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5日21:46,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85. 番外2+1P組:歸屬(四)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7-08 07:39      字数:6248
  諾蘭終於回到了人界。

  三天前,他被送回地府後,就接受乞顏一系列的檢查與治療,又受到閻王各種慰問與表揚,才總算能擺脫一連串的煩雜瑣事,趁大家沒注意,立刻領著三個鬼使和一條蛇靈溜了。

  「唉呀,我還沒跟你談談雷德的事呢,你怎麼就跑了?」

  通訊器傳來董司常的軟嚅嗓音,正與老家姪子會談的諾蘭頓了一下,便繼續在平板上舞動指尖,邊回答:「現在說也一樣。」

  「怎麼會一樣呢?他可是望眼欲穿地等你來接他呢。」董司常語帶譴責,好似諾蘭就是那渣男陳世美,「唉,虧我還期待能見證一場破鏡重圓的人鬼生死戀呢。」

  「……」

  有個戲很多的上司真是超級煩!

  諾蘭加重語氣咬牙道:「說、重、點。」

  「重點啊。」董司常嘆了口氣,幽幽怨怨道:「閻王的判決下來了,雖然雷德是受約翰的病毒誘惑鑄下大錯,但仍是間接害死五個消防員的共犯,那五人的魂魄又因鳳凰之火受到損傷,影響了來世的命運,這筆債他也必須責任。」

  打字的手漸停,諾蘭望著螢幕上早已入不進腦海的字句,指尖有些冰涼,「所以?」

  「所以——」

  董司常拉長了尾音,在諾蘭心中那根絃拉到最緊繃的時候,忽然輕快起來,「我們決定讓他簽下六百年的義務勞動契約,替我們偵察部門免費幹活,將功贖罪,呵呵,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你剛是不是很緊張啊?」

  「……滾!」諾蘭怒切斷通訊。

  他握了握微冒冷汗的手,便重新投入被中斷的會談,將拉文德企業的修建工程全數談妥後,才輕吁口氣,神情竟有幾分迷茫與疲倦。

  此時,人界正是豔陽盛夏,明媚的陽光從落地窗灑進來,驅走客廳的一片清冷,為有些許歲月的家具點綴上明亮的光彩,也將諾蘭體溫偏低的身子照得暖呼呼。

  舒嬿忙著清掃廚房,嘴裡輕哼著家鄉的小調。在洗去一身怨厲重獲新生後,她不再是那個時而低泣又時而憤恨的厲鬼,只待時機一到,就能轉世投胎,重新做人。

  老方無事一身輕,叼著菸在公寓附近飄晃,邊用手機跟跑到長島度假曬太陽的老鬼聊天。現在的他們沒有一點畏懼炙陽日光的鬼樣,有救世功德加身就是了不起。

  還在養傷的大胖,正窩在諾蘭設下的聚陰陣裡打坐,白胖胖的肉餅臉乍看上去有幾分莊嚴寶相,儘管他心裡正口水滴滴地想著舒嬿晚些會做出什麼佳餚。同樣也尚未痊癒的菲迪則在諾蘭的腿上蜷成一小團,並在靈力的滋育下睡得極甜。

  諾蘭一手在菲迪身上輕輕摩梭。貼在掌心下的細小鱗片冰涼光滑,卻潛藏著強韌的生機,就像這棟老舊的公寓,竟在多處建築遭到毀壞的滅世危機中,奇蹟般地生存下來。

  明明坐擁許多財富與豪宅,甚至能隨意出入家族旗下的各大飯店,諾蘭回到人界後,第一個想到的落腳處,竟然是布魯克林區的老公寓,這個他與雷德曾一起生活過的地方,也唯有在這裡,他才能好好地靜下心,面對不斷在腦海反覆的那一幕。

  曾印著魔族契約的左臂,不再因毀約而間斷地隱隱作疼,也不再像欲魔那樣時不時地刷存在感——因為那個總是擾亂自己生活的混蛋,在那樣的猝不及防下,徹底消失了。

  他掏出那條來不及送出的紅繩,怔然注視了會,就扔進煙灰缸裡,點火燒了,彷彿他這麼做,就能將自己對欲魔那句未完之語的猜想,也一併了結。

  夾雜焦味的淡煙在空中漸漸消散,諾蘭望著餘下的那點微小灰燼,輕輕勾了下唇角。

  人生總在反覆的失去與獲得中如履薄冰,他不會因為失去生命的一部分就跌落深淵,卻也無法就此忘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小心地背起傷痛,惦記著,也懷念著地繼續前行。

