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五十二章 漩渦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3-15 00:00      字数:3485
  七彩雲如水瀑從天傾瀉落地,光霧打在地上反彈成了一波波彩色霧浪,謝主恩琥珀色眼瞳一亮,一蹦一跳好奇的蹲在霧浪前,不安分的手爪朝霧浪抓去,碰著前卻讓申公豹一把抓攥,兇巴巴的斥喝。

  「你不要命了嗎!」

  讓他一喝,謝主恩嚇得縮了縮尾巴,琥珀色眼瞳無辜的瞅著申公豹。

  「不就是霧嗎?」

  委屈的嘟囔一聲,嘀咕說長大了就是不一樣搞叛逆什麼的,撇嘴的可憐模樣多了一抹身為父母的傷心感慨。申公豹沒想兇他,讓他委屈的一嘟一囔,兩坨黑眉擰捲就想解釋些什麼。

  「這是七彩雲嵐。」

  蹲在霧前,他也伸爪抓了抓霧浪,手一轉霧浪就成的布滿閃電光絲的雷球,放在謝主恩眼前,兩人眼瞳裡就印著一閃一閃的雷光電火。

  「這霧嵐效力等同於銀芝網。」

  「銀芝網?那豈不是碰著了就哀哀叫!」

  「此等神器,舉凡妖物、無歸、魔物碰著,輕則斷肢留命,重則如雷劈,全身焦黑,一瞬成灰。」

  「還神器呢!這般歹毒!」

  他這話說的無心,但聽者有意,申公豹灰藍色的眼神畫過一絲受傷,抬眸就印著謝主恩窩蹲的嬌小身子上,閃爍不安的光流,小心翼翼又帶著一絲敏感的心思,啟唇多說了一句。

  「神器乃天宮神尊所造,我與他們不一般。」

  窩蹲在地上,謝主恩歪頭靠在膝蓋頭上側臉望著申公豹,剛剛那話怕是讓大斑敏感的想多了,惹得大斑擔心自個兒嫌惡他。他是永遠不會嫌惡大斑的,是小豹子精也好,神仙也罷,他還是大斑。手爪抓了抓地上粉雪,猛地啪了下砸向他那張小豹臉,見他傻愣愣的吃鱉樣,謝主恩調侃的飄出一句。

  「真不一樣,連偷襲都不會,毒也毒不過那些神~」

  於他,大斑就是大斑,是神也好,妖也罷,都是他勇敢的小豹子。

  「從今兒起你便和我一塊當妖~當我的手下!」

  讓他一砸,還嚷著讓他當他的手下,被認同的歸屬感令申公豹暗暗的偷笑了下。

  「狐狸精,你搞偷襲,太過狡猾!沒個老大的樣。」

  「我是狐狸精嘛,不奸詐、不耍詐,活著幹嘛。」

  他初道這世界,大斑就在他身子上嚷著狐狸精不耍詐活著幹嘛,奶聲奶氣的娃娃語猶然在耳,在抬眼望著這十八歲個俊俏公子,心裡頭又是一陣感概,不由得帶著寵溺的伸手摸了摸申公豹的頭。

  「你還摸啊。再摸,天就黑了!」

  謝主恩撇嘴,回眸瞪向帝辛就是怪他打擾他們敘舊,帝辛也是幼稚,走近他們倆,也不知道是刻意還是不經意,長腿一邁硬是岔開他們倆,而後才往雲霧裡走去。雲瀑本就對人無害,他輕鬆自在地穿過七彩雲嵐,回頭瞅瞪那隻傻爆眼的狐狸,朝他咧出壞心又捉弄他的笑容。

  「啊~都忘了你進不來。」

  又是一抹壞笑掛在嘴邊,還朝玄暘招手讓他趕緊跨進雲霧。

  「我們四個,也就你過不來,寡人瞅著你就在這兒待著等著咱們探、回、來。」

  謝主恩懵了下,心頭更是喀噔的丟丟了一小下。七彩雲是他說要來的,現在就他一隻妖進不了雲霧裡頭,那他來幹嘛呢。

  「可惡!那我不去了!不去了!」

  聽見他說不去,申公豹盤腿一璇,悠悠哉哉的坐在半空之中,雙指像夾麵條一樣捏起一片雲嵐把玩。

  「狐狸不去,那我也不去。」

  沒出聲的玄暘黑曜石般的眼色瞟動,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杵在原地,他這麼一愣一杵反倒讓帝辛成了被排擠的那個人,自己孤單單的待在雲霧之內。謝主恩眼尾立馬上彎,笑得賊兮兮,指著他鼻子笑。

