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百一十四章天人(下)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8-24 21:06      字数:2922
  天人不識凡間字,玄亦執筆左畫右描,畫了茶壺和茶葉,水八分,茶葉兩三片,還有,水得滾燙後一把灌入茶壺中,隔壺冰鎮。

  「不知元喜公公看懂沒。」

  臉上多了一痕墨,嘴裡念一句叨絮,念著自己圖畫得太醜,就怕元喜看不明白。但其實他畫的壺是壺,茶葉也是仔細,連著滾滾燙水也添了幾縷白煙示意,一目了然。

  「大王愛喝的冰茶,大王二字該是這麼寫,還有…冰…糟了,茶怎麼寫呢。」

  想了想,茶字,他便畫了一只茶水杯,收墨後,將那張畫了煮茶的絹子給掛在小廚房的牆上,望著絹子,他眼裡多了許多不捨不情流,眼角悄悄染上一抹水淚。

  「大王,奴才能留下的東西不多…」

  默默擦拭淚水,玄亦安了安心神恢復平靜,慢條斯理的洗手後打開灶上大鍋,將他悶了半刻鐘的魚取出。他如慈母為孩子精心準備晚膳,取了小瓢子嚐味道,放入膳食竹籃後又多拿了一層放滿冰角的竹籃,轉身取出一小甕酸梅放入冰角竹籃,竹籃內也擱了一塊防水上油的絹子,再蓋上竹籃時,玄亦手指輕輕撫過梅甕和那張絹子,黑曜石般的眼竄流複雜的情流。

  「不知還有多少時間…」

  語末,他拎提竹籃,步步走出小廚房,小廚房門外啞奴像是等他很久一般拿著掃帚盯著他,玄亦看不明白啞奴無聲的凝視,單單和平日一般朝他作揖後朝門外走去,然,啞奴卻不知在什麼時候瞬間走近他,拿起掃帚在他四周掃了一圈。

  「咦?啞奴?」

  不明白啞奴為何繞著自己掃地,玄亦揣著疑惑往前踏一步,然啞奴也沒阻擋,就是跟著他掃,一路掃出革虞院,待玄亦跨出門後回望,啞奴仍是遠遠的望著他。玄亦疑惑是疑惑,但仍守著規矩朝他作揖一拜才轉身,也就在他作揖彎身的那一瞬沒瞅見啞奴手上的掃帚擋著兩團高聳閃爍紅眼的人型黑霧。再抬頭,啞奴正好轉身冷情冷漠得很,玄亦稍稍歪頭疑惑了下,不懂啞奴為何送他出院子,揣著疑惑轉身,他提著膳食竹籃步步走向華玫苑。

  才推開華玫苑,便聽見無花和無鳴嘰嘰喳喳鬧得不可開支的吵鬧聲,伴著小桃微微諾諾的勸架,聽起來整個院子就是熱鬧。

  「遠遠的就聽見你們鬧。」

  「玄亦!啊!都這時辰了!你送什麼來吃?」

  聞香回頭,無花撇下吵得面紅耳赤的無鳴自顧地咚咚咚奔向玄亦。玄亦笑望,還沒開口,無花便猜著。

  「有甜梅的味道!」

  「無花妳的鼻子要不要這麼靈。」

  提了提竹籃,玄亦他多醃了一甕甜梅,說他不識凡間字只能畫下了配方。

  「無花,這配方我給你說說,來日,小主子若想吃,你便按著配方做給他吃,解解饞也好。」

  「咦?玄亦,你怎地不自個兒做?」

  「你想偷懶?」

  怕是和謝主恩相處久了,這種狡黠的四兩撥千斤,他似乎也學了幾分。無花趕忙說沒沒,見著玄亦偷笑,便嚷著說玄亦學壞了,會欺負妖。順著她嘰嘰喳喳吵鬧的氣氛感染玄亦這才舒心的笑了開來。

  「小主子呢?」

  「還犯睏呢。今兒不知怎地一聞著肉湯味兒就吐。明明昨兒還吃很多的。」

  「是嗎。那我趕緊去看看他。」

  他怕是真的著急,連要讓無花存放的甜梅也沒給,提著沈沈的竹籃便往屋裡走去。推開木門,他踩著輕輕如貓的腳步順著睡得沈穩的呼吸聲走近,啟門風吹,謝主恩的狐狸耳抖動了兩下,努努鼻頭,懶洋洋的睜開一絲眼縫,順著玄亦望去。

  「玄亦。真煮了魚片來了。」

  懶洋洋地發笑彎眼,信任的笑意全寫在臉上,便是知道是玄亦,謝主恩任由自己慵懶的賴在床榻上,小手拍拍床榻讓他坐下。

  「想躺著吃晚膳?」

  「…還不餓。你陪我聊聊。」

  單是聽著不餓,瞎擔心了一會兒,見謝主恩安然無事,他便坐在床邊仔細的瞅瞅他。

  「不舒服?」

  「沒事。肚子裡還小狐狸頑皮。」

  玄亦不知有孕是什麼滋味,但很久以前玄祈說過那是再累也覺得幸福的事。陪著謝主恩聊兩句家常,像是他喜歡吃魚還是肉,謝主恩答非所問,說他想吃不包肉的餃子。玄亦瞢了下,說那要怎麼做,謝主恩說他也不會但就是想吃,正當玄亦苦惱得皺眉時卻瞥見謝主恩賊賊的偷笑。

