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下7——渊深燚炽·3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19-07-13 22:12      字数:6645
  (二)

  顾寒江等人走出机场后,按事先安排路线,让许淙、林迪开车带着接回来的生物学专家先回龙强大厦,做过必要笔录谈话后交由原单位领导领回。顾寒江另分出一辆车,独自驾车径直赶回大院。

  无从知晓顾大人在之后长达数小时之的述职对象、谈话内容。当晚他驱车赶回后,召开紧急会议传达首长指示:在本年度内务必要把“接回劝返”类工作的发生率降为零。

  压在顾寒江手下的卷宗封面空档未填,里面的材料确实无比沉重。目前掌握集合数据如下:经各处机场口岸安保员及时辨别并经解说返回已达十余人次;出境后被各国留驻人员发现及时联系使馆人员成功接转回国达四人次。劝返营救失败最后致目标人罹难案例三起。发生在国内的两起案,是雷同于日前谢蔚遭遇劫掠未遂而反手灭口的案例;前一案例是电子专家殷载道夫妇在家不幸遇害,现场伪装成入室劫财。最后附页一段文字最令人灰心,被成功偷劫后发现行踪的仅有一例,由此可想那些消失人的现状一无所知难以设想。

  蒙住双眼的拳击手单凭触觉耳力捕捉来拳劲风,即便会以毫厘之差而致惜败,也不过是技术等级抗衡而已;但是眼前赛事的任何一次失利,都会是某一类用众多人力物力资源累积而成的重大项目轰然垮塌,其损失难以计量。

  从98年初到目前,即使主犯刻意拉开了动作间隔时间,并且把表象做了模糊化处理,甄别共性仍旧显而易见——偷窃黑手标的从之前窃取重要研发情报,改为直接‘偷人’,那些专业领域内梁柱级的人物。那么还会有多少名字被写进偷劫黑名单,成为酝酿下一场行动标的,竟然是不得其宗无从设想。如是将诱拐、绑架与反手灭口结合使用,此中用心之凶狠歹毒,手段之下流卑鄙,可说是罪当千刀万剐。

  首长给出了‘宁信其有’合并侦缉的工作原则,即日起就是用篦子一点点捋,誓必要追根溯源抓出真凶,彻底捣烂罪恶之源。

  许淙在散会后跟着顾寒江回到总裁办公室,按照老板给的邮箱调出加密文件。当他做好文件拿给领导审看时,发觉顾寒江的神情反而多了许多光亮,他就问顾总是否有高兴事儿?

  顾寒江亲手往两只端杯里泡了茶,分给许淙一杯,随后道:他已经获得特别授权调阅96~~99级‘奉命下潜’人员档案,如此就可以尽快找到老搭档并命令他解冻归队。

  许淙被示意在罗汉榻上落座后,捧着茶杯试问:据他所听闻,这批96~99级下潜人员散落面过大,有些人恐怕已完成脱密期考察恢复成普通身份了。

  顾寒江不置可否点点头,从齿缝间捏出一根茶叶顺进烟缸里。正为于此他才要尽快着手。再不做解冻,那个人很可能永远消失没入尘世,仿佛从没来过。

  谢蔚于4月2日被宣告伤重不治死亡。奉上级特别指示仅在指定范围内领导干部间进行了字数有限的传达。如是内部行笺式教令在顾大人这样的‘老江湖’一下就能听出破绽。他不禁嗤笑叶副帅这么急着剪草除根似的掩盖,嘴上硬说没鬼,手上动作却尽是在遮掩搞鬼。

  美容套餐刚做一半,樊卉荣就被从美容院里拖回宅邸。上万块钱的高档营养液只能废弃,打水漂都没听见动静,当然令她愤懑。结果进门又被叶长天一顿训,说她不动脑子,没“出满月”就往外跑···只是说了两句自己都觉着没底气,就转身去婴儿室看孙子了。

  戚禹摆手示意樊卉荣别回嘴,然后压低声线提醒:今天屏退随从入内谈话式的会见频次过多,一致首长因疲惫而至情绪郁结。可是没办法啊,几波拜访客人都是重量级的,甚至某地政委级干部在门外站了一夜才放进门的。