  「噗!哎唷唷~我們四就你跨進霧裡,要不,你去、你去~嗯~」

  得了便宜一定要賣乖,謝主恩下巴靠在攤成小花樣的手掌心內又一聲可愛巴巴的嗯同情了下帝辛。帝辛激不得,讓他嗯了一聲更是惱怒,跨出雲外,一臉惱羞成怒的模樣瞅著謝主恩拿翹的模樣伸手就是一捏,捏著他鼓鼓的臉蛋。

  「瞧你得意!都是你出的餿主意,這不浪費寡人的時間,什麼也沒探著,就在這兒瞎耗!」

  謝主恩也不願意啊,他是真心的想探探姬昌這座城裡賣的是什麼葫蘆什麼藥,回頭瞅著申公豹和玄暘討救兵。

  「能有什麼法子,領我進去嗎?」

  申公豹資歷淺,一時間也沒法子,倒是玄暘咧著黑嘴說了幾句而後從頸上的韁繩中取出無恩二字的解靈玉紅繩,朝他們倆喵嗷一聲,黑嘴獸牙叼銜細繩,又朝謝主恩面前晃了兩下。

  「解靈玉?」

  說話的是帝辛,他一臉不解,但眉頭緊蹙的模樣瞅著又像是知道些什麼。謝主恩跟著定睛一瞅,見著上頭的無恩兩字,驚訝地指著那條紅繩。

  「這還是我的解靈玉呢。」

  他攤開白嫩嫩的手掌欲接,帝辛一把抓下他的手掌,兇巴巴的斥喝謝主恩一句。

  「你傻啦!那是解靈玉,碰著便疼死你!」

  宮裡頭妖物一輩子也就疼那麼一回,戴上解靈玉壓制妖力,直到死後才解開。他就算不是妖,也見過幾回妖物戴上解靈玉後那副猙獰的模樣。謝主恩上回戴解靈玉時沒感覺,這下讓他一吼,就覺得委屈、不服氣。

  「我疼是我的事,與你何干?」

  「你!對!疼死你也不干寡人的事!」

  他剛剛就是鬼迷了心竅才掛心他疼不疼!惱羞成怒的背過身,雙手插在胸前瞅著就是鬧脾氣的模樣。謝主恩撇撇嘴,他沒想和他鬧僵,但不知為何,就是控制不了脾氣和帝辛鬥兩句,默默的聽從帝辛的話收起手,先探問個清楚再決定要不要戴。

  「戴這東西,會疼?」

  申公豹也幫著說兩句,圓圓的小黛眉又擰上一痕:「玄暘,這東西收斂妖性,雖然讓他避開雲霧,可……」手爪一抓,撩過那條紅繩:「戴上後狐狸精怕是會疼上好幾個時辰。進入雲霧中也無法行走。」

  玄暘嘴角依舊是那抹溫柔的笑,獠牙銜過紅繩,沒等他們反應便將紅繩扔向謝主恩。紅繩輕輕地落在謝主恩手胳膊上,他先是緊張的啊了兩聲,但他真的不疼也就啊啊兩聲後,又乾乾的啊了一聲。

  「啊啊…啊?」

  不疼呢。他真的不疼。倒是解靈玉碰著他雪白肌膚就散出紅光,紅光暈如甜甜圈一般一圈一圈繞著他,最後沒入他的身軀,銀毛耳和狐尾也隨之收回軀內,而後解靈玉便如同玉鐲子掛在手腕上。帝辛那是聽見他啊第一聲時便緊張的回頭,隨後見他一臉沒事樣也是驚奇:「狐狸?」

