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四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4-09-06 23:51      字数:0
  《兽途》讲述的是一个兽人世界的贵族家庭在出行的途中遇到土匪,唯一活下来的儿子被贩卖到了人类社会做奴隶。故事的主线就是主人公逃离奴隶主,和其他的兽人奴隶一起逃回兽人国家,然后进入军队,和人类进行战争。电影中,人类与精灵结盟,但是又会私下贩卖精灵奴隶,人类与兽人争夺资源。同时、人类、兽人、精灵又要共同和最大的敌人魔兽战斗。

  故事的结尾,兽人和人类在最后一场最惨烈的战争后达成了和平协议,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整个故事的基调都带着几分灰暗与悲情,主人公成为了兽人世界的王者,和自己心爱的兽人女性结为伴侣,但同时他也付出了许多,失去了许多。

  故事其实很简单,但炫目的魔幻、背景制作,各种先进的电影手段使这部影片呈现出一种震撼人心的场面。当初这部电影放映的时候可以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的。这样一部电影放在原始的兽人世界所带来的影响更是巨大的,尽管它影响的范围只不过是几个人。

  与赵云霄看这部电影的沉重不同,在座的六位雄性可是看得热血沸腾、激情不已,当然,他们沸腾激情的原因不是影片中那些露出半个胸脯的“女人”。原本赵云霄还想着看了电影之后兽人们会不会对女人好奇,结果他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兽人们都觉得女人胸前多出的两块肉很奇怪,而且女人看起来太弱了,不符合兽人们的审美,他们反而更喜欢现代背景的电影里出现的美丽的中性人,就像云霄那样的中性人。果然不同世界的“雄性”有着不同的喜好。

  兽人们热血激情的原因是电影中的各种战斗场景。这部电影里虽然有奇幻的精灵魔法,但更多的还是身体上最直接的武力碰撞。血腥、战斗、冷兵器、厮杀,没有能瞬间炸毁一座城市的超级导弹,没有能飞上天空的超级战斗机,没有那些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超现代军事武器。

  当影片第一次播放完后,云火立刻要求马上播放第二遍,并且让赵云霄先别解释,他还想再从头到尾仔细看一遍。已经了解了许多历史知识并且通过电影了解到许多“未来”科技的云火发现这部电影中的许多东西以兽人世界目前的生产能力来说都不是那么难以实现的。

  这部电影中的兽人并不是在人形与纯兽形之间转换的兽人,他们的身材高大,身上具有一种或几种明显的野兽特征,例如尖锐的爪子、尖锐的牙齿、野兽般的眼睛,兽形的耳朵等等。他们仍是两条腿直立行走,只是在形态和习惯上与纯粹的人类相比更接近野兽。不过这并不影响云火等人最这部影片的喜爱。

  在云火几人看来,影片最初所表现出的人类社会压制兽人社会的现象完全是不正常不应该的。人类是很聪明,但在兽人强大的武力面前一切的计谋都应该是无效的才对。不过在面对人类的计谋时,兽人“愚蠢”的表现在令他们气愤之余,也令他们更加学会了思考,如果把他们丢到这部电影里,他们在面对人类的计谋时会怎么选择,怎样去做?

  虽然这里的兽人世界是没有人类这种人种的,但难保不会出现和人类一样聪明的兽人。以前只知道打猎吃饭的兽人们在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后最大的收获也许就是学会了思考。

  这一晚,云火和他的追随者们把这部电影反复观看了两遍,又让赵云霄给他们从头到尾详细解释了一遍,等到每晚例行的观后讨论结束后,时间已是深夜。

  洗漱完的云火轻轻上了床,变成兽形,把已经熟睡的伴侣温柔地搂入怀中,毛茸茸的大脑袋在伴侣的脸上蹭了蹭,又小心地舔了舔伴侣的嘴唇,这才躺好。越是接触平板书里的书籍,越是观看不同的电影,越是学习那些深奥的知识,云火的心境也愈加的发生着改变。与“自己可以对这个世界做出多大的改变”相比,对班达希部落对康丁和瓦拉的憎恨、对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对待的愤怒已经逐渐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脑袋里被无数的想要去做的事情填满,对未来新生活的跃跃欲试,这些东西让云火无暇再去回忆那些过往与不公。云火抱紧怀里的伴侣,从未有过的幸福与感激。曾经他憎恨兽神对他的诅咒,现在,他感激兽神对他的祝福,是兽神让他遇到的云霄,是兽神把云霄送到他的身边。赤红的双眸闭上,闻着伴侣身上的甜香,野兽很快进入了安然的睡梦中。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赵云霄惊讶的发现云火已经起床了。自从下雪之后,云火每天都是在他醒后才会起床。换下睡衣,穿戴好的赵云霄出了卧室,看到吉桑、瓦拉和另外两位雌性正在做早饭,立安坐在桌边在切水果,纳斯坐在立安身边也在帮忙。看到他起来,立安和纳斯马上露出笑容:“云霄叔叔早安。”