  一陣清風自身後襲來,帶著惡鬼獨有的冷戾。

  腿上的菲迪察覺有異,抬頭看了一眼,就將身子一扭,鑽回諾蘭體內。

  雷德遠遠站在玄關口,望著坐在沙發上的諾蘭,竟有一瞬間眼眶微熱。他不知自己等這一幕有多久了,自從十二年前的那場離別後,他沒有一天不盼望著,當他回到起這塊地方時,能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正在等他。

  這像是在作夢的感受,讓他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深怕醒來又會是一場空。

  「愣在那做什麼?」諾蘭等不到動靜,只得投去一眼,卻在對上雷德專注凝視的視線時,不禁想起夢裡那個陪他輪迴無數世只為保護他的男人。他目光微沈,「你看什麼?」

  「看你。」雷德脫口答完,略有一絲緊張,但發現諾蘭沒有因此消失後,就加快腳步走過去,柔聲重複同一個答案:「我在看你。」

  他是惡鬼,一個對諾蘭抱有強烈執念而化成的鬼,生前就為諾蘭思念成狂,死後更是只為諾蘭而存在,倘若諾蘭不要他了,他便沒了存在的意義。

  也正是這份不留退路的執著,才會一次次動搖諾蘭高築的心牆,將那份好不容易在時間沖刷下深埋的眷戀不斷在心底發酵,也才會讓諾蘭在得知真相後,後悔莫及。

  諾蘭看著來到身邊的惡鬼,突然冒出一句:「我是誰?」

  「你是蘭啊,諾蘭・拉文德。」雷德一臉納悶,「怎麼了?」

  「……」

  諾蘭沈默了半晌,失笑搖頭。

  不同於承載太多前塵往事的欲魔,雷德在不知前世種種的情況下,從未放棄追尋著他,即便這份執念也是前世因果所致,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一世」的雷德確實是完完整整地將心交付給「這一世」的諾蘭。

  雷德曾問:「若這些神仙沒有隱瞞真相,你當年還會藉口追查竊魂案離開我嗎?」

  當時,他答不出來,如今,他已經知道答案了。

  諾蘭往旁邊挪了挪,將身旁的空位讓出來後,就抓了個靠枕抱在身上,在雷德坐下來之際,整個人懶洋洋地隨意一躺,正巧斜靠在對方身上,一如過去他們住在這裡時曾有的相依偎。

  這種傲嬌鬼獨特的、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撒嬌訊息,立刻就讓雷德接收到,並喜孜孜地調整好坐姿,讓諾蘭能更舒服地賴在他身上,最好一輩子都不想離開。

  諾蘭閉上眼,放鬆片刻後,突然問:「我記得你以前說要當獸醫,後來發生什麼事?」

  在當初訂立鬼使契約時,諾蘭一直試著避開共鳴那一段過去,因為他害怕,怕雷德的改變會與自己有關,而事實也證明了,的確如此。

  雷德張口欲言又止了會,才拉起一抹微笑,避重就輕道:「家裡出了點事,需要我。」

  自從擺脫病毒控制後,雷德被心魔佔據的神智也徹底清醒了,儘管他對諾蘭的執念依然深重,也仍舊會為諾蘭與欲魔的關係妒忌不已,卻再也不願做出任何傷害諾蘭的事,因為諾蘭在他面前掉的那一滴淚,已足夠令他悔恨,所以他也不想再提那一段往事。

  可惜,他想保護的人,沒這麼好敷衍。

  諾蘭睜開眼,注視雷德一會,就伸手撫向他的臉。

  「別。」雷德趕緊阻止他,卻反被抓住了手。

  「靜聲。」諾蘭無視雷德的驚慌,閉上眼強行共鳴,並藉著雷德對他毫無保留的依戀,輕易捕捉到那段灰暗的苦澀過往。

  那一晚,在諾蘭倉皇而逃後,雷德也跟著奪門而出,對著早已失去蹤影的清冷街巷不斷呼喚,懇求諾蘭回心轉意,直到他被鄰居埋怨了,才心灰意冷地回去。之後的日子裡,雷德陷入了莫大的徬徨與無措,每天都在懷疑自己做錯了什麼,上班時強顏歡笑,下班後失魂落魄地望著窗外,痴傻地守著那棟老公寓。

