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回 与狼共舞
作者:云埔      更新:2019-04-08 09:32      字数:3001
  001

  阴暗潮湿的囚室

  被吊起的人垂着头,嘴巴被布条堵住,发不出声响,只能细微的漏出压抑的痛苦声。

  霍驰林站在那人跟前,手上拿着一把尖刀,刀光在周围一排昏暗灯光照射下呈现黄色,那是颓败的色彩,掩藏着一股洗刷不净的血腥味。

  霍驰林手起刀落,他动作很利落,半点没有犹豫。他不擅长审人,只热衷杀人,不过抓来了这些犹如跳梁小丑般的共匪,他不介意先玩后宰。

  刀子捅进心窝的时候,被吊起的那人连吭气都没有就垂下了脑袋。

  霍驰林不喜欢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大呼小叫,所以每次虐杀的时候都是悄无声息,犹如他的心思在幽暗之处残忍而不动声色。

  牢房外有了动静,副官许战站了笔挺的军姿,声线没有起伏道:“师座,三十六师已到城外,师长严振霄下了拜帖。”

  霍驰林用布擦拭着刀子,带了一丝疑惑问:“严振霄?他不是一直在南昌吗?怎么跑这来了?”

  “说是换防沿途经过。”

  “妈的,各个换防,却把老子困在这小县城里。”

  霍驰林面上阴晴不定,挥了挥手手,冷笑一声:“让他进城,我到要看看这小子有多春风得意。”

  许战机械般敬了军礼后转身离开。

  他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不高却很消瘦,宽肩窄腰,身体线条很匀称。

  剃了很短的板寸,露出了他深邃的五官,利落干净。只是眼中无光,面沉似水,犹如一具没有生气的提线木偶,而提拉这根线的主人正是霍驰林。

  霍驰林当年救下许战的时候,霍驰林十二岁,许战十岁。在一堆难民里,霍驰林只挑中了许战,理由很简单。许战这人特别适合做条狗,一条有狠劲的狼狗,却能忠心听话。

  事实证明,十多年来许战一直是霍驰林身边的一条狗,派出去做事快、狠、没有感情。

  002

  严振霄坐在车里,手里翻着今日的天津时报,并不介意被关在城外吃闭门羹。

  霍驰林这人脾气性格,严振霄是熟知的。

  当年在陆军军官学校,此人的风评就极差,但是奈何真的有本事,是领兵打战的帅才。如今正是国家动荡之际,如此的人才岂会闲置不用。

  “严师长,霍师长请您进城。”

  严振霄收起手中报纸,脸从车内阴暗中探出,淡笑的看了眼车边站着的许战,极为客气的应道:“有劳许副官了。请上车带路吧。”

  奉清县是个小县城。车子转了三个弯就到了霍驰林临时安置的军指挥部。

  那是一座挺小的院落,排屋细长从头到底也就两个径深。

  霍驰林生活简朴,不喜铺张,身边除了许战和警卫队外,只有一个烧菜的厨子和两个打扫的老妈子。

  因为竖长布局,所以从内院可以一眼到底。许战把严振霄领进大门的时候,霍驰林坐在内院中间椅上,隐匿在阴影处,目不转睛的看。

  严振霄和霍驰林同岁,字然玉,是苏州人。

  江南的水土把严振霄养得玲珑剔透,身形高挑,肤白腿长。

  五官单看没有什么特别,浓眉、鼻子不挺、唇略厚,鼻尖还有一点小痣。但是合在一起却极为耐看,笑起来温润谦逊,在举止投足间,眼神璀璨,连着鼻尖的痣都带着让人怦然心动的意味。

  严振霄抬脚跨进内院的时候,霍驰林站起身,开了口:“严师长许久不见。越发容光焕发。”

  严振霄拱手回礼:“霍师长,恭喜恭喜。”

  霍驰林挑了眉,低声问道:“何喜?”

  严振霄扫了眼四周,笑问道:“可有方便说话处?”

  冷眼看了一会儿严振霄,霍驰林转身就走。

  严振霄悠哉的背手跟在后面。他知道霍驰林是明白了他此行来意。

  003

  严振霄以为霍驰林这里私密的说话处不是卧室就是书房,谁知拐弯往下走,被他一路带进了地下囚牢。

  “说吧,这里除了死人,就你我两个喘气的。”霍驰林站在囚室中央,一脸理所当然口吻说道,丝毫不觉那里不对劲。

  严振霄暗自苦笑,抬眸就看能吊在半空血流一地的死尸。这个霍驰林风评会如此之差还真是有原因的,人情世故大概是被狗吃了。

  开门见山,严振霄也不废话:“我走之前,校长让我给霍师长带个口信。内容如下:水止,重新北伐势在必行,先锋重担,尔可胜任?”

