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浪子4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18 18:23      字数:2868
  遵从本心吗?

  可是伊凡弄不清楚自己的本心。

  亚伦有一个观点他很赞同,要么更进一步,要么后退一步,总之,停留在原地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优柔寡断的小副官,生平第一次鼓起勇气做出了决定。

  送别亚伦后,他给裴远发送了讯息。

  “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吧,裴医生,我觉得我还是想找个人好好谈恋爱,然后结婚。”

  发完了他又后悔,因为舍不得和裴远就这么断了。

  和裴远保持关系的这些日子,他大体上还是很开心的。裴远很细心,也有耐心,他们在床上很合拍。如果忽视掉自己对裴远越界的喜欢的话,两人的关系简直可以称为完美。

  他挑不出来裴远的错,所以更加纠结和遗憾。

  裴远那边很快就回了消息:“你才多大,就想着安安稳稳地定下来了。往后的岁月那么长,不玩尽兴就和别人结婚,以后会后悔的。”

  伊凡没有回应裴远,因为裴远的话代表了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想法。

  AO间的标记一旦形成,就只有通过副作用极大的手术才能消除。

  人类的寿命延长到了古地球时期的三倍,岁月就显得更加漫长,大多数人都是一百岁之后才开始考虑成家的事情,在那之前,都是在肆意地享受着罗曼蒂克式的恋爱关系。

  可伊凡并不想要体验那种每隔十多年就更换一次伴侣的生活,因为他恐惧着与陌生人相处,也厌倦着与人一次又一次地相识、相恋、分手的这种轮回似的过程。

  裴远又接连发来了很多消息,伊凡都没有回。接着他拨打了几次通讯,都被拒绝了。

  回到单身公寓后,伊凡还是没忍心,接了裴远的通讯。

  投影的另一头灯红酒绿,裴远躲在厕所,焦急地问伊凡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又在酒吧,而且大概率在和某个人调情。

  伊凡很失望,看着裴远的脸,说:“裴医生,咱们好聚好散吧。”

  “为什么?你有喜欢的人了?”裴远问。

  伊凡抿抿嘴:“以后会有的。”

  裴远:“现在不是还没有?我们的关系没有出什么问题,也不会影响你遇到爱情,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想要终止它呢?”

  因为我不小心爱上了你,所以我们的关系就成为了我身体里生长的一根骨刺,拔掉了会流血,不拔会疼。

  我是个军人,我不害怕流血,却讨厌钝刀子杀人一般的旷日持久的疼痛。

  投影的对面传来了敲击门板的声音。

  伊凡听到裴远那边有人在喊:“裴先生,别躲了,快出来,大家都等你了。”

  接着,美人巧笑,声如银铃。

  伊凡知道裴远之后会做什么。无非是喝酒、玩耍、寻欢作乐,午夜之前寻找到一个合眼缘的人,然后去宾馆,胡闹到天亮。这本就是自己遇见他之前,裴远习以为常的人生,甚至自己也是这么认识他的。

  “我们的约定上有写,只要我决定终止关系,那么关系就自动解除了。裴医生,祝你找到一个比我更合适的炮.友。以后我们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就不要再联系了。”

  通讯被强硬地掐断,投影里的红发青年消失在了裴远的眼前。裴远右手握拳,狠狠地朝着厕所隔间的墙板砸去。

  裴远和伊凡的关系,源于一场意外,起于一念冲动。

  伊凡是特别的。

  在遇到伊凡之前,裴远从没想过和某个人有一段固定的关系。

  可裴远也不想为了一只鸟放弃掉整个林子。

  他走出厕所隔间,在洗手池用冷水仔仔细细地把泛红的骨节洗了一遍又一遍。

  酒吧里的聚会还在进行着。

  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凑成一团,拿着酒瓶与台上的舞者一同狂欢。

  裴远凑了上去,搂住了一个Beta。

  “今晚我陪你怎么样?”他闻着Beta喷在身上的浓郁香水,很甜,不带一点的侵略性。

  Beta青年笑着将手里的酒瓶递给裴远:“我们去哪儿?帅哥。”

  裴远将酒瓶随手扔在卡座上,将Beta青年环在怀中,吻了吻他的脖子:“就近原则吧,我不差钱。”

  他带着一夜.情的对象进了酒店的套房,轻车熟路又恍如隔世。

  原来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这样过了。

  裴远将人扑倒在沙发上,亲吻,揉搓,却在解开对方衣服的时候,停下了动作。

  “突然想起来今天我还有事,算了吧。”裴远理着衣服,朝青年说,“房间留给你,现在还不晚,你还能回去找人。”

  Beta青年不满地小声嘟哝了一句,但没办法让裴远留下来。

  裴远恍惚地走在霓虹闪烁的街头。

  没能做到最后,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了反应。

  闻不到已经习惯的信息素味道,他没办法给出反应。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最后停在了公园沿湖的长椅上,点了根烟。

  烟雾缭绕中,他开始想念伊凡。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Alpha,准确地说,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什么人。

  他无意识地抽着烟,一根又一根,直到公园的管理人把他赶出了园子。

  但他在漫天的星光下,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如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只鸟,要整片林子又有什么用?

