙很大,卧室门口那里已经变形鼓了起来。

  建设新的建筑物被看做是对资源的大规模使用,在E810区,只有高新区的建筑是最近20年陆续建起来的。其他地方,尤其是住宅,都是上个世纪的房子。这不是个例,在世界的其他地区,甚至有人住着不知道停工多少年的烂尾楼。

  即使这样,房价依旧居高不下,不肯大兴土木,却也不肯让人们住进危楼里。可居住的房屋还是紧俏得很。如今,在眼中,每个合法活着的人都能问心无愧地说,我每天创造的价值要比消耗得多。危楼一旦发生事故,联邦既要收拾那堆破砖烂瓦,又要承担劳动力流失的损失,实在是不合算。

  除了少部分人买的商品房,多数人的住房都是根据职业分配的。普通的商场职员也就只能住在这样破旧的房子里了。

  曾经推行过“虚拟住房”的制度,没有居所的人们在通铺躺下,戴上特殊的VR设备,在虚拟世界里,他们可以拥有可能这辈子都买不起的房子。这样的制度实施了没多久,住在独立居所的人也试图拥有虚拟住房,一方面担忧人民沉迷虚拟世界无法自拔,一方面也因为配套设施跟不上,取消了“虚拟住房”制度。

  警察正在把墙上挂的照片摘下来,除了一些违禁书籍,张大川家里并没有更多的违禁品。他的常用联系人、笔记本和照片成了重点调查对象。

  “等一下,这张让我看一下。”AGR673叫住了正在往档案袋里装照片的红发小警察。

  照片的背景就在劳动广场,上面的两个男人笑得都很开心,左边的人就是张大川,而右边的人,AGR673也认识,那正是新能源开发集团的安保组长。STM42爱玩牌,AGR673被拉去打牌的时候,如果还有别人,那一定是这位安保组长。

  小警察问道:“长官,您认识这个戴帽子的人?”

  “是能源集团的安保组长,我见过几次。”在弄清安保组长与张大川的关系之前,AGR673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可说不认识又显得像故意撇清关系似的。

  小警察的眼睛亮了起来,掏出笔记本,写下了什么。

  AGR673随意走了走,很快就把屋子看遍了。开车回去的路上,他给STM42打了电话,失去一个牌友是件很令人难受的事情。

  “斌,你还记得经常和我们一起打牌的安保组长吗?”

  “我们现在正打牌呢,你找他有事?”

  “昨天被烧死的壮汉是抵抗派的头目,我们在他的家里看到了他和安保组长的合影。”

  “什么?”那端的声音明显地带上了急躁的情绪。

  “别急,也许有误会。为了安全,你先别问他,我马上就去你办公室。”

  “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天真,可我真的觉得他不是那种人。”

  “如果只是误会的话,我保证会在能力范围内帮他。但以防万一,你现在别和他说这件事,房间里只有你们两人,如果他真的是人权派成员,谁知道被当面揭穿之后他会做什么呢?听我的,你接着回去打牌,等我到了再说。”

  不出所料,STM42的确舍不得这位牌友。在AGR673的印象中,安保组长是个很普通的人,人到中年有点谢顶,总吹嘘自己年轻时是个混血帅哥,平日里做一些登记人员、车辆,组织安全防火演练之类的工作,真正涉及到机密的工作,都是由军队方面负责的。AGR673在打牌的时候,还看到安保组长的钱包里夹着一张全家福,作为职业稳定、家庭幸福的中年人,他没理由与抵抗派勾结。

  抵抗派在建立之前就一直存在,鼓吹尊重个人权利,宁愿在短短几十年里让人类灭绝,也不肯接受的统治方式。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抵抗派和都不是最优的选择,可惜温和的派别都被打压得几乎消失了。在过不下去的人倒有不少投奔了抵抗派,还有几十年的好日子过,这辈子活到头了,死了以后谁管下一代的死活。

  一旦抓到抵抗派成员,从来不会手软。基层成员,或者是那些因为不知怎么得罪人了,被诬告成抵抗派的倒霉蛋,在严打时期会被执行死刑,作为典型案例以儆效尤。另一种温和的处理方式也没好多少,他们会去从事最艰苦的劳动,直到全身的骨头都烂在那。

  张大川其实很幸运,像他这样头目级别的成员被捕后,很快会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所有的证件和档案都被回收,成为一个从来不存在的人。审问抵抗派成员的自有独立的调查组管辖,但AGR673也能猜到幽灵们的命运大概是何模样,无非是被撬开嘴巴,吐出更多的人名,在被榨干脑子里的信息之后,像甘蔗渣一样被处理掉了。少数成员被收为己用,如果他们昔日的同党没有让这些成员消失,那么,他们将成为钉入抵抗派内部牢固的楔子。每种命运比较下来,被火焰在几分钟内夺走生命,也不算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