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百五十一章鬼谷山一役(上)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1-12 21:18      字数:2162
  庭院白雪上落下一雙腳印,姬發雙手背在身後孤身踏雪回大殿,鳳眼流轉若有所思的光流。他應了恩人封他為侯,這事兒他怎麼也要做到,可這事兒,只有兩個字難辦。

  「聖上,奴才回來了。」

  喜福彎著勤快的身子,踩著碎步自他身側作揖後走近,隨口問了句丁二看懂沒,喜福按著丁二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一回。

  「丁大人還說沒忘了鬼谷山大吃大喝的日子。」

  語末不再多言,姬發就喜歡喜福這番恰到好處的分寸,言必精,知而不多言,一如現下,喜福擺明的知道那道旨意不單純,卻懂得適可而止,傳話也是點到為止。

  「你倒是謹慎小心。」

  「奴才不敢贅言,說的字字句句都是丁大人口述。請聖上恕…」

  「哎。沒想定你的罪。」

  姬發只是覺得喜福這般謹慎小心的心思和自個兒有點像,轉身背著走朝大殿漫步走去,隨口又聊起喜福的身世。

  「瞧你這謹慎的心思,在家排行老二?」

  喜福腳步一滯,卻也是一瞬,下一瞬趕忙跟上:「奴才家裡人多,要算起來是排行老二。」

  「是嗎。那和朕一般。也要算起來也是排行老二。」

  姬發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但說苦也不是苦,還透著一絲無奈,想他分明不想認爹,這會兒在別人面前,還是得說自己是姬昌的孩子。越想越悶,雜雜牽牽,他覺得自己很糟,就像是自己不幸也希望喜福和他一樣不幸,就想拉著他結一組名叫老二都很不幸的連盟。沒繼續探問,他總覺得越問越悲哀,找什麼同盟,還真當這世上的人都不幸嗎。轉足回大殿,也就在轉身時錯過喜福暗暗鬆了一口氣慶幸的神情。

  大殿隨著喜福點燈又亮了一角落的紅火燭光,燭光裊裊,姬發有意無意的用食指撥玩燭火,漫不經心的隨口呢喃一句。

  「朕想討他開心,遂他的願封他為侯,可也不見他開心…」

  喜福擰熱帕巾的手一頓:「聖上帶他已經百般優待,奴才以為他不是好歹,當驅之,怎還會封他為侯。」語末,他捉著熱帕巾跪地:「奴才誑語,請聖上恕罪。」

  姬發難得沒讓他起身,他鳳眼無意識地朝窗外飄遠,沈默間,腦海裡盡是謝主恩孤單摸著肚子的寂寞背影。

  「恩人他以前很愛笑的,天不怕,地不怕,朕相信就算放他出宮,他也能活得好好的。」

  喜福斂下若有所思的眼色,啟唇想說什麼,卻再見了姬發放遠寂寥的眼色時抿唇,靜謐瀰漫,一瞬間大殿內靜悄悄。姬發朝他伸手,撩過他手上的帕巾擦手,而後像扔球一般將帕巾扔向水盆,沒扔準,帕巾就這麼不給面子的躺在地上。

  「既使是王,凡事都不能稱心如意。」

  撐著膝蓋頭,他露出調侃的笑顏,自個兒走到水盆邊拎過帕巾,一把扔回水盆,而後回頭,見喜福仍跪地,他默默嘆了一口氣才讓喜福起身。 

  「朕,不喜歡你那句當驅之。能驅之,朕早就趕他走了,不是?下回,說話謹慎些。」

  他是真的氣惱,可他也知道不該遷怒於喜福身上,他好不容易能與恩人相聚,驅之,談何容易。喜福聞言身子一震,諾諾接令,在離開寢殿前回頭望了大字形倒躺在床榻上的姬發一眼才離去。離開寢殿,他靠上寢殿木門,遠望天井上那一方黎明星空,喃喃—

  「…得趕緊和小主子相認。」

  喜福踩著疾步走回西廂,每踩一步,步伐就快那麼一些,抿緊嘴片,心裡頭唸著與玄亦的誓言,他答應過玄亦要好好的保護謝主恩,現在就等著他封侯後出宮,只要一出宮,他便能…

  「庚兒…」

  是謝主恩的聲音。循聲,喜福這會兒連藏也不藏,直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小窗內暈出暖暖熱火,那是和屋外凍得臉紅嘴巴呵霧的世界完全相反的暖和,喜福順著窗緣步步走去,順著窗縫見著謝主恩慈愛的摸著懷裡的孩子。

  「庚兒。帝辛他要的是365娱乐,不是我們。」

  這話乍聽前村探不著後院,喜福聽得有些懵,卻又在懵懂中聽懂了謝主恩的倔強。

  「爹撐著你,爹會撐著我們倆的365娱乐。往後,沒有…沒有帝辛,又如何。咱們還是能過得比以前好。」

  喜福的腳步就像讓釘子釘在地上一般動彈不得,腦袋一片空白,他該完成玄亦與他的誓言,與小主子相認,好好守護小主子才是,可又不知為何他忽然覺得自己也好、謝主恩也好,都是讓人拋棄遺留下來的,孤單單的活在新朝之中,孤單單的服侍新主子,腦子裡的思緒紛亂,想著新主子,他便想起姬發,想著姬發,他便想起姬發對自己的信任…。再回神,他腳步已經落在西廂之外,佇立在白雪小徑上,仰首,他望著天頂落下的飄雪。

  「我也能過得比以前好…嗎?」

  玄亦…

  ***

  七日後是日光透不過白雲靄靄,整片黃土灰濛灰濛,飄霜飄雪,是連走在路上呵氣都成霧霰的冷天。姬昌入殮賜諡號之日,老臣自然不敢耽擱再冷也是百臣百將跪地送文王入土,一個個穿著白麻掛黑麾,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隨棺步向央澄湖。

  央澄湖是座雪水湖,位在山谷間,長年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冰封著,不見清澈湖底,只見滑冰雪白。可奇妙的是,湖中央終年不結冰,遠望偶爾還能見著銀魚躍水的奇景。如今隆冬之際,湖面四周早已結凍,要入殮只得鑿冰。

  衛兵順禮走步,走一步停一步,禮數所到不敢怠慢,喜福一聲「起」,衛兵齊步同手將棺木提起緩緩放在一塊三米長、兩米寬的木舟上。四方木舟上頭綁著四條繩子,繩子上頭各有五道齒輪,左邊還有一道把手,把手之上還有一扇像木門一樣的四方框,瞅著也超過三米長,要比木舟大那麼一些。

  「落棺。」

  喜福又是一聲吆喝,棺木上木舟就這麼擱在硬梆梆的湖面上。姬發隨後走上木舟,鳳眼冷冽望著棺木,聽著身後老臣哭得死去活來,他雙眼更顯得冷情無波。

  「朕感念…爹為我新朝建功豐業打下基…」

  「要真的感念,聖上就該殺了妖狐!前朝餘孽不除,還特賜封侯!聖上!先王死不瞑目!」

  姬發眼神一凜,先王!誰說他姬昌配得先王這詞!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等待~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