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4、自作孽(二)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4-19 15:15      字数:4598
  “永贤在被分到特案组之前是盐洋分局重案三队的副队长,四年多前有一件案子应该震惊了全国,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幼儿园保安强奸虐待7岁小女孩……”

  向文浩还没说完,众人就“啊”一声,停下了脚步,高寿一脸愤愤,“这个案子当然还记得了,听说那小女孩伤得很重,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

  向文浩道,“是几乎失去生育能力,而且我听永贤提起过,那个小女孩已经被装上了人工肛门,其他伤也都已经痊愈,现在已经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

  高寿冷笑一声,“几乎失去和已经失去生育能力有什么分别吗?她当妈妈的可能性已经很微小了,那男人还真是个人渣!”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憎恶,向文浩没有犹豫地点头,“确实是人渣。当时办这个案子的就是重案三队,是永贤亲自带队把凶手抓住的。这案子当时虽然引发了全国的极大关注和舆论,但实际上判决则是脱了足足四年,二审今天才开庭,永贤作为证人之一出席了,之前永贤一直都在期待着那个人渣能够被判个无期,不过现在看来,真是……”

  向文浩失望地摇摇头。

  闻人皱眉问,“行径这么恶劣,为什么只判了3年?这太奇怪了。”

  高寿点头道,“就是啊,对付这种人渣,直接执行死刑都不为过啊。”

  向文浩很无奈地道,“听说凶手认罪态度很好,可能是出于这一点,法官才会轻判了吧。”

  “太便宜他了!”张宏咬牙道。

  “难怪他这么生气了。”柳絮摸着下巴。

  “好了,题外话就说到这里吧,接下来该分头行事了。”张宏叹了口气,拍拍手道。

  闻人有些不爽地斜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那种命令式的口吻很是不爽。

  上了车,闻人啧了一声道,“就不该陪张宏来的,感觉这一趟把我们自己给卖了。”

  高寿其实也有同感,无奈道,“算了,就这个案子而已,完了之后跟张队提提意见就是,我们毕竟不是真的警察。”

  “只能这样了,说起来,我们现在该去哪儿来着?”闻人问。

  高寿一脸无奈,“悦城小区。”

  ……

  因为出了命案,小区里有些人心惶惶,虽然莫易安看似自杀,但死亡时的表情明显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惊恐的东西,因此有不少人都在怀疑,是不是有人把他从楼顶推下去的。

  刘春兰母女也住在悦城小区,因此高寿和闻人第一时间找到她们了解情况。

  “那个案子啊,就跟我昨天跟你们说的一样啊,我什么都没看到,说实话,他大半夜跑到楼顶,别说我住他对楼了,就是住他对面的也不一定知道啊。”刘春兰给两人倒了水,无奈道。

  “我们要问的不是这个。”高寿摆手,“是想知道关于死者莫易安的事,你有没有听邻居说过啊?”

  刘春兰愣了愣,随后坐下认真道,“这个还真的有,我听说这个莫易安啊,嗜赌成性,自己还不外出工作,家里大大小小的开支就靠他老婆一份工资撑着,他还时不时拿钱出去赌,没一次赢过钱的。”

  高寿托着下巴,“跟我爸一样啊,那他老婆孩子不恨死他啊?”

  “那可不,他可比你爸坏多了,听说他老婆恨他入骨,恨不得他快点去死呢。”

  闻人插嘴道,“既然这么恨,为什么不直接离婚呢?”

  刘春兰一摊手,“这当中的理由我们这些外人怎么知道啊。”

  闻人和高寿对视一眼,高寿凑过去贼兮兮地问,“兰姨,你平时就没有在周围邻居那里听说什么吗?”

  刘春兰白了他一眼,“瞧你说的,我是那种闲的没事干整天跟别人聊八卦的人吗?最近店里忙得很,我哪儿有那时间去八卦。你们要真想知道,就去问问死者的老婆不就好了?”

  高寿无奈耸耸肩,“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来到15座23楼,死者莫易安居住的地方。一出电梯,就能看到满地都是纸钱的灰烬,一直延伸到2303门前,看来那里就是莫易安的家了。

  闻人上前按响了门铃,然而等了几分钟都没有人出来开门。闻人又接着按了好几遍,依旧没有人开门。

  高寿看了看时间,“快中午了,怎么还没人在家?”

  这时,电梯门打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拿着菜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两人站在2303门前,愣了一下,随后试探性地问,“你们找谁?”

