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34章 牢狱之灾(下)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20-01-05 10:55      字数:3210
  竹筒旋开瞬间,一道黑影急蹿而出!

  还不待淑姜看清是何物,手背已是一疼,再定睛看去,咬在她手背之上的,正是那条青首黑身的修蛇!

  “梓墨姑娘,这……”那狱卒看清是蛇,脸色亦是大变,不知梓墨要干什么。

  梓墨瞥了眼狱卒,悠悠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们看管的是巫僮,可比你们这些凡人有本事,不想办法封了她灵力,到时人跑了你们负责吗?”

  “是是是。”狱卒低头哈腰,同时不住看淑姜,见淑姜手背多了条红线,又不安地搓起手来。

  “放心吧,死不了,有事我担着。”梓墨说罢抬手将竹筒晃了晃,那修蛇又是化作一道黑影,被收入了竹筒中。

  蛇毒入体,淑姜顿觉心血翻腾,浑身燥热难安,心中忽起莫名怒气,恨不得将眼前的东西破坏殆尽。

  “都看好了,一会儿我还要送一个人过来。”

  另一边,梓墨吩咐了一句,又打量了淑姜两眼,见淑姜眼中略略泛起红色,才满意地转身离去。

  “啾啾”,牢门关上不久,黄雀又重新飞入牢房,“阿淑,你怎么了?是修蛇毒?”

  看了眼淑姜手背上的齿印和红线,夕墨立时判断出梓墨方才做了什么。

  淑姜点头,不知怎地,心中竟是翻起一种残虐的欲望,想要将眼前的黄雀扯裂开去。

  “这蛇毒不致命,但却可以借由此毒,对你下咒,影响你心绪,你……现在怎样?”

  淑姜摇着头,别开了视线。

  夕墨退到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冷笑道,“真是物以类聚,她们主仆完全一个德性,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充满了愤怒和毁灭?”

  淑姜点点头,这情绪虽在她心底盘旋,但好在还能克制。

  夕墨思忖了下,又提醒道,“阿淑,你听着,她们现在就是要引动你的怒火,让你做出不可挽回之事,所以,你千万忍住,不可中计。”

  清楚了乔姒的用意,淑姜的理智又恢复了几分,她开始尝试行气,抵抗蛇毒带来的躁动。

  夕墨看着淑姜,抖了抖翅膀,眼珠不时转着,似在沉思什么,口中更不时喃喃道,“这两人究竟要做什么……事情怕是不简单……”

  又过了几刻,牢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很快,狱卒的声音响起,“几位大人,这是……?”

  “梓墨姑娘说,把这人同那个小巫僮关一起。”

  “这……”狱卒的声音听起来颇有些为难,但很快,他又吩咐人开了牢门,夕墨一扑翅膀,躲到了角落。

  “扑通”一声,牢门上方推下一人,那人伏在地上不知死活。

  淑姜抬眼,还没看清牢门外有些什么人,门就被迅速关上落了锁,随即,她又听到狱卒支开看守道,“都去外面守着吧。”

  淑姜心里一沉,不禁害怕起来。

  面前的人呻吟一声,慢慢爬起。

  这是一个极为丑陋的男子,头发稀疏,似乎还得了怪病,头皮和前额上,尽是带着黑紫点的小疙瘩;褴褛衣衫下,露着结了油黑污垢的皮肤,身上的味道,要多难闻,有多难闻。

  男子起了身,茫茫然打量着四周,视线来回转动,最后定在了淑姜身上。

  那视线仿佛是一只手,在淑姜身上触碰,淑姜忍不住缩了缩,男子见淑姜露怯,不由“嘿嘿”笑了一声。

  淑姜屏住了呼吸,脑海一片空白,不敢深想,实际上,她也没法深想。

  以往,日子虽是过得紧巴,可在淑姜的生活里,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父兄待她好自不必说,邻居丘叔把她当半个女儿,南宫括几乎替代了吕奇成了她的兄长,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公子们,也不曾对她有任何轻慢。

  这男子究竟是谁?梓墨为何将他关到这里?梓墨究竟想做什么?

  男子靠着墙坐到了淑姜对面,狭小的牢房,两人之间不足三尺距离,男子的视线始终落在淑姜身上,淑姜越是害怕,他的神情便越是兴奋。

  片刻过后,男子的呼吸莫名加重起来,他忽抬手脱起了衣服,淑姜这才留意到,这个男子没带镣铐。

  淑姜不知眼前这个人究竟要做什么,只觉这么一个男子,先前分明还是人,在衣服退下后,渐渐化作了野兽,很快那男子又伸手开始解腰带……

  男女之事究竟具体是怎样的,淑姜还不懂,却也突然明白了,眼前这个男子要同她做男女之事。

  这样一种似懂非懂的恐惧,彻底摄住了淑姜,她呆呆地看着前方,一具丑陋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她面前,她却全然不知怎么应对……

  耳畔传来只有她能听见的低吼声,是飞熊子牙。

  可正如夕墨所言,子牙除了做她的封印,什么都做不了,这样一只小小兽魂,立在牢房中,徒劳地对着男子嘶吼,那男子却看不见也听不到,亢奋地抖索着身子向淑姜一步步走来。

  淑姜绝望地闭上了眼,与此同时,男子扑了过来……

  下一刻,一声惨叫响彻牢房内外!

