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Break One:自我介紹
作者:eri      更新:2014-06-16 10:12      字数:0
展昭和五鼠一行人在開羅國際機場候機室中一邊聊天一邊等待登機。

盧方笑道:「想不到我們竟然一起破了一宗謀殺案,這可真是破題兒第一遭!」

「對啊,什麼古靈精怪的沒見過?就是沒見過謀殺案。」徐慶笑道。

「還是五弟跟展小貓最敏銳,猜到兇手又把他捉住了,不然我們可能還在找那虛無飄渺的詛咒呢!」蔣平笑道。

「不過可難為他們了,一個弄得目青鼻腫,一個痛得兩天直不起身來。我說,你們演戲也太認真了吧?」韓璋笑著說。

展昭有點尷尬的撫了還腫著的臉,笑說:「這引蛇出洞的計劃是玉堂提出的,還是他的功勞最大。阿卜杜拉大概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只要小心處理,應該也不會影響他的挖掘工作吧。」

盧方似是詢問的望向其他人,眾人向他點頭一笑。盧方道:「小貓,很高興認識你。讓我們重新介紹自己,我本名叫蘆屋法生,太太的名字叫秀。我來自日本,是個和尚,將來要繼承家裡的寺廟。不過我老爹身體還硬朗,我這個野和尚就可以出來到處跑了。要是你來日本,我帶你去我家附近泡溫泉,那是個野湯,春天有櫻花片片飄落,冬天可以在雪中泡湯,棒極了。」

韓彰接口道:「我是南韓人,本名是韓道閔,是天主教的神父,專職是驅魔者。嘿嘿…整天跟他們這些異教徒瞎起哄,我也變了個野神父呢。」

「韓二哥是司祭?」展昭有點驚訝的道。

「對,不像嗎?」韓彰有點戲謔的道。

「…確實是不太像…」展昭承認。

韓彰笑道:「小貓,你真有意思!老實說,連我自己也覺得不像。」

徐慶笑道:「那你看我像不像道士?」

展昭打量了一會,道:「我不知道道士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不過看圖畫的都是很仙風道骨的樣子,徐三哥你是太魁梧了。」

徐慶呵呵笑道:「以前的道士太窮了,沒飯吃嘛!我現在有空替人看看風水賺錢,當然可以吃胖一點。我的本名是徐建生,有機會我替你家看看風水吧!我可是師承賴布衣一脈的。」指了指身旁的蔣平,道:「四弟本名是Champagne Martino,是個靈媒。現在你明白了吧?我和大哥二哥的名字裡第一個字都跟陷空島五鼠相同,四弟則是諧音,五弟看這麼湊巧,就說不如我們工作時索性用這些名字好了。」

展昭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不過大家來自這麼多不同的地方,你們的中國話都說得很好啊!」

「大哥大學時都是主修漢語的,還在北京留過學呢!他是我大學時的導師,所以我也會。」盧大嫂笑道。

韓彰道:「在南韓唸書時要學漢字的。後來被派到台灣傳教,就認識了三弟。留在台灣好幾年,中國話就越說越溜,不過讀跟寫就會比較勉強。」

蔣平笑著向展昭道:「我是中法混血兒,中國話是我媽教的,小時候也有在學校學過一點。你是華僑,也明白吧?」

「對,我在英國長大,但是父母都說既然是中國人就應該學中文。小時候覺得很辛苦,放假還要上華文學校,不過長大了就覺得幸好還是有學到呢。」

展昭跟四鼠一直閑談,白玉堂則悶不吭聲的坐在一旁。各人交換了聯絡方法,互道珍重後陸續登機,並說下次有什麼靈異事件一定要找展昭來觀摩研究,讓他好好看看他們的手段。展昭也很高興,認識了這些人,研究的題材可說是源源不絕,將來做實驗也可請他們幫忙。

候機室裡最後只剩下月華跟白玉堂。他們要去杜拜轉機回港的班機跟展昭回蘇格蘭的班機都比較晚。

月華跳到展昭面前,道:「貓哥哥,大家真的都好喜歡你呢!全部人都把本名告訴你了。」

「這…有什麼意義嗎?」展昭隱約覺得他已經得到了他們的認同,可是又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回事。

