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全篇(完结)
作者:neleta      更新:2015-03-22 15:41      字数:0
  三十多万字的《藏妖》终于完成了,故事里有许多大家都想弄得更明白些的地方,为此我们的特约记者neleta尼子小姐专门采访了剧中的几位主要人物,让他们说一说当年的一些没有全部摆在大家面前的事情。

  第一个环节:提问主角

  1:请问月琼公子,啊,现在叫君侯千岁了。请问君侯千岁,您遇到严刹多久之后就被他,嗯,给“强暴”了?

  观众席:哇!

  月琼的脸瞬间红了,严刹的脸则瞬间黑了。月琼支支吾吾地说:“就过年那会……嗯,其实,不能算,那个,是我自己,认定的。”

  2:可以详细说明一下吗?今天的问题个人隐私的部分我们会做消音处理,不会让其他人听到的,君侯千岁尽管放心大胆地说吧,这也是让您和陛下解除误会的好机会。

  严刹虽然不愿,不过听尼子这么说,他也忍下了。月琼低着头,紧张地摸着严刹的指尖,过了好半天后,才说:“他把我扛回来后就让我和他住在一起。他把他的床让给了我,自己又搭了一张。我不好意思白吃白住,就想帮着做做事,可我什么都不会做。他也不生气,都帮我做了。嗯……基本上都是他做的。”

  “我从未见过如此壮硕之人,他每天都会练锤,每次看到他舞锤我就心跳得厉害。就觉得他这人很厉害。他给我叠被褥、洗被单、吃我剩下的饭时,我也会心跳得厉害。那时候我知道大家伙都奇怪他为何捡了我这么个什么都不会做的累赘回来。”

  “那天厨房让我帮忙杀鸡,我拿着刀蹲在鸡跟前怎么也下不去手。他回来一见到,就把厨子训了一顿。我觉得很丢脸,也很……感谢他。但是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不让我走。我担心小叶子在找我,心里很急。有一次我打算偷偷跑了,却被他抓了回来。问了我想去哪,他自己就走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的是小叶子的血衣。”

  尼子:“君侯千岁请不要再为此事伤心了,小叶子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月琼笑了:“是啊。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只以为小叶子死了。从那之后,我就留在了严刹身边。我是把他当兄长的。哪知那年初一的晚上,他突然趁我在屋里洗身的时候冲了进来,把我给……”

  3:这不是强暴是什么?!

  月琼的脸很红,却是笑着说:“不算是。他那晚喝了酒,他一喝酒就不容易控制,但那晚他一直都很控制。是我自己皮薄,被他稍稍一碰,皮就红了。他之前也没有抱过别人,我对那种事又有阴影。他很笨拙,想要我,又不知怎么做,只是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两个都是初尝人事,他又是天赋异禀,我又很怕疼。”

  月琼低下了头,耳根通红,却没有停下继续说:“那晚他进来还没有一半,见我流血了,他马上就出去了,然后去找徐大夫。说是强暴,他都没有做到最后。那次我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他照顾了我半个多月。”

  尼子:“皇上?您?您在君侯之前难道就没有过性经验?”

  严刹阴沉着脸说:“朕不会碰那些怕朕之人。若不是后来的不得已,朕也不会碰那些人。”月琼握住严刹的手,严刹反握,握紧。

  4:那之后呢?徐大夫告诉皇上怎么做之后,皇上是什么时候又要了月琼呢?

  严刹不想回答,还是月琼说:“那是一个月之后了。我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多,见到他就害怕,能下床之后就一直避着他。他受不了我这么对他的,忍不下去了,才又要了我。”

  尼子:“那第二次成功了吗?”

  月琼的脸红得让人想咬一口,头也快埋起来了,如蚊子般叫:“没有……还是进来一半不到……”

  严刹忍不住开口:“你的适应力一向差!”

  尼子:“是皇上的技术太差了吧。”如果不是月琼拦着,严刹差点把他手边的锤子砸过来。

  逃过一劫的尼子问:“那第几次才皇上才算是成功抱了君侯的呢?”

