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月7日16:57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後來(下)全文完
作者:樂逍遙      更新:2015-03-10 17:20      字数:0
看著下方和自己記憶中完全不同的景象和建築,言星心裡有止不住的好奇和終於來到這裡的興奮。

他終於,來到異界了!

言星感受吹拂在身上的寒風,琥珀色的眼盯著下方陷入黑暗中,燈火闌珊的城市,心裡是焦急。

千雨,千雨會在這嗎?

無心站在他身旁陪他看城市,而在瑜兮身旁,兩名長相十分相似,幾乎要讓人以為是孿生子的兩青年,眼裡興奮而激動的看著。

“原來這裡就是祖爺爺和叔叔居住的世界啊。”其中一名青年笑嘻嘻地說:“果然是和我們那裡完全不同的世界呢。”

“是啊。出乎意料的先進和美麗。”青年身旁看上去比較沒表情的青年感慨道。

言星朝他們看去,那兩名青年,自然是當年隨蘇銀葉到屬西的兩堂弟蘇冕和蘇楠。早上準備出發時,蘇冕和蘇楠突然出現說他們也要去,見此,言星自然是看隨後出現的蘇銀希,見他沒有反對,他也就沒多說什麼。

不過說實話,蘇冕和蘇楠的實力很不簡單,他們的修為已經可以讓他們輕鬆使出九天普霖中,能後劃開空間的空無。也因為這樣蘇銀希才敢放心的讓他們來。說來,他們要回去還得靠他們呢。

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後當然遇到一連串的問題,首先,語言不通。直到現在,言星還是想不透那些個語言是什麼意思,他有聽沒有懂啊。

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言星等人只好很苦逼的一個一個地方找。無心也被叫出來試著感應他的死對頭,翊的氣息。雖然百般不願意,但無心還是乖乖照做了,誰讓言星心繫千雨安危,不找到人這傢伙就別想睡上一覺了。

不過這一找還是有用的,無心帶著他們去找感應到翊氣息的地方。直接跳到人家屋頂上越屋而過,抄近路去找人。當然言星他們絕對不會知道他們也被列入靈異事件中了,等到後來知道時也已經太遲了。倒是蘇銀希聽說了,不禁回想起自己曾被當作動感超人鬼影的事,不禁悲從心來。

至於是悲什麼就不多說了。



費了一番功夫,言星總算如願以償找到那個占據他心頭,讓他吃不了睡不了的人了。

緊緊抱著猶在昏迷中的人,言星喜極而泣,尤其是聽到翊說千雨有醒來後,心裡的喜悅更甚。抬頭,言星對那個長的和蘇冕蘇楠哥倆幾乎一模一樣的人頻頻道謝:“謝謝你幫我照顧千雨,我該怎麼報答你才好,沒有什麼可以表達我對你的謝意了,我……”

抬手,那個人說:“舉手之勞而已。再說他曾救過我,我照顧他也無可厚非,算是還了人情。”

深深一笑,言星對他說:“謝謝你了,吳靖先生。”

“不客氣。”吳靖淡淡道。面對他的冷淡言星沒有什麼反應,因為他知道這人外冷內熱,尤其是知道他和蘇銀希,還有和蘇冕蘇楠可能的關係後,心裡除了對這人的感謝,也有為他們的無奈。

蘇銀希和吳靖,因為蘇銀葉的死而不得不分離,分隔兩地思念彼此。在加上,如果蘇冕說的是真的,吳靖真的是前任天師掌門蘇嬰的轉世,那他就是那兩兄弟的父親。

知道蘇嬰在蘇冕還很小,蘇楠都還在他娘的肚子裡時就去世後,言星由衷希望在這待著的這段時間裡,這父子三人可以好好的敘舊,好好的相處,以了失去父親多年的遺憾。

在這裡待著好幾天。期間,言星兩次對上朱墨顏口裡說的‘食人怪’,根據那叫倪焱琰的青年說的,那怪物名喚非人類,顧名思義,非人亦非怪,絕對是遊走兩界之間的怪物代言人。打都打不死,重傷還能爬起來,除非遇上腐朽嚴重的,那種非人類還比較好應付點,但若遇上腐朽不多,甚至十分完整的非人類,那就得看運氣了。