  “早安。”

  吉桑和瓦拉回头,瓦拉出声:“图佐他们去山顶训练了,幼崽们也去了。”

  “训练?”赵云霄吃惊,“外面那么冷!”

  吉桑的脸上是稍显古怪的无奈,瓦拉则温笑地解释说:“图佐说白月不打猎,雄性兽人不能只吃饭睡觉,应该去训练,让寒冷来锻炼雄性的体魄,幼崽也不能例外。他把部落里所有年轻的雄性兽人都叫走了,也带走了奇罗他们几个雄性幼崽。”

  “那会冻坏他们的!”赵云霄不明白云火怎么突然有了这种决定。

  吉桑叹道:“我也是这么说的,但图佐很坚持。他说幼崽从小在寒冷中锻炼,就会习惯了白月的寒冷,以后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冻伤。奇罗他们听图佐这么一说,都要求要去训练。他们很坚持。”

  这几天吉桑对瓦拉的态度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可能跟瓦拉吃冰淇淋的时候愿意把自己的分给他一点有关。

  赵云霄担心,想出去看看,瓦拉道:“图佐有分寸的,如果幼崽们坚持不住,他会把他们送回来的。我们熬点胡椒果汤,他们回来后给他们喝。”

  吉桑虽然也担心,不过还是说:“奇罗他们穿得很厚,图佐说不会让他们用兽形训练。”小幼崽的翅膀还是很脆弱的,这样的低温绝对会冻坏。

  赵云霄问:“康丁阿爹呢?也去了?”

  “他去挤兽奶了。你先洗漱吧。”吉桑去给云霄舀热水。班达希部落的雌性现在都有了洗脸刷牙和经常习惯的习惯,并且要用香皂和润肤霜,瓦拉也不例外。在爱美面前,一切巫医都是雌性。

  赵云霄想了想说:“给他们训练的煮一锅青皮兽骨汤吧,还是注意点好。”

  吉桑顿了下,马上点点头,去柜子里拿兽骨。瓦拉这时候说:“云霄,我想给部落的每一个雌性一颗青皮兽珠。雌性佩戴对身体有好处,如果有紧急的情况,也可以随时使用。”

  赵云霄很赞成地说:“这样好。”说完他回卧室又拿了十颗出来给瓦拉,瓦拉不要,说云霄之前给他的已经够了。

  赵云霄道:“立安和纳斯也每人戴一颗,剩下的看能不能做成现成的药,内服的、外用的。”

  瓦拉看着云霄真诚的脸,没有再推拒,收了下来,说:“我们一起研究。”

  “好。”

  这时候康丁提着两大罐兽奶回来了,一回来他就说:“我先给大山洞送一罐过去。”

  云霄急忙说:“康丁阿爹,你回来的时候去看看云火他们,外面太冷了。”

  “嗯,我也正想去看看图佐是怎么训练的。”康丁提着一罐兽奶出去了。

  赵云霄很快地洗漱完毕,去煮兽奶。康丁把兽奶送过去后,就去了小山洞这边的山顶。山顶贯通的山洞是小山洞这边的仓库,但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平台,这时候云火带着年轻的兽人和幼崽们正在训练。兽人们训练的最佳方式就是搏斗。五个雄性幼崽没有变成兽形,混战在一起,满身满头的雪。帽子、手套和兽皮棉衣丢在一边,打得是面红耳赤,大汗淋淋。

  十八个年轻的兽人们全部变身,围攻一只赤红的野兽,他们的脚下和四周有着明显的血迹。云火没有用兽压,但也没有客气,他的爪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十八个年轻兽人们打红了眼,每个人都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强悍的身体去对抗那个可怕的“敌人”。不打不知道,一打他们才恐惧地发现他们与赤红兽人的差距有多么大。

