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二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4-09-18 22:57      字数:0
  大山洞里火堆烧得很旺,累了一天的兽人们基本上都在休息,尤其是被带回来的那些也末部落的伤员们在吃了营养又足量的晚餐后,都入睡了。充足的睡眠也有助于他们尽快恢复。只不过有那么几个人怎么也睡不着。

  柯兰戳了戳格雷戈,然后朝某个方向努努嘴,汉米尔发现了柯兰的动作,朝那边看了过去,就见班达希部落巫师的儿子乌特正兽形形态圈着他的准伴侣假寐。为什么是假寐?因为乌特的尾巴在甩。格雷戈不动,柯兰又戳戳他,格雷戈小声说:“你怎么不去?”

  柯兰摸摸鼻子:“人家和伴侣在一起……要不我们一起去?”

  “人家在休息。”汉米尔提醒。

  柯兰很纠结,他心里一直有什么在挠,根本睡不着。扭头见霍因哈没什么反应,柯兰又戳戳他,低声不满:“你睡得着啊?”

  霍因哈睁开眼,变成人形:“不睡觉干什么?”

  “你就不想知道?”柯兰对这位总是很迟钝的朋友表示无语。

  霍因哈反问:“想知道又能怎么样?”

  “去问啊!”柯兰翻了个白眼。

  霍因哈撇撇嘴:“你去问。”

  “你!”柯兰先是气愤,然后又泄了气,他怎么去问?弄不好引来班达希那边的怀疑就不好了。

  他们四个人的关系非常好,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四人并没有和自己的家人睡在一起。格雷戈看柯兰那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又看了看乌特的方向,低声说:“算了,我跟你一起过去。”

  “好!”柯兰立刻有了精神。

  两人鼓起勇气站起来,哪知,汉米尔和霍因哈也起来了,汉米尔笑笑:“我也陪你好了。”

  霍因哈没说什么,不过脸上的意思和汉米尔一样,柯兰给了两人一个鄙视的眼神,接着露出笑容。

  四个人走到乌特面前,乌特睁开眼,四人都有点打扰到对方的赧然。在乌特怀里还没睡的梅伦拍了拍乌特,说:“我去看看奥温大哥他们好点没。”然后对四人笑笑,站起来走了。

  四个人更不好意思了,乌特变回人形,指指洞角,那里比较隐蔽,是之前康丁和普亚谈事的地方,也是今天赵云霄和瓦拉谈事的地方。

  “谢谢你。”

  对方没有不高兴,格雷戈松了口气。乌特友好地说:“你们现在也是我的族人,不要这么客气。”然后他和四个人一起去了洞角。

  坐下后,乌特首先说:“云霄长老的事情我不能多说,图佐不喜欢别人谈论他的伴侣,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

  在柯兰还在犹豫先问什么的时候,霍因哈却是第一个出声:“你和巴赫尔他们为什么直接喊图佐长老的名字,可其他人又称图佐长老为长老?”

  柯兰闭嘴,格雷戈、汉米尔的脸上都有同样的好奇。乌特带着某种自豪地说:“我、巴赫尔、巴雷萨、克亚和坦卡是图佐的追随者。长老是部落的长老,我们只是图佐的追随者。”

  在乌特说出“追随者”时,格雷戈、汉米尔、柯兰和霍因哈的脸色就变了。兽人们也许不明白追随者的真正意义,但都清楚什么是追随者。

  “你们……”

  乌特道:“图佐非常的强大,他一个人已经杀死过两只成年的青皮兽了。”

  “呵!”

  四个人的头皮全部发麻,身上的寒毛全部乍起。

  “他一个人,杀死过,‘两只’,青皮兽?!”柯兰的音调都尖了。

  乌特点头:“是的。不然我们部落哪来那么多青皮兽兽珠和兽骨?”乌特说完还扯扯自己身上的幻兽衣:“我们几个人穿的都是青皮兽的幻兽衣。”

  “呵!”