  严刹开口:“第十次。”

  尼子突然很同情严刹,月琼的脸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他知道自己适应力比别人差了一点点。

  5:君侯那时候认为皇上强暴了你,你很恨他吧。

  月琼抬起头,笑眯眯地说:“不恨。所以才会奇怪。就是怕他,但没有恨过。怕他也多是因为怕疼。那时候应该已经喜欢上了吧。”

  严刹的绿眸闪过光亮,搂紧了月琼,心情极好。

  6:皇上那时候是突然兽性大发,还是早有预谋才强暴了月琼?

  严刹狰狞地说:“月琼已经说了那不是强暴!”

  尼子:“对不起,是我说错话。那皇上是突然心血来潮还是自然而然的……”

  在月琼的安抚下,严刹的戾气收起了一些,但仍是不悦地说:“早就想要了,但朕太壮,怕吓到他。前一晚他在雪地里跳舞,边跳边哭。第二天朕喝了酒,唯一的念头就是要他!”

  尼子:“皇上是心疼君侯,因爱而起了欲望吧。”

  严刹没有回答,只是搂着月琼的手用力。

  7:再后来就是月琼被解应宗的手下抓了,然后逼他说皇上您谋反。月琼不从,被敲断了胳膊,为此皇上一直耿耿于怀,不能原谅自己。能说说那天的事吗?

  月琼对尼子摇了摇头:“这件事都过去了,不要问了。严刹不喜欢提那次的事,我也不喜欢提。我的手没有废,还能动,就是提不了重物。这也无所谓呀,反正我本来就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人。”

  所有的人脸色都不好,尼子也觉得这个问题是在严刹的伤口上撒盐,就没有再问了。顺带一提,采访过后李休悄悄对尼子说:“那天皇上都疯了。如果不是解应宗来了,和正当场就被皇上砸成肉泥了。但其他人全都死了,尤其是砸伤君侯手的那两个士兵,当场就被皇上砸得脑袋都碎了。皇上一人杀了解应宗的三百人。皇上当时就准备跟解应宗拼命了。君侯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皇上冷静,不要因为他而铸成大错。”

  李休身边的周公昇接着说:“当时是开远和严萍守在君侯身边,君侯让他们快点去找皇上。严萍跑过来把君侯的话告诉了我和休。我们两人上前死死拉住皇上,告诉皇上君侯醒了。一听君侯醒了,皇上丢下解应宗就跑了回去。然后君侯趁机又劝皇上不能妄动,我和休也在一旁劝,皇上这才忍下了。若那时候我们反的话,必死无疑。”

  李休淡淡笑道:“若说这世上谁能劝得了皇上,非君侯莫属。只是皇上很自责,若他小心一些,或者那时候没有让君侯听我们商议,古年也不会动君侯。这件事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刺,可能只有君侯一人开看了。”

  两人说完之后就走了,尼子站在原地只觉得心情沉重,早知道就不问那个问题了。

  8:好,让我们问点轻松的。文章开篇是王府里的一位夫人有孕了。皇上得知后是怎么想的呢?

  严刹粗声道:“只有月琼能生下朕的孩子。”

  尼子:“那也是你的孩子啊!”

  严刹瞟了尼子一眼:“只有月琼能!”

  月琼想说点什么,但一看严刹的脸色,他忍住了。

  9:呃,那再问一个色情的问题。皇上您为何每次都那么粗暴?也不用手指为月琼润滑,也难怪月琼认为那是虐待。

  严刹的绿眸寒光迸射,月琼急忙代他回答:“我,嗯,问过他。他说他很久才能碰我一次,所以才……呃,之所以不用手指……是,嗯,我不习惯,他的手指都是茧子,很疼。以前他有做过,太疼了,而且还会弄伤我。所以……唔,都是我的问题。”

  尼子:“那皇上为何每次都那么鲁莽地就冲进去?你不是爱月琼的吗?为何不懂得怜香惜玉?”

  严刹口气很不好地说:“快一点他才不会疼得厉害。快些让他动情,他才不会受伤。他的适应力太差,皮又太薄,朕稍一用力他就皮疼,会出血点。”

  尼子:“再问一个色情的问题。皇上在月琼面前的自制力强吗?我瞧皇上您每次召寝的时候没一个时辰是出不来的。”

  严刹很直接地说:“朕进到他身子里就想射。”

  尼子的脸红了,月琼的脸烧了。粗人就是粗人!

  尼子:“啊,最后一个色情的问题。在床上的时候,月琼做什么最让皇上高兴?”

