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四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4-09-23 18:58      字数:0
  博森身体不好,吃了午饭就休息了。班克、舒瓦和伊索尔跟着赵云霄学习,奇罗则带着其他几个小伙伴在隔壁的山洞里写他们的作业——用木炭在兽皮上写。孩子们一心念着晚上要看动画片,每个人都是认认真真地写作业。第一次接触到“字”的班克、舒瓦和伊索尔则是格外的惊讶和好奇。每个部落的传承都是巫师的工作,也只有巫师会用“画图文字”来记事,这种神奇的“字”也只有班达希部落的族人们能有幸接触到。

  三个孩子还小,但他们都隐隐地明白学会这些“字”是多么不得了的事情。三个孩子突然特别特别羡慕班达希部落的幼崽,也更加害怕被再一次丢弃,尤其是舒瓦和伊索尔,如果连班达希部落都不要他们,他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也因此,他们学得特别认真。

  赵云霄讲课的时候一点都不严肃,兽人的天性中就包含着认真和执着,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就会努力去做好,所以赵云霄也不需要严肃。他没有因为三个孩子落下了很多课程而随意对待,仍是双语教学,就好似这是他第一天开课那样。三个孩子,班克6岁,舒瓦和伊索尔8岁,赵云霄没把平板书拿出来,等晚上看过动画片后再慢慢让三个孩子接受他带来的新鲜事物。

  大山洞那边有康丁和瓦拉坐镇,经历了艰难的迁徙、定居和悲欢离合,在云火带着年轻兽人们去捕猎之后,也末部落留下来的族人们或多或少都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信心。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康丁和瓦拉还是吩咐原族人不要太多的泄漏有关云霄和那些“新鲜事物”的信息给也末部落的族人。

  瓦拉和康丁私下也商量决定,从也末部落的族人中挑选几名合适的年轻人多跟在云火的身边做事。一来是避免也末部落的族人们觉得他们被排除在外;二来,目前的情况由也末部落的人来直接与本部落的人沟通也会更加方便,毕竟两个部落的人真正融合在一起还需要时间,如果操之过急反而会引起也末部落族人的反弹。

  班达希部落的根基毕竟太浅,人数也少,如果班达希部落是四部落那样的大部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当然,瓦拉和康丁对部落以后的壮大都是信心十足。等到以后班达希部落真正壮大了,那再吸收别的部落的人时,他们就不需要顾忌这么多了。

  傍晚的时候,云火带着年轻人们回来了。他们一回来,就得到了三个山洞兽人们的热情簇拥。除了云火的背上没有猎物外,其余十四个年轻人的背上都是满载而归。倒不是云火不背,而是兴奋的年轻人们强烈要求不需要他背。巴赫尔、巴雷萨、克亚和坦卡就不必说了,他们跟着云火打过猎,又亲眼见识过云火与青皮兽的战斗,对云火的战斗力那是绝对崇拜。而第一次跟随云火出战的其他人都彻底地被云火长老的勇猛给征服了。

  他们从未见过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力量、那样的爆发力,还有那样可怕的兽压。那不是只有青皮兽那样的猛兽才有的兽压吗!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雄性兽人的身上!而曾经感受过云火可怕兽压的格雷戈这次算是明白那一回他为什么会头晕了。在他明白了之后,格雷戈看云火的眼神火热得会让人误以为他爱上了云火。

  加入一个新的部落,哪怕那个部落看起来有足够的食物,看起来比较友善,但也末部落的族人们也总是忐忑的。这一次的狩猎不仅打消了也末部落这几个随同的年轻人的不安,更令他们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希望。跟着这样一个勇猛的兽人,连他们自己都不禁期待着未来的新生活了。柯兰一回来就对族人们哇啦哇啦地说起云火长老的勇猛厉害,听得没有跟去的其他年轻兽人们是又嫉妒又跃跃欲试,下一回他们也要去!

  兽人们不会在严寒的白月外出狩猎,一是低温,二是野兽难寻,当然主要的还是低温。云火带领十四个年轻人不仅找到了许多外出觅食的猎物,还以极其强悍的战斗力带领他们杀死了那些猎物,这些猎物中可是有非常难以对付的红角兽、刺皮兽、毒牙兽,云火甚至还掏出了三条藏身在洞中冬眠的巨型软骨兽(巨蟒)。