  「你好啊。又欺負我。」

  「…我怎敢,疼你都來不及呢。」

  玄亦眼神一怔露出喜悅之色,他是天人,自小讓老祖母教導愛人要比愛自己多,從沒人和他說這般親暱動心的話。

  「…我也疼你。」

  說這話他又不自覺地摸著謝主恩的肚子,謝主恩嚷著他偏心,就疼小狐狸不疼他,熱熱鬧鬧又鬧了一會兒,直到疲倦感湧上,才撐不住眼皮的攥著玄亦的衣角打盹。

  「…玄亦,我同你說…我會妖術了…」

  「妖術?啊…你是說像上回讓皇城下整整個把月的雨那戲法?」

  「不止那些。」

  謝主恩俏皮的伸出食指揮動兩下,比了個不不不的手勢,玄亦就當他鬼靈精,拉下他的手,叨念兩句眼睛都睜不開了還不乖乖睡。

  「還有哪些?」

  伸手為謝主恩拉拉被腳,玄靈珠護體,千年銀狐的靈力隨著玄靈珠而動,連解靈玉也鎖不住銀狐妖力。

  「…我還會…哈姆…會將人變…變…」

  謝主恩含著咕噥聲的聲嗓變什麼玄亦沒聽清楚,但瞅著謝主恩昏昏欲睡,他便不好在叨擾,才起身,又讓攥著。

  「咱們再聊會兒…」

  「…你啊你,都快睡著了還想聊。」

  「就是要聊。你…哈姆…你起話題。」

  這可難倒了玄亦,不過他也沒想太久。伸手又無意識地拉拉被腳,眼神雖望著謝主恩,卻是飄渺遠望。

  「…天人原本居住在東方偏北處的仙靈山頂,山頂終年白雪靄靄,暑中才有一抹暖意自腳底竄上。」

  「冷啊…我討厭冷…得穿很多…」

  「呵呵…說冷,那山頂上有百座暖泉,我小時候,阿娘便常領我至向陽山面那頭的水簾洞內洗身子。阿娘常說洗一回能暖半個月,若是每天洗,自然是終年不覺得冷。」

  謝主恩發出慵懶的笑聲,挪了個舒服的位置,臉頰就掛在枕頭上擠壓成一團,額頭貼著玄亦的手臂。

  「…嗯…仙靈山頂…那在哪兒…」

  玄亦眼神一怔,靜了好一會兒,伸手梳爬謝主恩的銀髮,見他沉下睡著的呼吸,他便在他耳邊細語。

  「無恩,你聽好,東方白頭山,百川向陽奔,玉鈴鐘花綻,草露劃虹橋。」

  語末,卻見著謝主恩發出沈沈的呼吸聲,他心裡有些焦急,先祖遺願有道不可留下字跡,不可塗鴉劃山,現在這會兒他真擔心謝主恩沒聽著。輕輕的搖動謝主恩兩下,謝主恩咕噥一聲,說他醒著,讓他繼續說。玄亦便是認真、乖巧地在他耳旁說了一遍又一遍。

  東方白頭山,百川向陽奔,玉鈴鐘花綻,草露劃虹橋。

  待小桃進門才打斷他的呢喃,小桃雙手捧著一籃果子,提了提,問他要不要留下一塊兒吃晚膳,吃些果子也好。玄亦見著那一籃果子與他午膳那籃一般。

  「這可是大廚讓送來的?」

  「是啊。大廚想領自家孩兒入宮辦差,這會兒硬是讓人拿果子來,說是要讓主子嚐嚐,推也推不掉。」

  玄亦淡笑,宮裡便是如此,誰不是攀著誰在過日子,沒和小桃多說那些宮裡不成文的淺規則,他便是輕輕拉開謝主恩的手,為他掖被後提腳緩緩走回書殿。

  心情似乎隨著夜色跟著沉靜,沒了早晨那種熱紅眼的激動,和往常一樣,倒了杯茶水後安定定的坐在小桌前。小桌上也擺著一籃果子,隨手取了顆紅色的桃子咬了一口,確實香甜,水分也多。

  碰!碰!碰!碰碰碰—

  「大王!元喜公公!快開門!」

  孫福的聲音?玄亦撐著桌子起身,也不知是不是今日太過勞累,他突然覺得犯暈、嘔心。

  碰碰碰—

  革虞院大門又讓孫福邊嚷邊搥,他喊得著急,逼得牧珆不得不將他阻擋在門外,冷言訊問。

  「孫福。你這是在做什麼。」

  玄亦扶著額頭緩步走出,每走一步,他的腳步就沉了一步,連著額頭都沁出一層薄汗,迷濛的眼色遠遠的就見著孫福渾身顫抖,緊緊抓攥牧珆,急得話都說得嗑吧。

  「那果子、那果子不能吃!那果子有毒!三央院的天人死了!死了!嗚……死了……」

  玄亦一凜,心頭跳快了一拍—

  果子…,無恩那兒也有一籃!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夜月贈月票~(謝謝謝謝謝~感謝追文~)
感謝推薦評分送小發兒~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