  高寿赶紧道,“我们找莫太太,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你们是?”女子打量着两人。

  闻人拿出自己的外援证,理直气壮地道,“我们是警察。”

  看到证件,女子似乎放下了戒心,道,“婷婷她回娘家住了。”

  “回娘家去了?那这些纸钱……”闻人用脚撵了撵地上的灰烬。

  “哦那个是今天早上我们给烧的,好歹莫先生跟我们做邻居好几年了,他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应该祭奠他一下的。”女子委婉地道。

  高寿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莫易安死得有些古怪,这层楼的人害怕他会回来害人,所以才会烧点纸钱给他,权当自己心理安慰了。

  “小姐贵姓?”闻人问。

  “我姓李。”

  “李小姐,方便问你几个问题吗?”

  李小姐微微犹豫了几秒,随后点点头。

  “请问你跟莫易安一家认识多久了?”

  “我们家住在这儿已经有快十年了,婷婷她们搬进来的时候好像是五年前?”李小姐回想了一下,道,“大概是五六年前这样子,我一年前结婚了,所以跟他们认识了有四五年这样子。”

  “那在你看来,莫易安是个怎么样的人?”高寿问。

  李小姐犹豫了一下,道,“按理说呢,死者为大,我不应该再说他坏话的,不过,莫易安真的是个人渣!”

  高寿双眼一亮,追问道,“怎么说?”

  “他嗜赌成性!不工作不挣钱,成天就知道拿老婆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去赌,还把孩子上补习班的钱都偷偷拿走了!拿走了就算了,赌输了回来就拿老婆孩子出气,你说他是不是人渣?”李小姐愤愤地问。

  高寿配合地点头,“的确是挺渣的。那你知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仇家?”

  “呵,那多了去了。他成天在外面赌,每次都是几千几千地输,婷婷一个人的工资怎么够他赌啊?所以他就在外面跟别人借钱,要说仇家,那除了他的债主,没别人了。”李小姐冷笑一声。

  “是借的高利贷吗?”闻人问。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觉得应该不是,要是高利贷的话,人早就上门追了,可是我就没见过有人上门追债,所以,应该不是。”

  “你跟莫太太关系很好?”

  李小姐点头,“还行吧,这层楼也就我跟她年龄比较接近,话题也多。”

  “你刚才说的都是莫太太亲口告诉你的?”高寿问。

  “基本都是。”

  “那你知道莫易安都这么渣了,为什么莫太太还不跟他离婚吗?”

  “还不是因为孩子吗?离婚对孩子的影响太大了。”李小姐毫不犹豫地道。

  高寿不解,“不离对孩子的影响更大吧……”

  “最重要的一点是,莫易安一定要孩子跟他,婷婷怎么可能接受?”

  闻人道,“那你知道莫太太的娘家在哪里吗?”

  李小姐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我给你们她的电话吧,你们问一问她。”

  李小姐报出一串电话号码。

  跟李小姐道谢后,闻人和高寿没有拨通李小姐给的电话,而是让张宏查出谢怡婷娘家的地址,直接过去。

  谢怡婷父母住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里,开门的是她的母亲,看到两人愣了,“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警察。”闻人拿出证件,问,“请问谢怡婷在吗?”

  谢母看了看身后,一个神情有些憔悴,但眼里依旧带着光的女人走了上来,道,“我就是谢怡婷。”

  闻人看了看旁边的两户住户,问,“我们能进去谈吗?”

  谢怡婷侧身让出位置,“请进。”

  跟谢怡婷擦身而过的时候,高寿留意到,谢怡婷露出来的左手大臂上有一处淤青。

  “两位警官请喝水。”谢母放下水,有些紧张地坐在了谢怡婷身边。

  “妈,你进去帮我看着阳阳,我怕他不做作业。”谢怡婷找了个借口支开了母亲。

  谢母有些犹豫,看了闻人和高寿几眼,最后在谢怡婷的催促下才起身进了房间。

  高寿看了闻人一眼——这什么反应啊?跟我们要欺负她女儿一样。

  闻人喝了口茶——别管。

  “两位警官,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你们?”谢怡婷客气地问,客气得仿佛出事的人跟她没什么关系一样。

  高寿微微挑了挑眉,“你丈夫过世了,你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伤心?”

  “死者已矣,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总归要好好活下去,这才是对死者最大的纪念,而且我相信易安一定也不希望我太伤心的。”谢怡婷淡淡道。

  闻人挑眉,又问,“你相信你丈夫是自杀的吗?”