  其后指着手上正扶的物件,是个加盖丝绒的大幅画框,看样子是丈六幅的开山大作。他告诉樊,那可是国内著名画龙虎题材大师的盛年力作,从来只当做国礼赠送;以尺幅定价的话,如这么大开幅的作品已是天价。就是最后一批访客送来的;欣闻副帅得居含饴弄孙之喜格,特以国内著名国画大师立作,竭诚拜贺权作贺仪。谈话结束后首长亲自送出,宾主对答间欢声笑语神情愉快,只是客人一走,首长就沉着脸转回书房闭门不出。

  樊卉荣追进婴儿室,见叶长天坐在摇篮边沉思,明显是不高兴,就过去并肩坐在同张椅子上,头倚着男人肩背、手臂环抱腰间。叶长天侧头躲了扫过耳便的发丝,却捉住绕在臂上的嫩手塞到胯间,嗅着女人香、手包着手,上下左右搓揉逗弄着,羞涩地段很快就撑出一道山梁。叶长天只字没有扭身将樊卉荣扛在肩上,大踏步转进隔壁房间。

  一段风稠雨骤,两具胴体横陈。樊卉荣胸前的男人还在故意来回舔吮着,显然已是满足尽兴后的纯玩弄。这已经成规律了,每每他有郁结气恼时就以床事作为排遣,今天的事情可能又是个疙瘩。

  叶长天翻身把樊卉荣放到上面,将复兴干器再推回温柔乡,闭着眼享受着湿滑滋润的感觉,听着樊卉荣娇声认错,才终于大度的松口,让戚禹帮她安排以后请美容师上门服务,有的是房子,安排一处私人美容室算什么:“破了点财。一副麒麟献瑞图换了两个地方级高级军衔。”言至于此,他拍了下丰腴弹翘的臀肉,催跨坐在肚子上的人认真工作。

  舍这点小钱,副帅还不至于放在眼里,权当是破财免灾,主要是长远利益更为可观。

  论战略意识经营头脑,叶成林绝不逊于其父,思想活跃绝不故步自封,并在谢蔚引领参详之下,擅于将眼光和运筹默契结合,思维模式的渗透上足以够上臻化入境。目前飞腾分部产业链迈进南省支柱型经济企业实体,跻身于领跑经济先进企业行列。仅在晟康区域而言,若想以经济杠杆调整实体经济结构,当地政府就要拼着经指跳崖、且至少两三年内趴在谷底的巨大牺牲。试问哪个为官者甘心用自己的前程官声为他人做嫁?

  叶副帅因时间、财富叠加的加倍紧迫感封印了眼光,他以为即使抽掉一张牌,也不过倒下巴掌大的一片。可是骨牌逐渐打开的场面又把他震住了,他根本低估了叶成林手中这片商机天地会是怎样的幅度。由此他越发确认谢蔚对于成林的操控蛊惑,绝对达到甚不可问之程度;而叶成林那样信服依赖于谢蔚,意味着这场浩大的富贵迟早要改姓谢。

  廖建嵊欲做火线冲锋急需选拔得力之人,他本人也习惯了文革时期的命题作风——以生产压革命,确定只要是工作结果摆上台面,任何过程之中的错误就都可以一风吹散。

  连戚禹都瞧不上廖建嵊,说这类垃圾人易受怂恿、暗示,手法低劣粗陋,上炕认识娘们儿下炕认识鞋的粗俗丘八,翻车、摔悬崖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叶副帅又岂能看不出廖的恶俗,他不屑与之为伍,更无可能替他充当勤杂工泼水洗地。

  从在初始时暗中推手助力,到看出端倪廖即将翻覆;叶副帅麻利得原地调头把责任抖落得干干净净,并拿着痛心疾首的姿态作壁上观。戚禹自然也不傻,一口咬死拒不承认。政研室文书们更是领会首长意思,以‘脱离领导、蒙蔽上级、蓄谋险恶’等沉痛命题,势要口诛笔伐地砸死倒霉鬼。