  红角兽、刺皮兽、毒牙兽这类野兽都是体型庞大,脾气暴躁,极难对付的野兽,除非必要,兽人们也不会猎捕他们。在白月期,红角兽、刺皮兽、毒牙兽往往是流兽的首领,带领大大小小的流兽攻击兽人部落,而这三种野兽的身上都带有有毒的部位。红角兽的角、刺皮兽额头上的硬刺、毒牙兽自然就是牙齿了。在遇到这三种野兽的时候,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避开,可还不等他们发表意见,那只带领他们的赤红野兽就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等到他们回过神的时候,赤红野兽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这样无比强悍的战斗力令年轻的兽人们各个愧疚不已,又激发了他们熊熊的斗志。这一天的捕猎,除了像红角兽、刺皮兽、毒牙兽这种难以对付又危险性极高的野兽是由云火亲自动手捕杀的之外,其他的野兽云火都是交给巴赫尔他们处理。云火带他们出来可不是只让他们负责扛猎物的。

  兽人们捕猎大都是一对一地捕杀,不讲究配合。云火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强大的兽人就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捕获最凶猛的野兽。但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兽人的强大不仅要体现在自身的实力上,更要体现在智慧上。经过这段时间历史和电影的学习,云火和自己的五位追随者每晚的讨论可不是浪费时间的摆设。

  在阿拉山面对青皮兽的那次,是云火与巴赫尔、巴雷萨、坦卡和克亚的第一次配合,虽然配合的效果有限。这一次的狩猎,云火一开始还是让大家一对一的去解决猎物,他就站在旁边仔细观察,不插手。几次之后,云火做出调整。遇到不同的猎物或者猎物群,云火会从非追随者中挑选出几名合适的兽人与五名追随者中的其中一人配合,说白了就是让追随者中的一人带领那几个非追随者去狩猎,其他人不许插手。

  兽人们的实力各有千秋,巴赫尔他们五个人的性格也各不相同。巴赫尔观察性强,巴雷萨稳扎稳打,乌特十分冷静,克亚和坦卡非常灵活。云火根据他们五人的特点,再挑选出合适与他们配合的非追随者。云火要培养五名追随者的领导能力,同时挖掘其他兽人的战斗特点,以此形成最佳的战斗配合。捕猎,也是需要合作与技巧的。

  虽然非追随者们都很疑惑云火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没有人提出异议,也没有人敢提出。在他们配合地杀掉猎物后,他们渐渐也好似明白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了。配合地狩猎比他们单独的猎杀效果更好,也更安全。

  巴赫尔他们与云火有追随者契约,能更好更快地理解云火的意思,执行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而出于对云火的敬畏与崇拜,非追随者们也非常听话地执行云火和队长(巴赫尔他们)的命令。面对饿红了眼的野兽们,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但也只是受伤。当捕获的猎物越来越多,那一点伤痛对这些身体素质过硬的年轻兽人们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喜悦、兴奋与战斗后的欲罢不能表现在每一个跟随而去的年轻兽人的脸上。对云火而言,这一次的外出不单单是捕猎食物,也是一次实战训练。当云火他们带回了数量颇多的猎物后,没有跟去的年轻兽人们纷纷表示他们也想去,尤其是那些无翼的兽人,他们强烈的表示虽然他们没有翅膀无法飞行,但他们的战斗力也不弱,希望云火长老不要因为他们没有翅膀而嫌弃他们。

  兽人们的血液里有着天生的战斗基因,也末部落的兽人们也需要用战斗来体现他们的价值,他们需要得到认可。云火几乎没怎么考虑,从两边部落里各自挑选了六名新的兽人第二天与他继续外出捕猎,除了巴赫尔五名追随者外,今天随他外出的兽人留下来调整。格雷戈等人虽然遗憾,不过也没什么不满。他们与巴赫尔他们确实存在着显著的实力差距,他们也清楚,要想一直跟在云火长老身边,他们必须变得更加强大。

  安排好第二天的事情,云火特别叮嘱巴赫尔和巴雷萨把今天带回的猎物中最好的皮毛和云霄会需要到的部位留下来之后,他就走了。对云霄,云火是绝对的自私的,他也有自私的资本。白毛兽厚厚的白色兽皮一根杂毛都没有,云火要送给他的伴侣。红角兽、刺皮兽、毒牙兽有毒的部位在某些时候有可能会成为珍贵的药材,所以也要特别留下来。

  另外那三条大蟒蛇(软骨兽),云火全部带走了。兽人们不会捕捉软骨兽,很多软骨兽有毒,巨型软骨兽可以吞下整个兽人,又长长软软的,一旦被巨型软骨兽缠住就很难摆脱,直到被勒死,兽人不喜欢,也不会捕猎。云火这回之所以捕猎巨蟒是因为云霄提过蛇油对治疗冻伤很有效,云火记在心里。对森林异常熟悉的他知道软骨兽也就是伴侣口中的蛇通常会躲在什么地方,抱着越大越好的心理,云火很不客气地骚扰了三条藏在深深的地穴里的大蟒蛇。