  四个人的眼睛瞬间绿了,直勾勾地盯着乌特身上的那身青色的幻兽衣。四人的呼吸粗重,就连平素最淡定的霍因哈都无法冷静了。

  乌特继续刺激四人:“图佐和云霄长老的食物都是图佐去阿拉山捕获的,你们今天吃到的土豆、萝卜,还有你们以后会吃到的各种没见过的食物也都是图佐在阿拉山找到的。你们晚上喝的鱼汤是图佐用渔网带我们去湖里捕捞上来的。”

  没有兽人敢面对的青皮兽……没有兽人敢进入的阿拉山……渔网(?!),湖里捕捞……格雷戈、汉米尔、柯兰和霍因哈完全懵了,除了呆愣还是呆愣。

  乌特憋着笑,又说:“明天你们好好休息,后天图佐应该会带我们去捕捉流兽,你们肯定也想和我们一起去吧。”

  四个人又是一震,嘴巴各个长成了蛋形,兽人在白月是从来不捕猎的!乌特站起来:“我明早还要早起训练,我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完,他故意打了个哈欠,走了,留下凌乱的四个人。

  ※

  不是乌特故意把功劳都推到云火的身上,而是班达希的族人们在瓦拉、康丁特别是云火的叮嘱(警告)下,不许随意对外多说云霄的事情。过多的让外人注意到云霄并不是好事。也末部落愿意加入班达希部落的这些人到底是怎样的心思还有待观察,所以乌特才会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云霄,再说云霄今天已经引起了够多的关注了。

  格雷戈、霍因哈、汉米尔和柯兰脑袋晕晕的挪回他们的窝,被乌特说的那些事给“吓到”了。难怪瓦拉大人那么随意地就拿出一串青皮兽珠,感情人家图佐长老一个人就杀死过两只成年的青皮兽!

  “嘶——!”

  太可怕了,简直是太可怕了,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四人再也不好奇为什么图佐长老的山洞里有那么多食物了。

   

  “族长被丢出去完全是自找的啊……”霍因哈咕哝一句,变成了兽形。

  “图佐长老已经很克制了。”柯兰点点头。

  “现在我不担心食物的问题了。”汉米尔也变成了兽形。

  格雷戈在深思:“乌特刚才说的训练是什么?”

  三只野兽同时看向他。

  小山洞,赵云霄窝在云火的兽身里已经睡着了。他今天的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回来吃了晚饭又被醋火冲天的伴侣带到浴室里狠狠吃了两遍,喂生病的班克和博森吃了药后,赵云霄的眼睛就睁不开了。

  卧室外不时传来班克的咳嗽声,却并没有影响到赵云霄的睡眠。云火的爪子还在伴侣的睡袍内摸来摸去。另一条被子里,奇罗搂着依然未醒的博森,用他野兽的小身板给博森温暖。云火不喜欢床上多了一位陌生的小雄性,带着奇罗已经很勉强,毕竟奇罗是儿子。不过云火再不喜欢他还是会听伴侣的。家中没有多余的床,博森的身体很虚弱,又一直发低烧,不能打地铺,只能暂时跟他们睡。不过等博森的病好了,云火打算把博森和奇罗都丢去打地铺,他不喜欢伴侣的身边有别的雄性,幼崽也不行。

  闻着伴侣沾染着自己气味的身体,云火憋了一下午的醋火算是熄灭。想到一件事,云火从伴侣的睡袍里抽出手,再慢慢抽出被伴侣枕着的另一只前爪,变成人形,然后轻轻地钻出被窝。奇罗的耳朵动了动,迷蒙地睁开眼睛,看到阿爹下床了,他又闭上眼睛舔舔鼻子继续睡。

  随便套了身衣服,云火出了山洞,变成兽形飞走了。在附近飞了一圈,他停在了一棵大树上,又仔细巡视了一遍,没有发现普亚那些人的踪迹,这才返回山洞。

  在岩石湖边的一个山洞里,普亚、英黎、拓尤以及那些被云火丢出来的兽人们围着火堆坐着,每个人的精神都很萎靡,也有对下一步生活的迷茫和担忧。包括拓尤在内的很多人都被摔伤了,特别是那些无翼的兽人。英黎被普亚接住毫发无伤,但也被吓到了,再加上低温,生病了。

  普亚很后悔,后悔去找班达希部落,如今他失去了大部分的族人,跟着他的族人们很多也受伤生了病,他根本就是亲自引来了呲狼。拓尤被摔得不轻,躺在地上半死不活地呻吟。英黎窝在父亲兽形的怀里,眼圈红红肿肿的,还带着眼泪,看得几位追求者是心疼不已。

  “阿爹,等白月过了,我们去找四部落吧。”英黎喉咙沙哑地说。

  普亚看着火堆,没吭声,英黎恨恨地说:“我们去投奔班达希部落,他们却这么对待我们。阿爹,部落现在只剩下这么点人,只有加入四部落我们才有活路。”

  跟着普亚出来的也末部落的族人有三十多人,不过他们把剩下的食物几乎全部带了出来,节省一点,完全可以坚持到白月过去。大部分的人留在了班达希部落,也末部落的食物问题反而没那么严重了。

