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人工收款异常,请暂时使用微信直充和支付宝人工充值。因此给大家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6、自作孽(四)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5-28 14:48      字数:4510
  夏天的晚上总是来得特别迟,足足七点半了,天空才暗了下来。

  闻人和高寿停好车,手牵手慢腾腾走回家。很多住在燕子胡同里的老人家早早吃完了饭,趁着太阳终于肯回去休息了,纷纷走出家门散步。迎面碰上了夫夫俩,老人家们都笑眯眯地跟两人打招呼,一点也不介意两人的关系。

  这也是高寿越来越喜欢住在燕子胡同的原因,在这里他感觉十分自由。

  “小寿,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殷雪枫夫妇也是散步团队中的一员,看到两人,殷雪枫有些诧异。

  百里睿道,“是在外面吃了饭才回来的吧?”

  高寿顺着百里睿的话点头道,“是啊。”

  殷雪枫点点头,“对了,我问你们个事儿。”

  殷雪枫拉着儿子和闻人走到一旁,低声问,“小灏的阴阳眼,有办法了吗?”

  高寿眨眨眼,有些惊讶,他还以为两人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他们连卫琅和百里灏的关系都接受了,但其实并没有?

  不过这件事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于是转头看向闻人。

  闻人更无辜了,高寿都不上心的事,他更不会上心了,更别提是跟外人有关的事,说句不好听的,其他人的事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啊?

  不过嘛,闻人忽悠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咳嗽一声,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这件事还是比较麻烦,暂时没有什么方法。”

  殷雪枫和百里睿叹了口气,虽然已经在意料中,但还是忍不住失望。

  “百里灏本人不是挺适应的吗?你们担心什么?”闻人歪头,有些不理解地问。

  高寿无语望天。

  百里睿很是无奈地道,“哪怕他再适应,能不看到那些脏东西的话,还是不看到更好。”

  “但他男朋友就是鬼啊。”

  高寿用力拍了一记闻人的后背,笑了笑道,“啊哈哈,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

  殷雪枫看着高寿拖着闻人走,眉心微蹙,幽幽叹了口气。

  百里睿搂着她肩膀,安慰道,“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还是别管了。”

  高寿拉着闻人回到家里,一路吐槽,“我说你就不能说点好的?枫姨他们都这么担心了,你就不能不提卫琅的事?”

  闻人懒洋洋道,“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高寿转头瞪他,“逃避虽然不是办法,但有时候却是最有用的!”

  闻人轻轻哼了一声,很是不赞同。

  “你俩吵什么呢?”重明端着碗走出来,好奇地问,这两人好了这么久,基本都没吵过架,今天居然从楼下吵到楼上?

  “没有吵架。”闻人淡淡道。

  高寿同意,“不过是意见不同而已。”

  重明耸了耸肩,“吃饭了吗?”

  高寿摇头,看了看他的碗,“你碗里的什么?”

  “阳春面。”

  高寿有些无奈,“冰箱里有鸡蛋有火腿还有番茄呢。”

  重明懒洋洋地摆手,“不想麻烦。”

  “阳夏和夜澜呢?”闻人看了看四周,发现少了最聒噪和最沉默的两个人。

  “阳夏等你们等到肚子饿得不行,就干脆绑架了颜曦,两人跑出去吃大餐了,夜澜关店后就跑去找他女儿了。”重明见高寿准备做饭,就把碗放到他面前,道,“你顺便帮我加工一下吧。”

  高寿摆摆手,“行了,出去等吃吧。”

  “你怎么就不约西门出去吃?宁愿在家吃阳春面?”闻人挑眉看着重明,“吵架了?”

  “没有啊,颜曦不是让阳夏给绑架了吗?没人工作了,西门自然要自己顶上啊。”重明一摊手,“话说你们今天一整天干嘛去了?”

  闻人深深叹了口气,“给人当免费劳工呢。”

  “嗯?”重明有些好奇,“是张宏?他是又碰上什么灵异案子了?”

  闻人把案子大概说了一遍,重明听得津津有味,道,“跟我们以前遇到的差不多啊,就是口味重了不止一点半点。哎,你们负责调查哪个案子?”

  “前两天发生的那个跳楼案。”

  “你们怎么不去查另外那些案子呢?那些多有趣啊。”

  闻人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哪里有趣了?又是蛇又是烧死的。”

  重明想了想,问,“我能不能也去凑热闹?”