  後來,家族鬥爭再次找上門,雷德陷入生死交關的風波,卻連個心靈上的依靠都沒有,直到母親與兄長相繼被親戚害死,就再也承受不住打擊,從此性格大變,誓要剷除對手為家人復仇。漸漸地,他終於成為自己最厭惡的人——一個踩著血肉爬上寶座的黑幫老大。

  雷德越來越強勢,性格也越來越冷漠,卻依然每天都要回到老公寓,留戀地望著諾蘭留下的每一樣東西,不厭其煩地寫著紙條,期待諾蘭哪天回來會至少給他一點回覆。

  如此過了十二年,已是令紐約黑幫聞風喪膽的雷德,終於等來一個惡魔。

  「……」

  諾蘭緩緩斷開靈力,指尖變得冰冷。

  「都過去了。」雷德握住他的手輕輕搓揉,又見面前睜開的眼眸竟閃爍著水光,便趕忙捧住諾蘭的臉,焦急地說:「真的都過去了,我沒事,蘭,你別哭。」

  諾蘭本來沒想哭的,眼裡的水光僅是靈光褪去的視覺誤差,但雷德那聲「別哭」像帶了什麼魔力,輕柔得如一片羽毛,恰好搔在心口的最柔軟處,令滿腔情緒頓時衝破拴口,化作泉水傾洩而出,令這個自十多歲起就沒好好哭過的人徹底潰堤。

  「蘭!」雷德嚇了一跳。諾蘭一向高傲,即便是在最親密的人面前也拒絕示弱,所以他從沒見諾蘭脆弱過,更別說是哭得像淚人兒,頓時就手忙腳亂了起來。他越哄越慌,索性將諾蘭整個人擁入懷裡輕拍。

  諾蘭也不知自己為何會突然失控,彷彿小時候那個被泰特斯斥責的愛哭鬼又回來了一樣,只是這一回,他不再是為自己受的傷而哭,而是因為他傷害了放在心尖上的人。他試著想再關緊那拴口,卻始終不成功,最後只能將臉埋在雷德的胸前,靜靜地落淚。

  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維持了快半小時,才漸漸收勢。

  期間,舒嬿曾出來過,被這陣仗驚得傻在原地,然後在雷德的眼神暗示下,摀著嘴退回廚房。大胖也努力地閉緊雙眼,假裝他從來沒有醒來過。

  好不容易,諾蘭成功奪回淚腺的掌控權,與此同時,一股熱辣也從臉頰蔓延到耳根。

  雷德努力抿緊失守的嘴角,輕撫諾蘭一直不肯抬起的頭,並默默將另一手摸上他熱紅的耳朵細細搓揉,貼心地用自身陰寒的體溫幫忙降溫,一句話都沒有多問。

  一陣沈默後,懷裡才響起諾蘭悶悶的聲音。

  「不准說出去。」

  雷德抽了下臉皮,勉強壓住差點蹦出口的笑聲,「嗯,我不說。」

  雖然鬼使們早就全都知道了——大胖不只是貪吃鬼,還是個八卦鬼,估計這會兒老方和老鬼都收到簡訊了。

  諾蘭羞恥地咬牙,「你沒看到。」

  「什麼都沒看到。」雷德甘願裝一回盲障。

  諾蘭:「……」

  混蛋!感覺還是很想揍鬼啊!

