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5、自作孽(三)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5-07 21:54      字数:4211
  在闻人和高寿调查案子的时候,张宏等人也都在接触几个案子的相关人员。

  张宏坐在车里翻阅着案子的资料,向文浩开着车。两人正在前往第一个受害者的家中。

  “向队,当时为什么会答应过来特案组?”张宏忽然开口问道。

  向文浩微微一愣,笑了笑,“领导让过来,我还能说不?”

  张宏呵呵一笑,“领导应该也不会这么强硬地要你一定过来吧?”

  向文浩耸耸肩,“领导态度是蛮强硬,我当时也想换个环境,而且听说这边的案子都挺有挑战性的,就过来试试咯。”

  张宏点点头,继续看文件,向文浩忽然转头看他,“张队为什么会这么问?”

  “就是觉得,像你这样的精英,居然会这么听话过来,有点不敢置信而已。”张宏笑了笑。

  “刚才你还没直接回答我呢,对这个案子,你怎么看?”前面是红灯,向文浩停下车,问,“会是鬼做的吗?”

  张宏转头看他,向文浩无辜一笑,“你别这么看我,我们心里都清楚,特案组所处理的这些案子,多多少少都跟某些不科学的力量有关。”

  “也不一定吧。”张宏淡淡反驳了回去,“再说,向队你相信这些鬼神之说?”

  向文浩一耸肩,“有些事情,不是我不相信它就不存在的。黄弘毅老婆就住在前面的小区里。”

  距离黄弘毅过世已经三个月了,再次有警察上门,黄弘毅的妻子宛素心显得有些诧异。

  “两位警官,请喝水。”宛素心有些拘谨地在两人对面坐下,“不知道两位过来,是因为什么?”

  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地问,“是不是弘毅的案子有进展了?”

  “并不是,我们这次过来,是想再重新问一问你,你先生平时真的没有与人交恶吗?”张宏开口问。

  宛素心摇头,“我先生他的医德一向都很好,没有跟患者起过争执,为人也都很厚道,对人很好,周围的邻居朋友和他医院里的同事都可以作证的,所以我是真的想不出来会是谁,对他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案发当天,你先生是正常下班的对吗?”张宏继续问。

  “对,他当天晚上大概是八点多回到家的。”宛素心道。

  “那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为什么出去?”

  宛素心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那天晚上弘毅回来吃了饭之后,就一直在客厅看电视,我就辅导我女儿,她第二天要考试。我记得我女儿复习完睡觉之后,我曾经去过客厅,那时候弘毅还在,我跟他聊了两句,就去睡觉了,那时候,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就是说,十一点之前黄弘毅一直在家,十一点之后你就不知道了?”

  宛素心点点头,“对。”

  张宏点点头,起身在客厅里观察了起来。

  黄弘毅的房子不小,客厅就有四十多平方,布置得很温馨,柜子上放着不少宛素心和女儿的合照,但唯一就是没有黄弘毅的照片。

  “你先生平时没有跟你们拍过照?”张宏觉得有些奇怪,回头问。

  宛素心微微垂下眼,“有,只是我们不想触景生情,所以就……没有放出来。”

  这理由还算合理,张宏没有再继续问,而是转了个话题,“你跟你先生关系怎么样?”

  “我们感情还算不错,但毕竟都结婚十多年了,肯定是不像现在那些小年轻那样,那么恩爱。”宛素心笑了笑。

  “妈,我回来了。”

  大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校服扎着马尾的女生走了进来,一转身看到了向文浩和张宏两个陌生人,顿时警惕了起来。

  “茜茜,这两位是警官,调查你爸爸的案子的。”宛素心赶紧介绍道。

  “警察?”黄茜并没有因为听到两人是警察就放松了警惕,依旧皱着眉盯着两人,走到宛素心面前挡住她问,“两位警官,话问完了吗?问完了能麻烦你们离开吗?我们要吃饭了。”

  “茜茜!”宛素心有些不满地拉了拉女儿的手。

  向文浩看出黄茜对他们的厌恶,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不打扰你们。”