  裴远给伊凡拨了通讯,却发现自己被拉入了黑名单。

  十点多钟,还不算太晚。裴远叫了一辆出租,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家,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针管,随后驾车去了伊凡的公寓。

  他很心急,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心急什么。伊凡总不会跑了。

  伊凡不是一个狠心决绝的人,见面三分情,他还是给裴远开了门。

  “裴医生这么晚来做什么?”他已经洗过了澡,信息素掩盖剂完全失效,松木味的Alpha信息素几乎是朝着裴远扑过来的。

  Omega本能地臣服于Alpha的信息素,即便是裴远也无法克服自己的天性,如果这个时候伊凡向他施压,他就只能唯命是从。

  所以,他必须要快。

  “你很想谈恋爱?”裴远说,“大晚上的,你就让我站在门口和你讲话?”

  伊凡把人领进客厅,给他倒了杯水,问:“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想要谈恋爱的话,我也可以和你谈恋爱。”

  伊凡心动了,但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答应对方。

  裴远这样的人,总是耐不住寂寞,一场恋爱,会坚持多久呢?一个月?一年?十年?

  “你不相信我?”裴远问。

  伊凡:“没有,但我不同意,请回吧。”他做出了送客的姿势。

  伊凡并非一个胸无城府的绵羊,能呆在韩思诉的身边这么多年,他有自己的本事。只不过他的上司过于强势,过于风采绝伦,以至于将他映衬得懦弱无能。

  他装模作样起来也很厉害,冷冷地盯着裴远,令裴远感受到了一股威压。

  “为什么?”裴远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克服着本能的恐惧问道,“因为你害怕我会劈腿?会厌倦?会和别人上床?”

  伊凡没有丝毫的动摇,至少表面上没有。

  裴远起身走到伊凡的面前,将他禁锢在沙发上,自己则骑在他的身上,笑了两声:“其实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你可以放下心来。”

  “什么?”

  裴远从口袋里拿出一管针剂:“这个可以让我进入短时的发.情期,只要你标记了我,我就永远没办法离开你,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裴远能给伊凡的最大的安全感。

  伊凡不相信一个浪子可以安分守己,裴远也对自己未来会不会重蹈覆辙而充满着不确定,那倒不如把一切交给信息素来监督。

  “不行……”伊凡看着裴远手中的针剂,摇了摇头,“太早了,我们才认识没有几天,标记你是对我们双方的不负责任。”

  伊凡很感动,也知道这样做确实会有效果,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随随便便地标记一个Omega。

  “那你觉得呢?”裴远把决定权交给了伊凡。

  “我觉得。”伊凡说,“我觉得你可以先学着和我谈恋爱,我们两个人需要相互了解彼此,至于标记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你不怕我中途出轨吗?”裴远问。

  伊凡老实交代:“怕……我怕得要命。但我觉得,或许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好,那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试试……”裴远低头吻了下去。

  眼前的这个人,以后就是他的Alpha了,他也终于成了别人的Omega。

  或许很久之后他们会组成一个家庭,然后领养一个孩子。

  不过他们的家庭或许有些特殊。

  Omega是父亲,Alpha是爸爸。

  番外·浪子 完

作者有话说:

  番外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撒花)。我什么觉得韩思诉和伊凡的组合,很像凤姐和平儿……(扶额)那裴远大概是尤三姐,亚伦是宝钗hhhhh

  还有一个想要补充的(强迫症发言),尼洛和戴维之后的故事我是故意没有交代完的,我想给他们留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有可能戴维未来会死在韩思诉手上,只留下尼洛一个人怀念着爱人生活下去。也可能尼洛会先忍受不了被囚禁的痛苦,在韩思诉找到他们之前死去,让戴维孤独一生。当然也有可能韩思诉永远也找不到两个人的踪迹,两个人相互折磨,当然两个人有可能会慢慢学会怎么爱别人,又也有可能维持着原来的关系。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