  傲嬌就是這麼麻煩。

  時間在相擁中靜靜流淌,思緒也漸漸沈澱。

  諾蘭閉著眼,感受雷德擁著自己的堅實臂膀,想起了那個輪迴的夢。夢中的自己也是這般被那個叫雷的人緊緊護在懷裡,讓他在每一次面臨死亡時,沒有想像中的害怕。

  他們經過這麼多世的羈絆,確實要斬也斬不斷了。

  惡鬼的身體是冰冷的,比身為魔的欲魔還要冷,但諾蘭仍輕揚了嘴角。

  就這樣吧。

  *  *  *  *

  兩年後,一個人攔住諾蘭的去路。

  在同樣悶熱潮濕的夜晚,與同樣喧囂熱鬧的地段,一個明顯精心打扮的男人毫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帶著一張十分陌生的英俊臉龐,與一身非常不陌生的氣息。

  一向淡定的諾蘭都傻了。

  雷德臉色一沈,因為他很清楚這滿鼻子的麝香魔氣是屬於誰的。他立刻抓住諾蘭的手,滿懷敵意地釋放惡鬼戾氣,像在宣示自己的主權。

  男人挑了下眉,也不甘示弱地放出威壓反擊,非常沒有自覺是自己在插足人家。

  一個是惡鬼,一個是魔族,雙方的較勁不可小覷,當即就在整條街上掀起一陣詭異的狂風,嚇得路人大聲驚呼,紛紛抱著頭拼命閃躲被風吹得飛滾的物件。

  諾蘭沒好氣地往中間一站,在兩人的額頭各拍一掌,「安靜!」

  「……」

  「……」

  這種像在拍狗狗的架勢,讓兩個情敵無語停戰,一臉委屈。

  諾蘭有些頭疼。他想了會,就對雷德說:「先去餐廳佔位。」

  「蘭。」雷德更委屈了。

  諾蘭嘆了口氣,柔聲說:「我餓了,不想排隊。」

  雷德頓時沒輒,只得妥協地趕緊去佔位,反正真有什麼事,他能直接飛回來,其他鬼使也答應會幫忙看顧著。臨走前,他惡狠狠地瞪了眼那男人。

  男人理也不理,逕自貼近一步,露出充滿魅力的微笑,「好久不見,寶貝兒。」

  諾蘭倒退一步,看了看對方完美得好比整容界第一模版的臉後,就恢復淡漠的語氣,「這就是你打算給我看的『真面目』?」

  男人的笑容一僵,「我……我什麼時候說要給你看了?」

  「喔。」諾蘭轉身就走。

  男人急了,連忙拉住他,氣急敗壞地大罵:「你這是什麼態度?有這麼以貌取人的嗎?居然只想著看臉,真是膚淺無知的人類!」

  諾蘭點頭,一臉就是「我就看臉,我就膚淺,我就醜拒。」

  男人再次被他的理所當然氣炸了,「不就只是一張臉嗎?要看就看啊!」

  諾蘭面無表情地等著。

  男人尷尬地漲紅了臉,又怕諾蘭等得不耐煩走人,就趕緊撤去幻術恢復真容,神情十分地彆扭不安。他內心忐忑地盯著諾蘭的表情,深怕對方一看到這張臉,會像莎拉一樣怕得跑去自盡——過度的在意與自卑,讓他忘了這一世的諾蘭早就被磨練出異常強悍的性格了。

  諾蘭又倒退幾步,藉著路燈細細注視男人的面容,狹長的金色眼眸與過於削瘦到凹陷的臉頰,的確是一張算不上英俊的長相,加上對方一貫囂張的氣焰,與一頭血紅色的長直髮,更添一股濃濃的邪佞陰鷙感,可以說完全不是他的菜。

  放在往常,他的確會再扔出「醜拒」兩個字。

  然而,諾蘭卻忽然笑了下,像看到什麼有趣的事,將那張精緻的面容綴上一層柔和而乾淨的明媚,「比傳說中的羊頭好(註:聖經裡阿撒茲勒墮落後的形象)。」

  「……」

  這是誇獎嗎?

  等等!諾蘭剛才笑了?

