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10月17日 14:21 用户充值未留ID,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18. 突襲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8-11-05 08:12      字数:6037
  
  「行了,時間不等人,都開工去。」
  
  諾蘭一離開,蔚仙就受夠史戴西的鬼哭神嚎,也不管阿肯還在嚷嚷一起吃披薩,就袖袍一揮,施法將兩天兵和席利亞一同送到旅館的側門跟小黃會合,趕他們上路。
  
  一分鐘後,亮黃色的舊款豐田,以風騷的走位穿梭在前往布魯克林的大街小巷,不疾不徐,駛得四平八穩,所到之處,皆留下一串夾雜香蕉味的廢氣,教路人銷魂不已。
  
  車上,坐在副駕駛座的席利亞,舉起戴著新戒指的手,用手機自拍一張後,就感慨地說:「自從當了偵察員,就忙得沒時間談戀愛,本來想等這次約滿就功成身退,誰知又攤上你們兩個惹禍精,害我降了好幾階,要是不再幹一場漂亮的才走,肯定會懊悔死。」
  
  「大姊的約快滿了?」張瀚倪好奇問道。
  
  「是啊,就下個月,不過嘛……看,漂亮嗎?我只是隨口說說的,沒想到他真的幫我找來了,真是有心。」席利亞將手往後一擺,閃光普照!
  
  張瀚倪抹了把單身狗的淚,感覺去死去死團離他不遠矣。
  
  史戴西沈浸在女神被搶走的打擊中,痛哭失聲,「鮮花插牛糞啊!蔚老大整天戴著面具,皮膚又差,肯定長得不怎樣,我怎麼就輸給他了?」
  
  席利亞回頭瞪去一眼,「你這蠢蛋懂什麼?蔚仙大人可是難得的好上司,也是真正的好神仙,不准對他這麼無禮。」
  
  一句話再次釘死史戴西,從此奄奄一息,了無生氣。
  
  席利亞欣賞夠了戒指,這才將心力放回蔚仙轉交的資料,見上頭寫滿諾蘭漂亮工整的字跡,不禁失笑搖頭,「蘭尼還是這個脾氣,也不知誰才能讓他改一改。」
  
  張瀚倪聽她這麼親密地稱呼諾蘭,就又好奇地問:「大姊跟諾蘭隊長很要好嗎?」
  
  「以那個傲嬌鬼的話來說,是一點都不好。」席利亞微瞇眼角,神情有幾分懷念,「第一次遇到他時,他還是個不到十五歲的孩子,生長在普通凡人的家庭裡,對靈能界一竅不通,卻無師自通地收服了一隻小惡鬼,害我那趟任務無功而返。」
  
  「無師自通?」張瀚倪震驚了,「諾蘭隊長是半途出家的?」
  
  「何止半途出家?」小黃也忍不住八卦一筆,「他還自己琢磨出一套獨特的御鬼法,是他從小跟孤魂野鬼混在一塊領悟出來的,你看那些鬼使對他多百依百順啊。」
  
  張瀚倪這下連嘴都合不攏了。他以為像諾蘭這麼厲害的御鬼師,應該是什麼名門世家的傳人,就像他們張家一樣,代代都在栽培孩子成為優秀的天師,沒想到竟是自己摸索出來的……啊,這麼一想,法術還經常失靈的自己真是沒用,哭哭。
  
  席利亞接著說:「當時,他空有一身充沛的靈力,卻不懂得運用,收個鬼像要把鬼生吞活剝似地狼狽,事後還因耗盡靈力昏迷了七天,差點把小命給賠了,我看不下去,就順手指點一二,把會的靈能知識都教給他,讓他起碼學會自保,別被覬覦他靈力的妖魔鬼怪吃了。誰知,教著教著,我就成了他半個師父,幾年後,他自己悟出一套御鬼法,又被家裡長輩訓練出一手好武藝,我就把他引薦給偵察部了。」
  
  她說著同時,邊快速翻閱筆記,憑藉自己在布魯克林區住過幾年的經驗,一下子就熟記了地道路線,便將資料遞給他們,語重心長地嘆了口氣,「蘭尼他看著冷漠,其實心很好,只是不愛表現出來,又是第一次當隊長,不懂怎麼跟人親近,所以你們兩個要機靈一點,多用些心,別老是闖禍惹人生氣,知道嗎?」
  
  兩天兵納悶地互視一眼,這以往動不動就東罵一口「該死的蠢豬」西飆一口「宰了你們」的潑辣女王,今天怎麼突然溫柔了起來?難道世界要末日了?誰來救救他們?
  