  宛素心对两人歉意地笑笑,“实在是不好意思警官。”

  “没什么。但是现在凶手还没抓到,难保他不会对你们母女下手,所以你们还是小心点比较好,有什么事就去警局找我们。”张宏放下自己的名片。

  “谢谢。”宛素心衷心道谢。

  两人前脚刚离开黄家,后脚黄家的门就“乓”地一声用力关上了。

  两人回头看了看黄家,又对视了一眼,无奈离开。

  “他女儿一向这样?”张宏问。

  向文浩一摊手,“之前这案子不是我负责的,我上哪儿知道去?”

  张宏摸着下巴,“这就奇怪了,为什么黄茜看上去对我们这么大意见?”

  电梯到了,向文浩率先走进去,边道,“我觉得她不是对我们有意见,而是对‘警察’有意见。”

  张宏皱了皱眉,向文浩问,“下面去哪里?”

  “医院。”

  ……

  “茜茜,你刚才那样很没礼貌的知道吗?”宛素心把张宏的名片随手一放,回头教训女儿。

  “妈,我好饿,能不能吃饭啊?”黄茜拉着宛素心的手撒娇道。

  宛素心戳戳她的额头,“你别不当回事儿,以后你要是出来工作还是这态度的话,迟早要被人骂死。”

  黄茜眼神游离,“这都过了多久了,那个人的案子还没破,可见他们的办事能力有多差。”

  “茜茜!”宛素心怒道。

  “干嘛啦?我又没说错。”黄茜翻了个白眼。

  “你爸死得太离奇,而且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仇人,是需要点时间才能破案的。”

  黄茜拿起一颗葡萄,擦了擦放进嘴里,漫不经心地道,“管他破不破得了案,跟我没关系。”

  宛素心瞪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

  市第三人民医院内,一名护士快步走到正在看医生介绍的向文浩和张宏身边,气喘吁吁道,“两位,姜医生的手术结束了,可以见你们了。”

  “好的谢谢。”

  两人跟着护士来到姜医生的办公室,刚刚做完手术的姜医生正在洗手,转头看见两人,微微颔首道,“两位请坐,欣欣,帮我关上门,暂时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好的。”护士带上门出去了。

  姜医生是黄弘毅的同事,跟他相处得比较多,之前黄弘毅出事的时候,姜医生刚好去了国外学习,前两天才刚回来,所以她还没有被警方问过话。

  “两位是为了黄医生的案子来的吧?”姜医生神色淡淡,给两人倒了茶,坐下直入主题问。

  “对,姜医生对黄医生了解有多少?”张宏跟向文浩对视一眼,问。

  姜医生简单明了道,“我和黄弘毅是大学同学,曾经在一起过一年,后来就分开了,再后来相见的时候,他已经结婚了,我们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你要说了解,我对他了解不算太多。但他这个人,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

  张宏感觉有太多点需要问,赶紧道,“我们先一件一件事来,第一,能说一下你们分开的原因吗?”

  姜医生喝了口茶,“是我受不了他的性格,主动提出的分手。”

  “那你跟他老婆熟悉吗?”

  “不熟,我估计他老婆压根就不知道我跟黄弘毅以前曾经有过一段吧。”

  “你跟黄弘毅做过同学,做过情侣,也做过同事,你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在医院里有跟谁交恶吗?”

  姜医生沉默了片刻,反问,“这个问题你问过他老婆吗?”

  “问过,她说没有,黄弘毅人很好,没有跟同事、患者交恶过。”向文浩答道。

  姜医生忽然有些讽刺地笑了笑,“人很好,没有跟同事患者交恶过,但是她可没说,没跟家人交恶啊。”

  张宏和向文浩都愣了愣,“你的意思是,黄弘毅跟他老婆的关系不好?”

