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作者:二月风      更新:2019-03-17 20:53      字数:1965
  第二天一大早,天边已经泛出了金光,春末的树丫上早已浓绿的叶子被这淡淡的温暖烘的十分舒服,便大方的展现出自己通透的叶脉来。

  楚云深的房间窗户朝阳,阳光没羞没臊的从一下没关严实的人窗帘缝里探进来。直直的洒在被人拱起的被子上。阳光虽不算刺眼,但对于睡眠浅的顾凡来说,眼皮上一点点的亮度都让人不舒服,可顾凡现在脑子混混沌沌的眼睛也睁不开,没有拉被子的力气,也便顺着就往被窝了缩了进去。

  楚云深把早餐做好进去叫顾凡起床的时候就只看见被子被拱起了一团,帘缝里的阳光在被子上安安稳稳的洒了一束,其间飘着些飞尘,无端生出一种安稳来,像是他俩一直这么生活了许久……楚云深的心一下就软了。

  但他知道顾凡睡眠不好,一点动静也会打扰到他。便带着温柔轻轻的去把窗帘关了个严实,只剩下从门外透进来的一方光亮,他才慢慢的走到床边,把被子往下拉。

  顾凡睡得正香就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被子,他下意识的想反抗却又奈何自己脑子和身体还没接上轨,凉凉的空气突然赴到自己的脸上的时刺眼的光却是迟迟未来,顾凡这才放心的翻个身,脑子就从清醒的边缘摔进了柔软的沉睡里。

  因为缩在被窝里呼吸的都是浑浊的空气,顾凡的脸红扑扑的,嘴巴微微张开呼吸。本来是背对着楚云深的,这会儿翻个身恰好就被楚云深的眼珠给捕捉倒了,楚云深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好几下,脑海里瞬间挤进了无数的带颜色的场面。

  真是要疯了。

  深呼吸了好几次,楚云深才敢坐到床上,双手撑在顾凡身侧,贴近顾凡的耳边突然大声喊道:“大懒虫!起床啦!”

  “……卧槽!”顾凡睡梦里的自己正在和昨晚在餐厅搭讪楚云深的小男生展开激烈的大战,耳边一下就钻进的声音把他的梦给震的分崩离析,整个人也醒了,身体下意识的要坐起来却砰的一声给弹了回去。

  疼……顾凡只觉得眼冒金星似的,太痛了,跟有人朝自己狠狠敲了一板砖似的。

  这会儿顾凡才是真的清醒了,痛到咧着嘴生气的看罪魁祸首,“你丫是不是疯了!”

  都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楚云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看顾凡弹起来的时候本来想退回来的,谁知到顾凡反应跟只猫儿一样迅速,一下就给撞了过来,顾凡的额头正好撞到他鼻梁上,一瞬间自己眼睛就发酸了,下意识的抬起手揉了下自己的鼻子,感觉没那么痛了,就听见顾凡的声音,他赶忙凑到顾凡身边,小心的拨开顾凡额头前的碎发,额头红了一块儿,但还没肿起来。

  别看顾凡天天打架受伤,其实一点儿也不抗揍,当然也一点儿也不抗痛,这会儿被撞痛了,眼眶都有些湿意,楚云深这么一瞧,心都揪成一团,唇抿成了一条线,对自己突发奇想的恶作剧后悔万分。

  心疼的对着顾凡受伤的额头吹了几口气,才对上顾凡的眼睛说:“抱歉,我……”

  “行了行了。”顾凡本来就没生楚云深的气,只是吓了一大跳才爆了几句粗口,楚云深凑过来的时候他脾气是一点儿都没了,楚云深离得近了,顾凡也看到他翻红的鼻尖了。估计撞的不轻,等对上了楚云深的眼睛他就只想着问问他痛不痛,不会把鼻子给撞废了吧,话还没说出口,楚云深就来了句抱歉,吓得顾凡赶紧打断了他。

  楚云深看顾凡佯装不耐烦的样子却一点儿也不生气,从床边站了起来,轻轻的摸了摸顾凡的头发:“快起来吧,不然迟到了。”

  等楚云深出去了,顾凡楞了半天也没动作。“事故”过去了,他突然想起自己做的梦,梦里那个小男生挽着楚云深的手站在他面前,楚云深笑着向他介绍:“顾凡,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楚云深的笑跟针一样刺得他心口生疼,可他又不想朝着楚云深发火,只好对着楚云深旁边的男生宣泄自己的愤怒。跟个泼妇似的。

  自己为什么要愤怒?顾凡觉得心中的火来的莫名其妙,包括昨天吃饭时候,为什么有个男生离楚云深近了一点自己就感觉到愤怒。

  顾凡觉得有什么答案就在前面,可前方迷雾重重,他畏缩不前。

  算了,不想了。顾凡觉得自己现在跟个娘们儿一样猜来猜去的,关键是自个儿还猜不出个五六七八,索性也就不想了。

  大雾迷蒙,终有散开的一天。

  等顾凡前脚洗漱好走到客厅,楚云深后脚就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等顾凡坐下了,楚云深又走到客厅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药膏和棉签。

  顾凡斜眼看见楚云深手里的药膏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嘴里的包子还没嚼完就开口:“小伤,不用涂了。”

  “抹一点,消肿的。”楚云深径自就走到顾凡身边,顺便把药膏挤在棉签上。

  顾凡本来是觉得涂药麻烦才不想涂,现在有人帮自己,当然也不会拒绝,叼了个包子转了个身对着楚云深微微仰头。

  楚云深有一点近视,朝顾凡的脸凑近了,一只手慢慢拨开额前的碎发另一只手拿着棉签轻轻的沾了上去,然后再轻轻的晕开药膏。

  楚云深动作太轻了,顾凡觉得被撞的地方有些发热还有些痒痒的受不住。何况自己一个包子都快吃完了,抹个药磨磨蹭蹭的,顾凡也就忍不住开口问了句:“好没啊。”

  “马上。”其实药膏早就抹匀了,但顾凡坐的乖巧,一双眼睛无所事事的看着自己,自己的呼吸缠着他的呼吸,让楚云深有些心猿意马,还想凑近一点……可惜顾凡开口了,他只好败兴而归。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