  康丁在一旁看得是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能加入进去。不过他也清楚某位“首领”是不会喜欢他“捣乱”的。看了一会儿,他抓住滚到他脚边的皮耶尔叮嘱了一句,让他们打完后全部下去喝汤,然后就走了。忙着打架的皮耶尔匆匆点点头,又滚回去继续。

  回到山洞,康丁就说:“他们训练得很认真,幼崽们热得把帽子手套都摘了,放心吧。”

  云霄和吉桑顿时放心了。运动会使身体暖和起来,看来他们运动的效果不错。不过云霄还是熬了一大锅的胡椒果水和青皮兽骨汤。

  等到留在山洞里的几个人已经吃了早饭了,训练的兽人们才回来。一群人一进来不仅带来了外面的寒气,也带来了一股浓浓的战斗后的热情。年轻人的身上有着明显的伤口,不过都是一脸的欲罢不能,各个气喘吁吁。赵云霄把担忧的话咽了下去。他和瓦拉一起给十四个有伤的兽人们处理了伤口,兽人们每人喝了一碗骨头汤和胡椒果汤就走了,回大山洞吃饭,巴赫尔留了下来,好几天没吃小山洞的食物,甚是想念。

  云火身上没伤口,进来洗了手就开始吃饭,明显饿了。幼崽们已经在吃着了,一边吃一边叽叽喳喳地夸耀自己一点都不怕冷的英勇表现。不过赵云霄还是认真检查了他们的手脚和耳朵,看有没有冻伤。

  康丁问:“图佐,你是怎么想的?”问的自然是训练这件事,他相信对方有更深的考虑。

  云火咽下嘴里的肉,又抓起一块肉,这才说:“他们的战斗力太弱。白月过后我要去找合适的定居地,留下来的人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在岩石山狩猎并且对抗食人魔兽。”

  康丁和瓦拉都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巴赫尔补充:“我们部落不能只靠图佐一个人,每一个年轻的兽人都应该有足够强的战斗力。而作为图佐的追随者,我们五个人应该更强。每次白月过了之后,雄性兽人的战斗力都会明显的下降,因为白月期除非遇到流兽的攻击,雄性兽人几乎是不战斗的,这对雄性兽人和部落来说并不是好事。这也是为什么无月期会有那么多兽人死亡,很多部落被毁的原因。”

  云火向来不会对云霄以外的人多解释,和云火签订了追随者契约后,巴赫尔他们就与他有了某种契约上的沟通,所以巴赫尔能轻易地从云火的话中体会出他的意思。云火不喜欢解释,巴赫尔就来解释了。

  云火大口吃肉,没有多言,巴赫尔说出了他的意思。赵云霄疑惑地问:“流兽是什么?”

  云火解释了:“大部分的动物会在黄月期迁徙,留下来的动物在白月期一部分冬眠,一部分靠草根和地下的虫子等为食,这类食物要么有着极强的御寒性,要么是体型小的杂食动物,例如尖嘴兽(大老鼠)。白月期太长,冬眠的动物会醒来觅食,这些动物如果找不到食物就会攻击部落,抢夺兽人的食物甚至捕食兽人。这些就是流兽。有些流兽是成群结伙的,再加上饥饿,攻击性很强。”

  赵云霄明白地点点头,云火又继续解释说:“无月到来的时候,饥饿了太久的野兽也经常会聚集在一起形成兽潮攻击兽人部落,还有食人魔兽,所以无月期是最危险的时候。等迁徙的动物回来了,情况才会好转。”

  吉桑马上宽慰云霄道:“不是每一个部落都会遇到流兽的,我们现在又住在山洞里,安全许多,不用怕。”

  云火则自信地说:“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赵云霄笑笑:“我不怕。四个月期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云霄对他的大野兽可是信心十足的。他的这个问题由瓦拉来回答最合适,瓦拉把无月、红月、黄月和白月的情况很详细地告诉给赵云霄,赵云霄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其实他来到这里后只遇到过一次危险,看到不管是瓦拉还是吉桑在说到那些危险时都是非常坦然的面对,他的心中更多的也是坦然。留在了这里,和云火结为伴侣,不管未来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他都不会退缩。

  ※

  晚上幼崽们完成了今天的作业后就早早地去睡觉了,小雄性们天还没亮就被云火带出去训练,都累了,明天还要继续训练。结束了今天的课程,云火坐在睡着的云霄身边捧着平板书眉目严肃。被渴醒的赵云霄睁开眼睛发现油灯还亮着,而身边的人还在“工作”,他眨掉一些瞌睡,坐了起来。专心的人立刻回神,放下平板:“要上厕所?”