  普亚还是不表态,刚刚被班达希部落“吞掉”了那么多的族人,普亚实在不想再去自讨苦吃了。他很清楚加入四大部落意味着什么。英黎继续劝说:“四大部落找班达希部落的麻烦肯定是为了保存食物的方法。我们只要告诉四大部落班达希部落的情况,还有那位雌性的事情,他们绝对会热情地接受我们。”

  普亚的尾巴甩了一下,变成了人形。拓尤这时候看了过来,他全身都疼,但英黎的话让他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扶着身边照顾他的一位雌性,拓尤挣扎地坐了起来。

  “阿爹,班达希部落敢那么对我们,就是因为他们保存了足够的食物,并且接受了恶灵。现在只有四大部落才能对付他们。只要四大部落出面,其他部落就不敢帮助班达希,我们才能报仇。”

  从来没有哪个雄性敢那么对他,英黎对那只赤红的野兽恨得是牙痒痒,他咬牙道:“还有那个雌性。他长得那么奇怪,说不定也是恶灵!班达希部落有两个恶灵,他们今天敢这样吞并我们也末部落,以后就会吞并其他的部落,阿爹,我们必须依靠四部落的力量除掉那两个恶灵,除掉被恶灵控制的班达希部落。”

  拓尤出声:“英黎,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投靠四部落中的谁?”

  英黎打了两个喷嚏,擦擦鼻子说:“我们把班达希和那位雌性的消息透漏给四部落,谁给出的条件好我们就加入谁。不能再像这次这样随意,必须仔细挑选。”

  拓尤觉得很有道理,看向普亚:“我觉得英黎说得对。我们的族人只剩下这么点,很难抵挡无月期的兽潮,如果遇到食人魔兽的攻击我们就更危险了,必须投靠更强大的四部落。”

  普亚一直在沉思,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只是称为四部落的子部落那倒还好,起码他还可以当族长,但如果是被吞并,成为四部落的族人,他的处境就会很尴尬了。之前之所以找上班达希,那是他知道班达希和也末差不多,也末部落的单身雌性又多,就算两个部落合并了,他很可能还是族长,哪怕当不成族长也是长老,可以无偿地获得部落的供养。但如果成为最普通的族人,他现在已经不可能出去打猎了,即使英黎能嫁给某一位地位较高的雄性,他也不会受到部落过多的照顾。

  而拓尤就不一样了。他毕竟是一个部落的巫师,哪怕在新的部落不再做巫师,他知道的那些东西也会让他得到相应的照顾。拓尤清楚普亚在犹豫什么,道:“除了我们,谁还清楚班达希的情况?四大部落只会争着让我们加入,普亚,你的担心我认为是多余的。”

  英黎看向阿爹,没明白过来阿爹在担心什么。普亚想了想,说:“等白月过了吧。我们现在也不可能去找四部落。族人们经不起折腾了。”

  普亚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拓尤也就不说什么了,躺下来养伤。普亚变回野兽,英黎重新窝回阿爹的怀里,在心里发誓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可恶的雄性,还有……那个奇怪的雌性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一想到班达希部落的雄性都自己那么恶劣,英黎不会承认他在嫉妒。

  英黎和拓尤想得很好,殊不知四部落现在都是自身难保。白月阻隔了很多重要的消息,包括神器、包括四部落的惨状。在这一年的白月过后,四部落还是不是四部落都还未知。

  ※

  心如猫抓地过了一个晚上,天刚亮的时候,格雷戈第一个醒了,然后他戳醒了柯兰、汉米尔和霍因哈。四人睁眼就看到乌特还有班达希部落的好几个年轻的雄性都已经起来了,一副要出去的样子。格雷戈又戳了戳柯兰,经过昨晚和乌特的交谈,四人倒也没那么放不开了,柯兰厚着脸皮爬起来去找乌特。

  乌特抬头,一看是柯兰,又看到格雷戈他们都醒了,了然地笑笑,低声解释说:“我们每天早上都要出去训练,不然白月过后就追不上猎物了。”

  “呃,”格兰挠挠头,“我们能不能,去看看?”

  乌特很大方地说:“能啊,只要你们不怕冷。”

  柯兰立刻眉开眼笑:“不怕!昨晚吃得饱饱的,我现在一身的力气。”

  乌特笑笑,饿了那么久,只是一顿饱饭当然不可能马上恢复过来。不过柯兰都这么说了,乌特也不打算打击对方的积极性,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一个部落的族人了。乌特从他的私物里拿出一包肉干丢给柯兰,说:“你们四个人吃点东西,外面很冷,还是注意点。”

  柯兰打开掀开兽皮,鼻子动了动,感激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转身跑了回去。格雷戈、霍因哈和汉米尔研究了片刻从未见过的肉干,很痛快地把肉干分了。在他们吃完后,乌特招呼他们一起走。

  等到他们抵达的时候,另外两个山洞的年轻人也都过来了,同样多了好几位也末部落的兽人。清晨的寒风呼啸,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两个寒颤。一只赤红的野兽背着五个没变身的小雄性出现了,看得也末部落的年轻人各个吃惊不已。连雄性小幼崽也要训练?!