  没有人会不满,大家把猎物处理干净,把需要交给云火长老的派人送过去,剩下的就储存起来。这一晚,大山洞里也末部落的族人们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食物的香气弥漫,他们终于不用再忍受饥饿了。

  虽说天黑了,但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云火带回来三只巨蟒,赵云霄惊讶极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巨蟒。比他的大腿还要粗,有近三十米长。幼崽们好奇地蹲在巨蟒边上戳来戳去。云霄不敢靠近,尽管巨蟒已经死了,但他还是觉得毛骨悚然,现代社会的人类没几个敢靠近这种东西。

  巴赫尔到小山洞这边来蹭吃的。忙碌了一天的康丁和瓦拉也回来了,雷奥送瓦拉回来,顺便留下来吃饭,乌特也就厚着脸皮带着梅伦过来蹭吃。云火看出伴侣害怕巨蟒,就让伴侣回去,他在洞外处理巨蟒,巴赫尔和乌特帮忙。云火没吃过这东西,也没打算吃,赵云霄害怕是害怕,不过还是很仔细的叮嘱云火把蛇皮、蛇胆、蛇脂都分别留下来,蛇肉清洗出来晚上他做菜。云火一听伴侣要做蛇肉,立刻来了兴致,在食物方面,云火绝对是听从伴侣的。巴赫尔和乌特马上干劲十足,今晚有好吃的了!

  巨蟒血也是好东西,但带回来的三条巨蟒已经死去多时,血都凝固了。没有白酒,蛇胆也必须马上吃掉。之前赵云霄在给兽人们处理伤口的时候就在想烈酒的事情。酒精以现在的条件弄不出来,但烈酒可以尝试,这里太需要可以消毒的东西了。等到谷物种植出来,云霄打算留出一部分来做烈酒。

  得知只有这三条巨蟒,赵云霄让巴赫尔送两条到大山洞去。蟒蛇肉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大家都应该补一补,尤其是那些生病受伤的人。兽人们不会吃蟒蛇,都不会做,赵云霄就教了一种最简单的做法,把蟒蛇肉和五彩鸡一起炖汤,放点姜和盐。他又交给巴雷萨两颗蛇胆,给大山洞的兽人们服用,特别是咳嗽、生病有伤的兽人,把胆汁在肉汤里喝下。没有酒,只能这样兑服了。巴雷萨把处理好的两条蟒蛇肉分成三份送回三个大山洞,赵云霄这边也开始制作蛇肉了。

  奇罗站在阿爸身边问:“阿爸,博森可以吃蛇肉吗?”

  “可以。他和班克都可以吃。”

  “太好了!”

  奇罗很高兴,又舔舔嘴,不知道阿爸做出的蛇肉会有多好吃。奇罗一点都不担心蛇肉不好吃,阿爸都能把不好吃的水兽和硬壳虫做得那么美味,蛇肉肯定不在话下。

  今晚的晚餐以蛇肉为主。三个炉子全部用上了,赵云霄还让云火在洞外搭了一个临时的灶火。兽人们的食量大,乌特和巴赫尔又来蹭饭,光蛇肉不够,还要搭配其他的肉食。赵云霄特地做了蛇羹给雌性和虚弱的四只小幼崽吃。当没有闻过的蛇肉香从锅里飘散出来的时候,就是躺在床上的博森都忍不住探头了,更别说几只馋嘴的小野兽。

  晚餐上桌,凳子不够,大人们围着桌子,孩子们就坐在铺着兽皮的地上。博森不想再躺在床上吃饭,赵云霄就扶他下床,让他和奇罗坐在一起,奇罗很乐意照顾博森。在云霄宣布可以开吃后,就没有人说话了。瓦拉、吉桑、挪切和波赫幸福地喝着鲜美的蛇汤,赵云霄把剩下的一颗蛇胆挤在熬好的蛇肉粥里,让每个人喝一小碗。

  蛇胆的味道很苦很腥,但哪怕是纳斯都咬着牙喝了下去,他们知道云霄(长老)让他们吃一定是好东西。赵云霄这时候才有空来解释为什么让他们喝蛇胆汁,还有蛇脂、蛇肉、蛇皮的用处。云火马上表示:“以后我见到蛇都会捉来!”

  巴赫尔和乌特在一旁用力点头。

  赵云霄道:“要捉的话最好是活捉,蛇血也是非常有用的。”

  “好!”