  严刹:“叫,哭喊,被朕弄得射出来,在朕背上留下抓痕。”

  尼子很吃惊:“为何留下抓痕会让皇上高兴?”

  “他情动了才会在朕背上留下抓痕。”严刹的解释让月琼的头快埋到地下了。

  10:开始问正常的问题。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为何不喜欢在卧房里放屏风呢?皇上每次借口生气而召月琼侍寝。若这阵子没有什么让你生气的时,而皇上又想要月琼了,皇上会怎么做?

  严刹回道:“月琼来了朕就能看到他。严萍会派人定时惹朕生气。”

  尼子大惊:“原来如此!就是说哪怕没有人惹皇上您生气,皇上也会想法子找气受了?”

  “是。”

  月琼的脸又红了,却也笑了。

  尼子:“那安宝每次给月琼买小食都是皇上您同意的吧。”

  严刹:“当然。但不能多,吃多对他不好。”

  尼子:“那每次买多少也是由王爷来决定?”

  严刹:“这点他们都没主意,留他们何用!”

  月琼不高兴了:“桦灼安宝是我的家人。”

  严刹不再吭声。尼子暗道:原来皇上也是“气管炎”啊。

  11:得知公主要嫁进来,皇上是何心情?洪喜洪泰、桦灼安宝有把月琼的害怕告诉皇上吧,皇上是怎么想的?

  严刹蹙眉道:“心烦。朕和月琼的事还没有眉目,就又来个碍事的女人。月琼害怕的事他们岂敢瞒我。我已经吩咐了下去,公主若敢找月琼的麻烦,杀无赦。”

  尼子竖起大拇指:“皇上够气魄!”

  月琼却是有些伤感的说:“飞燕的母亲是皇叔的侍女,飞燕出生后皇叔也没有娶了她的母亲。对飞燕,皇上更是说打便打。我总是避着皇叔,皇叔就带飞燕进宫,说是让飞燕和我玩,其实是接着飞燕来接近我。飞燕自然会恨我。有一回她把我推进了池子里,父皇重重地训斥了她,回去后她差些被皇叔打死。我不是怕飞燕,而是对她有愧,也怕她认出我。我虽然变了容貌,可眼睛并没有变,若飞燕认出了我就麻烦了。因此听到飞燕要来,我就很紧张。她是个可怜的闺女。”

  12:啊,有读者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就是皇上在藤椅上要了君侯之后,把您的‘那个’抹到了君侯的身上,是有什么意思吗?还是无意之举?

  严刹回道:“开远找到了能为月琼调理身子的大夫,严牟又出去寻找‘凤丹’。那时候朕想的是有一日朕的男精会留在月琼的肚子里,让他为朕孕育子嗣。”

  尼子:“您后悔让月琼为您生下孩子吗?”

  “后悔。”

  “啊?!”尼子和月琼都愣了。

  “怀胎八个月,很辛苦;生产却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如果那时候朕能冷静些,朕不会让月琼生子。”

  月琼则是看着严刹摇头:“我喜欢小妖怪。严刹,谢谢你让我生下小妖怪。”

  严刹的绿眸闪闪,情不自禁地在月琼的嘴上印下一吻,引来阵阵起哄声。某位国师大人腹诽:“就能回去再亲热?!”

  13:请问皇上是一早就决定拿小妖作为牵制月琼的手段,还是后来才决定的?

  严刹回道:“在他认为肚子里的是妖怪后。”

  尼子:“若洪喜洪泰没有泄密,皇上是打算瞒一辈子吗?”月琼仰头看严刹,他忘了问。

  严刹神色不变地说:“瞒一辈子。”

  “为何?!”月琼先尼子一步问,大眼瞪大。

  “这样你才会老实,不会总瞒着我。”想到了什么,严刹有点生气,粗声道,“那张契约你根本不放在眼里,有小妖的时候你还总是藏个小秘密,知道小妖是你我的儿子后你更是肆无忌惮!”

  “小妖是你儿子!”

  “你若不总是瞒着我我也不会利用他!”

  “我现在没有什么瞒着你!”

  “床板下的私房钱是怎么回事?!”

  月琼的脸色变了,气势立刻变弱,眼神游移:“呃……出宫的时候,我,不想总跟严管家,拿钱。”

  “说实话!”