  是非决断的皮球就直接闷到廖建嵊头上。

  谷雨前一天夜间,京城近郊某部旗下招待所中突起联合抄查。多数房客面对全副武装的督查人员都保持缄口,让穿衣服就穿,让拿证件就递,大家都明白其中路数,官方驿站随便哪个门里都能走出个六品以上的官,吵的四邻不宁,最丢人的还是受检查者。这一楼层的检查直至最后都是非常安静低调的,督察员出示一张公函式手令,两名被检查人员看了公函上开具姓名,便收理个人物品随同督查出门上车。

  显然也不是所有房客都能有自爱自知意识,另外楼层的动静就比较刺耳。督查人员碍于场合没有起脚踹门,让出位置请客房服务员上前开门,然后就掏到一对脑袋挂在裤裆里、酷爱打野食的蠢货。

  “呀哟!什么事啊,懂不懂规矩呀!来检查也不早点说,惊扰领导休息你们付得起责任吗!我头都没梳···”

  李树英、刘援朝本就是开房偷腥苟且的,根本拿不出或者不敢拿有效证照,结果就裹着床单,自己拎着衣服包裹,夹雏兜蛋爬进协查警车;由派出所那边负责通知各自单位来领人。

  翌日,廖建嵊被专案组带走执行双规。来到ZC总长面前接受问讯时,廖还咬定申辩自己的行为主旨在于保守绝密信息,虽说难免方式偏执矫枉过正,目的性是纯洁正确的。

  傅总长根本不搭理他,只顾垂着眼皮漠然品茶。国工委庞振斌负责质询驳斥:没有凭据的话不要信口胡说。再说谢蔚身边已有家人涉足商界经营有方身价不菲,何必贪图盗卖情报得来的几个打赏小钱?你廖建嵊要深刻反省、仔细检讨,严重的个人思想自由化,严重的脱离党的同一领导,大搞个人主义、本位主义,如上所列举的各项错误都已经是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

  性质复杂不便为外人道的事情,到了祁大少那里,就已过滤变成了与邵明远抽烟时,闲嚼着逗咳嗽的笑料。据邵明远学说,刘门冯氏当天夜里赶到管片儿派出所里,一句话没有就是疯了似的抡棍子打人,刘援朝被开了瓢儿,李树英被墩布杆儿打碎了鼻梁骨和颧骨,‘前后门’都被捅豁了合成一股‘康庄道’。搞得片儿警大半夜借辆面滴送急诊。

  祁思源抬手抹着眼泪花儿,烟雾随着笑声汩汩窜出:“你说也怪了,真是有爱孙猴子就有爱猪八戒的。就那种缺少管教的柴火妞儿,居然还能让刘援朝吃出农家乐的风味来,丫也不怕粘一屁股柴禾!老李家这回是‘时候一到一报全报’,估计再有个一两年也要翻片儿了。”

  李树英出事当天的下午,李长材接到挂号信,里面的档案旧照都是他前妻被造反派处决后的留影。李长材被吓得立时旧病复发,太阳还没下山就被医生插了一身管子,搞得像是章鱼脱水一样摊在病床上。

  室内说笑确实是不堪入耳,隆澔在防火门内侧实在听不下去,就用手机拨号打断那两人胡谝。祁思源见是董事长的号码,忙向邵明远打手势噤声,挥手示意他先走。

  隆澔特意来找祁思源说话,虞州方面有些繁琐家事需要尽快料理清楚。沈赫筠不知能否走得开,需要他尽快联系交接。出行期间酒店事务交由祁思源全权处理。——祁思源点头认可:“您尽管放心出行。”

  虞州谢氏有‘起’字辈人士名谢起巽,已年过五旬,因与族叔辈谢蔚突然失联,极尽辗转联系到隆澔告知消息。私宅事务说不上能有多大分量,但若发生时机紧俏也有足够压断骆驼腰的效果;能使得某个表面刚被勉强抹平,面临随时被‘突然起底’的危机。

  事情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谢智璘通过侨务办努力,与早年随母旅居瑞士的同胞妹妹谢垣取得联系,并见面相认。当时老母已故遗骸暂寄于海外,谢垣便征得长兄认可,邀请她于谢氏宗祠重新建成修订补录家谱时,携母亲骨灰回故乡参加祭祖活动;因谢靖已经与盛晏并穴入葬,只预计在旁边并列位置另开墓穴为母亲安陵,也算是间接为父母并骨。