  奇罗带着自豪地说:“阿爸,蛇肉真好吃,蛇羹最好吃。”

  “以后你阿爹捉到蛇,阿爸再给你们做。”

  奇罗的笑容很灿烂,博森、舒瓦、班克和伊索尔虽然仍显安静和沉默,但也是一口一口贪婪地吃着好吃的蛇肉,喝着好喝的蛇汤。只有经历过饥饿的他们才能体会到此刻的幸福。

  小山洞的蛇肉大餐被一扫而光,大山洞那边的蛇肉餐的味道尽管无法与小山洞这边相比,但也是被瓜分殆尽。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软骨兽的肉也这么好吃!

  “果然跟着图佐长老有肉吃啊。”柯兰摸摸圆鼓鼓的肚子,舔舔嘴。

  格雷戈点点头,打了个饱嗝。

  汉米尔低声说:“班达希会吃很多我们不会吃的食物,你们说是不是因为云霄长老?你们看班达希的族人本来也不知道软骨兽是可以吃的。”

  话永远最少的霍因哈抬眼:“不要随意谈论云霄长老,图佐长老不会喜欢的,班达希也不喜欢我们太关注云霄长老。”

  格雷戈出声:“霍因哈说的对。我们不要随便谈论云霄长老,也不要去打听。”

  柯兰马上点点头表示明白,汉米尔闭了嘴。

  格雷戈接着说:“我很羡慕巴赫尔他们能成为图佐长老的追随者,能成为那样强大的兽人的追随者,是一种荣耀。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图佐长老的追随者。”

  柯兰挠挠头:“哪有那么容易。班达希部落那么多兽人,图佐长老也只挑了五个,其中一个还是他的亲哥哥。”

  格雷戈毫不气馁地说:“我想,只要我们能表现出足够的能力和忠诚,图佐长老会同意的。”

  “可是我们差得太远了。”柯兰很沮丧。

  霍因哈拍拍柯兰,无声的安慰,他自己又何尝不想,但他们和那五个人真的差得太远了。汉米尔也没说话,同样觉得希望渺茫。格雷戈给朋友鼓劲:“你们别灰心啊,想不想知道巴赫尔他们是怎么成为图佐长老的追随者的?”

  霍因哈、柯兰和汉米尔的眼睛立刻亮了,格雷戈压低声音说:“我今天问坦卡了,我以为他不会告诉我,哪知他一点都不隐瞒地全部说了。所以我才觉得我们是有希望成为图佐长老的追随者的。”

  “你快说!”三声催问。

  云火当然不会知道有那么几个也末部落的年轻兽人是多么想要成为他的追随者。满足了食欲,云火也没忘了他的功课。幼崽们今天的作业完成的都非常不错,赵云霄履行今天的承诺,让他们去看动画片。云火就和五名追随者们在另一个山洞里复习功课,晚一点他们也要看电影。

  幼崽们不用云霄吩咐,就全部排排坐好,瓦拉、梅伦等雌性也坐好,他们也喜欢看动画片。博森他们都没看过动画片,奇罗就选了一部他们特别喜欢看的“龙之语”,这部动画电影孩子们是百看不厌。赵云霄拿来饼干、肉干等零食给孩子们吃,他去陪云火复习。

  博森、班克、舒瓦和伊索尔在奇罗拿出手机后就开始紧张了,那是什么东西?没多会儿,刚在云火身边坐下的云霄就听到隔壁传来四个孩子的叫声。

  “啊!”

  “那是什么?!”

  “吼——!”

  云霄抿嘴笑,想了想,他决定还是不过去了,他相信儿子能解释清楚的。

  “云火,也末部落那边的兽人,你要不要挑几个过来跟着一起上课?”在云火决定带也末部落的兽人们去打猎时,赵云霄就在想这个问题了。

  云火显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假思索地回道:“暂时不用。等确定了他们的诚意之后我会选几个人过来。”

  “好。”

  仰头看着伴侣,赵云霄的心里再一次升起某种骄傲,他的云火身上越来越有一种王者的气质了。如果不是还有其他人在,云霄一定会给伴侣一个吻。

  隔壁又传来几个小孩子的叫声,赵云霄笑出声,那四个小家伙就应该这样才对啊,他们还是孩子,应该是快乐的。

作者有话说:

尼子的文章不會授權任何人轉載,特此聲明。好吧,我又開新坑了,實在是趕稿趕得我太煩躁了,寫一篇不費腦子的文章。不算奧古蘭的話,這算是尼子的第二篇獸人文了,比較純粹的獸人文。 主角是人妻受,弱受,會哭哦,不喜勿入,千萬別噴,給點面子。就讓我寫一篇讓我輕鬆的文文吧~ 至於榕山和奧古蘭,這兩篇文太費腦子,暫且等哀家的腦子不那麼累之後開始連載,眾愛卿就先看這篇吧。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