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03、自作孽(一)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4-19 11:27      字数:4457
  “第一件案子发生在三个月前,死者叫黄弘毅,四十岁,男性,是一名内科医生,尸体是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在他工作的医院四楼手术室里被发现的,死法……很是恐怖。”向文浩拿出另一个文件袋,看着他们道,“死者是被活生生剖开肚子,塞了一肚子刚出生没多久的小蛇进去,被咬死的,而且被发现时小蛇已经咬穿了黄弘毅的肚子爬了出来。”

  听到向文浩的描述,闻人、高寿包括正低头看文件的张宏都一脸恶心地皱起了眉。

  向文浩有些无奈地笑了,“很恶心吧?听说当时办这个案子的所有警员还有尸体的第一发现人都吐了。我这里有照片,你们要不要看?”

  三人异口同声拒绝道,“不用!”

  高寿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光是听着都觉得恶心,当时死者的尸体是怎么被发现的?”

  “第一发现者是值班的护士和一名保安,护士巡房的时候发现有蛇从手术室里爬出来,就叫来了保安,两人推开手术室的门,就看到满地身上带血的蛇在爬,尸体就躺在地上,保持着往门口匍匐的动作,神情异常狰狞扭曲,而且还不断有蛇从他的肚子里爬出来。”向文浩仔细向三人描述。

  闻人的脸色更青了,他大大喝了一口浓茶,问,“尸检报告怎么说?”

  “死者的确切死亡时间是3月7日凌晨四点半到五点之间,死因是多处内脏被蚕食破坏,而且他肚子上的伤口十分的不规则,法医判断应该先被人用手术刀切开一道口子,然后再被活生生扯开伤口,把蛇放进去之后再把伤口缝上。”

  “真是变态!”高寿忍不住道。

  “可不是嘛,但最诡异的是,根据死者的同事所说,死者当天是正常下班,没有人看到他是什么时候回到了医院,又怎么会跑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内的监控在7号凌晨3点多的时候忽然故障,什么都没有拍下来。我们也都查了医院的监控,但里面只拍到了死者在6号那天晚上8点钟离开医院,往后就再没有拍到他的身影,而且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进入、离开过出事的手术室。”

  “蛇呢?”闻人忽然问道,“蛇从哪里来?”

  向文浩拿出几张照片放到桌上,“这个我们也查过了,蛇的品种很多,也很杂,有剧毒蛇,也有无毒蛇,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蛇都是孵化出来不超过半个月的小蛇,而且动物学家根据尸体被破坏的情况推测,所有蛇应该都已经接近一个星期没有吃过、喝过任何东西,所以它们的性情都十分暴躁,几乎是一被放进死者的肚子里就开始进行破坏。这些蛇都是有人饲养的,几名失主都已经来警察报案了,我们也都核对过,确实就是他们丢失的蛇。可是问题是,他们也不知道蛇是怎么丢失的,丢失当天没有任何人接近过蛇场,蛇就像是凭空消失的。”

  闻人看了几眼照片就移开了视线,“第二个案子呢?”

  向文浩喝了口茶道,“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死者是一间五金店的老板,叫袁进鹏,33岁,他的死法也很是奇怪。他是被活生生地折叠了起来,塞进了一个20寸的行李箱里。”

  “20寸?!”高寿眼都瞪大了,“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塞进去里面?”

  “死人还尚且有可能,但活人确实是……”向文浩苦笑一声,“尸检报告显示他是因为浑身的骨头都断裂,内脏被挤压而死的。”

  “所有骨头都断裂了?头骨也是?”闻人问。

  向文浩觉得说不清楚,就干脆拿出了袁进鹏尸体的照片给两人看。照片上,一个20寸行李箱里,袁进鹏被折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手脚形状都变了,他的头部正面对着他们,他的双眼瞪得老大,面部表情十分狰狞,程度不比黄弘毅低,看上去很是恐怖。

  “死者是在自己家里被发现的,这个20寸的行李箱也是属于他的,第一发现者是他的妻子,本来想把不知道为什么放到了客厅里的行李箱放回去,但行李箱太重,她抬不起来,于是就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结果就发现了她丈夫的尸体。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4月6日凌晨3点,被发现的时候是早上7点多。诡异的事,房子的门窗全都完好无损,跟妻子去睡觉时是完全一样的,我们的同事也都去检查过了,房子里除了死者家人外,没有其他人的痕迹,大楼的监控也都证明了事发时候没有任何人进出过大楼以及出事单元。”

  高寿瞄了一眼闻人,这听上去妥妥的是鬼杀人啊。

  闻人摸着下巴,“你们就没怀疑过他的妻子?”