「貓哥哥,作為異能者,被人知道本名是件麻煩事。一來可能會被人冒充行騙之類,影響自己的生活,二來名字可以被人拿來施咒。雖然大家都有能力保護自己,不過五鼠的名頭響,要是麻煩不斷上門的話也是很討厭的。不跟別人說本名,就避開了大半麻煩。你跟我們一起,大家為了保護你,才一直叫你外號的。」

原來如此,怪不得一直小貓小貓的叫,原來竟然是為了自己好。現在大家的名字都知道了,展昭忍不住看了白玉堂一眼。

月華笑道:「小五哥用的可是本名啊,他說不怕被人知道本名,有本事要向他下手的便放馬過來,要他們吃什麼兜什麼的…」

白玉堂沒好氣的道:「是吃不完兜著走。」

「對!我對成語最沒轍了。」

「那不是成語,是俗語!」

「那月華呢?你應該是東南亞人吧?你是混血兒嗎?」蜜色的皮膚,深刻的輪廓,不像是中國人的模樣。

「不,我是泰國人,本名是Chandra Akkaraseranee,Chandra的意思就是 a shinning moon,中國話是師父教的。貓哥哥,我說的好不好?」

展昭笑說:「原來你的名字是這樣來的,你的中國話說的很好啊。你也是個異能者嗎?」

「這傢伙才是最不能放她胡來的一個…嘿嘿…」之前一直不作聲的白玉堂,在旁邊陰惻惻的笑道。

展昭莫名覺得有點毛毛的,月華則在旁邊一臉無害的笑著:「比起五鼠,我的只是雕蟲小技而已。」

「什麼時候這麼謙虛了?不過得罪我們還好,得罪你就麻煩大了吧?」

月華黑溜溜的眼睛向上一轉,伸出食指點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道:「這倒是…對靈我是沒什麼辦法,對人才是我的專長。不過小五哥,你這方面也不賴吧?」

白玉堂白了她一眼。

「小五哥還是喜歡保持神秘。」月華嬌聲笑道。

展昭問道:「月華你的是什麼能力?」

月華笑道:「貓哥哥,我是降頭師。」

降頭師?展昭有點詫異的看著月華,這個開朗活潑的小女孩是個降頭師?這跟降頭師給人的刻板印象差得太遠了。

「你別看她這個模樣,她可是降頭之王的得意弟子。你得罪了她,就自求多福了。」白玉堂涼涼的笑道。

月華輕搥白玉堂一下,嬌嗔道:「小五哥說什麼?人家才不是這麼恐怖。貓哥哥,降頭有好有壞的,要不要我幫你下一個降頭,讓你以後都不會被蚊子叮?」

「…我想不用了,我住在蘇格蘭,很少讓蚊子叮的。」展昭心情有點複雜,作為超心理學學者,一方面想見識一下降頭術,一方面又有點害怕。

「那蜘蛛呢?蛇呢?桂花瘴?」

「都…沒有。」

「蘇格蘭似乎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也不是…郊外的地方有很多牛羊,風景也很美。」

「如果我去蘇格蘭,你會帶我去玩麼?」

展昭微笑道:「一定。」

「一言為定!」

「你答應了她,別以為逃得過。」白玉堂似笑非笑的看著展昭。

「對了,我要去尼斯湖看水怪!」月華忽然大叫。

「…我可不能保證水怪會出來啊…」展昭為難地說。

白玉堂在旁邊哈哈大笑:「我不是說了嗎?」

「到杜拜的EK924班機現在開始登機。」

聽到廣播,白玉堂站起身來,對月華道:「好啦,我們要走了。」猶豫了一會,轉頭對展昭道:「貓兒,英國的東西都難吃得要命。聖誕時會放長假吧?那時你來香港的話,我帶你去吃好的,你可以住在我家。」話說的越來越快,洩露了他內心的緊張。

展昭有點訝異,不過他其實也很想跟白玉堂保持聯繫,只是一直不知道該怎辦罷了,這時衝口而出就說:「好,那聖誕節再見吧!」自己也覺奇怪,跟白玉堂只不過認識了個多星期,為什麼會這麼渴望跟他保持聯繫呢?白玉堂主動邀請,事實上讓展昭有種放下心頭大石之感。

展昭答應得如此爽快,白玉堂十分高興,道:「好,那麼三個月後再見!」帶著一抹飛揚的笑,揮揮手就帶著行李和月華向登機閘走過去。

PS. 要是在小白家弄個通天窟,那就真的是忠於原著了(奸笑…)

作者有话说:

貓鼠現代奇幻推理系列文第一篇!

365娱乐