  谢智璘是单字名-蘅,表字-智璘;与谢垣同母为谢靖原配夫人宗氏。1947年内战爆发时期随母旅居海外最后定居瑞士,当时谢靖为考虑妻儿周全也为顾虑国内局势危机,与宗氏夫人具书和离。后谢智璘因父亲之命回国,谢靖也因各种原由放弃去瑞士寻亲的计划,两下就此断却联系。再后来与盛晏重遇再结连理,生幼子谢蔚。

  然而数十年间世事陡转。谢智璘夫妇自认亲后不久遇难双亡,谢蔚负责将兄嫂移灵归葬,之前约定没来得及口头交代给谢蔚,也未落过纸笔凭据,是否还能作数?在已成墓葬近旁再动土石工程与理不合,必须先取得谢靖身后唯存男嗣谢蔚的认可,方能够着手实施。此为难题之一。

  谢垣久居境外,如今也已年过七旬,虽系同父血缘的姐弟此前却是从未谋面过。此番回国提出要见兄嫂及幼弟,还要与兄弟们协商,为谢靖与两位夫人建合葬墓穴;也就是说,谢垣不愿意生母被单独孤立在父亲身旁,她认为宗氏夫人是原配,有必要与先父合葬并骨。

  如此一来事情就畸变复杂化。由另外安陵改为合葬并骨势必要动现有墓穴;作为谢靖身后仅存男嗣,谢蔚对于前一个约定是否能认可,都是未知数;现在居然要打开生父生母的合葬墓,再放进一个骨灰盒,就是大大的于情尤亏了。

  此外还有更棘手的祭祖活动,谢垣属已出阁女公子丧偶无嗣,若参加祭祖须有同门男嗣执本宗信物引领入内。此为难题之二。

  谢蔚在北京任职,日前已经在小范围内宣布死亡消息。如何向虞州做妥善答复?向谁人请取谢靖一宗的宗籍信物?

  后有世亲沈赫筠解说,谢靖以翰林将军之名享誉一方,信物是一把墨玉戒尺。如今肯定是由谢蔚收存的,如果谢垣飞来北京索取再带回虞州,只会把事情搅得更混乱。宗籍信物在祭祖时未随本宗持有人一起回乡,只有一个意义,就是这一宗已经确定血脉无续至此断绝。

  难题之三更为混乱,让谢垣来京,怎么对她解说关于谢蔚的‘死讯’?若干脆以死亡结论回复,她提出给谢蔚做“三七”祭礼,该怎么应对?但如果不对谢垣做出合理答复,整个虞州谢氏方面就可能一起来要答复。反复计较唯一可行办法,是由谢蔚委托世交亲友携带信物,以及关于修墓安陵意见的手书,去往虞州代为操持。而且上面啰嗦一大篇的疑难和解决动作,全部都要在瞒住叶成林的前提下进行。

  可惜最打脸的情形就偏偏出现了,因前段时间同楼住户装修,叶二爷受谢蔚关照,将墨玉戒尺连同其他藏品一起锁进了银行金柜里。现在向成林索要谢蔚的东西,究竟是以何种理由去说?

  叶长天出于自私意念过早把死讯告诉叶成林,廖建嵊为了假戏做得逼真甚至把骨灰都交由叶长天转交给叶成林,以便从此断绝那傻孩子的一片痴情。

  现在这个过早而愚蠢的盖棺定案很快就被撬开盖子,其一是如果以借用信物为由,则必须说明人没死;为何还要借用而不能是本人取用呢,因为人受重伤下不了地···其二是顺着叶、廖的谎话往下编,人死了需要把宗籍信物交回本宗,说明谢蔚所在的谢氏一宗从此断绝;如此说明后就必须尽快给叶成林及虞州谢氏一个彻底交代,从谢智璘夫妇到谢蔚一家三口的确切死因及查处结果,凶手是谁,如何定案判决?这些都是无法再掩盖回避的。

  没有谢蔚扮演缓和斡旋的虹桥角色,叶成林根本不会也没兴趣涉足这种场合;但其实很多人也都不敢让叶成林迈进这个门槛;唯一可解之法却也荒谬,说服叶成林同意出借谢家的信物。