腐朽嚴重和完整的非人類,倪焱琰將其分類為年老和年輕,其實這樣分類也沒錯,年老的真的比較好打。

言星在這名為日本的城市裡遇上過一隻年老的非人類和一隻年輕的非人類。在這充滿禁錮的地方,言星費了一翻功夫才把他們解決掉。但奇怪的是,他對這些非人類有種厭惡且熟悉的感覺。那種感覺除卻蘭葉他們,就只有對氏族才有這樣的感覺。

想到氏族,言星突然發現這些非人類和氏族還真有那麼點相似,打不死不說,那腐朽狀態也很像是受到詛咒的侵擾。尤其是聽到吳靖說血雨翊可以輕易解決非人類後,這種想法就更確實了。

而這個想法也在蘇楠在某天抱回一名少年非人類後更加證實了一件事。

非人類,是由人類所變,而那些人類就是氏族。

當翊說出這段話後,倪焱琰和名喚小昱的男子倒抽口氣,蘇楠和蘇冕蹙眉,瑜兮沒有表情,言星臉上是嚴肅。

“氏族,本來就是由一群有著不凡能力的人類族群所組成。在最初受到詛咒的時候,除卻王族,精靈,幻族神裔和嗜血狼人,剩下的,不過就是人類。”翊仔細看著沙發上被五花大綁,尚在昏迷的少年,道:“本來這些人類族群的根據點是以王族皇城為中心建造居住,但在修羅.靈襲擊後,這些族群便消聲匿跡,就連王族也失去蹤影。當然,庫羅特斯是例外,他們被妖魔之王救走後就一直居住在妖魔道。”

“剩下來沒被驅逐的氏族稱他們為被淘汰的氏族,我想,現在盤據在這個世界各地的非人類極有可能就是被驅逐的氏族們。”看著他們震驚的模樣,翊緩緩道:“這些氏族僥倖活了下來卻又到了陌生的世界,詛咒的侵蝕加上他們的無助和絕望最終失去自己的心,變成半死不活的模樣。”

言星聽了之後沉默,片刻後開口:“如果你說那些非人類是當時被驅逐的氏族,但王族有沒有可能也在這個世界?”

“有可能,或者該說是正確的。”翊轉頭看著眼前昏迷的少年,擰眉:“也許,他就是王族成員。”

“什麼?!”

“你說什麼?!”

這兩聲分別出自於言星,蘇楠,倪焱琰和小昱。尤其是言星和倪焱琰,這消息絕對堪比驚雷,轟的一下把人霹的外焦內熟了!

“翊你說的是真的嗎?!”言星走上前在他身旁蹲下,看看少年,問:“你從哪看出來的?”

“他的力量,和其他非人類不同。”握上少年溫熱的手,翊蹙眉道:“他的溫度也和其他非人類不一樣。光憑他可以讓自己恢復心智這點來看,極有可能是他的血緣作祟。”

“血緣?”

“這只是我的猜測,等他睜開眼睛就知道了。”翊起身,道。

“眼睛?”倪焱琰和小昱很疑惑。言星卻是了然,霧雲既為幽冥鬼王也是氏族統領,他們眼睛是最獨特的。只要少年的瞳孔顏色和霧流霧雲是一樣的,那就幾乎可以確定他王族的身分。

言星把這件事告知倪焱琰他們,說完後,翊對蘇楠說:“你必須在其他王族尋來前把他放回去,否則會很麻煩。”

“怎麼說?”蘇楠覺得很奇怪,言星這些年除了守著屬西的同時也在尋找王族,現在少年可能是王族,為甚麼還要放回去。

知道他的想法,翊和他說:“少年的王族身分確定後接下來事情會好辦些,要和其餘的王族成員達成協議就必須先釋出善意。把人放回去是多了籌碼和他們談判,否則他們自己尋來,以他們的力量會對我方不利。”