  “当然有,但是以他妻子的力道根本不足以将一个重一百五十多斤的男人弄成这个形状塞进行李箱里。”向文浩敲了敲袁进鹏的照片。

  “也许是有同伙?”高寿猜测,“也许她的同伙早就在前一天潜伏在他家里,等到了半夜,两人就动手把袁进鹏杀了?”

  “你说的这个可能性我们也有想过,我们查过了监控,5号当天一整天都没有其他人进入袁进鹏家里,而且他家在二十八楼,外墙没有任何可以站立的地方,除非是蜘蛛侠或者超人,不然不可能从外部进入他家。”

  闻人反驳道,“也不一定。如果帮凶就在二十七楼,袁太太在自己屋里放下绳子,他是可以抓着绳子爬上去的。”

  “你这个想法很大胆,也有一定的可能性,我们会参考的。”向文浩笑着道。

  “咱们接着来说第三个案子吧?”向文浩看向两人,继续道,“第三个案子发生在一个月前,死者同样是男性,而且还是个大学老师,叫庄涵昱,46岁,他是被活活烧死的,而且是在殡仪馆被烧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烧掉一半了,只剩下上半身,第一发现者是殡仪馆值夜班的工作人员,他去上厕所途中经过焚烧场,看到里面冒着火光,进去关掉机器一看,发现了尸体。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5月18号凌晨1点,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凌晨1点二十分左右,几乎是死者刚死就被发现了,这也是为什么尸体还能剩下一半,要是再晚一点发现,估计就只烧剩一堆骨灰了。”

  “这个案子跟前两个一样,案发时没有任何可疑人物进出过殡仪馆,同样不知道庄涵昱是怎么进去里面的,又为什么进去,而且他死前是被捆绑着,脱光了衣服送进焚烧炉里的,但我们没有发现一个嫌疑人。”

  “我说。”向文浩刚说完,张宏就抬起头皱眉看他,“为什么这跟我听说的完全不一样?这三件案子是很典型的杀人案啊,可是为什么我听说这些案子都是一些伪装成意外死亡的故意杀人案?这些死法哪里像是意外了?”

  向文浩苦笑一声,“我是不知道是谁跟你说的,但也许他是只听说了后面两个案子,所以以为都是伪装成意外死亡的故意杀人案吧。”

  张宏皱着眉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向文浩问,“那要是没有其他问题,我继续说第四个案子?”

  张宏点头,向文浩继续道,“第四个案子发生在半个月前,死者叫戴齐,29岁,上市公司的经理,他就确实是死于意外,因为他是被一群马给踩死的。”

  闻人和高寿的表情都有些怪,“他做了什么了?”

  “听说是首先在骑马的时候不小心让马受惊,然后摔下了马,接着就被自己的马给连踹带踩了几下,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其他原本在马场里的马都嘶鸣着跑了出来,集体上阵,糟蹋戴齐,等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把所有马都拉开了之后,戴齐已经死了。法医解剖,死因是心脏被震破,内脏和骨头多处严重受损,没有任何可疑。身上除了马蹄印之外,也没有任何伤口,所以断定是意外死亡。”

  高寿歪头想了想,觉得这个案子暂时好像也没什么疑点,就问,“那最后一个案子呢?”

  “最后一个,就是昨天,发生在悦城小区。死者叫莫易安,40岁,无业,他是从31楼摔下来死亡的,不过比较奇怪的是,他的表情十分惊恐,像是死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高寿微微皱了皱眉,“是有人推他下去的?”

  向文浩道,“现在不能确定,因为查过监控,事发时只有死者一个人慌慌张张拿着菜刀上了顶楼,没有其他人,所以我们暂时也不能将这个案子定性为他杀,目前的倾向还是意外或者自杀。”

  “半夜拿着刀外出,他的家人怎么说?”张宏问。

  “他老婆当天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不知道这件事。但我觉得他老婆知道莫易安的死后,第一反应不是悲伤,而是松了一口气。”

  张宏抬头看他,“当中明显有猫腻啊,就没细查?”