  半個小時後,小黃車開到布魯克林位於西南角的一座教堂前,就放下蠢蠢欲M的兩天兵與人格異常的席利亞,噴著香蕉味的廢氣揚長而去。
  
  張瀚倪啟動通訊器,回報:「老大,我們到了。」
  
  「……」
  
  「老大?」
  
  過了好半天,都沒收到回音,兩天兵又連續喊了好幾聲,仍是未果,也不知蔚仙在忙什麼,竟連任務進度都不管了,實在是奇怪得很。
  
  席利亞皺了下眉,沈聲叮嚀:「趕緊辦完事。」
  
  「喔。」
  
  三人走上龜裂的台階,抬頭打量彷彿一推就倒的老教堂,灰色的磚瓦滿佈斑駁刮痕,枯黑的藤蔓稀疏爬在外牆,乍似一條條死不瞑目的蛇乾,唯有豎立十字架的屋尖高聳入雲,在這幾經改良翻新的灣脊區顯得特立獨行,也證明了它在這塊土地上的悠久歲月。
  
  此次任務的目標,就在老教堂後面被鐵欄圍起的大片公墓下。
  
  據記載,這教堂本是革命戰爭的一棟避難所,底下錯綜複雜的地道是為逃亡而設計的,戰爭結束後,這塊地就成了殉難者的紀念公墓,如此過了三世紀,因年代久遠和政策的改變,加上負責經營的家族也凋零沒落了,公墓便漸漸成為三不管地帶,饒是如此,地精的惡作劇,也為它帶來不少繪聲繪影的神秘傳說。
  
  「半夜有鬼魂士兵在巡邏,白天有斷斷續續的槍砲聲,還有人在經過時聽到女人尖叫,也有人看到被砍斷下半身的人爬出來……」史戴西臨時抱佛腳地翻資料,不由嘖嘖稱奇,「這裡的阿飄每天都在開趴嗎?」
  
  「哪有什麼阿飄?都死了三百年了,早就投胎啦。」張瀚倪沒好氣地指出重點段落,「那是地精偷的法器造成的幻象,類似土地記憶的場景重現。」
  
  「記憶重現這麼方便?那不知道能不能也能重現……嘿嘿。」史戴西壞笑地摸著下巴,渾身散發出一股子猥瑣味,也不知是聯想到什麼不正經的東西。
  
  張瀚倪瞧他那德行,忍不住罵了句:「死變態。」
  
  「都認真點,往這邊。」席利亞沒有上前敲門,反而腳步一轉,沿著外牆拐進教堂與樹林比鄰的小徑,半分鐘後,就在一張石椅前停下,指著枯黃的草皮說:「搬開。」
  
  兩天兵不明所以,蹲下身一摸,才發現那草皮竟是假的,再聯手往上一拉,就露出底下的一扇拉門,上頭還漆了數字三,看那顏料鮮豔潤澤,似乎是近期才噴上的。
  
  「唉呀,蘭尼還特地做了記號啊?真細心。」席利亞搖搖頭,「可惜了。」
  
  「咦?三號入口在這一頭?可是我剛看……」張瀚倪大驚地拿回資料一看,恍然大悟,「喔,我看錯指北針方向了。」
  
  「什麼三號?」史戴西根本就沒在看。
  
  席利亞一臉「果然」地彈了滴憂桑淚,「他還是低估了你們的蠢。」
  
  
  *  *  *  *
  
  
  時間回到二十分鐘前。
  
  哀聲四起的小巷裡,諾蘭氣定神閒地靠在一台車旁,看著雷德將一干魔物揍得滿地找牙,邊出聲提醒何時收放靈力,儼然是將這群魔物小弟當作訓練新生惡鬼的沙包了。
  
  「行了,打死了不好跟欲魔交代。」
  
  諾蘭此話一出,倒在地上打滾的小弟們便頓時虎軀一震。
  
  華特?早就認出來了還把他們揍成這樣?有沒有這麼欺負魔的?嚶嚶嚶!
  