點點頭,蘇楠知道他的意思。在這個有著禁錮傑界的世界,只有非人類可以自由使用力量,這對他們無疑是種威脅,尤其他們各個都有打不死的特性,在無法使用力量的情況下更添危險。

這件事暫時告一段落,之後言星,瑜兮千雨和翊以及蘇冕就暫時離開吳靖的住所,去外面尋找一件重要的東西。

千雨意外來到這時弄丟了冽水珠,言星和瑜兮費了不少功夫來尋找,最後終於在一座雪山上找到,當然找的時候蘇冕也幫了大忙。他拿了千雨一根頭髮使用天師道術來尋找,翊背著意識有稍微清醒點但仍沒醒來的千雨跟著言星他們一起去,好不容易找到正要返回時卻遇上一場意外。

他們遇上了三名非人類的襲擊,只是他們的運氣很不好,因為這三隻都是年輕強壯的非人類!

“吼吼吼吼吼—!!”震耳欲聾的嘶吼讓言星和蘇楠皺眉,就連瑜兮眉宇也微微蹙起。翊擰眉摀著千雨的耳朵,把千雨交給蘇冕自己就要上場。

“翊!”蘇冕擰眉低喊。翊回頭看他,道:“我的能力可以輕易解決非人類,無須使用力量,只要輕輕一劃就成。”

“我幫你。”言星手持無心劍上前,抽出腰上的赤血劍和翊並肩而立。瑜兮拿出長槍上前,意思不言而喻。

三人同時看一眼對面的三隻非人類,然後在腳尖一動時各自挑一名非人類開始對決。

這一仗打得驚天動地,不使用力量憑著身手,言星也和對方戰的不相上下。和翊對上的非人類似乎知道他手裡血刃的力量,頻頻閃躲翊的攻擊藉機攻擊他。翊見狀暗自擰眉,出手更不見留情。

另一邊,瑜兮戰得十分輕鬆,雖然他的修為受到壓制,對方也是個打不死的氏族非人類,但憑著瑜兮強大的修為和不容小看的身手,很快就佔了上風。瑜兮閃身來到那名非人類後頭扣住他的腦袋,不費吹灰之力的往翊的方向扔,翊見狀刺出手中血色兵器,一把貫穿非人類的心臟。

“啊啊啊啊!!!”非人類發出慘嚎,接著就如灰炭般消失在空氣中。另外兩名非人類見了瞇起眼,他們對看一眼達成共識,使出自己的力量。面對從未見過的力量,言星謹慎應對,同時也從交手中更加確定他們就是被驅逐的氏族。

一場仗打下來,言星他們完全是佔了上風,翊很快解決非人類,期間,非人類還想襲擊蘇冕和千雨,但攻擊都被蘇冕擋下。看到蘇冕的身手,言星不得不說他是真的很強。

手中雙劍抵住對方的攻擊,言星一使力把攻擊他的非人類格擋開,一腳踢在他腹部上往血雨翊的方向推,一把貫穿。看著被貫穿身軀的非人類,本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不料對方竟在化為灰燼前使出全力重擊腳下雪地導致山崩!

“千雨!”厚雪崩落,蘇冕和千雨一同摔了下去,瑜兮見狀立刻過去拉住蘇冕但卻拉不住千雨。只見千雨從高崖上落下,在即將摔落厚雪之際,翊出現抱住他,一轉身,讓自己當墊背先落地。

“千雨!!”言星見他掉下去,他鬆開插在厚冰層裡無心劍一躍而下。

“嘖!”見狀,無心變作人形也跟著跳下,去救言星。

懸崖邊上,瑜兮讓蘇冕站穩腳後往下看,銳利的眼在雪推中搜尋。

下方,言星掉入雪推後就一直順著崩裂的雪往下滑,他不時的探出頭尋找千雨,當他看到人後立刻毫不猶豫的衝過去拉住他的手想把人拉出來,但卻又被緊接落下的雪埋住。

“言星!”跟著跳下的無心立刻找到言星把人扛著竄出雪推,努力往反方向走卻又被雪埋。無心再度衝破積雪,拼命拉著言星往上走直到又被雪埋住。翊拉到千雨後同樣背著人拼命往上方走,但卻頻頻被雪埋,如此反覆,饒是他們這些劍靈也不禁感到疲憊。

言星的意識在幾次被雪埋的缺氧中越來越模糊,最後昏迷過去。昏過去前,他依稀聽到了一聲熟悉的呼喚。

“小星!!”