  闻人望天,“算了吧,他的那些组员都是些什么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你就别去捣乱了,你要真这么闲的话就去接一两个委托回来。”

  重明翻了个白眼。

  就在高寿做好饭准备用餐的时候,张宏的电话来了。

  闻人看着手机一脸的嫌弃,看那样子都想直接把手机给扔了重新买一台了,高寿道,“接吧,我们都上船了,现在才来后悔台迟了。”

  闻人深深叹气,再一次后悔自己怎么尽认识一些损友,边接通电话,开口第一句就是,“张队,现在是下班时间。”

  张宏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警察的上班时间是24小时的。”

  “我不是警察。”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辛苦了,我也没打算让你们加班,放心吧。”张宏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们今天的调查结果。”

  “莫易安是个赌鬼,还是个家暴妻儿的人渣,死有余辜,完毕。”闻人意简言骇地道。

  张宏有些激动地道,“等等,你说什么?莫易安家暴妻儿?真的吗?”

  闻人咀嚼的动作停了停,开了免提,“真的,怎么了?难道你那边的死者也有家暴的情况?”

  “没错!黄弘毅也有家暴史,虽然还没有经过他妻子的亲口确认,不过有知情人已经确认了这件事,所以可信度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这么说的话,这两个案子算是有了共同点了,就是不知道其他案子怎么样了。”高寿道。

  “听说小宝他们那边进展不是很顺利,死者家属不愿意合作。”

  “唔,那其他人呢?”高寿问。

  “暂时还没有联络我们。”张宏忽然啧了一声,道,“算了,明天再重新开会吧。”

  说完,张宏就先挂了电话。

  高寿有些奇怪,“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忽然挂了?”

  闻人耸耸肩,端起饭碗继续吃饭,“更年期吧。”

  ……

  樱海殡仪馆位于樱海市最偏僻的郊区,人迹罕至,周围2公里没有住户、商户,这里是樱海市最最冷清的地方,也是樱海市民最避忌的地方。

  从市区来殡仪馆,公交一天只有6班,尾班车是晚上10点,而且听说班次已经在逐渐减少,因为很多司机都不愿意在晚上开这条线路。

  暖黄的灯光撕破了殡仪馆外浓厚的黑暗,两个人影从车上下来,在空旷的荒地上,像是两个闯进了地狱的无辜者。

  柳絮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建筑物,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啧啧了两声。

  柳青锁好车,问他,“怎么,有什么看法?”

  “就这地理环境,难怪会被称为鬼城。”柳絮道。

  因为殡仪馆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以及它本身已经建馆超过30年了,外表看上去已经比较破旧,加之周围没人烟,所以被戏称为樱海市里的“鬼城”。

  “进去吧。”

  两人走到殡仪馆大门前,发现大门已经紧闭,显然是已经过了营业时间。

  “嘿,还真的关门了?”柳絮拆开一根口香糖塞进嘴里,挑了挑眉道,“这才十点不到。”

  柳青在大门旁边发现了一个门铃,随即按下了门铃。

  电铃的声音在馆内响起,而且从门外都能听到有回音,可想而知殡仪馆内有多空旷。

  按了好几次,门铃响了好几次后,大门那头终于传来了人的声音。

  “谁、谁啊?”

  “我们是警察,麻烦开一下门。”柳青道。

  “警察?这么晚了,警察怎么会来殡仪馆?”那人声音有些颤抖,不相信柳青的话。

  柳絮翻了个白眼,“是不是你打开门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先生,我们真的是警察,有一件案子需要你们的协助,请开一下门好吗?”柳青耐心解释道。

  过了好几分钟,门终于被打开……了一道小口子。

  一只眼睛从门缝里看向柳青柳絮,柳絮嘴角抽了抽,直接拿出自己的证件放到他眼前,“这是我们的证件。”

  确认了两人的身份,那人终于打开了殡仪馆的大门,柳青和柳絮也终于见到了这人的庐山真面目。

  男人长得并不矮,但却一直都微微弯着腰,缩着背,一副唯唯诺诺,很胆小的样子。长相也很普通,没什么特点,眼神有些游移。身上穿着殡仪馆的工作服,衣着还算整齐。

  “你叫什么名字?”柳青问。

  “邵乐天。”

  “今天晚上是你值班?”

  邵乐天道,“我还有古叔。”

  “古叔?他人呢?”

  “在厕所。”

  “能带我们去值班室吗?”