  「不疼呢。瞧我!」

  轉了一圈,少了尾巴耳朵,謝主恩就覺得自己太像個人,現在有點憋扭。

  「沒事便好。省得給咱們添麻煩。」

  「呿。連句好聽話也不會說。當心你老了以後沒朋友。」

  低頭他轉轉手腕,看看自己的身子,真是一點也不疼。

  「狐狸精,你真沒事?」

  反問的是申公豹,圓圓的黛眉擰卷打結一臉不解,灰藍色的眼直打量他,驚愕的看著他毫無反應的模樣。謝主恩露出溫和的笑容搖搖頭,才要開口,帝辛就搶在他之前回了一句。

  「哪能有事。怕是世上的蚩蠊都死光了,他還活著。」

  謝主恩真覺得帝辛幼稚,沒事找事,難怪他們倆不合!老是鬥嘴鬧僵!回頭,他賊巴巴的用指甲偷掐他一把,指甲狠狠地轉他個兩圈,掐得帝辛哀哀叫。帝辛力大,一把抽回手胳膊,左手直搓著右手臂上那小小的指甲掐痕,氣噗噗的瞪著他,這隻狐狸竟然和他搞這種台不上面的小動作!

  「我炸了你!」

  仗著自己力氣大,他一把扛起狐狸掛在肩頭上,伸臂就往雲裡衝。謝主恩還是有點後怕,萬一解靈玉沒效,他不就真的炸開了,哇哇啊啊的亂喊。

  「別啊~我我我~我真怕~」

  他當妖當得正開心,豈能沒逍遙快活就炸爆了!帝辛在雲霧前赫然止步,嘿嘿的嘲笑他。

  「瞧你嚇的。」

  拍拍他的屁股,帝辛換了個抱臀腿的姿勢,讓他伸手指碰碰雲霧看看疼不疼,冒不冒出閃電。謝主恩有些怕疼的伸出食指,顫抖抖朝雲霧伸去,在碰著前又讓帝辛哎哎兩聲嚇得縮回來。

  「別用指頭,用頭髮,燒了也不疼。」

  謝主恩聽這話,心頭跳快了一拍,仰眸想看清帝辛的心思,卻讓他不耐煩的彈額頭。

  「瞅著寡人做什!快試試!」

  「試就試。」

  抓起一把銀雪髮絲,他如甩鞭一樣甩向雲霧,甩了兩下,什麼閃電也沒有,眼珠子溜過一抹賊心思,他故意哎了下,然後假裝頭髮被拽。

  「啊啊,疼疼疼—」

  帝辛眨眼間伸臂一勾將他抱回懷裡,重心不穩的兩人跌坐在地上,帝辛更是伸出大手掌撫抓他那一把銀絲,像是怕抓頭了一樣一絲絲小心翼翼的抓回:「還是不行?這要是真炸開了還得了!玄暘…」

  聽著就是想嚷著玄暘再想想法子,謝主恩一把摀住他的嘴,見他這般擔心自己,他心裡愧疚。

  「別喊。我…耍你的。我沒事。瞧~都好好的。」

  帝辛眼皮拉直,睨視:「真沒事?」

  「沒事。嗯?」

  像是想證明什麼一樣,謝主恩伸出食指淘氣的戳了兩下雲霧,回頭朝他笑得甜滋滋。

  「瞧~解靈玉有效呢。」

  食指還戳著雲霧之一咚一咚的戳玩,忽地,噗咚一下整條手胳膊都讓七彩雲吸了進去,這讓他驚慌了下。

  「啊!帝辛!」

  「你別耍詐。」

  謝主恩原本坐在帝辛腿上的身子這會兒都讓那股吸力給吸得腿腳搆不著地,他慌張的又喊。

  「我沒…」

  話沒說完,帝辛也驚覺不對勁,手臂一摟抱著他的小身子,抬眸就見霧嵐如漩渦轉璇,海底漩渦將謝主恩吸了進去。

  「狐狸!」

  來不及喊玄暘,帝辛死巴著著謝主恩,在雲霧轉出一大漩渦時他們倆殐的一下被那股強勁的風璇捲入七彩雲之內。雲彩之外,申公豹一怔,金光掃地璇身一躍而上,匆忙間伸手抓了漩渦雲霧一把,雲霧卻從他指縫間溜走,那大大的漩渦更是比他快一步收起,轉璇後消失不見,他飛身闖入,雲後只剩下高聳灰磚城牆—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