  “我不愿意相信。”

  “那你觉得。”闻人换了个问法,“他有没有自杀的理由?”

  谢怡婷抬眼看着闻人,嘴唇微动,“有,他欠了很多赌债,还不了。”

  “所以你觉得他用自杀来逃避这些赌债?”

  “有这个可能性。”谢怡婷似乎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闻人意义不明地哼了两声,“莫太太,你跟你丈夫平时感情怎么样?”

  谢怡婷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两人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些什么,我不妨直接告诉你们,我跟我先生感情不好,因为他嗜赌,而且不去工作,甚至连我们儿子上补习班的钱都拿去赌,赌输了回来就拿我们母子俩撒气,所以我们感情很差。”

  高寿问出了这个他一直没得到确切答案的问题,“那为什么不离婚?是因为孩子吗?”

  “没错,我提过离婚,但是他清楚,我要是跟他离婚了,他以后不仅没有了赌的资金,还没了一个免费保姆,所以他不肯离婚,还威胁我说,要是离婚的话,孩子他绝对不会给我,我没办法,只能一直忍着。”谢怡婷侧头道。

  “你就没有找过律师?按照他这种情况,别说要孩子了,就是财产也会判给你大半,所以他的威胁根本不足为惧。”高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怀疑道。

  谢怡婷咽了咽嗓子,低头弄着自己的手指,道,“我不知道可以找律师帮忙,也没有那个钱。”

  “你的邻居李小姐就没有帮你?”

  “她也不是经常回来。”谢怡婷含糊地道。

  高寿皱了皱眉,忽然问,“你手上的伤怎么来的?”

  谢怡婷有些诧异地抬起了头,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左手大臂。

  闻人从她的反应中意识到了什么,皱眉问,“是莫易安弄的?他打你?”

  谢怡婷微微扩张的瞳孔已经回答了闻人。

  高寿瞬间明白了所有事,“所以你不能离婚不是因为孩子,或者说孩子不是最大的原因,而是因为莫易安家暴你?”

  谢怡婷的肩膀慢慢松了下来,高寿和闻人发现,从见面开始,谢怡婷就一直披在自己身上的铠甲卸下来了。

  谢怡婷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

  看到高寿诧异的眼神,谢怡婷嗤笑一声,“很不敢相信女人吸烟?”

  高寿有些尴尬,“不,我只是惊讶于你居然会吸烟。”一般做了妈妈的女人都很少会吸烟的。

  “平时压力大,只能靠尼古丁来麻痹自己,放松一下。”谢怡婷吐出一口烟,淡淡道。

  “你们说的没错,莫易安的确家暴,他打的不止我一个,连阳阳也打。”

  “多久了?”闻人皱着眉问。

  “不记得确切数字了,阳阳出生已经有8年了,所以算起来,大概……有九年了?”谢怡婷忽然勾了勾唇,“他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我就提出过离婚,但是他跪下来求我,说以后再也不会犯了,让我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我原谅他了,可是家暴这种事,果然只有零次,或者无数次。阳阳出生后他不知道怎么搞得,染上了赌瘾,连工作都丢了。赌输了钱,心情不好,回家听到孩子哭,他就生气,打我。我提过好多次离婚,但每一次提到这件事,他就会怒火冲天,说只要我敢离婚,就打到我走不出家门,还把阳阳送给别人,找人对付我爸妈。我以为他只是说说,可是他真的做得出来。所以我怕了,我真的怕了。我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阳阳和我爸妈,他们不能因为我,受到那个人渣的伤害。”

  “那你为什么不肯把家暴的事说出来?这又不是你的错,更何况他都死了,再也不能伤害你了。”高寿不解。

  谢怡婷笑了,“是啊,错的又不是我,为什么不敢说出来呢?可能是因为我太害怕了,如果被人知道他家暴我的话,他只会打我打得更厉害,所以我不敢,不敢报警,不敢求助,不敢告诉别人,哪怕知道他已经死了。”

  高寿看着她大口大口吸着烟,疲惫的眼神,让他一时很是心疼。闻人似乎察觉到了高寿的心里变化,转头默默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们问我为什么莫易安死了我不伤心,我当然不伤心了,相反,我还十分开心,开心到睡不着觉,我终于,终于摆脱,那个人渣了。”谢怡婷一字一句地道,“所以我一点也不关心,他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差别。”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