  雷德「嘖」了一聲,走過滿地躺屍,意猶未盡地問:「什麼時候才能來真的?」
  
  魔物小弟們又是一震,紛紛都怒了!這臭不要臉的新生惡鬼,要不是他們把諾蘭大人當成自己人,還能容他如此放肆嗎?擺在平常,他們早就大開殺戒了。
  
  諾蘭察覺到這股殺意,在車蓋上敲了敲以示告誡,才回答:「等你能打贏我時。」
  
  言下之意,他們還要繼續當沙包嗎?這下魔物小弟們已無力再震,直接暈死。
  
  諾蘭總算是整夠了魔,就滿意地手指一勾,將雷德收回體內,輕輕踢了下車盤,面無表情地說:「自己滾出來,還是我強行驅魔?」
  
  「……」
  
  躲在車底下的人只好慢吞吞地爬出來,抽著一臉乾笑,討好地說:「大人,您別生氣,我們老闆只是擔心您,才派我們來保護您的。」
  
  諾蘭沒有說話,就靜靜看著他那身向泊車小弟借來的皮囊,看得他心底打顫,連忙解釋:「我們進不去飯店才出此下策,絕對沒做出傷害人類的事,連抽煙喝酒都沒。」
  
  「……」
  
  冷風依然吹,泊車小弟又含淚指天發誓,「我保證離開前會把這些人類治好。」
  
  諾蘭這才收回目光,朝巷口走去,「我跟他沒關係了,不勞他操心,都回去吧。」
  
  「別啊,老闆他其實……」泊車小弟為難地跟上去,卻被一個眼刀驚得立馬直切要點,「咳,是收到消息,您身邊最近不太平,他……我們擔心您會受到牽連被誤傷。」
  
  「我身邊?」諾蘭停下腳步,腦海閃過一個念頭。
  
  「是啊,細節不清楚,總之您還是……」
  
  不等泊車小弟講完,諾蘭就把他推到一邊,仔細數了數地上的人,快速翻轉記憶。
  
  抄單的警察、休息的工人、等車的學生、送報的工讀生、買雜誌的上班族全都在這,還有誰?是什麼給他一種違合感?
  
  出了旅館……來訂房的情侶……路過的觀光客……
  
  他仔細回想離開旅館的沿途所見,忽然一個靈光,眼神降至冰點,「披薩……一小時前訂的披薩外送,早該到了。」
  
  一般披薩外送為求趁熱送達,不可能到了地點還有所逗留,那個外送員站在那裡多久了?為何那未裝保溫袋的披薩盒會沒半點香味?但他經過對方時,並未察覺到妖魔或中邪的氣息,那人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普通人類,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泊車小弟不解地反問:「什麼披薩外送?」
  
  諾蘭回頭問他:「你有安排人監視旅館?」
  
  泊車小弟一頭霧水,「沒啊,您也知道,只要是你們偵察員駐紮的地方,都有地府特設防妖魔的隱身結界,我們就算附在人類身上也進不去看不到,怎麼監視?」
  
  對,隱身結界防妖魔,卻不防人類!
  
  諾蘭臉色驟變,立刻拔腿奔跑。
  
  與此同時,蔚仙無事一身輕,就趁兩天兵不在,偷看張瀚倪存在筆電裡的偶像劇,看得樂不可支。溫良賢慧的肯尼熊則忙碌地在窗前晾衣服,邊不時幫上司添茶倒水,徹底發揮他強大的人妻氣場。
  
  忽然,敲門聲響。
  
  「啊,披薩終於來了!」早就餓翻的阿肯立刻屁顛顛地衝去開門。
  
  「太好了。」蔚仙摸了摸肚子,正想說自己也來放縱一回口腹之欲,卻在抬頭望向門邊時,語調急速一轉,「別開門!」
  
  已開了一半門的阿肯不解回頭,「為什……」
  
  「轟——」
  
  一聲爆破的巨響淹沒接下來的話,將他連人帶門全部炸飛。
  
  火光挾帶惡毒的戾氣滾滾襲來,迅速吞噬房內的一切,又緊接著向外炸開,幾乎摧毀了整間旅館。人們驚慌奔逃,尖叫四起,生命在斷垣殘壁中無助掙扎,血味、焦味四處瀰漫,宛如人間地獄。
  
  隱藏在大都會裡的黑暗生物聞風而來,趁隙吸食新鮮的黑化物,一批凡人不可見的魔物逐步向爆炸源頭靠攏,待絲絲魔氣混入飛揚的塵土化成一圈黑網後,空氣就傳來一聲撕裂的輕響,兩道身影前後踏出裂縫。
  
  「這就是你說的只炸一間房?」克里斯臉色不善道。
  
  按照預定計畫,為了能闖入偵察員的房間,約翰催眠一個倒楣人類,利用外送服務,潛進來炸毀結界裝置,同時炸暈房內的人,他們再進來撿走目標物的魂魄,就能功成身退。當然,若能順道炸死幾個偵察員更好,誰知道,爆炸的程度竟會大到波及整棟建築物,大大增加了任務的困難度。
  
  約翰一臉事不關己地聳聳肩,「這怪不得我,誰曉得那傢伙真是個反社會的瘋子呢?居然擅自加強火力,一點都不聽話,真讓人頭疼。」
  
  克里斯瞪著他嘴角的笑意,怒火更盛,「拎盃不介意讓你更疼。」
  
  約翰挑了下眉,正想回話,就被傳入兩人腦海的聲音打斷。
  
  「都閉嘴,先找人。」
  
  安慈的語氣聽起來不太高興,約翰這才收起漫不經心的神情,指使魔物們在遍地瓦礫中尋人。這群魔物對生靈的嗅覺十分靈敏,正是專為尋人而設計的,倘若他們要找的人就在這裡頭,一定能很快就挖出來。
  
