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百一十五章 玄亦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8-26 21:42      字数:2297
  孫福雙手顫抖,臉上沒有平日那副跋扈的冷傲,雙眼充滿壓抑悲傷的血絲,渾身顫抖。

  「玄祈、玄…曜他們都…都死了。牧大人,玄亦呢!玄亦當是沒吃著吧!」

  牧珆這才驚覺事情不對,正要回頭,玄亦搖搖晃晃的身子朝他撲來,嘔了一聲,硬是吞下幾欲溢出嘴角的毒血,手爪緊緊抓著牧珆的衣袖。

  「快!無恩他…他那兒也有一籃!快…快…」

  牧珆聽見無恩二字,臉色一變,提腿便著急地朝華玫苑奔去,失去重心的玄亦撐不住腳步,兩眼一暗,昏沈沈的往前傾倒,孫福這會兒管不了什麼規矩,一個箭步往前跨進革虞院雙臂一攬,染滿紅血絲的雙眼再也撐不住淚水,望著直吐黑血的玄亦,逐漸潰堤。

  「…不…玄亦,不要離開我…」

  玄亦喉嚨滿是鐵鏽味腥血,朦朧中見著孫福的眼淚,不自覺地也跟著哭了,眼角流淌一痕水淚,往事如走馬燈似地一幕幕晃過眼簾,玄亦喘著一口氣,用盡力氣勾著孫福的衣角。

  「孫福…無翱的死與你無關…」

  無翱乃是鹿妖,更是昔日裡三央院裡頭最老的妖物,在孫福還是子字輩宮人時幫了孫福不少忙。孫福當年也是單純,人對他好,他便護著,更何況無翱模樣像個慈藹的老爺爺與他老家阿公有幾分相似,他便更多了幾分袒護。

  「你說這個做什。來。我背你去看太醫。」

  「得說…再不說沒時間了…」

  「閉嘴。什麼沒時間!」

  「…無翱便是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才自甘領罰…任由宮人亂棍…」

  「那是我害他的!否則,他還有千年百年可活!」

  初入宮,他毫無權勢,就三央院裡頭的天人和妖待他親切,幫著他免受其他宮人欺負。但這世道就是如此悲哀,善良的都不長命,他越是護著無翱和玄亦他們,他們吃的苦就越多,最後還讓無翱賠上性命。

  玄亦舉起顫抖抖的手蹭過孫福的臉頰,在他耳旁溫柔的輕語:「我們…活太久了。孫福,你可記得…」

  他已然迷濛,連抬手都顫抖,喘息聲越喘越沉彷彿連抽一口氣都是痛苦,孫福聞聲回頭,他不能自己的流淚,回頭那瞬間與玄亦四目相視,望著他逐漸發灰失色的眼瞳。玄亦仍虛弱的給他一抹笑。