  牢房里旋起了狂风,淑姜睁眼,只见男子捂脸倒在地上翻滚,血水从他指缝里汹涌而出。

  是夕墨做的?

  淑姜抬头看去,飞起的黄雀,嘴中竟是叼着一只人眼!

  淑姜身子一阵发软,眼前的场面,比之南宫括剖蛇还要骇人!

  黄雀张嘴扔下了人眼,又是啾了几声,似是在召唤什么,很快墙角蹿出数条黑影,是几只幼猫大小般的老鼠,齐齐扑向男子。

  偏是那男子赤着身子,无处遮挡,立时被咬地皮开肉绽。

  外面的狱卒自顶窗望下,发现情形不对,立时招呼其他守卫,持着武器开了门。

  只是牢房的门才开,一阵黑气便在他们眼前迅速蔓延开来,随即这些人便支持不住,纷纷倒地。

  “还愣着做什么!跑!”

  夕墨嘴角滴血,发出一声尖鸣。

  这一声,唤起了淑姜内心的狂躁,她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恨意,这恨意为身体灌注了力量,也让她暂时战胜了恐惧,她迅速起身爬出牢门,拔腿向外跑去。

  黑雾中,淑姜眼前的人纷纷倒下,淑姜先时还跳着避开,到最后,干脆踩着这些人顺着黑雾蔓延的方向跑去!

  一时间圄所大乱,叫嚷声、铜锣声、脚步声四起。

  就在淑姜即将要跑出去时,迎面忽地亮起一道白光。

  那白光令淑姜有几分熟悉,下一刻,扑面而来的杀气让她明白,是姬发到了。

  寒光贴着淑姜身侧飞过,随即淑姜只觉手上一紧,手腕一疼,镣铐已是被人拉住。

  剑花飞舞间,黑雾尽散,淑姜又看到那张刚毅冷冽的脸。

  “淑姜,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姬发的声音蕴着几分怒气。

  淑姜怎么不记得,姬发让她不要反抗,可是,那样的情形下,她是要如何不反抗?

  心底蹿起暴怒,淑姜不顾疼痛,反手一扯,挣扎起来。

  姬发本就高耸的眉峰,一时敛地更紧了,他绞过链子,彻底制住淑姜,“跟我回去,不要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天际传来一声惊啼,是黄雀的声音,淑姜明白,夕墨是要她逃!

  可力量对比如此悬殊,淑姜是要怎么逃?下一刻,姬发已是毫不留情地拽着她,向牢房走去。

  淑姜绝望地被姬发拖着,心中涌起的羞耻感,更是令她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

  虽然,在牢房里什么也没发生,可是,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她,不能,不能让别人看到牢房里的情景。

  挣扎不过,淑姜终是失去了理智,怀着满腔愤恨,向着姬发的手咬了上去。

  姬发顿了脚步,任由少女狠狠地咬着他的手,他不是不觉痛,而是这一些痛他尚能忍耐,他在等淑姜冷静下来。

  只是姬发全然不知,俯身低头的少女,此刻双目血红一片,那无尽的恨意,竟是逆运灵气,将蛇毒悉数逼入了姬发的伤口。

  见少女死死不松口,姬发叹了口气,手上吐力一震,强迫淑姜松开,随即捞起了淑姜,将她扛在肩头,继续往牢房走去……

  洞开的牢房前,姬发停住了。

  被夕墨妖风暂时扇晕的狱卒、守卫正陆续清醒过来,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爬起。

  “怎么回事?”

  姬发一手扛着淑姜,另一手捏着剑,关节嘎吱作响。

  “启禀公子,是梓墨姑娘命人拿了令牌……”狱卒走到姬发身边说了几个字,突然瞪大了眼睛,再也说不下去了。

  牢房里的男子已然咽气。

  那几只大鼠正趴在男子尸身上啃地欢,窸窸窣窣的啮齿声,听得人头皮发麻,再看其中一只老鼠啃的部位,更是令同为男子的狱卒,隐约也跟着疼了起来。

  “啾啾”又是两声,黄雀鸣叫远远在院中响起。

  “阿淑!”

  南宫括的呼唤令淑姜心头一震,她情不自禁地尖叫一声,“别进来!”

  下一刻,南宫括已是奔了进来,看到牢房里的惨状,也是目瞪口呆,只是呆了一下,他便反应过来,立时上前,将淑姜从姬发肩头抢了下来。

  淑姜此刻眼中的血红,已因蛇毒褪去而淡却,泪水模糊之下,只叫人看着心疼。

  “姬发!”南宫括豁然起身,霎时怒地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你还是人吗!”

  下一刻,南宫括挥拳向姬发后脑勺砸去,姬发竟是没躲开,一个踉跄转身,脸上又是挨了南宫括一记重拳。

  边上的狱卒呆了下,立时反应过来,扑身抱住南宫括,“南宫少主不可!这不关二公子的事!”

  新仇旧恨交织,南宫括哪里还听得进去,挣开狱卒又冲了上去。

  整个圄所再度混乱起来。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