  不过再看看那五个小家伙各个精神十足,脸上肉嘟嘟的,他们又有些明白了。养得这么好的小幼崽估计也不会怕冷吧,尤其他们还穿着那么奇怪的连体衣服。

  把五个孩子放下,云火也不多言。他们训练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围殴加群殴。对兽人来说,战斗是最好的训练。所有年轻的兽人们围殴云火,幼崽们就群殴。不去管呼啸的寒风,不去管厚厚的积雪,云火一声令下,“打架”开始。

  一时间,山顶上兽吼阵阵。一开始柯兰、格雷戈他们还有点放不开,不过没多会儿,他们就被现场的气氛感染得兽血沸腾,哪还去管是班达希还是也末。他们只想和其他人一起把那只强大的野兽打趴下。当然,这是一个美好的(很难实现)的愿望。

  云火起来的时候云霄也起来了。从山洞外拿出冷藏的肉,他要给两个生病的孩子做药膳。大山洞那边他也交代了梅伦怎么给那些需要的兽人们做药膳。吉桑和康丁也起来了,康丁去挤兽奶,吉桑洗漱过后帮着云霄做药膳,做早饭。

  等到云霄把药膳汤煮上回卧室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双带着警戒的兽眼。赵云霄先是一惊,然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扬声喊:“吉桑,博森醒了!”

  “啊!那孩子醒了?!”

  吉桑立刻跑了过来,还没起床的班克掀开被子就下床。

  赵云霄走到床边摸了摸变回小野兽的博森的耳朵,依然带着低烧的温热,不过只要醒过来他就能松口气了。

  “博森!”班克跑到床边,高兴极了:“你终于醒了,你差点被冻死!”

  博森看了看班克,小心翼翼地在赵云霄的身上闻了闻,梦里熟悉的气息。小兽耳因为对方的触碰下意识地抖动,鼻子还在到处闻,没有闻到另一抹梦中的气息。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赵云霄只当这孩子在不安,他摸摸博森的脑袋,让他躺着,然后把班克带回外间的床上。班克的咳嗽还没好,还是要注意。再次回来,赵云霄的手上多了一杯蜂蜜水,博森变成人形,低头好奇地看着自己身上奇怪的衣服。

  在赵云霄伸手要去扶博森起来的时候,博森自己撑着坐了起来,淡漠的脸上是一双仍带着几分警戒的金褐色眸子。

  露出一抹长辈的温和笑容,赵云霄递出杯子:“来,把这个喝了。”

  博森咽了咽嗓子,抬起没什么力气的双手,接过杯子。先慢慢地喝了一口,博森的身体明显一震。赵云霄摸摸他的脑袋:“是粘蜜水,喝吧。”

  身体又是微微的一震,博森抬头看了眼床边这位很特别的雌性,眸中的警戒消去了许多,然后沉默地一口一口把蜂蜜水喝完了。

  接过杯子,赵云霄把博森按回床上:“你的病还没好,要躺着。”

  博森默默地看着这位雌性,不说话。赵云霄心疼地摸上博森的额头,然后给他拉好被子,出去了。

  金褐色的眸子一直注视着赵云霄离开,看着他关上门,这才收回视线开始观察他所处的地方。等观察完毕后,博森变回野兽又在被窝里仔细闻了闻,当确定梦里的另一抹熟悉的气息是确实存在的,博森才重新变回人形,安静地躺好。昏迷前的记忆很快涌了上来,金褐色的眼眸里是深深的恨。

作者有话说:

尼子的文章不會授權任何人轉載,特此聲明。好吧,我又開新坑了,實在是趕稿趕得我太煩躁了,寫一篇不費腦子的文章。不算奧古蘭的話,這算是尼子的第二篇獸人文了,比較純粹的獸人文。 主角是人妻受,弱受,會哭哦,不喜勿入,千萬別噴,給點面子。就讓我寫一篇讓我輕鬆的文文吧~ 至於榕山和奧古蘭,這兩篇文太費腦子,暫且等哀家的腦子不那麼累之後開始連載,眾愛卿就先看這篇吧。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