  “呃,嗯……城东新开了家铺子……那家铺子的……火锅……很好吃……”

  严刹一把把月琼搂到腿上,低吼:“你想做的时候疼?!”

  “严刹!”月琼的脸烧起来了。

  14:呃,皇上和君侯的感情真好,呵呵。那,我们继续问。月琼曾无意中说世上没有第二个女子怎么怎么样。当时洪喜洪泰、桦灼安宝有告诉皇上吗?

  严刹凶狠地回头:“有这件事?!”

  洪喜洪泰很是紧张,黎桦灼的脸色也变了,他勉强笑道:“月琼说那个女子是他娘,我们不敢乱说,怕是误会惹来皇上不悦就不好了。”

  严刹又凶狠地转回头:“那个女子是谁?!”

  月琼无奈地指指娘的方向:“我没说谎,就是娘。当时桦灼问我有没有想过娶妻,我才说了那话。世上不会有第二女子像娘那样温柔美丽、气度不凡、见多识广,而且凡事都由着我。而且只有娘敢看我的脸,其他闺女一见我就低头,要不就晕倒。”

  某位被儿子夸的女人眼含泪水,幸福地都快晕过去了。

  严刹信了,抱紧他,仍是不放心地问:“没有喜欢过其他人?”

  月琼的脸微红:“没有。”严刹这才恢复了正常。

  15:皇上当初是看了月琼跳舞之后才要了月琼。那回月琼跳的就是“福安舞”。所以过年那次,楼舞跳“福安舞”的时候皇上难道就没有对月琼的身份起疑吗?毕竟那是幽帝创的舞。

  严刹很平静地回道:“朕不懂舞,也没有见过‘古幽’。朕只知道月琼跳得很美。那时候月琼刚被调理过身子,朕只注意他了,楼舞跳了什么,底下人说了什么,朕没有在意。”

  尼子:“所以那个时候皇上才让月琼坐在首位好注意着他,而且也没有对月琼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后来知道月琼会跳舞的时候皇上也没有多少吃惊,甚至什么都没有问。”

  “对。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对朕只有一个身份——朕的妻。”

  尼子:“那月琼被皇上召寝后在皇上的屋里跳了‘福安舞’,皇上有看到吗?”

  “朕就在外头。”

  “啊!”月琼低呼,“你就在外头?”

  “你一晚上都捂着肚子,我会让你一个人在屋里吗?!你喜欢跳舞,跳便是。”严刹的绿眸幽暗,他没有说的是,月琼自从手被废掉后就再也没有跳过舞了,这是他的心病。也正是因为如此,月琼在岛上练功扭到腰后,他才会让三严给月琼收拾出一间屋子让他跳舞。他喜欢看月琼的舞,很喜欢。

  尼子:“那月琼对公主的事如此上心,皇上也没有怀疑?”

  严刹气道:“他就喜欢操心不相干的人,尤其是闺女!”

  月琼反驳道:“闺女本来就该让人疼。”

  尼子:“总之,在皇上看到幽帝的画像前,根本没有怀疑过月琼是幽帝,对吧。”

  严刹:“幽帝倾国倾城。”他对月琼的身世一直都很回避。月琼是他扛回来强行留在身边的,他不乐见他的身世太复杂或太高贵。可他还是没有避开。

  “……”

  16:在君侯开始关心皇上后,皇上心里很爽吧。

  严刹挑眉:“当然!”

  尼子:“骁骞太子和君侯密谈的时候,皇上躲在暗处偷看。可他们一直没有声音,皇上心里是怎么想的?”

  严刹的眉心拧起:“杀了徐离骁骞。”

  徐离骁骞在后面喊:“琼琼本来就是我的前未婚妻。”

  严刹扭头,徐离骁骞马上闭了嘴。

  尼子:“不过皇上看到桌上留下的那行字的时候,也很爽吧。”

  严刹回过头自负地说:“月琼根本就是舍不得我。”

  月琼的脸又一次红了,那个时候他确实是舍不得的。

  17:皇上难道真的不想看月琼变回古幽的模样吗?

  绿眸怒瞪:“你想让他给朕招蜂引蝶、红杏出墙?!”