  五一节的七天长假对于高干小楼区的人们而言,可谓忙碌揪心更不乏充实欢喜。叶长天为踏实欢喜地给孙子办满月酒,于一周之前就加紧准备,甚至在忍着牙疼,派人预定某家近郊寺院为死者办了三七超度。

  沈赫筠赶回京应邀参加了超度法事,并把成林请到休憩用禅房中长谈,主要是从谢蔚这方面的家人角色上给以开导宽慰。可是长谈后二人的面色上看,并未如预期的收春风化雨之效,貌似双方反而闹得更冷。

  想从叶成林手里索要谢蔚的东西,绝对比取龙肝凤髓还艰难,沈赫筠最终是用祖传古玉作交换抵押,才得以借取墨玉戒尺,并严格限定使用时间为48小时。

  再次会面换回各自物品,沈赫筠耐着性子说了些逆耳之言:希望叶总不要就此消沉,相信真心爱护你的人,会一直在旁看着,也必定期盼你带领飞腾继续稳健地往前走。

  法事当晚,在西北郊外西南去属下某家商务中心里,叶二爷带着一帮人突然杀到径直扑进楼中,在辟做暂时禁闭室的房间,将送到此处暂押,责令其禁闭反省的高窴踩在脚下,砸断了双腿。颇令人讶异的是高窴直至昏厥也是牙关紧咬,不曾漏供半字。

  叶家小世子的满月酒席开场后,叶成林果然出面主持迎客敬酒,虽振作精神,人已明显瘦了一大圈。知道内情者,谁也不会故意给叶二爷灌酒,敬贺目标就想当然转向了升格为爷爷、祖爷爷的叶副帅、叶令公。

  奶娃是叶家正而八经嫡传男孙,起名用字马虎不得,名与字缺一不可。单名—铎,取意为宝铎含风,响出天外;表字—泽晟,意为泽被四方光照未来。众人才交口夸赞过副帅高才学富五车,叶长天就酸着脸解说,给孩子起名选字都是新升格奶爸的人辛苦询典查书定的,他们都乐于尊重新为人父者的心意。

  萧正、顾镕等博闻广记的老爷子听了这番说文解字,都要笑喷出来,这一副叫板睥睨的作风,明显是谢蔚借叶成林的手抡圆了抽叶长天的耳光。但用字取意的确是精致响亮,谁敢质疑恰当合适呢?

  酒宴尽欢而散,老战友们踱步出来,祁省三牢骚满腹的念叨:叶军生都抱上重孙了,我这连儿媳妇都还没见着影儿呢。人比人气死人呐!老叶越老越抠唆,紧怕咱们还要找他借孙子玩儿,老早巴早就让叶长天把孩子接走···其实我还真没想过再借孩子解闷儿;踢寡妇门扒绝户坟的勾当干多了,养活的孩子恐怕会长獠牙的。

  顾镕明白他在说风凉话,只做左耳进右耳出,指着绿植围栏里的昂首阔步的大喜鹊说:“那只喜鹊一直跟着你后面走,说不准就是来给你报喜的。”

  萧正没有与这老两位同行,宴会最后一轮敬酒通关时,叶成林就把萧正留住说话,就是一个请求,请萧爷允许启用总字医疗保健中心的基因库储备;他早知道谢蔚做过液氮基因保存。

  不久前经另外渠道获悉,虞州谢家仍沿袭宗法惯例,谢智璘生前虽婚未育,若谢蔚身后再无后嗣,翰林将军一宗则从此断后。因此他决定亲自主持帮小叔叔续个后人,也算是帮叶家积点阴德了。

  老人家们无意间调笑,孰料居然成真。

  次日午间,门卫战士领着位长相颇好的姑娘,送到二道门岗交接,用内线打到祁家:女孩子名叫郑颖,是祁思源的女朋友。

  萧正闻讯大喜,安排顾寒江‘押着’祁大少去门岗接待室接人,之后又忍不住亲自过去相看。转过身他对顾寒江表态说:瞧着是挺好的孩子,703首长看了女孩子的举止谈吐也满意。你催着点让毛毛抓紧,同样也帮着把把关,只要是清白人家的闺女,就定下吧。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