  姜医生往椅背靠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不是跟他老婆关系不好,估计是跟他的家人关系都不太好。”

  “你有什么根据?”张宏问。

  姜医生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因为这个同事、患者口中人很好的黄医生,是个家暴男。”

  张宏和向文浩都是一惊,“你……这是真的?”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再去问问他老婆。”

  “你为什么会知道?”张宏眼神复杂地看着她,“难道你也被他打过?”

  姜医生点头,“对,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跟他分手。我不像他老婆,黄弘毅打我第一次的时候,我就果断地提了分手,他老婆……我不知道她是被黄弘毅事后那副内疚心疼得要死的假嘴脸骗了,还是因为有了女儿,竟然忍了他这么多年。家暴这种事,跟出轨一样,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所以一旦出现第一次,就绝对不能容忍,无论怎么样,都必须离开。”

  张宏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搭话,向文浩沉默了片刻,问,“那你觉得,他老婆有没有可能是凶手?”

  姜医生愣了下,一耸肩,伸手拿茶杯,“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他老婆我见过几次,她是属于那种……”

  姜医生歪头想了想,继续道,“比较传统,又比较内向胆小的女人,黄弘毅听说死得挺惨的,我觉得应该不是她做的——起码不是她亲手做的。”

  “你这句话……很值得推敲啊。”张宏双手抱胸看着她。

  “我只是把我自己的感觉说出来而已。”姜医生放下茶杯,问,“两位还有其他问题吗?”

  向文浩和张宏对视一眼,向文浩道,“暂时没有了,不过在案子侦破之前,希望你不要离开樱海市。”

  姜医生点点头,“明白。”

  离开姜医生的办公室,两人跑到医院外面的院子,抽起了烟。

  大概抽掉了半支烟,张宏眯着眼问,“你怎么看?”

  向文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慢慢对着天空喷出一口烟,看着烟在空中消散,才道,“最后的时候她在引导我们,往黄弘毅老婆身上想。”

  “嗯,但这么做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吗?”张宏道。

  “现在还不得而知,总之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向文浩灭了烟,肯定地道。

  “不过她也有线索提供,我们再去找一次宛素心。”

  ……

  张宏和向文浩去而复返,宛素心和黄茜显然很是诧异,黄茜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声,用力放下饭碗道,“两位警官怎么又回来了?”

  宛素心回头瞪了女儿一眼,“茜茜,闭嘴!”

  “两位警官,还有什么事吗?”宛素心打开着门,却没有请两人进去。

  张宏也不介意,开门见山道,“黄太太,你先生是不是曾经家暴过你?”

  在场三人都被他这一个直球给吓了一大跳,向文浩是没想到张宏竟然没有丝毫婉转,直接给了宛素心两个选择:是还是不是。

  宛素心是压根没想到张宏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即愣住了。

  “黄太太?”张宏见宛素心保持着震惊的表情愣在原地,叫了一声。

  宛素心回神,咽了咽嗓子,“我先生已经去世了,请你们不要再诋毁他了。”

  向文浩观察她此时的微表情就知道她在说谎,不由得不解地问,“黄弘毅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宛素心别过脸道,“请你们离开吧,我和我女儿需要休息。”

  说完,宛素心直接就关上了门。

  向文浩和张宏交换了一个眼神——宛素心这态度摆明了就是黄弘毅确实曾经家暴她,而且估计时间不短。

  “为什么会选择维护他呢?人都已经死了。”向文浩想不明白。

  不止向文浩想不明白,就连黄茜也想不明白。

  “妈,你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呢?!那个人确实家暴我们啊!!”

  宛素心摇摇头,“茜茜,你不懂。”

  “我哪里不懂了?他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说出来又能怎么样?你也说了,你爸都已经死了,就算警察和邻居知道了这件事又怎么样?也不能惩罚他了。”宛素心道。

  “起码可以让其他人知道,他平时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但实际上是个可恶的家暴男!让他们都知道,我们平时过得有多痛苦!”

  “茜茜,这对我们没有好处。”宛素心淡淡道。

  黄茜瞪大了双眼,“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宛素心摸摸她的头,“你不需要懂这些,你只需要知道,以后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