  “这不,还没来得及细查,这案子就转给我们了。”向文浩一摊手。

  张宏看向闻人,闻人调整了一下坐姿,问,“这些案子你们是打算并案处理,还是分开击破?”

  向文浩微微笑了笑,反问,“闻人先生的意见呢?”

  闻人淡淡道,“我不过是个外援,我的意见只供参考,还是先听听张队怎么说吧。”

  向文浩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张宏,“张队,你怎么看?”

  张宏沉吟片刻,道,“就你刚才说的这些线索来看,这五个案子都没有明显的共同点,并案处理可能会增加调查的难度,还有可能会搅乱我们的视线,所以我的意思是,先分开调查。”

  “但是这五个案子中,都有着科学难以解释的怪异之处,我觉得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们并案处理。”向文浩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跟张宏唱反调。

  张宏笑了笑,“向队,我看你至少有五年的办案经验了吧?”

  向文浩纠正道,“九年。”

  “九年。”张宏点点头,“那你应该知道,有些案子也有科学暂时难以解释的怪异之处,但那些不一定都是其他力量所制造出来的案子,反而到最后,这些怪异之处都有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向队,我们特案组虽说是专门处理各种疑案悬案怪案,但我们首先还是要按照正常流程,先把案子查一遍,等到把所有科学依据的可能性都否决了之后,我们再按特案组专有的流程来调查,你觉得呢?”

  向文浩呵呵一笑,“张队说的没错,那就先分开调查。我让他们都进来,你给安排一下工作。”

  等向文浩走出去之后,张宏长松了口气,拽了拽自己的衬衫领子, “真不愧是盐洋分局破案率最高最有可能高升的,还真是个人精。”

  “没办法,毕竟你们这组人才刚刚分到一起,谁都不服谁,加上每个人都是精英,磨合期长着呢。”高寿道。

  张宏揉着眉心叹了口气。

  特案组第一次全体会议闻人和高寿都没有参加,按照闻人的说法,那就是,我们都只是编外人员,你们编制内人员开会不关我们的事,有什么事我们就提供一下理论指导。

  张宏也没有勉强,简单跟众人开了个会,其中因为小宝和高永贤还没回来,所以张宏只能根据向文浩的介绍给众人分了组,柳青和柳絮兄弟自然是一组,岑亦茹和小宝本来就熟得很,也在一组,剩下的关寧萱和高永贤就是一组,最后他和向文浩是一组。

  柳青和柳絮对第三个发生在火葬场的案子比较感兴趣,这个案子就交给他们调查,岑亦珊和小宝调查第四个马场的案子,关寧萱和高永贤调查第二个行李箱的案子,张宏和向文浩负责第一个医院的案子。五个案子,只有四组人,没办法,闻人只好摆脱闻人和高寿帮忙,调查悦城小区的案子。

  闻人倒是没有怎么推脱。

  布置好工作之后,众人干劲满满准备出发,结果一个身材高大一脸戾气的男子走了进来,用力一甩自己的外套,随后一脚用力踢向离自己最近的椅子,直接把椅子踢到了墙边又弹了回来。

  众人都吓了一跳,关寧萱皱眉不满地道,“高永贤,你干什么啊?”

  高永贤咬着牙怒道,“他奶奶的!气死老子了!”

  向文浩皱眉问,“怎么了?你不是去出庭作证了吗?”

  “对,我是去了,可是那个该死的法官最后竟然判了凶手3年,才3年!那个女孩都伤成那样了,竟然只判了3年!你们说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向文浩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好了,既然法官都这么判,一定是有他的考虑,你就别气了,张队已经来了,刚才也开过会,给大家分了工作,你跟寧萱一组,调查昨天跟你提过的那个行李箱藏尸的案子。”

  高永贤脸黑黑地捡起地上的外套,对关寧萱一偏头,“走吧!”

  关寧萱眉头高挑,“他这是什么态度呢?”

  柳青劝道,“你别生气,他平时不这样,就是这会儿太生气了。”

  关寧萱哼了一声,拿上手机跟了出去。

  张宏不明所以地看向向文浩,“什么情况?”

  向文浩苦笑一声,“边走边说吧。”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