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4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19-08-11 20:00      字数:2110
24

  只是程绍钧不是程靳,他不会在意死一个任易的,所以他身边的安保都扑向杜佩,结果,身侧传来“砰”一声枪响,子弹不偏不倚的射进了被安保忽略的程绍钧,中弹那一刻,程绍钧瞬间倒下了,血流了一地。

  看到程绍钧刚才还大喝要抓人,转眼间就倒地不起了,在场不少人都愣住了,杜佩目的达到之后,用枪托砸伤了任易的头,让他老实点。

  程靳已经顾不上程绍钧的伤势,盯着杜佩:“你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杜佩看着在人群里不省人事的程绍钧,“我父亲死在你父母手里,我要他们唯一的儿子陪葬,不算过分吧。”

  “好,我用自己换他。”程靳怕激怒杜佩,会对任易不利。

  “你以为我会跟卫奚一样蠢吗?”杜佩冷笑,“我现在杀不了你,再放了他,你当我蠢吗?”

  “你想怎么办?”程靳直截了当地问。

  还没等杜佩说话,人群外传来卫奚的声音:“姐姐,你是说我蠢吗?”听到卫奚的声音,杜佩没想到程绍钧居然会把他也带来。

  人群向两边退开,卫奚很顺利地走近杜佩,难以置信地质问:“姐姐,当初是你来找我,告诉我,只有你和我是杜家人,我们才是一家人。”

  杜佩冷漠地看着他说:“你会跟我合作还不是因为遗产?跟周唐有什么区别。”

  卫奚强忍着眼泪说:“你觉得我会为了遗产,听你的杀了叶颖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已经许诺给我一大笔资产了。”

  杜佩没想到会在卫奚的口中听到这件事,嘲笑:“她也不过是想稳住你,怕你坏了她的事!”

  “所以你跟她一样是吗?怕我坏了你的事,所以就任凭程绍钧把我抓了,不管我死活了?!”卫奚反过来质问她。

  “是!要不是你的出生,我爸怎么会完全信任你妈,我又怎么会失去所有的东西!你就是个不该出生的人!”杜佩忍不住爆发了几十年的怨气,之前一直在卫奚面前扮演一个关怀的姐姐,内心却无比怨恨眼前这个男人。

  听到杜佩的话,卫奚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杜佩因为被他分神,程靳抓住这个空档,一脚踢飞了杜佩手中的枪,抢过了任易,一把搂进怀里。杜佩被程靳那一脚的冲击,往后踉跄了两步,被程绍钧带来的一名安保直接击毙了,刚才还在冲卫奚发泄的杜佩,身子一软,浑身鲜血,咚的一声砸在地面。

  看到这一幕的卫奚,忽然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像发了疯一般的大笑,边笑边有眼泪流出,程靳递了一个眼神,马上有人去把卫奚控制起来,他这才放下心关心一下程绍钧的情况,江秦表示程绍钧的情况不太好,要马上上岸手术。

  程靳给在场看戏的诸位,请了个罪,表示程家借贵地处理了一些琐事,给大家添麻烦了,以后一定会赔罪的,所以还请大家配合他,把船开回岸边。在场的人都是千年的妖精,心里明白,如今在程家主事的就是眼前这位程靳了,不如借此机会卖个人情,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程绍钧被送进了程家的私人医院,程靳不放心任易的伤,也要让江秦亲自替他查看了伤势,包扎好,才长长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任易轻轻拂过程靳的脸,小声地安慰他:“这点小伤,没事的,不知道程先生怎么样了?”

  “等结果吧,听江秦的话,可能不太妙。”程靳微微皱眉。

  “那程家……”任易的话并未说尽。现在程家一团糟,程家内部已有人虎视眈眈了,如果这时程绍钧突然走了,只怕程靳有些棘手。

  “这些事,你不要操心,我会处理好的”程靳忽然紧紧抱住他,“答应我,以后不能再为我这么冒险了!”

  “好。”任易轻笑出声地答应了。

  还没等到程绍钧的结果,先收到了关于卫奚的检查报告了,医生建议把卫奚送去精神病院看护,担心他会突然发病伤人或自残。程靳对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并没什么感情,就按照医生的意见,给他找了一家看护很严格的精神病院,并派了专人负责照顾他,说是照顾,实则是监视吧,卫奚除非死,否则一辈子都要活在程靳的控制下。卫奚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任易向程靳提到还被关在地下室的周唐,派人去解救一下,程靳有些不耐烦就随便打发人去了,去的人带回来了消息,听到杜佩死在公海,卫奚也发疯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周唐愣了几秒,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道是哭自己的前途还是哭这姐弟俩的命运。

  程靳边听着来人的汇报,边打量着任易的神情,周唐始终是程靳很介意的一个人,虽然知道他跟任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但是任易对周唐的关注,让他很不爽,听完汇报之后,问程靳要怎么处理周唐。程靳转头看向任易,似乎在等他的意思。

  任易喝着秀姨熬了好几个小时的煲汤,笑眯眯地说:“看我干吗?你想怎么做,我都不会管的。”

  程靳明白这是任易告诉他,周唐在他心里并没那么重要,稍稍缓解了一下醋意满满的内心。

  程靳挥了挥手地说:“送他回w城,回家给他父母尽孝吧。”

  任易边喝汤边想,原来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释怀了对周唐的恨意,前世无论他是为了追求名利还是追求卫奚或杜佩,把自己当作了垫脚石,如今地位翻转,他却并不想让周唐以命抵命,因为这一世,他有更多重要的事和人要去在意。

  最后医院给出了程绍钧的结果,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子弹射入了脊椎,导致瘫痪在床,大脑还有些反应,只是睡着的时间比醒着长。看起来也不过是在熬时间了。这几个月程家的动荡,让程家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不安,等到终于安定下来,程宁才表示,自己还是更适合定居在国外,等有时间了再回来。任易知道程宁说这些一方面是让程靳放心自己,绝对不会帮别人对付程靳,另一方面也算是在跟任易告别了,留在程靳身边的任易,也在慢慢褪去原有的天真。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