  “严刹!”月琼很无辜。

  尼子:“难道真的不想看看月琼美美的脸?”

  “不想!想看他的脸看小妖便是。”

  “……”独占欲都到这份上了她还能说什么?

  18:皇上知道君侯是幽帝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后来是怎么想的?

  严刹回道:“自然是吃惊,但也仅仅是吃惊。幽帝已死,他是月琼,朕的妻。”

  尼子感叹:“真佩服皇上的承受能力。”

  其他人则纷纷说:“我们可是吓死了。”

  18:那暂时问皇上和君侯最后一个问题。若对方比自己早走,你们会如何?

  严刹:“他是朕的!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只能是朕的!”

  月琼:“他不在,我睡不着。”

  “明白了。”尼子起身对两人鞠躬,“祝你们白头到老、长命百岁。”

  “谢谢。”

  下面进入我们的第二个环节,自由提问。

  19:请问李休和周公昇,你们谁攻谁受?

  李休:“您猜。”

  周公昇:“您猜。”

  尼子:满脸黑线。

  20:请问洪喜洪泰、桦灼安宝,如果月琼说他不喜欢皇上,喜欢别人,你们会告诉皇上吗?

  四人偷偷看了皇上一眼,用口型回道:“不会。”

  21:请问桦灼公子,若您有一枚“凤丹”,您会给安宝吃吗?请原谅我还是习惯叫您桦灼公子。

  黎桦灼笑着说:“您叫我桦灼就行了。我不会给安宝吃。我恨黎家,不会给他们留下子嗣,更不愿让安宝受苦。而且我们已经有儿子了,小妖、小怪就是我们的儿子。”

  22:请问行公公,作为西苑的管事太监,您的责任重大吗?

  行公公点点头:“咱家以前不是公公,是被仇家割了子孙根才成了公公的。咱家是快死的时候被皇上救的,从此之后咱家就跟着皇上。皇上是给咱家下了死令的,保护君侯,不能让哪个不长眼的打扰了君侯的清净。”

  尼子:“果然是这样。如果有人对君侯出言不逊,例如过年那回楼舞讽刺君侯,您会怎么做呢?”

  行公公笑了,尼子却打了个寒颤:“楼舞是谁?府里的公子太多了,咱家不记得了。”尼子看了眼同样想知道的月琼,心里明白了。走到行公公面前递给他一个本子,小声说:“你写下来,我不告诉君侯。”

  行公公写了,尼子一看,又打了个寒颤。把本子收起来,尼子喝口水:“那接着问。”

  補充:詢問嚴墨關於島上練舞房的事

  23:太后和太师成亲后婚姻甜蜜,听说还生了娃娃,是儿子还是闺女?

  李章前幸福地笑了:“嬛玉共为我生了三个孩子。长子、次子和小女儿。能娶到她,我想都未曾想过。谢谢大哥把嬛玉嫁给我。”

  被唤作大哥的古必之淡淡一笑:“你与嬛玉两情相悦,是我耽误了你们的婚事。”

  “大哥!”张嬛玉不高兴了,挽着李章前说,“一点都不迟,刚刚好。”

  “呵呵。”古必之笑了。

  24:那古君侯和徐离王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呢?好像你们也是分开了十几年才在一起的。而且还是古君侯病重快死的时候才又重逢的。

  徐离沧浪的脸上立刻露出伤感与愧疚,握紧古必之的手说:“我与必之之间的事说来话长。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

  古必之摇摇头:“是我的错,是我太优柔寡断。我与沧浪之间的事情,若尼子小姐有兴趣的话,改日到雾到来,我慢慢说与你听。”

  “好!一定哦!”

  25:请问骁骞太子,听说你有未婚妻了,是谁?

  徐离骁骞立刻躲到墙角画圈圈:“你欺负我,明明知道人家还没追到手,你还问这个问题,尼子好过分,好过分,好过分……”

  尼子马上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您别诅咒我了。”

  26:后来都没有严铁的消息,请问严铁做什么去了?

  严铁严肃道:“杀人!”

  尼子打了个冷颤,小心问:“那……请问您有另一半了吗?”

  “没有。”

  “啊,祝您早日找到另一半。”

  “谢谢!”

  27:那徐大夫呢?现在做什么呢?我一直都想问您今年多大了?是怎么遇到皇上的?