  霍驰林盯着严振霄,半响后问了一句:“那你来做什么?天津本就是张作霖的地盘。”

  “我?”颇为无辜的严振霄双手一摊:“作为霍师长的烟雾弹呀。”

  “校长预计何时动手?”

  “不久之际。”

  “明白了。”霍驰林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眼风扫过严振霄原地不动,随即停下了脚步:“严师长还有事吗?没事我就不留了,我这粗茶淡饭怕招待不周,严师可以去县里酒楼尝尝。”

  即使知道霍驰林缺心眼,见惯各种场面的严振霄都不禁一愣。这家伙这是用完就赶人走?他前前后后,连口水都没喝到,就被送客了?

  好歹送客也是端茶送客啊!

  沉默几秒,严振霄叹了口气,拱手客套了一句:“霍师长客气了。既然任务完成,我就不叨扰了。头次来,县里我自己逛逛吧。”

  “不送。”霍驰林生硬的丢下话,自顾离开。

  004

  奉清县的八升酒馆生意兴隆,在这么一个小县城里也算是不容易的。主要是老板生意做的比较公道,大多冲着价廉而去。

  严振霄走进酒馆的时候,已经是饭点时候。

  严振霄看了眼里面人声鼎沸,思付片刻向店小二问道:“可有也是单人吃饭的客人?不知能不能问一下可否合坐?”

  店小二看着严振霄一派阔公子样子,有些为难,但也知道不能轻易得罪,点头哈腰应道:“客人稍等片刻。容我去问问。”

  店小二去的快,回的也快。带着笑向严振霄点头示意:“客人,有一桌单客愿意,他而且要了一间雅间。不知您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多谢多谢。”

  在店小二的引导下,严振霄走进了雅间。虽说雅间,其实不过是一间四面白墙,狭小空间里摆了一张刷了红漆的桌子,四周摆了三四把椅子的简易房间。

  里头已坐有一人,正在埋头夹菜吃饭。听到声音,只是分神看了眼进来的严振霄,半句没多说,接着吃他的饭。

  严振霄对面而坐,点了两三个家常小菜,让店小二温了壶酒。

  店小二下了单,出了雅间,留下两人,一个接着吃饭,一个沉默不语。

  不用多久,酒菜就被端了上来,小二留下一句:“客人请慢用。”

  待雅间门关上后,一直埋头吃饭的那人却放下了碗筷,抬眼看向了严振霄,轻飘飘来上了两字:“合坐?”

  严振霄脸色悠然,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一口饮尽杯中酒,对上那人探究的眼神,露出了一贯浅笑:“背离。”

  那人收回了目光,悄无声息起身,走到严振霄身边。手臂微抬,手心向内,眼神充满戒备地盯住门口。

  严振霄单指沾酒,在那人手心上写上了五字——保护张作霖。

  005

  公元2018年

  沈凌渊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放下手中资料,闭眼揉了揉眉心。周围一圈东倒西歪,都是熬了几个通宵的重案组同事。

  沈凌渊看着累趴的大伙们,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做这些都是白费功夫,所有的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错的,那个凶手能算当世之人吗?

  三天前柳絮失去了下落,他那通电话并没有换来她的前来,这和当年的约定截然不同,不禁让沈凌渊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中。

  再次点燃了烟,沈凌渊面目在蔓延的烟雾中渐渐模糊,深锁的眉头却越发清晰,是藏不住的心事。

  到底是那个人找到了柳絮,还是一直缠着柳絮的唐糕动了手?亦或是其他人?

  沈凌渊几乎忍不住想要出去寻人,心思百转千回了,又硬生生忍住。如果他去找柳絮,只能是祸上加祸,柳絮藏了那么久,他何尝不是呢。

  在没有抓到那人之前,他沈凌渊是绝对不能暴露身份的。

  如今坐在这里看下毫无用处的东西,沈凌渊犹如困兽,明知外面已经血流漂杵,他却只能假装镇定。

  其实沈凌渊猜测外面的情况只对了一半,柳絮确实死里逃生了一次,不过如今却好吃好喝,活的有些滋润,只因为她逃脱的半路上遇见了一个故人。

  古人云他乡遇故知,柳絮和这个人却是隔世重相逢。柳絮见着那人的时候,犹如见着了鬼,倒是那人镇定自若,似乎早等着柳絮送上门来。

  柳絮啃着鸡腿,只要想到那日依然心有余悸。差点就被人逮到,心窝要被捅个个大窟窿。就在那千钧一发,故人出现,带着当初一贯的阴沉语气:“柳絮,跟我走。”

  搭救之人叫做许战!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