  男人慢半拍地反應過來,想抓著諾蘭再看仔細一點。

  可惜,諾蘭已收起笑容,微皺眉地上下打量,「你不是分靈。」

  從剛才男人與雷德互尬時,他就發現不對勁了,這人分明仍是魔族,來的也是本體,卻沒有本體應有的力量,也不像受到封印,直白來說,眼前的魔已失去曾帶給他的危險感,甚至很可能比他還弱。

  男人一頓,臭屁慣的厚臉皮浮現一絲羞赧,「我後來沒有被融合。」

  諾蘭不解,「為何?」

  根據地府傳來的消息,阿撒茲勒確實已接管欲魔的位子,七魔君再次恢復團結,齊力整頓魔界,除去那些冥頑不靈的勢力外,如今的魔族也在慢慢地走向和平。

  男人微微撇過臉,「因為……咳……」聲音變小,「你。」

  諾蘭挑眉,靜靜看著他。

  男人不自在地渾身僵直,「老混帳說我有自己的……那什麼了。」

  「什麼?」諾蘭道。

  「……」

  男人再次紅了臉,咬牙小聲說:「愛。」

  其實,阿撒茲勒的正確說法是:「你終於明白了愛。」

  意識到自己的心,擁有獨屬於自己的情感,這樣一個可說是有獨立思維的靈魂,即便只是分裂出去的影子,也足夠資格成為一個個體,因此阿撒茲勒只收回欲魔大部分的力量,讓他能在天雷禁制下安然行走,同時也無法再濫用力量傷害諾蘭。

  但到底是受了重傷,所以他被關了兩年禁閉,才總算獲允離開。

  「反正我現在不是欲魔了!」男人在諾蘭的注視下,惱羞成怒地低吼。

  「喔。」又是一聲極為冷漠的回應後,諾蘭轉頭就走。

  男人僵在原地,失落之情溢於言表。

  誰知,諾蘭走了幾步,就回頭丟出一句:「跟上,我餓了。」

  男人的腦袋卡了下殼,才反應過來,諾蘭這是在邀他一起吃飯?

  若說方才的這一句話是燃起希望的陽光,那諾蘭的下一句,則讓他徹底燦爛了。

  「莫茲。」

  莫茲,這獨一無二、只因諾蘭而存在的名字,是他們兩人最私密的羈絆。當這一聲呼喚響起時,莫茲才覺得自己的生命終於有了意義,不再只是一個漫無目的尋求寄託的影子。

  於是,這位曾經呼風喚雨的前任魔君、以莫茲之名365娱乐游戏的平凡魔族,立刻笑開了臉,屁顛顛地追上去,厚著臉皮大聲回應:「寶貝兒,我來了。」

  此時,正是晚餐的高峰時間,整條美食街都瀰漫著撲鼻的香味。

  諾蘭踏著輕鬆的步伐走向餐廳,後頭跟著一隻魔,前方等著一隻惡鬼,說不清他們三人今後將會如何。他捨不下世世生死相隨的雷德,也甩不開為自己拋棄一切的莫茲。

  愛誰或不愛,對他來說,已不重要,因為長途漫漫,今後都必有他們。

  ☆ ☆ ☆   ☆ ☆ ☆   ☆ ☆ ☆   ☆ ☆ ☆

  【小劇場】

  雷德瞪著莫茲,覺得不爽。

  莫茲瞪著雷德,覺得礙眼。

  諾蘭淡定道:「有意見就都滾出去。」

  雷德立馬給諾蘭夾菜,溫柔體貼,心想:「看在這混蛋為蘭放棄一切的份上,暫時忍了。」

  欲魔立馬給諾蘭盛湯,嘻笑討好,心想:「看在這混蛋保護諾蘭幾世的份上,勉強認了。」

  最大贏家的諾蘭:「……」

  感覺胃有點撐。

  ☆ ☆ ☆   ☆ ☆ ☆   ☆ ☆ ☆   ☆ ☆ ☆

  後記:

  2+1終於等於3了!XDDD

  或許對雷德來說有些不公平,明明他付出的最多,卻仍無法獨佔諾蘭,但對諾蘭來說,愛情一直是他插在胸口鮮血淋漓的一把刀,他無法選擇愛不愛誰,只能選擇是否陪伴下去。

  將淚水留給溫柔的雷德,是他終於願意坦露自己深藏的軟弱面,而他對莫茲的各種家暴,則是另一種放飛自我的宣洩,兩位腦攻各司其職剛剛好~XDD(#

  下一篇,是眾所期待的黑育組大結局啦~AwA

  出場人物:小黑、小育、克叔、董小七與罷課,第一、二部的原班主角群!

  【下篇預告】《番外黑育組:完美結局(上)》: 字數約六千多字,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365娱乐游戏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7.08.2019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