千雨……

意識消失,失去意識的言星以為自己得幻聽,但實際上他非但沒有幻聽,聽到的聲音反而是真實的。

在翊被雪埋後,他背上的千雨卻醒了過來,徹底的清醒。他深邃的眼一睜開就看到了被雪埋沒的言星和無心。見狀,他當即握住因他醒來而變為武器的血雨翊,衝破積雪一躍而起。

千雨帶著火紅得血雨翊直衝天際,瑜兮和蘇冕立刻看到了他。蘇冕眼裡是吃驚和高興,瑜兮眼裡則是喜悅和讚賞以及欣慰。這個人,總算醒了。

千雨凝聚血雨翊的怨氣到最高點,不管身上隱隱壓制的禁錮直接往下劈,劈開了因山崩而高高隆起的積雪。

劈開積雪,在半空的千雨一眼看到了昏迷的言星,他鬆開血雨翊跳下,跳入雪中抱住言星一躍而上,五指成爪扣住崖壁上突起的石子,低頭看著懷裡的人。看著言星一點變化都沒有的眉眼,千雨眼中是深深的思念和喜悅。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千雨抱緊他低聲道:

“我回來了。小星,我回來了…”

下面,被千雨丟開的翊在落地時化作人形拉過同樣昏過去的無心,抱著人縱身一躍扣住崖壁上突起的石子。看著失去意識的無心,第一次,翊有了千雨之外,對他人的擔憂。



那之後怎麼了,答案不言而喻。

醒來的言星看到千雨醒了自是喜極而泣,五十年來的孤獨和思念在這人醒來的那刻全化為泡影。言星覺得,只要這人能夠回到他身邊,五十年的孤獨和思念也有了價值。

千雨醒了絕對是最讓人高興的一件大事,翊把這段時間發生的是一一告知,包括王族行蹤。千雨聽了之後當下決定先返回屬於他們的世界,等事情處理完後他再來異界一見王族。

要離開了,蘇冕和蘇南都很難過,因為他們不想和吳靖分開。看到他們這樣,言星也只能寬慰,給他們時間道別,言星和千雨以及瑜兮先下樓等他們。蘇冕和蘇楠和吳靖道別後依依不捨的離開,小昱和倪焱琰給他們帶路,帶他們到當初任天行他們和蘇銀希離開的地方,送他們離開。

在蘇冕使出空無帶他們回到原來世界後,蘇楠跑回房間傷心,蘇冕則是去找蘇銀希。瑜兮先回了蠱王,千雨和言星則是回到屬西。

坐在草原上,言星和千雨肩並肩,十指交扣而坐。仰頭看著久違的星空,千雨緩緩道:“小星,這五十年裡苦了你了,也謝謝你代替我守護屬西,陪伴父親。往後,你我也要如此相伴。”

“那是當然。”言星看著他,笑道:“那段日子我也不是白等,我做了許多準備,等你回來和我一起生活。如今此願已了,沒有什麼令我更高興的事了。”

“小星……”緊緊握住他的手,千雨深吸口氣,道:“過些天我會再去一趟異界。氏族之間的血戰,該落幕了。”

“此戰我會陪你。”捧住他的臉,言星認真地道:“氏族血戰,就讓我們並肩作戰吧。”

“嗯。”低頭吻住他。千雨和言星都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斬斷千萬年宿命的大戰。

氏族,幽冥道,糾纏多年的宿命終將落幕,就在決戰劃開序幕的那天。

作者有话说:

這篇為逍遙在某網站的作品,這部作品讓我重寫兩次,到定稿完結已經是第三次了 咳,好吧,其實我重寫率挺高的,咳咳,這不是重點 總結一句話,希望大家會喜歡~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