  徐开远笑呵呵地说:“我得罪了一位有背景的大夫,被他陷害险些丢了性命。逃命的途中遇到了严墨,这才能到皇上手下做事。您写《藏妖》的时候我都快四十了。我现在是太医院的医守,无事的时候跟着两位师傅学医。”

  “两位师傅?”

  “是我们啦。”木果果在一边招手,然后指指他身边的张天字。

  “啊,那徐大夫成亲了吗?”

  “我习惯一个人了。”

  “哦。”可惜,这么完美的一位大叔受。

  “還有一件事……”

  28:这个问题是问张天字门主和木果果叔叔的。请问您二人……有奸情吗?

  张天字:“你想被我炼药吗?”

  木果果:“你想被我炼毒吗?”

  尼子吓得躲到月琼身后:“发展发展挺好的嘛。”然后迅速低下头,头顶银针飞过。

  这时候有人说:“老祖,叔公,加油!”

  “小妖!”

  29:听起来大家都是遭受了这样或那样的苦难之后才成为皇上的手下的。这是为什么?

  严刹回道:“只有重活一回,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没吃过苦的人,不配做朕的手下。”所有严刹的手下都重重点头。

  30:江裴昭世子后来一直就没有您的消息,您去哪了?

  江裴昭的脸上依然带着不健康的红,他笑道:“我的身子本来就不适合做王爷。当年我父亲投降了古年,是因为幽帝给我父亲写了封信,让他投降古年,不要白白牺牲士兵的命。我父亲才到了古年麾下,不然谁鸟他。我父亲临终前把这件事告诉了我。说他恨古年逼死了幽帝,让我找机会为幽帝报仇,所以我便投奔了厉王,也就是现在的皇上。”

  尼子感慨:“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那您现在在哪?做什么?”

  “哈哈,我现在过得可逍遥了。皇上给我找了处山清水秀的地方,我在那里调养身子。张门主和木叔叔给我配的药很管用。这两年不用操什么心,我的身子一日比一日好。”

  “那真是恭喜。”尼子犹豫了一下,小声问,“不知您……”

  江裴昭眼里闪过狡黠:“不告诉你。”

  “呜……”过分!

  31:请问安王杨思凯降服了小叶子了吗?

  杨思凯勾起嘴角:“小叶子原本就喜欢我,哪需要降服?而且我也不会降服他,只会让他爱上我。”

  叶良瞟了他一眼:“谁说我爱上你了?”

  “良……”杨思凯猛地抱住叶良,在他耳边低声说,“我知道昨晚是我过分了,你别气了,回去我让你打还不成?”

  “哼!”

  尼子满头黑线。汗,又一个“气管炎”。

  32:这个问题是问国师的。国师,您喜欢君侯吗?

  国师喝着偷来的酒喝:“他是老夫的宝贝疙瘩。您想问什么,老夫心里明白。您也别问了。若老夫能死的话,转世之后老夫一定会找到幽儿的转世,那时候老夫可不会再把他轻易让给别人了。”

  “你想都别想!”厉威帝发威,“月琼只会是我的!”气得连“朕”都不说了。

  “啧啧,谁知道皇上那时候是不是喜欢上旁人了?”让你说老夫是老不死的,让你总是阻挠幽儿给老夫跳舞,老夫气死你!

  月琼拉住暴怒的严刹,无奈地笑笑,国师又在捉弄人了。

  33:太子殿下和德胜王最喜欢谁?

  小妖怪:“干爹和安宝叔。”

  “为什么?不是应该最喜欢你们的爹吗?”

  小妖怪:“干爹和安宝叔最疼我们。”

  “呃……你俩之间有没有奸情?啊!我错了!太子殿下和王爷饶命~~”

  “小妖、小怪,加油!”

  “你这个奸人!”

  34:最后一个问题,大家觉得自己目前的生活幸福吗?

  大部分人齐声道:“幸福,很幸福。”

  胤川:“宫里的酒太少了。”

  严刹:“月琼操心的人太多了。”

  小妖怪:“尼子姐姐,你几岁了?”

  “不要问女人的年龄!”

  采访到此结束,大家还有什么疑问的话不妨多看几遍《藏妖》,这就好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些还没有说明白的地方就留给大家啦。拜拜,下回见。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