  “我喝水。”赵云霄掀开被子要下床。睡在靠床边的云火按住他,下了床。

  赵云霄眼神温柔地看着云火去给他倒水,眼角的余光瞟到云火放在枕头上的平板书,他眨了下眼睛,拿过来。云火很快回来了,把陶杯递给云霄,云霄一手接过陶杯,仰头惊讶地问:“你想做武器?”

  “先喝水。”

  赵云霄把一杯水全喝了,云火拿过空杯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然后上床把人抱到了身上,拿过平板书,这才回道:“等白月过了我想去找矿石。”

  平板书的屏幕上是一排各式兵器的图片。云火接着说:“《兽途》里的兽人们不会变身,他们用武器战斗。我想知道武器和爪子哪个厉害。我还想看看盔甲能不能做幻兽衣。”

  云霄笑了:“我更想要一把锋利的菜刀,骨刀切菜太困难。如果有斧子,我们就可以砍树做房子、做很多东西。我们还可以做各种的工具。”

  云火点头:“我们要找矿石,大量的矿石。”

  赵云霄摸上云火的脸,云火趁势在他的手心吻了一下,说:“等白月过了,我和你去找合适的定居地,再去找矿石,就我们两个。”

  赵云霄很心动,但又不放心:“把奇罗一个人留在家里吗?万一食人魔兽攻击部落怎么办?”

  云火的眼里滑过一抹厉光:“巴赫尔他们如果连食人魔兽都没办法对付,我会让瓦拉解除他们和我的追随者契约。白月过了奇罗就七岁了,我让巴赫尔他们带着他去打猎。无月你要怀幼崽,他跟着不方便。”他七岁就已经独自生活了。这句话云火没说出来,不想云霄心疼。

  赵云霄的脸顿时红了。云火又说:“等确定你怀上了幼崽我们就回来,最多两个月。”云火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云火都这么说了,云霄也就同意了。最多两个月,奇罗应该能忍受。主要是怀幼崽云火得用兽形,云霄脸皮薄,最好能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去怀崽。

  说起了自己要做的事情,最近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好好跟云霄聊过的云火见他不是太困,打开平板书里的画本,找出一张图给云霄看:“这是我画的我们以后的城,你看看。”

  赵云霄惊讶地眼睛瞪大,画页上是一座城的平面图,他看了云火一眼,放大图片。他的云火竟然这么厉害了?!

  “这是我们的家。”云火指指坐落在中轴在线中上方的一栋大房子。城的布局采用的是中轴线两边对称的方式。

  “我们做石头房子,我查了几种炸石的方法。不过如果有火药就更好了。木炭我们可以自己做,硫和硝得去找。无月期雨水太多,找到合适的定居地后先搭临时的兽皮帐篷,等无月过了我们就打地基建房子建城。”

  赵云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他捧住云火的脸给了他一个重重的吻:“我的云火果然是最厉害的!”能做到这一步,他可以想象得到云火做了多少的功课。

  云火的赤红闪闪,抱紧他的伴侣:“我不会让我们的生活一直这么原始。”

  “我相信!”赵云霄的眼睛里只有红色。

  云火关了平板,吹灭油灯,吻住了他的伴侣。低低的压抑的呻吟响起,终于被解除惩罚能抱着吉桑睡觉的康丁脸上荡起一抹笑容。

  ————

  明后天请假,过节,要和老公出去玩~

作者有话说:

尼子的文章不會授權任何人轉載,特此聲明。好吧,我又開新坑了,實在是趕稿趕得我太煩躁了,寫一篇不費腦子的文章。不算奧古蘭的話,這算是尼子的第二篇獸人文了,比較純粹的獸人文。 主角是人妻受,弱受,會哭哦,不喜勿入,千萬別噴,給點面子。就讓我寫一篇讓我輕鬆的文文吧~ 至於榕山和奧古蘭,這兩篇文太費腦子,暫且等哀家的腦子不那麼累之後開始連載,眾愛卿就先看這篇吧。

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