  「你可記得我說過…若是為人,那還能有短暫花火,與你…與你砌茶談天,牽手過日子…」

  相戀不得,相近不能,明明就在眼前,天人卻得守著遺願,不得留戀於世。

  孫福抿緊顫抖的唇,鼻涕眼淚齊流:「我揹你給大夫瞅瞅。然後咱們、咱們下半生都這麼過!」

  說著,他便一把背起玄亦。玄亦無力地趴在他背上,望著孫福緊張欲哭的臉色,他張開雙手臂緩緩的環著孫福的頸項,孫福讓他這麼一摟,腳步停頓了下。

  「孫福…化瘀藥我都有好好擦…」

  「…嗯。」

  昔日,他們倆相知相惜,便是知己知彼才彼此疏遠,便是相惜相戀才形同陌路,連個像樣的擁抱也沒有過,然孫福知道玄亦是知道他,懂他的。

  「我、我、我留給你的糖葫蘆呢?」

  「吃了,我知道…那是你特意留給我,專給我…我一個人吃的…還留著…留著一、一、一…嘔…」

  溢出嘴角的鮮血順著孫福後頸沾紅他衣襟,孫福心頭一顫一顫墊了墊他的臀腿,。

  「玄亦。如你懂我。我也懂你。」

  他染著哭腔,故作淘氣,輕鬆。

  「你現在掛念著無恩,對吧?」

  「…嗯…無恩…有…有孕…我得…保他們…保…」

  「好。那你得撐著。我領你、我領你去華玫苑,咱們一塊兒保住大商子孫,可好?」

  玄亦在他耳旁露出輕笑的氣息,那一聲好幾不可聞,輕挪臉頰,他順著孫福的頸項貼上,隨著他腳步顛頗迷蒙蒙的視線一上一下的搖晃。他彷彿見著一百多年前剛入宮的自己,踩著小腳步,戰戰兢兢的面聖,陪著小王子長大,而後遇見孫福。

  「孫…孫福…」

  「怎麼?」

  「來世我要為人…你呢?」

  孫福年幼被賣,去勢入宮,一輩子男不男,女不女,他曾埋怨老天不公,也曾對著玄亦憤世忌俗的發脾氣,還說他下輩子也要當天人,當妖也比當人好。

  「我隨你。你為人,我也為人。…一、一、一輩子砌茶聊天,牽手過過咱們的小日子。」

  混著鼻涕眼淚說話,他還是隨著玄亦的願和他相許來世,回頭瞥見玄亦心滿意足的笑容,孫福更是加快腳步,每跑一步,都嚷著玄亦的名兒,讓他撐著、撐著。

  「玄亦!」

  未過後宮拱門,謝主恩便朝他們大喊一聲,他未著鞋襪,奮不顧身地赤足朝他們奔去。

  「玄亦!玄亦!」

  呼喊聲很是飄渺,玄亦知道自己讓孫福挪了個溫暖舒適的位置引他安然的枕躺,撐開沈重的眼皮,順著狹窄的眼縫望去,他已然抓不住焦距,努力定神卻只能見著玄靈珠的藍光,伸出沾血的手,手指撫上那抹藍光,露出淡淡笑容。

  「…恩…無恩…今兒的晚膳是我煮的…你要吃…吃光…」

  「廢話!自然是會吃光!你快醒醒陪我一塊兒吃!」

  「…好…要吃…吃光…」

  先祖早已安排好了,就待時機一到,天時地利人合,他責任已了,和該安心隨先祖歸天,可他,為何傷心。玄亦抽了一大口氣,虛弱的身子如充氣的氣球一般鼓氣又消氣,他努力地睜大眼,定睛就想好好的看看孫福。

  「…孫…福…」

  「…嗯?」

  「…趙一謙…」

  孫福眼神一怔,那是他的本名,他只和玄亦說過,說他是鎬京商賈趙府的私生子,由於是通房奴婢所生,不被爹親重視,娘死後,讓人給賣了也不見爹親來尋。

  「玄亦。你來世也該叫玄亦,我好…我好尋你。嗯?」

  這話引謝主恩一怔,他早就猜著他們倆定有什麼曖昧情愫,現在他該好好笑玄亦,弄得他臉紅耳赤羞得不能自己才是,可張口,哽咽的淚水便掐住喉頭,什麼話也說不出。

  「…謙…」

  黑曜石眼如染灰墨一點一圈地成了無神的死灰色彩,玄亦嘴角掛著滿足的笑,眼角卻還是流下不捨的眼淚,幾不可聞地飄出一句。

  「…來世…見…」

  頭一側,玄亦窩進了孫福的懷裡,已然斷氣。謝主恩伸出激動顫抖的手還沒抱著玄亦,玄亦就讓孫福摟在懷裡。孫福早已泣不成聲,卻是忍著傷心,低頭與玄亦額碰額,不斷低語。

  「…不喝…不喝孟婆湯,今世許來世,咱倆來世就過過小日子…不為天人,不入宮,生在胡同,過家常…過…家…」

  謝主恩伸手摸了摸玄亦逐漸失溫冰冷的臉,而後仰首,如狐狸如狼如獸悲泣,仰頸吶吼—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評分~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