  邵乐天点头,“这边。”

  柳青和柳絮边走边打开手机手电筒,打量着殡仪馆。邵乐天则是边走边偷偷看着两人,似乎是在奇怪为什么他们两人会长得一模一样。

  “你在看什么?”柳絮猝不及防地回头,对上了邵乐天的双眼。

  邵乐天跟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有些手足无措地移开视线,结巴道,“没、没什么。”

  柳絮微微皱眉,看向他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挑眉——这人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柳青同意地点头——好像是不太正常。

  “警察来有什么事啊?”这时,邵乐天忽然怯生生地开口问。

  柳絮想了想,答道,“之前你们这里不是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吗?就那个活生生被绑着推进了焚烧炉,结果被烧剩下一半的那个……”

  “啊!”柳絮还没说完,邵乐天就喊了起来,把没有心理准备的两人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想着自己的身份,柳絮真想一巴掌抽死他,好好的啊什么!

  “那个人……死得好恐怖!”邵乐天一脸惊惧地道。

  柳絮微微挑眉,“你不会当时在现场吧?”

  邵乐天心有余悸地点头,“我当时去看了,那人被烧得只剩下上半身了,表情超恐怖的……好可怕!”

  柳絮和柳青对视一眼,刚想再问,邵乐天忽然朝前面跑去,嘴里喊着,“古叔!有警察来了!”

  柳青柳絮上前,看到了一个大概六十多七十岁的老年人,他同样穿着殡仪馆的工作服,一脸的褶子,眼神倒是很犀利。

  古叔跟两人对视了几秒,将邵乐天往自己身后拉了拉,一脸平淡地问,“请问两位大半夜到这里来有何贵干?”

  柳青柳絮还没开口,邵乐天就抢先答道,“古叔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是来查之前有人被烧一半的那件事的!”

  古叔有些气恼地瞪了邵乐天一眼,“不是问你!闭嘴!”

  邵乐天一脸委屈地缩了回去,柳青咳嗽一声,道,“我们能到值班室里谈吗?”

  古叔板着脸点了点头。

  值班室就在旁边,开着明灯和风扇,桌子上还放着一些零食和书籍漫画,沙发上还放着几件衣服,当中竟然还有内衣,看上去非常有生活气息。

  柳青打量了一下值班室,发现这里竟然还有独立的厨房和厕所,另外还有用来睡觉的房间,说是值班室,但其实更像是一间小型的公寓。

  “你们住在这里?”柳青好奇地问。

  古叔点头,给两人倒了杯水,“对,我这里没什么好茶,你们将就着,喝点白开水吧。”

  柳絮看出古叔不是很愿意跟他们打交道,就打算速战速决,问,“古叔,之前发生的那件烧死人的案子你还有印象吗?”

  “记得,那案子很轰动。”古叔点燃了水烟,慢慢抽着。

  “案发当天,也就是5月18号凌晨,是谁值夜班你还记得吗?”

  “值夜班的一直都是我和小天。”古叔看了两人一眼,道。

  “所以当时发现尸体的人是你们?”柳青确认。

  古叔吸了一口烟,道,“第一发现人是我,小天是后来警察到了才来的。”

  “你好像一直在护着他,为什么?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柳絮好奇地问。

  “你们应该也察觉到了,这孩子的智商有点问题,因为脑子曾经受过伤,所以他的智商永远都只有十岁左右。他是个可怜人,可怜人同情可怜人,所以我才会比较照顾他。但那具尸体确实是我先发现的,你们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行了。”古叔道。

  柳青问,“能说一遍当时的情况吗?”

  “就是我去上厕所,经过焚烧房那边的时候听到了机器运作的声音,走过去一看发现有火光,结果一开灯,就看到了死者。”古叔两三句话就把情况交代完了。

  “你是先听到了机器运作的声音,再看到火光,最后看到的死者?”柳青皱了皱眉问。

  “没错。”

  “烧成那样,死者居然没有叫?”

  古叔敲烟灰的手顿了顿,道,“没有,确实很不可思议,但我的确没有听到任何惨叫声,或者,人声。”

  柳絮侧头问柳青,“我记得死者并没有被封嘴?”

  柳青摇头,脸色有些沉,“没有。”

  “古叔,你在这里工作多少年了?”柳絮问。

  古叔想了想,“大概三十二年了。”

  “三十二……那你知道要把一个人烧成死者那个样子,大概需要多久吗?”柳青问了一个听上去挺变态的问题。

  古叔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这一般都会根据死者的体重来算,轻的当然烧得快一点,重的,脂肪多的自然烧得慢一点。如果是当时那个死者的话,算上当时的火力,我估计得要个七八分钟。”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