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人工充值账号被不明原因举报,暂时不能用,请大家选择支付宝人工或是微信直充方式进行充值。等解封后网站会再发公告,因此给大家带来的不便,网站深表歉意!充值认领:2月27日15:39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
作者:苏特      更新:2015-12-12 18:02      字数:0
  毛团今年一千五百岁,是一只了不起的玄天狐。

  他法力无边,别说这栖龙山了,放眼整个妖界,有几只妖精是他的对手!哼,他还是苍雷山玄狐族的一族之长呢!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风光了。现在它正懒洋洋的趴在洞口晒太阳,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眯着眼,惬意得不得了。

  陆靳用草根在帮它掏耳朵,毛团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舒服的事情,痒痒的麻麻的,真是连脚趾头都舒服得缩起来了。

  当然,如果没有陆黑那只死猫妖就更好了。

  陆黑今年七百岁,是一只漂亮健壮的黑猫。

  油光发亮的皮毛,矫健的身姿,一到春天,走到哪里都能引起一片母猫春心荡漾。毛团很多次都想趁陆靳不在的时候,悄悄把它赶走,未果。

  陆黑如今俨然以这洞府的半个主人自居,也不可怜兮兮的睡在角落了,堂而皇之的在毛团对面搭了个窝,陆靳睡它们中间。

  此刻它正图谋不轨的蹭着陆靳,头凑过去,示意它也要掏耳朵。于是陆靳便将草根移到了陆黑耳侧,专心的帮它掏了起来。陆黑显然也觉得很舒服,甚至表现出比毛团更加舒服的样子,具体行为就是——它扭动着身体蹭到了陆靳膝盖上,两只前爪搭上了陆靳的手臂,伸出舌头去舔陆靳的脸。

  毛团顿时炸毛了。

  它跳起来,一脚将陆黑踢开,跃到陆靳怀内,两只爪子搭上了陆靳的肩膀,尾巴紧紧缠上了陆靳的腰。低头,冲着陆黑得意的舔嘴唇。

  陆黑哪里是好欺负的,龇牙咧嘴的也扑了上来,用力要将毛团挤开,结果就是,陆靳被压倒在了地上。一红一黑两只毛团趴在他身上,互相咬了一嘴毛,又不甘示弱的争先恐后去舔陆靳,陆靳只觉得两条带着兽类腥味的舌头,在自己脸上,脖子上胡乱扫过,害得他差点都不能呼吸了。

  一手一只的将它们拎起,陆靳满头满脸的口水,发作道:“够了!掏个耳朵也要打起来,你们两个几岁了?”

  以为这两只相处了几百年,好歹有了些感情。谁知竟比以前还变本加厉——陆黑还是只狗崽子模样时,实力和秦青相差太大,往往只有被欺负的份。如今它恢复了妖力,又修炼了五百年,别的不说,至少体型上和秦青是不相上下了。

  于是经常在洞内撕咬成一团,争夺睡在陆靳床上的权利,或者说,剥夺对方睡在陆靳床上的权利。

  以实力而言,毛团当然不可能输给陆黑。但是陆靳总说他以大欺小,陆黑吃了亏,受了委屈,往往能得到更好的待遇,譬如说,被陆靳温柔的顺毛。

  毛团很眼红,于是也经常装作打输了的样子,泪汪汪的要陆靳安慰。陆黑不甘心,分明没受伤,装也装出一瘸一拐的样子,蹭到陆靳身边,和毛团争宠。

  后来陆靳看穿了他俩的伎俩,索性懒得理他们咬架,看到了也当成没看到,任由两只毛团在地上打成一团,他在一旁镇定的喝茶。

  他觉得若是两只毛团,再聒噪再吵闹,也终究是可爱的。要是变成了两个人,那才叫头大。

  因为无论是秦青,还是陆黑,都已不再是当年的柔弱少年模样。

  秦青不消说,自从几百年前将陆靳成功吃干抹净后,便堂而皇之的变作了魅惑美青年的模样,有时候瞧着陆靳,那笑容说得好听是魅笑,说得难听那就是□□。

  陆靳没想到的是,自己还魂后,连陆黑的模样都变了。

  修炼了五百年的猫妖,自然不会再是少年模样。黑发黑衣的青年,身材修长,陆黑的容貌带着些猫的媚性,又带着些冷俊。以前他对着陆靳,总还有些敬畏。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毛团给刺激了,还是胆子大了,动作也有些不规矩起来。陆靳有时候被他缠不过,教训他两句,陆黑便跑到一边去生闷气,最后还得陆靳来哄转他。

  果然是被那只任性的狐狸给影响了,陆黑竟不似以前那般听话了,连脾气也见长了。陆靳悲哀的想。

  陆靳还魂后,比不得当年做神仙,半点法力也没有了。而且在地府呆的年月太久,阴气太重,还阳后身体也跟着变弱了,要时不时晒晒太阳,不然就很容易变得昏昏欲睡。

  他困倦的时候,便是两只毛团偷偷吃他豆腐的时候。

  秦青顾及着如今陆靳身体不如以前,在没有完全恢复以前,恐怕经受不住浓烈的欢爱。所以再有色心也只能憋着色胆,赚得个搂搂抱抱,摸摸亲亲也就够了,来日方长嘛。陆黑也想和陆靳亲热,但怕吓着他,他没有秦青脸皮那么厚,想得也多,瞻前顾后的,唯恐陆靳一怒之下赶他走,所以也只敢趁着陆靳睡着时,动手动脚。

  秦青虽然恼怒陆黑居然敢打陆靳的主意,但陆靳原身能完好无损的保存这么久,也多亏了当年陆黑那颗内丹,心里多少对陆黑有些感激之情。更何况陆靳知道后,对陆黑又是歉疚又是心疼,宠溺更甚,他磨着牙,也只好忍了。

  俩毛团虽互相看不顺眼,却也异常微妙的和平共处了下来。反正我吃不到你也吃不到,日子就先这么过着吧。

  陆靳毫不知情,只觉得岁月安好,实在是他之前不敢奢求的幸福。毛团,他,还有陆黑,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生活下去,便是圆满。

  毛团和陆黑被陆靳拎起来,互相瞪了一眼,放到地上后,一只蹭到陆靳左边,一只爬到陆靳右边,一家三口一起晒太阳。

  陆靳微微合着眼,嘴角轻翘,秦青趴在一旁看着他,见他呼吸渐渐平缓,显然是快要睡着了。便懒洋洋的在地上翻了个身,露出白白的肚皮,晒着太阳,觉得这样也不错。

  虽然陆黑很碍眼,但是,区区一只猫妖哪里是本大爷的对手,陆靳有了本大爷这么完美的爱人,哪里会看得上你个黑毛团。

  所以本大爷,其实还是很幸福的。比做什么神仙,还要快乐得多。

  这就是一只毛团的幸福生活。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