  不過,他們等了又等,卻只見魔物們還在搜尋。
  
  克里斯皺緊眉頭,直覺哪裡不對勁,「你確定他當時在房裡?」
  
  約翰也遲疑了,「我安排在所有出口的人都沒見到他。」
  
  「開門的是誰?」
  
  「沒看到。」
  
  「沒看到你就炸?」
  
  「炸彈是一偵測到靈力就引爆,對普通人不會有反應。」見魔物們一個個都毫無所獲,約翰不由勾起嘴角,輕笑地嘲諷道:「果然又如此嗎?」
  
  「……」
  
  克里斯對約翰這個人再厭惡,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對那句話的感同身受。
  
  他沒好氣地踹了下腳,腳邊的石粒就低空劃過一道弧度,落在一塊疑似3C產品的金屬面板上,發出沈悶的聲響。他循聲一瞥,望見那焦黑的板子上似乎貼著三個中文字,翻倒在一旁的床架下還壓著一塊黑色布料。他心中一動,抬腳走了過去。
  
  那布料看起來十分柔軟,在爆炸的摧殘下,竟沒沾上一點塵土,即使不特別去摸,也能看出它不俗的質感,這不像是凡間會有的東西,卻落在這個老舊的旅館裡,不免讓人有所猜疑,被壓在床架下的,會是什麼東西,還是什麼人?
  
  就在克里斯伸出手要摸上床架時,一道靈光就穿破結界襲來,驚起一陣波動。
  
  約翰神色一凜,立刻退到隱密處,剛將身影沒入空間裂縫,兩隻一胖一瘦的鬼使就從天而降,與魔物們迅速交纏起來。
  
  克里斯轉過身,望著破除魔網走來的人,極其挑釁地笑了下,「唷,小面癱,專程等你離開了才動手,你居然還跑回來,這叫我怎麼好意思不再捅你一次?」
  
  「……」
  
  面對這充滿調戲意味的雙關語,諾蘭還未有反應,雷德就耐不住火地要往外衝。
  
  諾蘭一把揪住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惡鬼塞回體內,一手握緊臨時充當武器的鐵撬,直言道:「那個藏頭藏尾的傢伙也在這吧,都滾出來一次解決。」
  
  克里斯吹了聲口哨,也不管對方說的是英文,就台裡台氣地說:「丟啦(對),那混蛋就是只會藏起來的俗辣,這點……欸幹!拎盃還在講話,搞什麼偷襲?沒禮貌!」
  
  諾蘭沒回話,逕自靈巧地翻轉手腕,朝克里斯的要害連連出擊,身若驚鴻,將一根髒污的普通鐵撬使得行雲流水,宛如一把靈氣逼人的利刃,招招凌厲,全然沒有負傷未癒的樣子,饒是克里斯身經百戰,也幾乎找不出破綻,又顧及安慈的交代,只能見招拆招地不斷閃躲,傾刻間,兩人已過招十餘回,一直僵持不下。
  
  然而,經過改造的魔族身體終是不同凡響,尚未痊癒的諾蘭漸處下風,依舊矯健的克里斯便一個錯身,任由肩膀被鐵撬扒下一塊肉後,右手一抓,鉗住諾蘭的手臂,另一爪則往他的腹部襲去,疾如雷電,掌風未至,已先令傷勢隱隱作痛。
  
  諾蘭緊急避開腹上舊傷,不免扯動皮肉而所有遲緩,左手雖及時擋下攻勢,卻也被箝制住,再抽不開身。這時,他聽克里斯怒吼:「操你個王八蛋!到底好了沒?」
  
  他們在拖延時間?
  
  諾蘭心中一驚,沿著克里斯的視線望去,竟見本無一人的斷牆憑空走出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剎那間,曾感應到的影像就與對方的臉重疊,腦海迴盪起雷德憤恨的嘶吼。
  
  「別急,我才剛查到正確位置。」約翰慢條斯理地收起手機,朝諾蘭舉起一把黑霧繚繞的槍,優雅笑道:「抱歉了,親愛的,我們大人特別交代,要請你好好休息。」
  
  扳機扣下,一聲槍響蓋過群鬼驚嚎。
  
  「砰!」
  
  
☆ ☆ ☆   ☆ ☆ ☆   ☆ ☆ ☆


後記:


  快截圖作證!克叔又亂調戲人了,董小七森77~AwA


  【下篇預告】《天兵福運》: 字數約六千多字,預計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365娱乐游戏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11.05.2018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